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二十七章 決戰最強·最惡

希無冀 | 2021-04-02 17:12:07 | 巴幣 1032 | 人氣 224


前情提要:救出女傭後,隼獨自遇上了齊邁斯·里歐,一場惡鬥在所難免。


       那個男人出現在宴會廳的另一端。

       齊邁斯·里歐。

       他就是最強的傭兵。

       隼不禁冷汗直流。他從來沒有面對過這樣的壓迫感。哪怕跟身長十公尺的飛龍戰鬥過,都沒有體驗過這種感覺。

       他以恐懼的聲音向微靈手環喊著。

       「我在宴會廳遇上齊邁斯⋯⋯!我在這裡幹掉他,你們快帶公主離開宅邸!」

       見狀,齊邁斯露出邪笑。

       「哼,大言不慚的傭兵小鬼⋯⋯」

       齊邁斯身穿深紅色西裝的禮服。身上完全沒有裝備,相較起全副武裝的隼,齊邁斯身處絕對的劣勢。然而,齊邁斯仍然不慌不忙地從背後拿出武器。

       是一把單刃的短斧,短斧除了握把之外,還安裝了一些不明的機關設備以及一條連接著斧刃與握把的細管線。

       那把武器並不是『魔劍』。

       隼因此鬆了一口氣,不過既然那個傢伙拿著武器,也就表示貨物那邊被襲擊了嗎?隼明明指派了一些肯尼手下的部下去守住那裡,難不成全滅了?不,也有可能只是齊邁斯還私藏了一把備用武器,畢竟那把短斧相比魔劍更容易藏在身上。

       不管怎麼想可能都不會有答案。至少,隼沒有遇上最糟糕的事態。隼只能在這裡先盡量拖延時間了。

       要是齊邁斯得到那把魔劍,可能會把這整座宅邸給拆了。

       「把你殺掉、我再去找公主⋯⋯!」

       齊邁斯甩了兩圈短斧,此時他已經來到隼的面前。好快。

       隼立刻使出拔刀一閃。這項絕技的出招極快,甚至讓隼能砍穿投擊而來的棒球,棒球的速度遠比齊邁斯飛奔而來的速度快,隼完全有反應時間應對齊邁斯的突擊。

       而齊邁斯也立刻向後一跳,在千鈞一髮之際脫離『拔刀一閃』的揮刀範圍。如此一來一往,隼和齊邁斯都沒有碰到彼此。

       緊接著,齊邁斯發動猛攻,沒有試探、沒有猶豫,每一擊都往隼的破綻處攻擊。而隼全力使出『激流步』,如流水般的防禦性攻擊能讓隼以全方位招架多達四個敵人的攻擊,既然如此,不論齊邁斯的斧擊有多麼快多麼猛,隼都能全數擋下。

       齊邁斯微微一笑,後退了一步。

       然後,橘紅色的光芒從手部流過斧頭的棍棒,傳到斧刃上。接著,斧刃發出火紅艷光。

       齊邁斯再度揮斧,隼用刀架住它。

       激烈的火花不斷從刀刃間竄出,這是空氣被高溫灼燒的關係。隼的太刀也被染上如炙鐵般的火光。

       「什⋯⋯!」

       隼立刻後退,然而,齊邁斯又再度攻擊。太刀再度併發出火光。

       隼望向被染上炙熱的刀刃。好熱。

       「這是⋯⋯熱能!」

       齊邁斯的斧刃爬滿熱能魔力,然後砍擊隼的刀刃。

       「要是被我的斧頭碰到身體,你知道會發生什麼吧?」

       盔甲恐怕會被高溫熔化然後毀掉,這樣一來,那把斧頭就能輕鬆把隼的身體一分為二。

       「你就盡全力擋下我的攻擊如何⋯⋯!」

       齊邁斯發出狂言,再度進行了猛攻,隼依靠『激流步』不斷回擊。每一次攻擊,隼都只能全神貫注地格擋,而沒有空檔還手;每一道斬擊,都伴隨著強烈的熱能;每一次刀刃相撞,都讓隼的太刀一點一滴地染上高溫⋯⋯

       染上高溫——

       隼暼了一眼不斷冒出煙氣的炙熱刀身,忽然理解了一件事。他因此露出扭曲的笑容。

       隼不斷被齊邁斯的攻擊逼到擺放食物的長桌前,齊邁斯見狀,笑容更加猖狂,把隼一步一步逼往那裡。

       就在即將撞上長桌的前一刻,隼利用雙腳下的氣使出向上的『墊步』,就這樣後空翻到了長桌的另一端。接著把刀轉為反手握,用刀柄去撞長桌,氣魔力讓長桌直接往齊邁斯飛過去。

       「呵——」

       齊邁斯一揮,直接讓長桌以漂亮的切面分成兩半,狼狽地摔在他身後的兩側。

       「高溫的熱能斧刃能輕易將任何實體物切成兩半,就連盔甲也不為過。這的確是挺可怕的能力⋯⋯」

        隼淡淡地說道。

        「但是你啊⋯⋯幾乎每一道斬擊都是朝著我的武器,而不是身體⋯⋯相反地,你還熱心地提醒我『別讓身體碰到你的武器、盡量抵擋你的攻擊』⋯⋯你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攻擊我吧。」

