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二十四章 最強·最惡登場

希無冀 | 2021-03-12 17:00:02 | 巴幣 1026 | 人氣 224


前情提要:宴會開始後,最強的傭兵齊邁斯出現在莉塔面前。


       宴會開始的十小時前。

       在某個場所,三個宛如守株待兔的人從黑暗中現身。

       「差不多要開始行動了呢⋯⋯」

       將長袍斗篷的兜帽拿掉,男子露出一頭整齊的短銀髮和鮮紅的雙眼。帕查德·卡利烏斯,地下傭兵之一,被稱為『斷頭台』。

       「嗯啊。」

       齊邁斯也把兜帽拿下。

       「里歐,這次的任務真的沒問題嗎⋯⋯除了我們三個之外,剩下的那些成員連地下傭兵都算不上,只是臨時找來的烏合之眾而已啊。」

       「畢竟上頭的預算也不多啊⋯⋯作為基底的報酬金只夠雇用我們三個而已。而這次的任務嘛⋯⋯還是需要一些可供使用的棋子嘛。」

       齊邁斯暼了一眼旁邊的第三個人。那個灰色長髮的女人依然戴著兜帽,沒有取下。

       「不過,帕查德,你擔心個什麼勁啊⋯⋯這次的任務有我在啊,只要有我在⋯⋯就不可能有失敗的可能性。」

       「說的也是。」

//

       齊邁斯把重心不穩的莉塔重新扶正。

       「妳一直在發呆喔,沒事吧。」

       這句話讓莉塔重新回過神來。

       「嗯⋯⋯只是嚇了一跳,沒事的。」

       不妙了。

       沒想到齊邁斯就在如此近的距離。

       莉塔重新理解了現在的狀況。她的腦袋急速運轉著。

       難怪這傢伙感覺別有深意地觀察瑪琳的表演,因為現在在台上的就是他的目標⋯⋯「瑟西莉亞·特瑞亞」。

       莉塔得快點通知隼才行。

       她下意識地注意著被長袖禮服蓋住的左手手腕——微靈手環的位置。

       只要用手操作微靈然後向隼通話就行。但要是被齊邁斯發現,可能連通話都來不及就被阻止了。

       ——等等。

       齊邁斯現在手無寸鐵。就算他有帶魔劍到這座宅邸裡,也肯定藏在某個地方⋯⋯例如,被集中保管的貨物區。

       絕對不能讓他拿到魔劍。要在他拿到魔劍之前阻止他。

       還有——在他有所行動之前。

       「妳怎麼啦。」

       兩人的舞步已經停下。這是因為瑪琳的表演已經結束的原因,只見台上的「假瑟西莉亞」進行下台的鞠躬,準備離開舞台⋯⋯

       「妳一直注意著左手腕耶⋯⋯是我牽著妳的手太用力了嗎?」

       「!」

       被齊邁斯注意到了。齊邁斯的聲音中已經有了一絲困惑與敵意。

       要是在這裡被發現的話⋯⋯

       ——又有何不可。

       莉塔在這個瞬間,已經做出了某個判斷。

       然後,就在下個瞬間。

       舞台發出一聲爆裂的巨響。

       緊接著,漆黑的濃煙快速地散佈開來。

       與此同時,莉塔甩開齊邁斯抓住的左手,右手伸進長裙裙擺層次之間的縫隙,抽出藏在大腿外側的投擲用匕首。這當然是方便讓莉塔抽刀的特別設計。

       莉塔飛身跳起,直接朝齊邁斯的喉嚨刺了出去。

       眼看匕首劍尖就要碰觸到喉結,齊邁斯反手抓住了莉塔握著匕首的右手手腕,蹲低身子,就這樣把莉塔往他的後方整個人甩了出去。

       此時黑煙已經蔓延到宴會大廳的每一處。

       莉塔撞到柱子後,以橫躺的姿勢摔倒在地。

       她忍受著劇痛,對著微靈手環大喊。

       「是齊邁斯!齊邁斯·里歐就在宴會廳⋯⋯!」

       「嘖!」

       齊邁斯砸嘴一聲,便繞過柱子,往宴會廳旁的小門奔去。那裡站著兩個裝備著單發式步槍的守衛。

       齊邁斯拔掉面具。

       「喂,那是齊邁斯!」

       「直接射殺也沒關係,開槍!」

       兩人直接舉槍瞄準,但還來不及射擊,齊邁斯就已經將其中一人打倒。

       「可惡!」

       另一人鎖定齊邁斯開槍,這是近乎零距離的射擊,不可能躲得開。

       只見齊邁斯直接用手把槍托往上撥,同時身體已經繞過守衛的身體,另一隻手砸向他的後腦勺。子彈就這樣丟失目標,飛往齊邁斯原先位置的上方。

       莉塔在這時已經重整姿態,朝齊邁斯拋出手中的匕首。雷魔力攀附在匕首上,宛如從手中射出雷擊一樣飛出去。

       齊邁斯連看都不看一眼,不,應該說他要是回頭的話,就會丟失閃躲的最佳時機。只見他側擺身體,就輕鬆地閃過了匕首。

       然後,他便從側門逃了出去。

       「逃走了⋯⋯」

       莉塔想要馬上追上去,她奔馳起來,但沒過多久就突然變得四肢無力。

       要追上去才行⋯⋯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莉塔突然已經倒在地上了。身旁的其他賓客也早就一個個癱倒在地,難道這是那個煙幕的影響嗎?

