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二十六章 脫逃

希無冀 | 2021-03-26 16:35:01 | 巴幣 1034 | 人氣 205


前情提要:隼等人展開女傭的救援行動。女傭也得知了地下傭兵的目的是為了奪取貴族家主的遺產。


       「隼,來訓練吧!」

       「好呦。」

       達也出外進行任務的時候,隼和似鳥就會兩人到隼訓練的森林中,進行只有他們兩人才知道的秘密訓練。

       「百影⋯⋯!」

       只見三個分身從似鳥的身體分離出來,與本體共四人擺出各異的奇怪姿勢。

       「一開始就來四個啊⋯⋯太強人所難了吧。」

       隼一如既往地抱怨,拔出太刀。

       「提出這個訓練的不是你嗎!」

       四個似鳥同時向前衝,繞到完全不同的位置進行進攻,隼與此同時吐出一口氣,擺出反擊的架式。

       『激流步⋯⋯!』

       隼的腦海中不禁浮現達也戰鬥時的姿態。一年多前遭遇襲擊時遇見的他,同時與三個敵人進行戰鬥。隼回憶著他的戰鬥身姿,使出這個『月一文字流派』代代相傳的技法。

       如同劍舞一般,隼的太刀只對著襲擊而來的刀刃進行格擋,然後腳步俐落地踩出,再迎擊下個攻擊。

       達也說,『激流步』這一技能無關魔力與魔法,其強度完全是出自於個人的劍術優劣。透過觀察敵人的殺氣、自身全身的運動、刀刃的去向及來向,人刀一體,做到完全無死角的全方位刀技防禦。

       而隼想出來的特訓,則是藉由似鳥的分身能力,製造出「一對多」的戰鬥局面。隼能夠以此加強自己的激流步;似鳥也能藉此訓練同時操作分身的技巧。

       而經歷了無數次特訓的現在——

//

       查賀奮力揮出劍狀鎚,將一名強盜連人帶劍打擊出去。

       「隼、似鳥!」

       查賀轉頭查看兩人的狀況。

       現場可謂是一場徹徹底底的大混戰。

       「百影⋯⋯!」

       似鳥一次叫出三個分身,這是她分身能力的最大上限。一口氣突然激增的敵人數量使得強盜們措手不及,近乎是同一時間,似鳥讓兩個分身從一個強盜兩側砍過去,造成對方痛覺上的錯覺後馬上從正面擊倒他。

       敵人的側腰綁著鋼片的裝甲,照理來說似鳥的太刀是無法輕易砍穿的,但是發動攻擊的是似鳥的分身。就算是物理面上無法砍穿的裝甲,也能順利製造出「盔甲被砍穿的錯覺」。

       似鳥已經克服先前飛龍討伐時無法用分身砍穿比刀刃更硬的物質的這項弱點。

       似鳥同時操縱四個身體,在四個敵人之間來回戰鬥。彷彿就像是四打四的戰鬥一樣。

       而隼這邊,他同時被四個敵人圍住。

       「敵人只有一個,包圍之後幹掉⋯⋯!」

       輕浮男自顧自地發號施令,其他人也緊握武器,朝隼進攻。

       「激流步⋯⋯!」

       隼雙手持刀,將刀往下按,在敵人的長劍砍到身體的前一刻,他以上撈斬擊架開對方的武器,身體順勢往對方的側邊踏出一步。此時隼已經完全來到敵人的背面,充滿破綻的背部露在隼面前,而隼的刀還架著對方的劍。但隼果斷地放棄這個絕佳的機會,反而是轉而抵擋另一個從隼背後殺過來的刀刃。

       隼就這樣重複著架開對方武器的同時繞開對方的動作。他揮刀時沒有刻意出力,而是利用對手的力道去轉換刀刃以及身體的方向。若是複數敵人同時揮刀,隼就會加快揮刀的速度來回抵擋對方的攻擊、若是來不及抵擋就進行閃躲。隼就這樣俐落地對付著四個人的連環攻擊。