        「你想說什麼?」

       齊邁斯的表情充滿嘲諷,一副「所以呢?那又如何?」的表情。

       隼順著他的意繼續說下去。

       「你想用高溫使我的太刀變形、毀損。」

       「是啊,虧你能注意到這點呢~~」

       齊邁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隼看著他嘲諷的表情,不禁咧嘴一笑。

       「不過,傳聞中的『最強·最惡』也就這點程度而已啊。」

       「⋯⋯蛤?」

       雖然齊邁斯的攻擊又快又有力,但隼練就的月一文字流絕技『激流步』甚至能夠同時應付四個敵人的連環攻擊。以拖延時間來說,隼已經達到目的了。

       隼更進一步嘲諷對方:

       「本以為我會被馬上幹掉呢⋯⋯但我們也好好打了好幾回合喔?所謂最強看來只是虛名而已,還是說⋯⋯

       沒有了『魔劍』,齊邁斯·里歐也就這點程度啊?」

       就在隼說完這句話的瞬間,空氣彷彿凍結了。

       齊邁斯露出了無比猙獰的表情。

       「你小子⋯⋯還真敢這麼說啊。」

       他的聲音已然殺氣十足,額上浮出清晰可見的青筋。

       「好啊,我就如你所願,用最快的方式殺了你⋯⋯!」

       說罷,他用握著短斧的拇指解開某種鎖,用力一甩斧刃,折疊斧刃與斧頭長柄的切口竟冒出了某種缺口,簡直就像槍口一樣。

       此時隼才發覺那把短斧的握柄處有板機的設計。

       隼反射性地運轉所有魔力,將氣凝聚在雙腳下,往側邊奮力使出墊步,與此同時,齊邁斯扣下板機。

       槍口發出的怒吼貫徹整個宴會廳。隼原先的位置已變成一片如蜂窩的密集孔洞。

       「嘖,還留了一手啊。」

       齊邁斯完全沒有料到隼有辦法避開這一擊——近乎零距離的散彈轟擊。散彈槍能把十五公尺內的目標破壞殆盡,是近距離戰鬥中不折不扣的殺手,然而,就連這樣的攻擊都被隼閃過了,這是因為隼立馬察覺並用墊步側閃的緣故,一般的敵人遇上這種奇襲早就死了。

       對戰局當機立斷的判斷力、能將其完美體現的反射神經和能力、更別提劍術和魔力那種基本到不能再基本的資質。

       傭兵的戰場本來就處處都是意想不到的驚奇,人與人之間的爭鬥正是如此,永遠都預料不到接下來遇上的對手會使出怎樣的詭譎技巧。而齊邁斯這下知道了,這個姓名不明的少年⋯⋯毫無疑問是個強敵。

       「小鬼,你叫什麼?」

       「⋯⋯隼。」

       「隼⋯⋯高速的獵鷹啊。」

       齊邁斯咧嘴一笑。只不過他的笑容再無諷刺,而是懷著一絲敬意。

       「知道了⋯⋯接下來我會用盡全力殺了你。」

       沒有試探、沒有從容、更沒有放水的餘地。一旦知道了對方是個強敵,不論職業地位種族年齡⋯⋯他都將以全力應戰。

       齊邁斯殺過來,連綿不斷的攻擊更添了一股隨時要把隼劈爛的氣勢。而隼也思索著不能讓刀被熱能影響,使用攀附的氣魔力製造出衝擊波。也時不時使用墊步拉開、貼近和齊邁斯的距離,從多方位進行連續進攻。

       刀刃相撞的時候,隼的太刀就會釋出衝擊波、而同時也會沾染上齊邁斯的熱能魔力。

       隼利用墊步退後一步,趁機淋上強化液。然而這個瞬間,也使齊邁斯有餘裕填充散彈槍的子彈。他用右手撬開彈艙的瞬間,左手無名指與小指就已經俐落地取出彈殼、並將食指與中指夾著的子彈以拇指塞進去。完全一體成型的填彈動作比隼還要更快。隼將刀淋上強化液的瞬間,齊邁斯已經逼近過來。

       隼將刀收回刀鞘。使出拔刀一閃。

       強烈的衝擊波硬是把齊邁斯推了出去,但他又再度襲捲而來。兩人的武器再度碰撞。

       完完全全的短兵相接。

       齊邁斯刻意用斧刃擦過太刀的每一道斬擊。每次攻擊都藉此滑過刀刃,攻擊面是整個刀身。

       「⋯⋯!」

       如此一來,會大大增加太刀的受熱面積。刀刃的毀損會加快。

       「魔力衝擊波或是強化液都沒用的啦⋯⋯!」

       齊邁斯叫囂道。

       隼這才得知自己是錯的。原先他只想在這裡拖住齊邁斯,確保其他人都能逃離宅邸就好,為此需要的是盡可能拖延時間。然而,消耗戰對隼來說恰巧是最糟糕的下下策。

       在這樣纏鬥下去,隼的太刀一定會因為受熱而變形。一旦變成那樣,隼就沒有一丁點的贏面了。隼必須在這之前打倒齊邁斯才行。

       必須絞盡腦汁——找出殺掉齊邁斯的方法。

       隼不禁勾起宛如興奮的笑容。

       這也太強人所難了吧。

       但若現實就是這樣的逆境,隼也只能看開並全力掙扎。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