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三十章 千影

希無冀 | 2021-04-30 17:00:04 | 巴幣 1034 | 人氣 255


前情提要:似鳥與查賀跟齊邁斯戰鬥,是一場前所未有的苦戰。


       對齊邁斯來說,這次的兩個對手著實難纏。

       那個小隻的女生看似弱不禁風,但卻可以叫出多達三個分身。對齊邁斯來說,等於是和四個敵人同時戰鬥。而且哪怕殺掉分身,只要不殺掉本體,那個女孩就能源源不絕地召喚出分身。

       而全身盔甲的男人已經被齊邁斯破壞好幾次盔甲了,但他卻能靠魔法製造出金屬來修補損壞的盔甲,不只如此,他的金屬魔法也能運用在其他地方,比如說用金屬纏住齊邁斯的劍。

       如此難纏的兩人,造就了這場拖延戰。

       「嘖。」

       齊邁斯不禁咂嘴。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此時也許宅邸外圍已經被傭兵包圍了也說不定。因為他的身分已經暴露了,必須速戰速決才行。

       被剛才的雷擊轟倒的女孩站了起來,眼前的盔甲男也丟棄盾牌,朝齊邁斯襲來。

       然而對齊邁斯而言,他已經摸透這兩人的戰鬥方式了。

//

       查賀舉起劍狀鎚,朝齊邁斯砸去。

       沒有作戰計畫、沒有任何計策、也許連勝算都沒有。這樣下去純粹是拖延時間,查賀絲毫沒有戰勝齊邁斯的方法,只是一味的展開攻勢。

       「可惡!可惡⋯⋯!」

       也許是因為攻擊太過感情用事,齊邁斯一瞬間就找到了突破口,他架開查賀的劍狀鎚,在查賀往後踉蹌的時候向前砍了查賀的腹部,齊邁斯用刀刃輕輕劃開查賀的側腹,如此淺的斬擊也許能砍開盔甲,但是是造成不了多少傷害的。

       查賀的側腹依然因此噴出微量的血。

       只要有這種程度的量,齊邁斯就足以發揮能力了。只見查賀的血液沾染上緋紅的亮光。

       「將軍了。」

       「什⋯⋯!」

       雷電能量從查賀的側腹部炸開。爆炸刺激血管噴出更多血液,而噴飛的血液又再度轉化成雷光魔力引爆⋯⋯齊邁斯就這麼將血液的爆炸化為連鎖,一旦炸開更多血液,就能化為更大量更強的雷電爆炸。只見查賀被連環的雷電轟炸炸上天,然後全身冒煙摔在地上。

       「查賀⋯⋯!」

       似鳥驚叫一聲。分身同時發動攻擊。

       「這招我也看膩了⋯⋯!」

       齊邁斯叫囂道,發出帶狀的雷電朝似鳥揮刀,這一刀的魔力化為掃射,把似鳥的分身連同本體一口氣打垮。

       「到此為止了嗎⋯⋯」

       齊邁斯輕哼一聲。

       「唔⋯⋯」

       查賀的鮮血直流。

       他不禁用手按住側腹,被剛才的連環轟炸傷害最多的部位就在這裡。側腹已經失去了盔甲和緊身防護衣的保護,而且表皮的皮膚組織也被毀了,查賀全身也已經多處疼痛和受傷,但甚至感受不到側腹的痛覺了。

       即使如此,他的眼睛也隔著透明金屬看到側腹不斷噴出血。

       「得止血⋯⋯得快點止血⋯⋯」

       按住側腹的左手開始醞釀魔力。魔力產生出流體金屬緊緊包裹住了受傷的大塊皮膚面積,總算是用極端的方式避免了出血。

       因為過度的疼痛,查賀感覺視線開始變得模糊不清了,總覺得眼神無法焦距。他無神地望著齊邁斯的身影,不禁想著一件事。

       我要死在這裡了嗎?

       查賀能清楚感覺到自己已經奄奄一息。

       此時,齊邁斯正走向將太刀插在地上支撐負傷身體的似鳥。

       「最後一擊。」

       齊邁斯擺出刺擊的架勢。這是他的絕技『雷鎗』的預備動作。

       似鳥望著他,激烈地喘著氣,她小巧的臉蛋滿是傷痕和土漬,左臉也劃著一道血液從頭部流到下巴的血痕。

       「要是妳不叫出分身的話⋯⋯就會一擊死在我的『雷鎗』之下喔。妳知道妳躲不開這招的吧?