       他的腳下仿佛踩著滔滔波浪。

       面對不斷襲來的攻擊,隼就如流水一般來回流盪於四人的刀刃之間,敵人每次的奇襲他都不慌不忙地格擋,然後見好就收,從反擊狀態調整回能隨時應對各種來向的攻擊的防備狀態。

       宛如流連於刀刃狂潮之間的激流一般。

       這就是激流之步。面對宛若潮水的攻擊,也能如激流般來回於其中⋯⋯不猛然進攻或是反擊,而是藉由對方的攻擊來出招的全方位防禦技能。

       在完全冷兵器的零距離戰鬥之中,隼能完全做到無敵的防禦。

       就在這時,因為不斷進攻而感到疲累的肥胖男子,在一次攻擊的時候出現了巨大破綻,而隼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直接用氣把他的武器推開,肥胖男子承受不住衝擊波而往後踉蹌,隼同時做出突刺的動作,用墊步一踏,馬上刺進了肥胖男子的胸鎧。

       隼凝聚氣魔力,柱狀的衝擊波從刀尖轟擊出去,直接打穿了肥胖男子的胸膛。鮮血濺滿男子背後的牆面。

       肥胖男子倒下。隼刻意連一眼都不瞧向他,轉而面對剩餘的三人。

       「你們三缺一了⋯⋯不找人替補一下嗎?」

       「你這混蛋⋯⋯」

       輕浮男面目猙獰,面對著擺出嘲諷姿態的隼。

       戰鬥持續進行,隼和似鳥在多人混戰中驚人的戰鬥能力一下子削減了很多敵人,能戰鬥的強盜數量一個一個減少。

       然後,終究會有這麼一刻,一個走投無路的敵人架著瑪琳的脖子,嚷嚷著要殺了瑟西莉亞·特瑞亞。

       查賀和隼都不敢輕舉妄動,而這時,一把太刀飛了過來,直擊那個男子的太陽穴,突如其來的「痛覺」讓那個男子放開了瑪琳。準確來說,是因為激烈的痛覺讓他痛到瞬間失去意識,手部的肌肉鬆開而讓瑪琳得以逃開。

       緊接著,似鳥衝過來,跳了起來用全身的力氣砍向那個人的脖子。頭顱旋轉著飛了出去,脖子噴濺出無數鮮血——莉塔的分身攻擊對那個男子製造了這樣的痛覺,只見他眼神翻白、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哼——原來過度激烈的痛覺能讓人承受不住而直接昏厥啊。」

       似鳥一派輕鬆地說著。

       「好險⋯⋯」查賀說。

       「這可真是不折不扣的奇襲啊。」隼稍微微笑說道,就在他正準備關心一旁的瑪琳時⋯⋯

       似鳥的背後,一個原本倒在地上的人突然站了起來。不是剛才架著瑪琳脖子的人,而是一個眼神陰沉的男子。因為他身處瑪琳身後,隼無法看到他究竟拿著什麼武器。

       「似鳥!」

       在隼放聲喊叫的那個瞬間,似鳥臉色大變,腹部因男子的攻擊而向前弓起,很明顯是被匕首刺穿了腹部——

       然而,並沒有流出鮮血。

       取而代之的是,宛如幻象般化為無數虹色烏鴉消失的似鳥的身軀。

       『奧華鏡。』

       這道聲音宛如空洞的殘響般傳到眾人耳中,似鳥的身軀再度現型,出現在男人身後。她緊咬牙關,直接從那個人的左肩往下砍。刀刃一口氣從左肩砍到右腹部,似鳥此時將太刀拔出。

       男子倒在地上,血泊漸漸擴散。

       眾人都目瞪口呆。

       「怎麼樣~~厲害吧!這招叫『奧華鏡』喔!這招啊,是利用我的幻術能力對現場所有人的五感產生幻覺,然後卡鏘~~嘩~~蹦蹦蹦地⋯⋯鏘!讓我能夠在敵人攻擊的瞬間對那個位置的自己製造分身,然後本體再脫離出來攻擊對手!厲害吧~~超強的吧!」

       「那啥⋯⋯妳是怎麼預測到敵人的啊⋯⋯」隼問道。

       「嗯~~當然是靠『武士直覺』嘍!哼哼,隼明明是武士,竟然不知道的嗎⋯⋯」

       說到這裡時,血泊沾染到似鳥的靴子,這讓似鳥往下注視了那具她在五秒前製造出來的屍體。

       「⋯⋯」

       似鳥頓時停止說話聲,周圍已經沒了半個還站著的敵人,地下空間充斥著詭異的寂靜。似鳥緩緩地舉起自己微微發抖的左手,眼神瞪大地望著微靈手環。

       一般的微靈手環,除了環狀的扣環之外,小小的圓形操作版面會發出微微綠光,那是微靈這種生物的顏色。微靈具有紀錄使用者的所有戰鬥紀錄的功能,包含殺敵數等等⋯⋯而一旦記錄到使用者做出殺人這種嚴重的犯罪行為,操作面板便會變成紅色。現在,似鳥的微靈手環顯示著象徵著殺人兇手的鮮紅色。

