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三十五章 宣戰聲明

希無冀 | 2021-06-03 17:15:00 | 巴幣 1030 | 人氣 223




前情提要:隼等人為了收取月一文字來到鑄造者之國,卻發現那把月一文字是偽造品。

       「你說這是⋯⋯仿冒品?」

       隼不敢置信地凝視著月川拿著的「月一文字」。

       「喂喂⋯⋯這怎麼可能。」一旁的工匠弟子汗顏地說。

       「月一文字可是在神話時代用神族世界的金屬打造出來的夢幻武器⋯⋯據說那種金屬散發出的光輝和普通鐵礦鑄造的劍類似,但是更加清澈而毫無一絲雜質⋯⋯而這把刀感覺就像是在刻意營造這種質感一樣。」

       月川撫摸著劍身,緊皺眉頭說:

       「而且,這把刀沒有『符文』。」

       「符文?」隼問道。

       「同樣也是神話時代的技術⋯⋯利用特殊的術式,將帶有魔力能量的文字刻在刀身上⋯⋯我們一族流傳的月一文字,應該要用漢字在刀上刻下『月一文字』的字樣才對。」

       「那種東西有那麼重要嗎?」

       「蠢貨!那才是『月一文字』真正的強大之處!」

       「符文可是早已失傳數百年的技術⋯⋯」

       隼、月川、莉塔注意到工匠弟子,他說著:

       「就算是在這個鑄造者之國⋯⋯也早就沒有任何人能夠複製那個技術了。『符文』能將帶有極強魔法傳遞性能的古文字刻在武器上,而且不單單是提升武器性能和魔力量那麼簡單,還能用來施展某些絕技⋯⋯」

       「要是那把刀不是月一文字的話,那究竟⋯⋯」莉塔喃喃道。

       「不管怎樣,這種事試一下就沒問題了。」

       月川把「月一文字」架在兩個桌子之間,他緊接著把手按在側腰的太刀刀柄上。

      「大叔,你要幹嘛⋯⋯?」隼緊張地問道。

      「你瘋了嗎!要是那把刀就是真正的月一文字怎麼辦啊!」工匠也開始驚叫。

      「若是那樣的話,就證明了我們的文化只能走到這裡而已⋯⋯!」

       說罷,月川使出『拔刀一閃』,帶有寒氣的拔刀閃光與隼的不同,強力的斬擊伴隨冰氣噴出,倉庫的牆面依循著刀刃的揮出灑上一道寒冰的軌跡。

       而「月一文字」被冰光斬擊徹底斬碎,斷開四散的刀刃片甚至沾染著碎冰。

       「就這樣打碎了⋯⋯」

       莉塔滿腦都是賠償金額之類的想法,不過仔細想想那把刀不是這間工匠店所製,所以應該不用賠錢⋯⋯?

