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二十八章 最強·最惡的真相

希無冀 | 2021-04-09 19:12:14 | 巴幣 1022 | 人氣 265


前情提要:隼獨自與齊邁斯戰鬥。


       似鳥、查賀、以及瑪琳三人奔向宅邸的前院。穿過瑪琳所說的秘道,就在快要看到通往前院的大門之前⋯⋯肯尼出現在眾人面前。

       「已經疏散完所有賓客和不相干人士了⋯⋯蓮漪小姐正和其他護衛在外面等。」

       「你沒必要回來的呀⋯⋯這裡都快要結束了。」似鳥說道。

       「不,我有義務⋯⋯保護瑪琳小姐才是。」

       「欸?」

       瑪琳疑惑地發出聲音。肯尼順應她的疑惑說下去。

       「瑪琳小姐願意犧牲自己頂替瑟西莉亞大人,還因此被那些粗俗的傢伙抓走⋯⋯雖然算不上什麼,但我為妳獻上最大的敬意。」

       瑪琳有點受寵若驚地望著肯尼。

       「謝謝妳,瑪琳⋯⋯瑟西莉亞身邊的女僕是妳,真是太好了。」

       肯尼做出行禮,瑪琳也臉頰泛紅地回禮。

       「接下來只要把瑪琳送出去就好了,隼還沒跟我們會合呢⋯⋯他可能因為剛才的煙幕而走散了,不過,他應該會沒事的。」查賀說道。

       就在這時,查賀和似鳥接到了微靈傳出來的通訊。

       『我在宴會廳遇上齊邁斯⋯⋯!我在這裡幹掉他,你們快帶公主離開宅邸!』

       是隼傳來的訊息。微靈是藉由聲速傳遞,因此估計是幾秒鐘前才發生的事情。

       「這是⋯⋯是隼嗎!」瑪琳說道。

       「竟然是齊邁斯啊⋯⋯」肯尼說道。

       「我們快把瑪琳送出去⋯⋯!」查賀說道:「讓瑪琳跟外面的護衛會合,我們就能回來支援隼了⋯⋯!」

       「是啊⋯⋯我們快走吧!」

       一出了前院大門,似鳥等人就看到前院的另一側⋯⋯站了一個全身被斗篷蓋住的男人。

       「那是⋯⋯」

       是敵人,瑪琳所說的除了齊邁斯之外的地下傭兵。

       他有著在黑夜中十分醒目的銀色短髮和鮮紅雙眸。站在城牆大門面前,宛如等待著似鳥等人的模樣極具存在感。

       只見他看到『瑟西莉亞』的身影後,露出邪笑。

//

       隼和齊邁斯依然在激戰中。

       隼試圖尋找戰勝的方法。他不再依靠激流步一味地防守,而是藉由墊步不斷位移,保持著不近不遠——一旦離的太遠,齊邁斯就會將短斧切換成散彈槍模式。

       隼必須依靠『拔刀一閃』,這是他攻擊力最高的招式,如果是這招的話,也許就能一擊將毫無裝備的齊邁斯劈成兩半。但若是要用這招攻擊對方,就無法同時對齊邁斯的攻擊進行格擋,勢必會兩敗俱傷。

       他將太刀收進刀鞘,但是刀還有一半沒有進刀鞘,太刀就卡住了。

        「不是吧⋯⋯?」

        太刀和刀鞘都擁有特殊的弧度處理,因此每把太刀和搭配的刀鞘都是完美相稱的。太刀會卡住收不進刀鞘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太刀因為齊邁斯的高熱能而扭曲了刀身,使得弧度被改變了。

       如果不能將刀收回刀鞘,就不能使出拔刀一閃。隼的最強招式被癱瘓了。

       「發什麼呆勒⋯⋯!」

       齊邁斯一邊叫囂一邊砍過來。突如其來的狀況使隼慌亂了,他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胡亂地防禦。內心慌亂使隼無法順利使出完全的『激流步』而露出了破綻,齊邁斯馬上從這個破綻攻擊。隼只好靠墊步脫離。

