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三十九章 回到我們的城市

希無冀 | 2021-07-02 17:15:01 | 巴幣 1144 | 人氣 242



前情提要:打倒了隼人後,隼等人準備離開鑄造者之國。



       「月一文字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法洛克先生——他是這間裝備店的店長,同時也是被寄託保管『月一文字』的超一流鐵匠。現在他在為月一文字被調包一事,向著月川達也道歉。

       「嗯~~~再怎麼說,你都要給我們打個折扣吧。」

       月川摸摸下巴的鬍渣說道。話雖如此,他已經奪回月一文字了,結論上來說是幾乎沒有損失的。

       「我知道了!等等你不管買什麼我都便宜算你⋯⋯!」

       「喔,聽到了嗎?兩個小鬼?」

       「「好耶!」」

       莉塔跟隼正在裝備店裡挑武器。

       兩人的武器和裝備都已經使用了將近兩年。期間反覆修修補補,已經不太堪用了。而隼的太刀則是在之前和『斷頭台』的戰鬥中,直接斷掉了。

       在拉迪斯中有辦法打造優質太刀的鑄造師,大概也只有鑄造者之國有了。因此對隼來說,這是一個換新武器的好機會。

       「我來幫你們看看適合的武器吧,這裡的裝備每一件都是我做的,畢竟徒弟的失敗作可不能拿來賣。」

       法洛克有辦法在鑄造者之國開店並長期在這裡工作,當然也是拜他的優秀技術所致。鑄造者之國中裝備店的翻新率可是很高的,競爭十分激烈。他時不時穿插幾句嘴砲徒弟的話,並了解了莉塔和隼兩人的能力與需求。

       他選了一面用輕型金屬製的圓盾給莉塔,這面盾牌不但舉起來毫無負擔,盾面也堅固得連新型步槍的螺旋鑽甲彈都能擋下,是兼具輕便與高防禦性能的盾牌。

       隨後,他根據莉塔的需求挑了一把短劍給她。翠綠色短劍的劍身如蛇的爬行般呈現來回歪曲的形狀。

       「這把劍是『曼利夏短劍』,因為是使用曼利夏金屬,所以整體呈現翠綠色,這種金屬對雷屬性魔法的相性非常好,如此以來就能強化妳的雷擊能力了。此外,我剛才也幫妳的長靴加裝了曼利夏金屬的鐵條,不錯吧。」

       「謝謝你!」

       這樣莉塔的雷電能力就能獲得大幅度的提升了,無疑是給她打了一劑強心針。

       「然後是你,小鬼。這把太刀給你。這把太刀以真銀作為主體,外層鍍上群青石以增強魔力吸收性,這可是極品啊,好好收著。」

       法洛克把他為隼挑的太刀給隼,他說:

       「這把太刀叫『飲雪丸』。」

       這把太刀的主色呈現銳利的鐵灰色,如同利牙般反射著光芒。刀刃上染上一層群青的刀光,看似極其鋒利。

       隼接過太刀,歪頭問道。

       「⋯⋯為什麼要取名字?剛才也是,你給莉塔的短劍取了名字吧?」

       法洛克愣了一瞬間,接著傻眼地笑說:

       「真假啊⋯⋯你不知道嗎?每把武器都有自己的『名字』啊!『擁有名字』的武器可是更強大的啊⋯⋯!」

       「不不不,反正那些武器都是你取的名字吧?這跟它有沒有力量哪有關係啊!」

       「你傻啊!那不是我取的,而是我在將它製造出來的那個瞬間,就被感召到了它的名字⋯⋯你連這點事都不知道嗎?」

       法洛克先生難以置信回答道。

       「我哪知道這種莫名其妙的事啊⋯⋯」

       「那我問你,你之前的太刀呢?名字是什麼?」

       「呃、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這就像為什麼你會給嬰兒取名一樣天經地義的啊!你的孩子要叫什麼!?難道他的名字會是沒有意義的嗎!?」

