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四十五章 攻防戰

希無冀 | 2021-08-20 17:30:02 | 巴幣 2126 | 人氣 247



前情提要:『鐵火』是本次作戰的關鍵武器。由莉塔操控、並由蓮漪在旁守護和觀測射擊狀況。




       決戰的日子終於到來了。

       這次的作戰是打算用武裝列車對怪獸進行炮擊吸引他的注意,並依循港都各地的鐵軌來讓列車進行移動。而將怪獸吸引到左翼或是右翼陣地的時候,就讓擁有特殊能力的齊邁斯或是月川達也來纏住怪獸,在趁著這個機會——

       「——用『鐵火』射擊那傢伙。」

       以上就是粗略的作戰計劃。

       隼覺得實在是粗略到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吐槽,不過葛倫斯補充說了「因為不知道實際的戰況如何,只能先擬定大致上的計劃」。不過原則上的作戰方針就是,利用列車的砲擊吸引對方、再利用兩人的能力纏住對方、最後再使用『鐵火』進行最後一擊。

       而隼、似鳥、齊邁斯三人乘坐武裝列車來到港都城市的右翼區塊。他們三人現在位居補給站,這裡面存放了60毫米口徑列車砲的各式彈頭。把一部分的子彈放到列車車廂後,三人回到補給站,看著列車上已待命的砲兵隨著武裝列車前往右翼深處。

       三人無所事事地望著海平面。現在是早上六點整,距離迪亞波羅靠近還有整天的實際的可以等。天曉得那傢伙是幾點會到。

       「話說,我需要血。」

       齊邁斯冷不防地說了。

       「你是沒吃早餐的吸血鬼嘛?」

       「那種生物早就在神話時代滅絕啦。」齊邁斯回應隼的吐槽,繼續說:「要解放我的魔劍需要一定數量的鮮血,就是那個啦,讓它『出鞘』發揮實力的話,我以前的打法是殺掉第一個目標吸收他的血液,但這次沒辦法這麼做。」

       一旁的似鳥突然想起齊邁斯一刀貫穿肯尼先生再吸收他的鮮血那時的樣貌。確實,當時殺掉肯尼先生後齊邁斯的魔劍的「樣子」就變了。原以為是大劍劍刃的外側剝落,露出了劍鞘中的真身。

       「跟那個時候一樣啊⋯⋯」

       想起那個畫面又讓似鳥作嘔。竟然殺了人再吸取他的生命,確實就跟傳說故事中的吸血鬼一樣⋯⋯

       「這裡是港吧?有剛捕撈的魚之類的東西嗎?只要是有血紅素的生物都可以啦,幫我弄一點來。」

       「具體來說要多少?」似鳥問。

       「有多少就來多少吧。血液跟雷電的轉換效率是跟靈魂能量成正比的,越強的生物,只要稍微吸一點血液就能轉換成龐大的能量。但魚的話就可能得多殺幾條是幾條了。」

       隼和似鳥答應了之後就前往漁船停靠的地方跟漁夫商量,費了一番功夫總算是弄到了一箱的魚貨。只見齊邁斯已經穿好劫血裝,把那些魚殺光。

       隼和似鳥回到補給站換好裝備,差不多要進入備戰狀態了。

       「那傢伙意外地是個好人呢。」

       無聊地整備著砲彈的似鳥突然對隼這麼說。

       「齊邁斯嗎?」

       「嗯。感覺只是個普通的大叔,跟傭兵們沒什麼差別。」

       「那傢伙好歹也算是個傭兵啊⋯⋯」隼吐槽。

       「但他是罪犯喔!差不多是拉迪斯中最壞的殺人狂!但感覺,我跟他拼死戰鬥過⋯⋯不,是徹底被他打趴⋯⋯」

       似鳥突然視線低垂,語氣明顯頹喪地說:

       「因為廝殺過,所以感覺不是很容易就能接受他是同伴的事實,但⋯⋯」
       
       「但?」

       「這麼說很奇怪,不過我好嫉妒他⋯⋯嫉妒他的強大。」

       對似鳥來說,那可不是個多好的經驗。

       畢竟她一直都是個好戰的女孩,從隼初遇她的時候就是了。不斷地找港都裡的傭兵單挑、試圖變強挑戰一切的女孩。而和齊邁斯的戰鬥裡,她甚至使出了會折損自己壽命的奧義,就連這樣也沒能打倒齊邁斯⋯⋯

       「所以妳才會找那傢伙單挑啊⋯⋯」

       隼有聽說似鳥跟齊邁斯在酒館單挑。而且還不止一次。

       「嗯⋯⋯與其說想打贏他,不如說我想再次測試自己的實力。⋯⋯雖然我也知道那傢伙一~~定會放水啦。」

       似鳥稍微鼓起臉頰這樣說了。不過有一半是在開玩笑裝生氣就是了。

       「妳也是個笨蛋呢。」

       就在這時。

       葛倫斯透過微靈將語音訊息傳送至戰場所有人共有的訊息網路中。

       『——來了。12點鐘方向42公里處,觀測到迪亞波羅筆直地朝著港都前進。』

       隼的微靈耳環發出葛倫斯的聲音。一般的語音會從微靈手環發出來,不過因為在戰場上,這樣很容易就聽不見聲音,所以本次作戰特別讓所有人員加裝了微靈耳環。和微靈手環一樣可以傳送和接收語音訊息,但使用上更加方便。

       「開始了啊。」

       「嗯!」

       兩人跑到補給站外面,在海平面的另一端,隱約有某個東西竄出海面。

//

       ㄇ字型的港都能夠在兩翼設置行走的武裝列車進行列車砲的迎擊。

       作戰計劃基本上是透過能在兩翼自由行走的列車打游擊戰,要是砲彈進入短缺,就到兩翼與中央區之間的中繼補給站進行補給。

       而『鐵火』——也就是高出力曉能量列車砲所屬的武裝列車,則被配置在中央區。那裡也有以葛倫斯為首的指揮部。

       這座列車是重型武裝列車,比較特別。重型列車沒辦法在兩翼的備用輕型軌道上行走,因此只有連接著港都中央車站的中央區軌道可以走。這也直接地限制了『鐵火』的配置。

       兩翼除了列車軌道外都是高聳的山壁,迪亞波羅若想突破港都,就必須從中央區的市區登陸。

       以下提供港都地形與武裝配置的簡圖(僅供初步參考):

       1:迪亞波羅行進方向
       2:左翼武裝列車行走軌道
       3:左翼補給站(亦為月川達也待命點)
       4:中央市區防衛線的武裝列車行走軌道
       5:裝備『鐵火』之重型武裝列車行走軌道
       6:右翼補給站(亦為齊邁斯·里歐待命點)
       7:右翼武裝列車行走軌道
       8:第一層海底地雷區
       9:第二層海底地雷區

       前提是牠有辦法突破來自左右兩側的砲火彈幕,以及在正前方,高出力曉能量列車砲的火眼。

//

       從海面竄出了某個東西。隼等人朝那邊看。

       那是類似魚鰭的東西,像是鯊魚一樣露在外面,不過更加巨大。周圍無數的浪花蕩漾,像是為牠——迪亞波羅,遠古的水之惡魔所演奏的鎮魂曲。

       『迎擊列車前往兩翼預定位置,準備砲擊。』

       那個鯊魚鰭逐步逼近港都,進入港腹。

       就在牠快要進入砲擊射程的前幾秒。

       『發射。』

       微靈的語音是藉由聲速傳送,所以葛倫斯的命令比隼他們接收到的還早個一兩秒,而要傳到砲擊列車那裡又需要兩秒左右吧。所以葛倫斯的射擊命令包含了長達四到五秒的預判,在戰場上,這短短幾秒的時間就能瞬間改變戰局。