       「同樣的伎倆⋯⋯!」

       齊邁斯在隼墊步之前朝他的左腿猛然一踹,隼的墊步因此失敗,他狼狽地撞到一旁的牆壁上。

       隼試圖站穩,但是左腿卻痛到不行,很顯然是被齊邁斯踢傷了。

       齊邁斯站到牆邊,筆直地舉起短斧。那是即將切換成散彈槍模式的前置動作。

       現在兩人的距離有三、四步之遠,但依然在十公尺以內,在這樣的距離差之下,對齊邁斯來說與其進攻,不如使用散彈槍射擊。

       而且⋯⋯隼的左腿已經負傷。這樣的他沒辦法使出全力的墊步來躲開散彈,就算能勉強躲開,勢必會使腿傷惡化,露出巨大的破綻。

       時間彷彿放慢了一百多倍。隼有聽過一種說法,當遭遇到臨死的危急狀況時,身體的意識能夠大幅加速思考,而讓人產生「時間變慢」的錯覺,難道隼現在就是面臨這種感覺嗎?

       即使只有僅僅一瞬間,隼依然以極快的分析速度為現況做出整理。在不斷運轉的腦迴路中尋找著突破困境的方法。

       左腿負傷的情況下,不可能躲開這一擊,只能正面迎擊了;淋強化液之後約莫過了兩分鐘多了,這樣的話,隼太刀上的強化效果依然有30秒左右;隼出招最快且最強的技能是『拔刀一閃』,然而區區的拔刀斬就算能一口氣釋放出超強烈的氣,若是只有一發狙擊彈可能還勉強值得一試,但要一口氣斬斷所有直擊而來的散彈根本是天方夜譚。

       但隼隨即想到解決方法。大腦還在思索這樣的作法究竟可不可行,身體就已經俐落地做出動作:隼將太刀插進一旁的牆壁內,強化液加上氣的加持,讓強鋼材質的牆壁就像刀鞘一樣收入了一把太刀。

       沒錯,把城牆當成刀鞘就行了。

       就這樣使出『拔刀一閃』。

       此時,齊邁斯已經亮出散彈槍的槍口,食指扣在板機上。

       隼把一切都賭在這裡。

       幾乎是在同個瞬間。複數的子彈從槍口噴發出來;太刀從牆壁內做出華麗的揮刀。

       然後,伴隨著太刀噴發出來的是,無數被爆裂之氣炸開的牆壁碎片。

       「什麼⋯⋯!」

       這一幕著實讓齊邁斯吃驚。

       伴隨著衝擊波炸裂開來的無數瓦礫碎片,受到衝擊的動能隨之加速,化作成了如同散彈槍子彈的石碎片雨,朝著齊邁斯射出的子彈飛去。

       然後,兩道瘋狂的殺人暴雨交纏在一起。

       無數子彈與瓦礫相撞化為細碎的煙幕,擋在了兩人中間。

       兩人的意識已經凝聚到連這樣的瞬間場面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這的確是豪賭,齊邁斯心想。隼大幅減少了飛往他的子彈,然而,隼的碎石攻擊是從側邊的牆壁做出扇形展開,而齊邁斯的散彈是從自己的正中間位置發射的彈幕。兩方的彈幕攻擊不可能完全抵銷,一定會有流彈般的攻擊襲向兩人,造成兩敗俱傷。

       而下個瞬間,齊邁斯的想法馬上應驗。

       無數的碎石塊打擊了齊邁斯自己的身體,由於身穿西裝禮服而不是防具裝備,石塊毫不留情地讓他濺出鮮血。碎石塊受到動能加速,威力簡直媲美子彈。然而,隼一定也會被這樣的流彈擊中——

       隼卻依然出現在齊邁斯的視野中。他高舉太刀,面目猙獰,身體各處四濺著血液。隼確實地受到了散彈的流彈攻擊,但他依然往前衝來。

       因為他賭的,就是現在這個瞬間。

       雙方都受到流彈擊傷之後,產生的這段瞬間的空檔。

       隼把一切都賭在這裡。

       他賭了齊邁斯會來不及將短斧切換回斧模式,也來不及向後逃離。齊邁斯只能硬吃下決定勝負的這一擊。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刀由上而下砍中齊邁斯。齊邁斯以左手臂擋住,緋紅西裝噴出血液,刀刃一步一步地切進齊邁斯的左手臂,眼看快要把整隻手都削下來,刀刃也逼近齊邁斯的脖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齊邁斯發出伴隨著慘叫的咆哮,隼的太刀應聲斷開。齊邁斯的右手已經抓著發出熱能的短斧,是熱能切斷了太刀。斧身維持著散彈槍模式,齊邁斯是用反手直接握住斧刃。

