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三十一章 音樂盒

希無冀 | 2021-05-07 17:00:02 | 巴幣 2014 | 人氣 225


目錄
前情提要:似鳥與查賀使出最後的奮力一擊,仍被齊邁斯打倒。


       查賀只能睜開一隻眼睛。

       臉上有溫熱的液體流過,有些癢癢的。

       想用手去擦,但是兩隻手都動不了了。

       無法動彈。

       我正倒在地上嗎?

       為什麼?

       查賀如此想著。

       他微微轉了頭,被透明金屬裂縫切割的視線裡面,他看見似鳥全身無力癱坐在地上。似鳥以空洞的眼神望著他。

       似鳥⋯⋯

       妳幹嘛露出那種表情啊⋯⋯

       啊啊⋯⋯

       我好像,沒能殺死齊邁斯。

       抱歉啊。

       查賀張動嘴巴,但是嘶啞的喉嚨沒有發出聲音。

       對不起啊⋯⋯似鳥⋯⋯

       齊邁斯站起身,出現在查賀的眼角餘光裡。

       齊邁斯拿起手槍,面無表情地看了看,然後一把丟在地上。

       「傭兵小鬼⋯⋯我不打算殺你們。作為交換,告訴札克那傢伙,不要來妨礙我。」

       側眼看見齊邁斯的眼睛,查賀這才意識到他是在和自己說話。查賀完全不理解這傢伙在說什麼,只不過,他的腦海首先浮現一個單純的疑問。

       齊邁斯⋯⋯為什麼會知道老爺的名字?

       還沒想到像樣的答案,查賀就失去意識了。

       「這場戰鬥⋯⋯相當精彩。」

       而齊邁斯留下這句話,就走向被雷電劍困住的瑪琳。他彈了一下手指,雷電劍便消失殆盡。瑪琳見狀立刻就想逃跑。但這個時候,某個人從天而降,按住瑪琳的頭。

       那個灰髮的成熟女性把兜帽摘下。一雙銳利的金色眼神、以及尖耳朵⋯⋯說明了她並非人類,而是雷之精靈。

       「別這樣。她可是重要的客戶。」

       女性聽齊邁斯這麼說,便放開手,把瑪琳抓起。

       「『斷頭台』被幹掉了。把他殺死的傭兵可能正往這邊來。」女性精靈這麼說。

       「什⋯⋯帕查德竟然⋯⋯?」

       齊邁斯緊皺眉頭,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快離開吧。我們時間不多了。」女性精靈催促完便抓著瑪琳往大門走去。

       「⋯⋯嗯啊。」

       齊邁斯眼神低垂,以嘶啞的聲音淡淡回覆後便邁開步伐。

//

       隼硬是拖著多處中彈不斷出血的身體,和莉塔、瑟西莉亞來到前院。

       一走出宅邸大門,就看見宛如地獄般的景象。

       他立刻衝到癱倒在地上的查賀身邊,檢查他的傷勢,而似鳥攙扶著太刀緩緩接近隼。

       似鳥還沒說話,莉塔和瑟西莉亞才剛過來,隼就率先開口:

       「你們和齊邁斯戰鬥了嗎⋯⋯?」

       「瑪琳⋯⋯瑪琳呢?」

       瑟西莉亞接著問。

       似鳥疲憊不堪地喘著氣,她不但臉色很糟,還全身無力得無法正常走路,只見她看到隼等人,就失去全力,跪坐在地上。眾人依然在等她開口,只見她緩緩道來:

       「瑪琳⋯⋯被齊邁斯帶走了。除了齊邁斯之外,還有另一個人也來了,他們兩個人一起逃走的。我和查賀,還有肯尼先生⋯⋯」

       說到這裡,似鳥的雙眼落下眼淚。

       「我們⋯⋯沒能阻止齊邁斯⋯⋯!肯尼先生也⋯⋯嗚嗚⋯⋯齊邁斯過於強大,根本不可能打得贏⋯⋯!我的力量,遠遠不及那個人,到頭來什麼都⋯⋯什麼都保護不了⋯⋯!」
       
       一聽到似鳥突如其來的哭腔,隼感到內心一陣絞痛。看到平時傻乎乎不拘小節的似鳥竟然哭成這個樣子,他感到無能為力。

       莉塔緊緊抱住似鳥,這讓似鳥哭得更大聲了。而瑟西莉亞緊張地手足無措⋯⋯

       「怎麼這樣⋯⋯肯尼跟瑪琳都⋯⋯」

       「別緊張⋯⋯一定還有辦法——」

       隼反射性地說出口,但是,下一步究竟該怎麼辦?該怎麼做?手上的籌碼、計策、替代方案究竟還有什麼?