       法洛克師傅的話題扯到莫名其妙的事情上,這讓隼一頭霧水。

       「呃、呃⋯⋯」

       「又是小孩的話題呀⋯⋯」

       莉塔有些傻眼,但一想到隼的小孩⋯⋯莉塔又莫名奇妙地滿臉通紅。畢竟她快14歲了,已經無限接近那種時期了。

       「既然這樣,那大叔的太刀難道也有名字嗎?!」

      隼回頭問月川。

       「有啊,『銜尾』跟『月一文字』。」

      月川稀鬆平常地回答。

       「呃,這樣喔⋯⋯」

       這回隼真的啞口無言了。

//

       月川一行人坐在剛剛發動的高速列車上,即將返回港都蒂爾謝。

       月川心不在焉地瞥著窗外消逝的風景,以及天空群島下方特有的蒼藍色空氣。

       他昨天才剛殺了一個人。而且那是自己的姪子,更別說那場戰鬥間接背負了兩百人性命的重量、以及月之民族的文化去留等等,實在是讓月川無法以平時那種隨性的方式面對。也許直到這一刻,他的心中還沒真正接受這樣的事實。

       就算已經下定決心、也已經痛下殺手,但人時常有心理障礙,沒辦法說接受就接受。

       現在莉塔靠在隼身上睡著了,今天一整天隼和月川都沒有單獨聊過,所以隼一定會開口問昨晚的事情吧⋯⋯

       「所以⋯⋯」

       「你說什麼?」月川的思緒被抓回現實。

       「就是上杉家的刺客啊,你殺了他嗎?」

       「是啊⋯⋯」

       月川嘆了口氣。隼有知道真相的權利,他必須親口告訴隼這一切不可。

       只不過——月川不禁回想起至今為止的隼·月崎。

       他好像從未主動問過上杉家的事,只是一步一腳印地接受月川的訓練、並被月川帶到鑄造者之國。說到底⋯⋯這傢伙對滅村這件事真正的想法是什麼?