       已經錯失了最佳的機會。

       齊邁斯就在那麼近的距離。

       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莉塔懷著不甘的心情,就這樣失去意識。

//

       十分鐘前。

       在會議室待命的有隼、查賀、以及肯尼三人。

       『是齊邁斯!齊邁斯·里歐就在宴會廳⋯⋯!』

       「什麼!?」

       隼的微靈手環發出這樣的聲響,隼從聲線聽出那是莉塔的聲音。

       「喂⋯⋯真的假的啊。」

       肯尼砸嘴一聲。

       「查賀,去全副武裝,然後把我的裝備也帶來這裡。我這邊先聯絡傭兵集團,五分鐘後我會再做出新的指示。」

       「了解!」

       說罷,查賀直接離開會議室。

       「喂⋯⋯隼,會不會是那個女孩搞錯了?齊邁斯有那麼容易就被識破嗎?更何況,那種傢伙怎麼可能出現在宴會裡面,他這樣豈不是掘地自墳嗎!?」

       「莉塔不會搞錯的。」

       隼的聲音充滿堅定,他以同樣的堅定眼神望向肯尼。

       「她是我們當中觀察力最優秀的⋯⋯同時,能根據戰況做出靈活變化和思考的也是她。如果她說她發現了齊邁斯,那我就會毫不猶豫地相信她。」

       就在隼才剛說完的時候,又有護衛透過微靈傳過來的訊息。

       『宴會廳被突入、瑟西莉亞大人被帶走了⋯⋯對方用能消除意識的煙霧⋯⋯覆蓋了整個宴會廳⋯⋯!』

       「竟然發展到這種程度了⋯⋯」

       肯尼咬牙切齒,對自己的無力深感自責。

       而隼也很緊張,他沒料想到事態發展的如此之快。雖然他一直都在等待對方出招,但也未免太快了。即使如此,他依然準確地做出優先判斷。

       「肯尼,首先把你擁有的護衛部隊⋯⋯全部都交給我指揮。」

       「你說什麼⋯⋯?」

       肯尼以不敢置信的眼神凝望著隼。

       「抱歉⋯⋯沒有時間讓你不合作了。你派四個人去守住貨物區那邊,其他的人和蓮漪一起,保住逃脫路線以及宴會賓客的性命。」

       「開什麼玩笑⋯⋯你這是要我拋下瑟西莉亞大人不管嗎?」

        「我打算讓瑟西莉亞混在人群裡逃走,但在那之前,你們得先守住逃脫路線的安全才行。蓮漪是我們之中戰鬥力最強的,只要有她在應該就確保賓客們的安全⋯⋯優先讓賓客離開現場也關係到我們傭兵的利益⋯⋯畢竟那些貴族們可都是我們的搖錢樹啊。

       而只要成功讓瑟西莉亞和貴族們都逃脫成功,就可以封鎖前院的城門。如此一來,他們就是完全的甕中之鱉了。」

       肯尼的表情充滿驚愕,他認為隼正在說著極其瘋狂的事。

       「你的意思是⋯⋯」

       「⋯⋯是啊,我們得在這裡,把齊邁斯·里歐解決掉。」

       同時要保護賓客、公主,還得救出瑪琳、並與地下傭兵正面交鋒⋯⋯

       打從一開始隼就說了,一旦發現齊邁斯,就會聯絡傭兵集團,直接包圍這座宅邸。齊邁斯已經拿走了起司,被捕鼠夾包圍了。

       「獵物是齊邁斯,不會是瑟西莉亞。」

       被他們擄走的是瑪琳,不是瑟西莉亞。雖然有點對不起瑪琳,不過隼還在她身上留了一手。

       「唉⋯⋯那好吧。雖然你的計策不確定性太多,但我也只好照你說的去做了。」

       肯尼如此說道。

       「抱歉⋯⋯我也只能這麼做了。」

       隼回應。

       不久後,隼聯絡完傭兵集團,之後和已經清醒的莉塔、查賀、似鳥、瑟西莉亞在會議室會合。

       隼一看到瑟西莉亞和莉塔,就不禁嘆一口氣。

       「我不是叫妳們跟肯尼一起去疏散賓客嗎?」

       「那可不行。」

       瑟西莉亞以瑪琳的面容說話。

       「我不能讓瑪琳一個人在這裡,我要和瑪琳一起離開這座宅邸!」

       「現在不是讓妳鬧脾氣的時候!」

       隼朝著瑟西莉亞叫道。

       「你以為我們的目的是什麼啊?怎麼可能讓妳深陷危險啊!」

        隼抓住瑟西莉亞的肩膀。

       「聽好了⋯⋯我們會去救瑪琳,你給我好好去避難。只要妳安全離開宅邸,我們就贏一半了。」

       瑟西莉亞推開隼,她的眼神中沒有一絲混濁。

       「放心,我不會遇到危險的,我知道如何躲在這座宅邸中最安全的位置,絕對不可能被發現的位置。」

       畢竟這裡可是特瑞亞家的宅邸。

       「還有⋯⋯我不是為了什麼特瑞亞家的榮耀而這麼說⋯⋯我是為了⋯⋯和我重要的家人一起⋯⋯」

       「家人」,瑟西莉亞這麼說了。

       瑪琳的確對她來說,就像家人一樣。

       「⋯⋯好啦。我們會代替妳去救出瑪琳的。」

       隼換上裝備。盔甲包覆的部分只有左肩、左手臂,以及胸部。這樣對他來說不會太重,也很方便行動。

       隼、莉塔、查賀、似鳥。

       四人的救援隊準備營救瑪琳。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阿格尼凱耶的靈魂
看來戰鬥要一觸即發了呢
2021-03-12 23:36:21
希無冀
度的度度
2021-03-13 07:28:0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