       「那麼⋯⋯」
       
       月川把刀收回去,兇狠地瞪向工匠弟子。

       「你要怎麼解釋⋯⋯」

       「哪有什麼好解釋的啊!我就說我根本不知道了吧。」

       就在月川跟弟子不斷爭吵時,莉塔發現地上有一條被折成極細的紙條,她把它拿起來。

       「這是⋯⋯藏在刀刃裡的?」

       剛才視線都被冰光佔據了,因此莉塔沒有看到「月一文字」破裂的全部過程,不過這張紙條的確是刀刃被破壞後才出現的。

       「月川先生,這個。」

       月川接過莉塔拿的紙條。他仔細地把紙條翻開,發現是將信紙對折後再不斷摺疊出來的紙條,折到可以把它塞在太刀內的程度。

       月川瞪大雙眼,凝視著對折的信紙封面⋯⋯上面寫了三個大字。

       那不是這個世界「拉迪斯」的文字。

       「這是漢字⋯⋯」

       隼也露出驚訝的神色,而莉塔看到封面的字僅僅是疑惑了一下。

       「不會錯的⋯⋯這是只有日本人才能認得並且寫出來的字。」

       「挑戰書⋯⋯」

       隼默念著封面的字,這才讓莉塔恍然大悟。

       某個日本血統的人疑似偷走了真正的月一文字,留下這把贗品。而這封藏在刀中的信紙,想必就是那個盜竊者想要傳達的訊息。

       「若想奪回真正的月一文字,就在看到這封信後最近的滿月之夜來『鑄造者之國』最東邊的廢棄建築物頂樓找我。我會將此刀歸還給『月一文字的繼承者』。

       上杉 留。」

       月川將挑戰信唸完。

       再明顯不過的陷阱。

       「⋯⋯這個月份的滿月日還有多久?」

       「⋯⋯還有三天。」

       莉塔計算了一下後回答。

       「大叔,你要去嗎?!」隼問道。

       「⋯⋯是啊。」

       這是不折不扣的陷阱,月川當然知道。

       「不論如何,都必須奪回月一文字不可⋯⋯因為我可是繼承者啊⋯⋯

       信上半個『戰鬥』的字眼都沒有,但是這封挑戰信很明顯是對方要求我和他決鬥。既然都下了挑戰書,那麼對方作為一名武士,想必會和我進行一場正當的決鬥吧。而且⋯⋯我們這邊也得確實搞清楚敵人的真面目才行。」

       上杉家滅了村子的緣由,還有奪取月一文字是否是他們的真意⋯⋯不查個水落石出,月川達也是不打算罷休的。

       「更何況⋯⋯他奪走月一文字之後,還將其當作誘餌吸引『繼承者』出來⋯⋯村子毀了之後,只要再把遊走在外的繼承者殺掉,我們的民族就會在此徹底斷絕了。這一切⋯⋯都照著那傢伙的計畫在進行。」

        「毀滅民族⋯⋯這樣的行徑實在是太過份了。」莉塔喃喃道。

       「所以我們必須戰鬥。」

       作為一個武士,月川達也正面接受上杉家的挑戰。

//

       那是兩週前的事。

       趁著任務結束後的休息時間,月川回到村子——也就是他與隼,以及所有月之民族的唯一家鄉。

       實際上,這是他開始訓練隼之後第三次回到這裡。每當找不著線索的時候,他就會回到這裡看看。

       其實第一次回來的時候,哪怕是經常保持著鎮定模樣的月川,在看到自己家鄉的慘狀之後也不忍走進村子的更深處。

       那是一片難以名狀的焦土。

       因為村子主要都是木製的日式古老建築,周圍都是森林,僅有一兩條河流作為水源,一旦在村子中起了大火,就勢必會一口氣將所有生靈與事物全數吞沒。燒盡的木製建築材料散落各地、找不到任何街道、到處都是人為破壞的痕跡——例如魔法衝擊產生的土坑、佈滿標緻的圓形坑洞的石牆、還有數不盡的屍骸與焦灰,甚至吸引了禿鷹前來。

       月川第三次回來的時候,已經雜草叢生,石塊上長滿青苔。偶爾還會看到昆蟲或是小動物在活動。

       已經絲毫沒有人類活動的痕跡在了。

       月川來到河邊。原本這裡有一座可以跨越河流的石牆的,不過那座橋早就破爛不堪,別說走了,它已經盡數散落在附近的凹陷土地中。而河道因為整塊土地都遭受破壞而幾乎斷了,只剩一些細小的水流,所以也沒有過橋的必要。

       月川翻出已經幾乎跟大自然合而為一的破片、找到了破裂的屍骨。每當發現一具屍骨時,他就會將其埋葬。偶爾會發現那是自己認識的人,使他不禁掉淚。

       也是在那一次回去時,月川找到了全新的線索。

       ——月一文字就在鑄造者之國。

       月川在曾是「儀式之間」的廢墟裡找到了關於這份訊息的紙條。儀式之間,簡單的說那就是月一文字的繼承者在受領繼承資格的時候,進行儀式的房間。

       月川曾一度以為,這是自己的上一任繼承者在滅村之前留下的訊息。

       但其實不然。

       確實,就如月川得到的情報,月一文字自從上一任繼承者——也就是隼的爺爺老了之後,就一直由鑄造者之國的優秀鐵匠法洛克先生所秘密保管著。

       但月川是被引誘過來的。

       被搶先得知這個秘密的「某個人」。

       那個人就是奪走月一文字的人、在贗品中藏下挑戰書的人。

       上杉家的,某個人。

       離真相只差一步了。

       也許知曉真相之後,會面臨更重大嚴峻的事件也說不定。

       但每每回想起曾是家鄉的那片焦土⋯⋯

       ——在深夜裡,月川握住威士忌酒杯的手指顫抖地用力。他靜待著三天之後的滿月之夜。

       也許他是正中對方的下懷、也許他沒辦法查個水落石出、也許他勢必無法挽回已經被毀掉的一切、抑或,也許他會敗給那個敵人⋯⋯

       月川達也依然,必須去見那個男的。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