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三十六章 傳人

希無冀 | 2021-06-11 17:15:01 | 巴幣 2116 | 人氣 277




前情提要:月川把偽造的月一文字打破,發現裡面有一張挑戰書,想要拿回月一文字就得接受上杉家的挑戰。

       滿月這天的夜晚,月川、隼、莉塔在遠處望著與上杉家的人赴約的地方。位於鑄造者之國最東邊的日式建築。其實這裡唯一的日式建築就只有這一棟瓦片屋頂的高樓而已,十分好認。

       「莉塔,妳就待在這個位置監視。幫我注意周圍有沒有上杉家的伏兵。」

       「好。」

       這是為了以防萬一。上杉家極有可能不遵守單獨決鬥的約定,引誘月之繼承人來到赴約地並埋伏消滅對方。如果情況變成那樣就糟了,月川必須先準備好逃脫手段。

       他和隼不斷地接近日式建築,月川吩咐隼躲在瓦片屋頂的正下方。日式建築的屋頂旁是一座由高聳樹木構成的森林,如果要緊急逃離現場的話就勢必得逃進森林中。隼躲在建築物外牆的突起上,那裡也能隨時探知瓦片屋頂的狀況,是個不錯的埋伏點。

       月川跳到屋頂上,站在屋頂邊緣。隼就在他的後方下面,隨時能聽令行事。

       在瓦片屋頂的另一側,是一個用黑色服裝覆蓋全身的男人。不過月川能隱約看出他是穿著日式的長袍和盔甲,頭戴斗笠與面罩。

       不過,他身上最大的特徵還是——不同於一般武士,繫在腰部兩側的兩把太刀。

       月川也繫著兩把刀。但其中一把空有刀鞘和刀柄,因為那是屬於「月一文字」的配件。

       屋頂另一邊的那個男人⋯⋯毫無疑問就是上杉家的人。

       「讓我等了真久啊,『月之繼承者』。」

       「你真的有月一文字嗎?不⋯⋯說到底,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面對月川單刀直入的問題,上杉家的人便掏出了身後那個用白色細帶封的長狀物。那是一把具有特殊弧度的東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太刀。

       上杉家的人將它丟出去。太刀落在月川面前。月川小心翼翼地撿起長狀物,稍微拆開封條,他便知道了。

       「這是⋯⋯月一文字。」

       僅僅是拆開一小部分,就看見刀身有一種純鐵的清澈色澤,猶如剛鑄成的頂級銘刀,其自身發出的月光般光澤。簡直是某種難以名狀的「氣質」。

        沒錯。這就是月一文字。光是稍微看一眼,月川腦中就浮現出過去繼承者的書信上所描寫出的刀刃模樣。

       「你究竟⋯⋯想要做什麼?」

       凝視著從400多年前就代代傳承的月之刀,月川喃喃問道。

       「用那把刀,與我戰鬥吧。」

       「你說⋯⋯什麼?」

       「我的目的,是證明上杉家擁有的劍術⋯⋯遠比『月一文字流』來得強大。因此,我要將月一文字的繼承者與那把刀的力量全部根除⋯⋯用上杉家的『二刀一閃流』,把月之御三家的人民、文化、一切都破壞掉!」

       「全部破壞⋯⋯」

       當然了。月川不可能讓他做出這種事。

       要是放過這個人,今後不管月川和隼逃到哪裡,他都必然會再追上來戰鬥。

       必須殺了他。

       月川凝視著月一文字。

       只要拿了這個,月川就有一定程度的把握能幹掉對方。

       但是⋯⋯

       月川無意中瞥了一眼隼的位置。

       也有可能發生「意外」。

       他只稍微猶豫了兩秒,便做出選擇。

       他認為自己必須做出正確的選擇。

       月川拿起了月一文字。

       一把將它拋向了後方。

//

       隼看到飛進視線中的月一文字,連忙跳過去接住它。接住月一文字的隼落到高聳樹木的樹幹上。

       「大叔,你做什麼——」

       「快走!」

       「咦⋯⋯?」

       月川拋掉月一文字後,將左手托在刀鞘、右手緊握刀柄,做出拔刀斬的預備動作。

       「我跟你說過吧⋯⋯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事,就是要守住那把刀,將它代代相承下去。」

       「這⋯⋯」

       那你用它打倒敵人不就好了嗎?隼不禁在內心喊道。

       「你必須要傳承下去才行,必須要將劍術還有月一文字⋯⋯」

       「你這傢伙⋯⋯!」

       敵人同時拔出兩把太刀。僅僅是這麼做而已,拔刀的劍氣就割裂空氣傳遞過來,月川和隼都感到有兩道狂風吹過。

       「這是⋯⋯劍壓!」

       「隼,我跟你都不單單是繼承者而已⋯⋯」

       月川拔出刀刃,漂亮的弧度吹出雪霜。

       「我們是⋯⋯月之傳人啊!」

       戰鬥一觸即發。月川與敵人的刀刃零距離擦撞,三把太刀周旋了兩三回合後,兩人拉開距離。

       「隼,這應該是我第一次在你面前展示我真正的能力吧⋯⋯」

       隼感到周圍的空氣開始飄散著雪花。毫無疑問,這是月川的能力所致。

       蒼藍的冰磧逐漸在月川周圍堆積,宛如絲線一樣纏繞,而最後,冰塊逐漸展現出形體,張開血盆大口的蒼色巨蛇映入眼簾。

       巨蛇蠕動著猶如無機質般的身軀,皮膚似的透明冰磧反射著月光,顫動的下顎亦猶如機械運作般喀喀作響,發出了與響尾蛇叫聲無異的聲音。

       『月一文字·銜尾。』

       那就是——月川達也的能力。

       「隼,帶著刀離開吧⋯⋯這個人,由我來殺死。」

       隼望著纏繞在主人周圍的冰之巨蛇,別無選擇地說了:

       「我知道了⋯⋯師傅,你千萬別死了。」

       說罷,隼就頭也不回地離去。

       「哼,需要你這小鬼擔心嗎。」

       此時敵人已衝到月川面前,揮舞如上下顎般張牙的兩把太刀迎面而來。

       月川確認了背後的隼已離去,便宛如揮舞指揮棒一樣揮動太刀。巨蛇朝著敵人襲去,但只見敵人漂亮地跳過蛇頭的攻勢,踏在冰蛇一口氣朝月川砍去。

       兩人的刀刃激烈碰撞。

       「⋯⋯我見過你。」

       月川的視線穿過刀刃,直盯著用黑布的面罩裹著臉部,只有雙眼露出來的敵人。

       月川是不會認錯他的眼神的。

       就算那個人長大了,月川依然不會認錯。

       「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嗎?隼人。」

       敵人的眼神略顯驚訝,不過他接著說:

       「還是被你認出來了啊——舅舅。」

       跟隼不一樣。隼人不會稱呼月川達也是「大叔」,而是正常地叫他舅舅。隼人和沒禮貌又個性隨便的——弟弟不一樣。

       敵人與月川拉開距離,他的手依然拿著太刀,就這樣撥開黑布面罩。隼人露出和隼極為相似的俊俏臉孔,簡直像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不過,他與隼最大區別的便是他頭後方長長綁起的黑髮馬尾。

       以及與隼吊兒郎當的眼神不同,那就像將獵物盡數吞覆的野豹一般,也像黑暗深淵深處的深邃絕望的眼眸。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