       「欸,隼、查賀⋯⋯」

       除了似鳥空蕩的聲音迴響著,沒有任何一丁點聲音。

       「有多少人⋯⋯不是被我的分身攻擊後昏厥,而是被我的本體殺死的⋯⋯?」

       在場沒有人無聊到會去數現場的屍體數量,甚至哪個人是誰殺掉的。

       隼望向自己的微靈手環,同樣顯示成紅色。剛才在戰鬥的時候,隼的確是毫不保留地戰鬥,敵人一露出破綻,就採用當下能使出的最猛烈的攻擊。而這樣的攻擊,究竟殺了多少人?無論怎麼去回想,隼都已經成為殺人者了。

       「⋯⋯這也沒辦法吧。」

       隼實在不願繼續進行這個話題。他果斷排除掉多餘的情緒,走到瑪琳面前。

       「妳沒事吧?」隼故作鎮定地問。他盡可能壓抑自己顫抖的聲音。

       「我沒事,比起這個⋯⋯」

       瑪琳把自己所聽到的都告訴隼他們。

       「也對⋯⋯在把齊邁斯·里歐解決之前,這次的事件都還不算結束啊。」

       隼聽完瑪琳所說的話。這次恐怕有兩個地下傭兵的強敵要對付。不過,隼他們的首要任務還是先把瑪琳跟瑟西莉亞帶出這座宅邸,確保兩人的安全。

       「這個。」

       瑪琳從地上撿起當時藏在她乳溝中的微靈手環。

       「查賀先生,謝謝你。」

       「喔喔。」

       查賀接過他自己的微靈手環。這是隼吩咐的策略,將查賀的微靈手環藏到瑪琳身上以便監控抓走她的人。

       隼脫下地上某個屍體穿著的前扣式大衣,然後丟到瑪琳身上。

       「穿上吧。雖然是王八蛋的衣服。」

       瑪琳的胸口衣領被肥胖男子撕破了,白皙的乳房有部分露出來了。

       「謝、謝謝⋯⋯」

       隼搔了搔臉頰,隨即轉移話題。

       「總之先出去吧,地下室的空氣很糟啊。」

       「啊,我知道有個可以通往前院的捷徑,這樣就可以不用回到宴會廳,往這邊⋯⋯」瑪琳說。

       就在這時,一個倒在地上的人發出奄奄一息的聲音。

       「怎麼⋯⋯能讓你們逃走⋯⋯」

       板機扣下。

       槍口發出怒吼,榴彈砲擊中牆面,瞬間噴發出灰黑色的氣體,似鳥立刻摀住自己和瑪琳的嘴,朝瑪琳所說的秘道狂奔,而查賀以隨即跟上。

       另一方面,隼的視線馬上被煙幕蓋過,變得伸手不見五指。緊接著隼感到全身的神經都在對這煙霧產生抗拒,這恐怕是⋯⋯剛才籠罩宴會廳的煙幕彈!

       一旦吸入這種煙霧,就會像莉塔一樣昏厥。雖然昏厥時間並不長,但要是在這裡倒下就糟了⋯⋯隼立刻往一樓的宴會廳狂奔。

       好不容易逃離了煙幕,隼已經來到宴會廳。

       「呼⋯⋯」

       隼激烈地喘著氣,發現除了自己之外沒有別的人在宴會廳。還好似鳥的反應夠快,馬上就往秘道走,隼只好跟他們在前院會合了。

       隼打開微靈手環,正打算用錄音功能傳達訊息的時候⋯⋯

       在他眼前,出現了一個男人。

       身材高瘦的男子身穿深紅色西裝,深褐色的長捲髮在頭後方綁成馬尾的模樣。

       隼記得這個樣貌。也記得剛才莉塔描述過他的長相和穿著。

       齊邁斯·里歐。

       最強的傭兵出現在隼的面前。

       ——死鬥已無法避免。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破破內褲老師
一開始還以為是似鳥戰隊呢XD.
2021-03-26 16:37:21
希無冀
那是啥www
2021-03-26 17:15:4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