       齊邁斯用右手掰開卡在左手臂上的太刀刀身,隼的太刀就這樣掉在地上,他的武器僅剩連接著刀柄的一小截太刀。

       然而,隼沒有浪費任何一秒,直接從齊邁斯砍斷太刀時攻擊的死角,用墊步從齊邁斯的左邊與他擦身而過。俐落的動作毫無猶豫,就如同他早就預料到太刀會斷一樣。

       在這個瞬間,齊邁斯的左側是完全的死角。

       隼用僅剩的刀刃刺向齊邁斯的左眼,但沒有順利插進去,僅僅是剛巧擦過他的左眼。隨即隼便因為沒辦法控制墊步的落地而跌在地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左眼⋯⋯我的眼睛啊⋯⋯!!」

       齊邁斯用手按住左眼。不只是眼部,幾乎要切斷的左手臂也不斷湧出血液,血一灘一灘落在地上。

       齊邁斯站在跌倒在地的隼面前,惡狠狠地瞪著他,眼神中滿是殺意。

       「隼·月崎—————!!」

       就在這時。

       有個人影從齊邁斯的身後飛奔而來。

       齊邁斯馬上回頭。穿著輕便裝備的女子衝進他的左側,那是他的視線死角。齊邁斯僅剩的右眼拼命捕捉莉塔的身影,並改變身體的方向。但莉塔只是一股腦地往他身體的左側逼近。

       「媽的,看不見——」

       莉塔使出宛如足球運動中鏟球的動作,以快速的雷電下踢重擊齊邁斯的腳踝。來自視線死角的奇襲讓齊邁斯狼狽地跌在地上,隼見狀立刻撲到他上方,把刀架在齊邁斯的脖子上。

       戰況沒有更進一步了。

       隼從眼角餘光瞥到頂著瑪琳外貌的瑟西莉亞也趕到現場。

       「呼⋯⋯呼⋯⋯」

       隼的意識放鬆下來,激戰正酣時的緊繃感已經完全消散。取而代之,全身被子彈擊中的劇烈疼痛很快就蔓延全身,過度使用魔力也導致全身無力和偏頭痛,呼吸也亂得不行。隼差點想要嘔吐在齊邁斯臉上,不知道嘔吐最強又最邪惡的傭兵身上是什麼感覺⋯⋯

       「成功了⋯⋯打倒齊邁斯了⋯⋯!」

       莉塔由衷地感到喜悅,聲音中充滿雀躍,然而,一聽到她這麼說,隼卻感到一絲莫名的疑惑。

       我們打倒齊邁斯了⋯⋯?

       隼看著齊邁斯的臉。他的左眼被灼燒的刀刃刺破,不但流出鮮血,還有點燒傷的痕跡,以及如火灰般漆黑的光點。看著那張臉,不知為何隼竟然感到一種異物感。

       「怎麼了,隼,你的臉色不太好耶⋯⋯是累了嗎?」

       瑟西莉亞前來關心。隼差點把「瑟西莉亞」脫口而出,不能露餡啊,她現在是「瑪琳」⋯⋯

       瑪琳⋯⋯

       利用易容術,製造出來的瑟西莉亞的替身。

       隼心中的異物感和疑惑逐漸放大。

       在他心中有某樣東西正在萌芽,那樣東西不斷成長、茁壯⋯⋯然後,它張開了嘴巴,發出了刺耳的嘲笑聲。

       隼看著齊邁斯。腦裡不禁浮出一個簡單到不行的疑問。

       這個人真的是齊邁斯·里歐嗎?

       「不對⋯⋯」

       不對。

       不對。

       回過神來,隼已經撕扯著齊邁斯的臉皮。他沒有注意到莉塔跟瑟西莉亞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要是隼想錯了怎麼辦?