       「⋯⋯你是怎麼想的。」

       「嗯?」隼歪了歪頭。

       「那些傢伙毀了我們的家鄉,殺了我們的族人⋯⋯你又是怎麼想的?」

       你會想反過來殺了他們嗎?還是你會想方設法去找尋線索,查出真相,給予他們反擊嗎?還是說⋯⋯

       「呃⋯⋯」

       隼稍微思索了一下。他不禁看向坐在他身旁,因為睡著靠在他肩上的莉塔。那個在村子被滅後,十四歲的他遇到的十一歲女孩。現在已經過了兩年了,她已經十三歲。

       「就算對他們反擊⋯⋯可能也無濟於事吧。已經死的人沒辦法死而復生。就算追查真相,可能到頭來也是一場空。

       而且啊,我覺得復仇這種事⋯⋯感覺太麻煩了。」

       隼傻嘻嘻地笑了。

       「雖然現在也常常被派去做一些危險的傭兵工作,不過畢竟是要賺錢嘛。而且我現在有莉塔、查賀、似鳥、蓮漪這些同伴在⋯⋯我覺得,現在這樣的生活也還不賴啦。」

        ——而且光是傭兵的生活就夠忙啦,才懶得去想復仇什麼的呢。他補了這麼一句。

       月川恍然大悟。

       這傢伙跟隼人是完全相反的人。

       他不會把長年的仇恨埋在心中,不會傲慢地自詡英雄或是制裁者,他只是平淡地接受著一切,並持續尋找著生活下去的方式。

       月川自己也是——兩年來不斷追尋著真相,也不過是為了看清那片曾是家鄉的廢墟之下,究竟藏了何種動機罷了。並不是為了將敵人趕盡殺絕、為了以血換血。

       所以,就這樣吧。

       接下來他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完成。

       「既然你沒特別想知道,我就懶得跟你說了。反正只是個無聊的故事。」

       「噢。」隼隨性地回應。看來他是真的不感興趣。

       「已經不會有人來追殺月之民族了,就這樣吧。」

       月川用這句話作結。

       就把這個無聊的故事放在自己心裡吧,這是大人們犯下的罪孽。

       沒有必要強迫那些小鬼知道。

//

    就這樣,三人回到了港都蒂爾謝。

       經過一整個月的休假之後,隼與莉塔再度投入傭兵工作。得到裝備上的加強後,兩人也在接下來的任務中活躍著。

       很快地,進入秋天了,港都市區開滿了金色的楓樹,在這樣的季節下,莉塔的生日也來臨了,隼、似鳥等人幫她辦了一個小派對,慶祝她年滿14歲。

       然後時間又匆匆過去,就這麼來到年末。港都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並不會下雪,沒有下雪的年尾,對莉塔來說似乎有些無趣。

       「總覺得⋯⋯沒有雪景的冬天真無聊呀。」

       莉塔無趣地說。她跟似鳥兩人在夜晚的港都裡逛街。

       「是啊,我也早就看膩了呢,要不明年搬去其他城鎮呢⋯⋯」

       這麼說著的似鳥停頓了一下,便突然笑著說:

       「算了,還是不要吧。」

       那個笑容有些神秘,看起來似乎藏著某種秘密。不過莉塔早就猜到是什麼樣的秘密了,所以也不打算戳破她。

       「但總覺得今年最後一天應該要搞點不一樣的~~」莉塔這麼說。

       原本兩人是並著肩逛街的,只見似鳥突然停下來。往前走了一公尺左右的莉塔回頭瞥了一眼似鳥。

       「怎麼了?」

       「就是這個!我們來辦火鍋大會吧⋯⋯!!」

       「⋯⋯火鍋?」莉塔歪頭問道。

       「我們村子每年最後一天都會辦喔!就是把肉呀、菜呀、丸子呀,霹哩啪啦地全部丟掉鍋子裡面煮的料理!」

       「嗯~~好像挺有意思的耶!」

       兩人回到酒館時把這件事告訴隼。

       「好像不錯喔。要邀請全部傭兵都參加嗎?」隼現在大聲嚷嚷著,因為他正在跟酒館的傭兵們喝酒。

       「那當然啦!火鍋要越多人吃越好吃呀!」似鳥也加入了。

       「好咧!大家都聽到了嗎!!」

       「感覺不錯耶!」「辦起來辦起來!」「這種事要人多才熱鬧啊!」「要準備酒呢。」「那不是廢話嗎!!」酒館的傭兵們一個個喊道,就連酒館內平常服務傭兵們的女店員也開始起哄。

       「好耶!店員姊姊再來上點酒!今天我們就邊討論邊喝吧!!」一個傭兵大叔如此說道。

       「啊對了,既然要慶祝,要不要來放煙火?」

       在一陣吵鬧中隼這麼說,酒館頓時安靜了下來,眾人的目光一個個投向他身上。

       「「「你是天才啊!!」」」

       「又開始啦⋯⋯」

       莉塔望著遠處發瘋的眾人如此說道。

       「這裡有人坐嗎?」

       蓮漪姊姊坐到莉塔旁邊。

       「真吵呢。」莉塔說。

       「是啊。」蓮漪回答。

       「不過⋯⋯」

       莉塔的視線落在被圍在眾人之中,像個瘋子一樣灌酒的隼,以及在他身旁起鬨打鬧的似鳥。看著這樣的風景,莉塔不自覺露出笑容。

       「我現在不覺得那麼吵了,要不要下次也加入她們呢。」

       莉塔沒有在問誰,她只是如自言自語似地說道。

       「想去就去吧。我已經待在港都超過三年了吧⋯⋯他們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我覺得——」蓮漪溫柔地說著:「我並不討厭這樣。」

       雖然很吵鬧,卻也很溫暖,這就是這座城市吧。

       至於為什麼會溫暖,肯定是因為那些在這裡一起度過時光的人們。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矢夜
一邊打工一邊創作辛苦了
2021-07-02 17:41:34
希無冀
7/14才開始打工~
不過現在的確是每天都強迫自己碼字,不然到時候工期會跟打工擠成一坨
2021-07-02 17:46:3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