       隼的雙手顫抖、眼神失焦。

       他已然束手無策,僅能祈禱傭兵的防衛線能夠阻止齊邁斯。

//

       齊邁斯進到馬車內。臉上沾滿的血痕和全身仍在發出血光的劫血裝訴說了他才剛了結一場戰鬥。在封閉的馬車車廂裡的是被綁住雙手,無路可逃的瑪琳。

       『順利突破傭兵的防衛線。』從馬車前方傳來的語音。齊邁斯的雷精靈夥伴正在前方駕著馬車。

       「廢話,那是因為我把他們全打趴了。」

       瑪琳戰戰兢兢地望著齊邁斯一步一步走向她。

       「就是這樣⋯⋯瑟西莉亞大小姐。已經不可能有人來救妳了。」

       瑪琳不發一語地望著他。

       「我們接下來會前往地下傭兵的據點。就離這裡不遠,靠馬車半天就能到了。傭兵是不可能追上來的⋯⋯到了那裡之後,我會想盡辦法挖出妳對『特瑞亞家的遺產』所知道的情報,然後把妳當成我們的交涉籌碼⋯⋯不過,我個人是不想用暴力來迫脅妳啦⋯⋯」

       齊邁斯解開她手上的繩子,按住瑪琳的下巴,淡淡地說道。瑪琳深深凝視著他的眼神,表情已經沒有剛才戰鬥中的那份恐懼,只見她的聲音毫無感情地發問:

       「已經沒有人會來救我了嗎?」

       「對,不可能有的。」

       「這樣啊⋯⋯」

       瑪琳鬆了一口氣。她不禁露出笑容。

       我成功了⋯⋯成功守住瑟西莉亞大人的性命了。

       這樣就好。

       「嗯?」

       齊邁斯察覺到了某樣事物,他的手依然按著瑪琳的下巴。她的臉上有種異樣感。剛才齊邁斯的夥伴為了制止『瑟西莉亞』逃跑,用力地將她的頭按在地上。當時她的臉想必被地面撞擊,有些微的刮傷。

       因此,瑪琳的臉上溢出了如灰塵般的漆黑光點。齊邁斯對這種光有印象。他將『帕查德的替身樣貌』從自己臉上撕下的時候,也有這種光芒。

       這是精靈易容術露出破綻的光。

       「喂喂喂⋯⋯」

       齊邁斯粗暴地撕下瑪琳的臉,瑟西莉亞的五官和白金頭髮消失殆盡。在齊邁斯手上,本是瑟西莉亞·特瑞亞的臉皮化為灰色塵霾消失。

       看著齊邁斯,瑪琳再度笑了。

       那笑容就齊邁斯來看,格外諷刺。

       「媽的!」

       齊邁斯二話不說便甩了一巴掌。瑪琳被打得倒在地上,齊邁斯一把抓住她的衣領,朝著瑪琳的臉破口大罵:

       「妳這傢伙⋯⋯是替身?開什麼玩笑⋯⋯竟然用跟我一樣的把戲來對付我⋯⋯!?」

       現在已經離宅邸相當遠,而要是折返的話就會再度遇上傭兵的防衛線。剛才齊邁斯僅是將防衛線強行突破而已,並非把他們全部殺光。毫無策略再闖進去無疑是無謀之舉,更何況瑟西莉亞本人更可能在那之前就受到傭兵的保護逃走,因此⋯⋯

       「是你輸了,最強最惡先生。」

       「你他媽的⋯⋯!」

       齊邁斯禁不住瑪琳的酸言酸語,把她甩到牆邊,然後反覆毆打她。瑪琳柔弱的雙手當然擋不住齊邁斯失控的攻擊。用拳頭揍她的臉、腹部、用膝蓋撞她的鼻樑⋯⋯瑪琳狼狽地滾向一邊後,又用腿狠狠踹了她的臉,瑪琳受到這陣重擊後蜷曲在一起、齊邁斯一腳用力踩在她蜷曲的背上。

       「可惡⋯⋯開什麼玩笑⋯⋯開什麼玩笑⋯⋯」齊邁斯怒火中燒地喃喃自語。

       而瑪琳的嘴唇出血、不受控制地流到臉部緊貼的馬車地上,沾到臉上,被打歪的鼻樑痛到不行,也感覺身上好多地方都在痛,尤其是心臟和左腹那塊特別悶痛,不知道是什麼器官或是位置壞了。她的眼睛暼向視線前方,因為馬車震動而稍微滾來滾去的某個東西。