       隼緊咬牙齒,不斷地朝顫抖的雙手施力。

      蓮漪說過,解除易容術的方法,是想像撕紙的感覺,把術式從臉上撕下來。

       隼一點都不想讓自己的預想成真。齊邁斯的臉部不斷濺血,這也許是因為左眼的傷的緣故。隼的雙手也被血液濺到。他多希望把齊邁斯的臉皮撕掉之後,會浮現出噁爛的血肉模糊的模樣。

       然而,私下臉皮般的面具之後,原應是齊邁斯的臉孔,變成了一個銀髮紅眼的陌生男子。

       「這個人⋯⋯不是齊邁斯。」

       隼突然覺得他嘶啞的聲音不是他自己的,這讓他荒謬地覺得想笑。但是他那毫無感情的聲音卻繼續說話。

       「是用易容術⋯⋯弄出來的齊邁斯的替身。」

       「你這傢伙⋯⋯!」

       原本是齊邁斯的男人對著隼咆哮,只見隼拿起太刀的刀柄便往他的頭顱砸下去。隼一下接著一下地砸,媽的、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

       刀柄和頭殼碰撞的聲音不斷響起,男人的臉不斷流出鮮血⋯⋯

       「喂,莉塔⋯⋯」

       隼癱軟地放下充滿鮮血的太刀刀柄。

       突然被叫到名字,讓莉塔肩膀顫抖了一下,只見她還沒反應過來,隼便拋出了一個她不可能會知道的答案。

       「如果這個人不是齊邁斯,那真正的齊邁斯·里歐會在哪裡⋯⋯?」

       隼顫抖的聲音就像是他已經預料到了答案。那是他連想像都不敢去做的最糟糕的預想。

//

       銀髮紅眼的男人披著藏住全身的斗篷,出現在城牆的大門前。

       肯尼、似鳥、查賀、瑪琳面對著那個男人。

       男人亮出了一把巨大無比的武器。

       那是一把尺寸誇張的赤紅巨劍。從劍柄延伸出來的極寬劍刃朝劍尖處減少了寬度。

       眾人認得出那把武器。

       「那個是⋯⋯魔劍!」似鳥率先察覺。

       「嘖,守著貨物的守衛在幹什麼啊⋯⋯!」查賀說。

       「這也就表示⋯⋯那傢伙殺光了我的部下啊。」

       肯尼的額上冒出一條青筋。他緊皺眉頭,拔出腰間的劍,站在眾人前方。

       「你們帶著公主逃走吧,我來殺了那傢伙。」

       肯尼的眼神染上一抹殺氣。

       「雖然殺光了我的部下⋯⋯但他終究不是齊邁斯·里歐,除了本人之外是不會知道那把劍的使用方式的⋯⋯哪怕他擁有魔劍,在我面前也無非杯水車薪。」

       另一頭的男人稍微笑出聲。

       那個聲音在黑夜之中格外毛骨悚然。

       「這可真是失禮啊⋯⋯首先,端看必要的程度,我也是會告訴同伴魔劍的能力的,還有啊⋯⋯」

       男人以單手舉起大劍,左手將臉上的束縛撕下。易容術失去效力,如面具的魔法臉皮化成灰塵般的漆黑光點。

       如獅子鬃毛般的暗褐色亂髮隨風飄動,黝黑的皮膚、歪曲的邪笑都像猛獸一般。如惡魔一樣銳利的雙眼瞪著肯尼。齊邁斯·里歐搓了搓下巴的鬍渣,狂妄地笑著。

       「在你們眼前的,可是貨真價實的『最強·最惡』啊⋯⋯!」

       ——最為激烈的死鬥就此展開。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阿格尼凱耶的靈魂
這個反轉酷
這集真的很讚 打戲優秀又揭開真相!
2021-04-09 19:42:31
希無冀
謝謝> <
2021-04-09 20:44:20
Ann909
把專注這件事詮釋的太完美了
2021-04-09 23:31:52
希無冀
謝ㄛ
2021-04-10 02:21:12
矢夜
我又從第一話看到最新一話了耶(
為什麼學弟會這麼優秀(#
2021-04-10 02:22:03
希無冀
你好快www
感謝耶 我好感動 因為這部真的很長QQ
我剛剛也熬夜把巨人補完了 很能了解那種一次衝完腦袋資訊量炸開的感受
2021-04-10 02:24:0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