       葛倫斯連同這四秒的誤差都列入計算了。

       無數60毫米砲管口徑所射出的螺旋鑽甲彈從怪獸的兩側射下去。瞄準的是位於露出海面的魚鰭下方的本體。

       雖然在海中會降低命中率和速度,但依然如預料地爆開,海水像是海嘯般被炸起,炸起的水份被砲彈爆炸的高溫悉數蒸發成水蒸氣,也有不少水花在怪物周圍下起了細雨。

       這一波砲擊齊射十分奏效。怪獸被砲擊弄得不得不衝出海面,露出自己的真身。

       「這傢伙⋯⋯」

       就隼等人和葛倫斯收到的情報,這傢伙是海中生物,但擁有逐漸趨近於陸生爬蟲類的生物進化能力。

       而「這傢伙」現在露出腰部以上的身體。漆黑的巨大身軀恐怕高達六、七層樓高,長有利齒的嘴巴不像魚類,更像是鱷魚或是龍。不,更準確地說——

       「這傢伙,看上去就是隻巨大蜥蜴嘛。」

       就連身經百戰的齊邁斯都不得不捏了把冷汗地說。

       「哪來的會用兩腳站在海中的蜥蜴啊。」

       隼以實在笑不出來的口氣吐槽。

       「牠已經進化成爬蟲類了嗎⋯⋯身體上看不出像是魚類的外觀啊!」似鳥瞪大眼睛說道。

       除了背上的巨大鰭狀物之外,迪亞波羅的正面沒有魚鰭,取而代之的是在胸前的小手爪。像是已經退化的恐龍小手,實則是「還沒有進化完全」。再來是除了佈滿胸膛的腮狀呼吸器官微微地張合,其他部分都看起來像隻巨大站立蜥蜴。

       牠用兩腳在海面下游泳前進,將半個身體露在外面,這可能也是適應陸上環境的一環。而牠的這般行動,和過去戰鬥的資訊如出一轍。

       因此牠成了60毫米列車砲砲口的標靶。

       砲擊不斷地炸裂迪亞波羅的皮膚。

       在一波波的砲彈轟炸中混進了一絲藍色的魔力射線。那是——

       「是蓮漪嗎!」

       蓮漪射出的是以水魔力構成的水之箭矢,由於射擊的初速和威力都相當驚人,壓縮的高速水箭矢就像一發藍色射線一樣重擊迪亞波羅。

       按照計畫,是打算利用左側的集中砲火把牠逼到右側山壁那邊,再讓右翼補給站的齊邁斯乘坐列車過去跟他近距離硬碰硬。

       相對地,左側那邊也配置了月川達也。若是計畫反過來,就讓月川用「月一文字」的能力牽制牠。

       一旦牽制成功,就用『鐵火』給予致命一擊。

       但是——迪亞波羅卻不受到砲擊的逼擊,一如既往地朝著中央區前進。

       「那傢伙,竟然不受砲擊影響。」

       齊邁斯雙手抱肩,皺著眉頭說道。

       「要是牠完全不理會砲擊,直直地接近中央區的話⋯⋯」

       「就只能照最糟的策略,直接朝牠射擊鐵火。但要是這些攻擊都是杯水車薪的話⋯⋯」

       「港都就完了。」

       「怎麼這樣⋯⋯難道真的沒有什麼能做的事情嗎!」

       似鳥焦急地說,以她急性子的個性,要她在這裡乾乾地看著怪獸突破防線,實在是遭透了。

       不過,卻也無可奈何。

       就在這時,迪亞波羅已經開始用雙腳踏入海下的地面,就在牠拖著沉重身軀前進之時。

       牠的腳下掀起巨浪。

       「觸動地雷了啊。」

       巨大的海水爆炸和悶響傳出來。為了防止牠靠近中央區,騎士軍在海底藏了觸動式的海中地雷,只要感受到巨大生物的重量,就會即刻引爆。

      地雷區總共有兩層,剛才牠突破了最外層。

      但要是連這招都沒效,就真的完蛋了。

      「我說啊,隼。」

      「幹嘛啊?」

       隼的情緒也很煩躁。

       「我有個反擊的策略,需要你幫忙。」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阿格尼凱耶的靈魂
竟然有畫圖來表達戰術 酷炫
2021-08-20 23:52:30
希無冀
謝謝!
2021-08-22 20:57:4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