       是音樂盒。

       對耶⋯⋯我和瑟西莉亞大人約好了,要時刻將它帶在身邊⋯⋯⋯⋯

       瑪琳伸出還能動的左手。

       將音樂盒的發條轉了轉、轉了又轉。

       然後將它捧在手心。

       音樂盒模擬的琴聲空洞地迴響著。

       「這個怎麼樣,很棒吧,這位小姐?」

       音樂盒捧在手心的觸感彷彿使瑪琳回到過去。



       王都的某個奇異的飾物小攤位,不知為何吸引了瑪琳的目光。正在外出的她打算私下為下個禮拜生日的瑟西莉亞準備禮物。

       然而,此刻她真的很想馬上離開。

       像是詐騙專家的大叔店長,不斷地為她推銷一些奇怪的藝品。而此時他拿著一對玻璃音樂盒,上面沒有任何絢麗的裝飾,顯得純樸而不失美感。

       「這個成對的音樂盒⋯⋯因為有加入共鳴石的設計,在啟動後演奏音樂的時候,另一個音樂盒也會發出一樣的音樂喔!很厲害吧?」

       「⋯⋯就這樣嗎?」

       「就這樣!」

       店長的話惹得瑪琳哈哈大笑。她不禁心想,難怪這家店都沒人光顧。

       「這有什麼用呀?」

       「小姐,不要小看它!這個可厲害了,妳想想看⋯⋯不管距離多遠、不管有何種障礙⋯⋯這首歌都能傳到另一個擁有相同音樂盒的人身邊⋯⋯這豈不是很浪漫的事嗎?」

       「哼~~聽起來超老套的。」

       雖然這麼說,瑪琳仍掏出錢包。

       這店長的花言巧語真強。



       瑟西莉亞的音樂盒發出聲音。

       「這是⋯⋯」

       瑟西莉亞將其拿出,音樂盒沒有轉動,卻傳出了鋼琴曲子。

       『公主的薰衣草』。是瑪琳轉動了音樂盒。

       「難道是⋯⋯瑪琳小姐?」

       莉塔問道。

       瑟西莉亞摀住嘴巴,流下眼淚。

       這一定是瑪琳傳達給她的消息,她如此堅信。


       而另一邊的瑪琳,渾身是傷、不斷流血,仍然緊握著音樂盒。

       「哈啊⋯⋯?」

       齊邁斯的額上冒出青筋,眼神滿溢著憤怒,他勒住瑪琳的脖子,把她舉起來。

      「⋯⋯『公主的薰衣草』。妳應該是不知道,但我啊⋯⋯非常討厭這首歌。」

       齊邁斯說。

       「放開。」

       瑪琳緊緊握著音樂盒。

       我跟她約定好了。

       要好好帶著這個音樂盒。

       瑪琳僅存的意識中只想著這件事。

       齊邁斯打開封閉的馬車後門。颯颯的風吹進馬車內,齊邁斯和瑪琳的長髮隨風飄蕩。

       「我說最後一次⋯⋯放開。」

       瑪琳說不出話來。

       她僅僅是用手握住仍在播放樂曲的音樂盒。

       「⋯⋯是嗎。」

       齊邁斯的聲音中含著一絲不屑。

       「那就去死吧。」

       只見瑪琳被拋出車外的那一刻,仍然緊握著音樂盒。

       瑪琳整個人被甩到地上,強烈的落地速度使她不斷在地上翻滾,手上握著的音樂盒也砸在地上,不斷落出齒輪零件⋯⋯最後,瑪琳的身體停止翻滾,趴倒在地上。而音樂盒也成了一大片齒輪結構與玻璃碎片的屍骸。瑪琳握著音樂盒的手被玻璃刺開,濺出鮮血。不過跟全身被毆打又從馬車上丟下來相比,這種小傷根本不足為奇。

       瑪琳的眼神逐漸失焦,各種感官都幾近被剝奪,而她,依然望著音樂盒的殘骸,將手伸了出去⋯⋯

       不管距離多遠、不管有何種障礙⋯⋯這首歌都能傳達到她的身邊去。

       很老套,卻也很浪漫。

       餒,瑟西莉亞⋯⋯

       我⋯⋯

       我對妳的感情⋯⋯

       有好好傳達出去了嗎?

       瑪琳彷彿聽到了答案。她稍微瞪大眼睛,然後露出笑容。

       音樂盒不再發出任何聲音。

//

       瑟西莉亞手中的音樂盒聲音戛然而止。

       「⋯⋯欸?」

       瑟西莉亞感到一絲疑惑。

       「為什麼⋯⋯」

       莉塔說。

       隼和似鳥沉默不語。

       「瑪琳⋯⋯?」

       僅有瑟西莉亞,朝著沒有任何事物的天空發問。

       遠方的晨曦微微升起。

       黑夜漸白。


《鋼琴公主篇》完。
To be continued...



後記:

薰衣草的花語是:等待愛情

月傳的每一篇故事都有個我想挑戰的主題或是寫法,而《鋼琴公主篇》是人vs人、策略、暗算、跟劇情反轉。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