       還是說⋯⋯妳已經沒有魔力叫出分身了?」

       似鳥的沉默說明了一切。

       因此,齊邁斯低語。



       『雷鎗。』

       必死的一擊迎面而來。



       似鳥閉上雙眼。

       她無法躲開這一擊。

       「⋯⋯千影。」

       從遠方傳來了某個人的聲音。

       有些虛弱的、但又充滿磁性的溫柔男性聲音。

       那是在似鳥很久很久以前的回憶裡。

       千影。那個人這麼呼喚了她。

       對耶,很久以前,也面臨著這樣的情況。

       似鳥全身是傷,癱倒在森林裡,而哥哥站在受重傷的似鳥面前,為她抵擋著巨大的魔物。

       對似鳥來說,哥哥明明身體虛弱,卻能使出遠超自己的劍技。他長得跟似鳥一樣高,身體很瘦,看起來比似鳥還弱不經風⋯⋯但對似鳥來說,他總是看起來非常高大。

       哥哥伸出了左手。

       「不行啊,哥哥,使用了奧義的話,你會⋯⋯」

       「千影。」

       哥哥說了。

       「我會保護妳的。」

       似鳥瞪大雙眼。

       哥哥的背影佔據似鳥的視線。



       「所以答應我⋯⋯妳將來也要用這個力量,守護妳重要的人。」



       似鳥的眼神重新充滿光輝,意識凝聚。

       齊邁斯刺擊而來的身影清晰可見。

       還有轉機。

       只有一次。

       在齊邁斯的刺擊命中似鳥之前,似鳥用盡全力往後跳。

       左手將小指伸長、食指扣住手掌,中指與無名指緊靠、以大拇指扣住,手指的縫隙中映照著對手的身影。

       這是結印。

       ——使用了奧義的話,妳會⋯⋯

       『奧義⋯⋯

       八咫烏·千影。』

       齊邁斯的刺擊不可能撲空,似鳥不管跳的距離多遠,齊邁斯的長劍都能碰得到。

      但是在他碰到似鳥之前——

       齊邁斯已經被包圍了。

       成千上百的似鳥,從各個角度、各個方位完全無死角地包圍著齊邁斯。

       「什麼⋯⋯!」

       那些全部都是似鳥的分身。

       齊邁斯馬上停下刺擊招式,旋轉刀身,試圖斬斷所有的分身,但不論他的揮刀再怎麼快速、雷電再怎麼張狂,都不可能一口氣防住宛如來自整個球型包圍網的似鳥分身。

       齊邁斯身體的每個部位都被擊中了,從腳踝到大腿、腰部到頸部、雙臂和頭部無一處倖免,全部都被刺入似鳥的太刀。齊邁斯的每一個部位、每一片肌肉、每一處肌膚,全部都受到了被刀刃刺穿的痛覺。

       「呃啊啊啊啊啊———————」

       極端疼痛的慘叫隨著嘶啞的聲音瞬間停止。

       齊邁斯的魔劍從手中脫落,手部的肌肉完全鬆掉、全身的肌肉和神經亦然。只見齊邁斯跪坐在地上,頭部朝下,露出毫無防備的後頸。

       看到這一幕,查賀一把抓起劍狀鎚。

       他忍受著劇痛,強行拖著身體跑了起來。

       這是似鳥製造的「機會」。

       ——過度激烈的痛覺能讓人承受不住而直接昏厥。就算是最強的傭兵也不為過。被上千個分身同時刺穿身體的每一處,不可能有人類的精神承受得了這種程度的痛覺。哪怕齊邁斯身為最強的傭兵擁有最強的戰鬥力和意志力,仍然會有一個瞬間⋯⋯

       會有一個瞬間⋯⋯完全失去意識。

       查賀已經沒有多餘的魔力了,他把側腹部的金屬和彌補盔甲的金屬化為魔力,全數轉移到劍狀鎚上⋯⋯劍狀鎚長出鋸齒狀的劍刃。

       側腹因為失去止血的金屬而大量出血。

       查賀緊咬牙關。

       他絕對不能放棄這個機會。

       不能放棄這個似鳥製造出來的、絕無僅有的機會。

       查賀一口氣衝到齊邁斯面前。他雙手高舉劍狀鎚。

       要一口氣、一擊⋯⋯把齊邁斯·里歐的脖子砍下來⋯⋯!!

       「喝啊啊啊啊啊啊⋯⋯!!!!」

       竭盡全力的嘶吼、賭上一切的斬擊。

       就在鋸齒劍刃即將砍下脖子的瞬間。

       齊邁斯從腰間抽了某個東西,舉起左手。

       齊邁斯猛然抬頭,眼神裡映照著查賀的頭盔面罩。

       大拇指拉動擊槌的同時,食指扣下輪轉手機的板機。

       碰!

       手槍發出怒吼,查賀的頭部被擊中,身體隨著這個力道偏離齊邁斯的身體。

       劍狀鎚落地,查賀也倒在齊邁斯的身旁。

       頭盔上緣碎裂。透明葉片的金屬出現裂痕,金屬面罩裡的眼神空洞,被額頭流下的鮮血染上血色。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阿格尼凱耶的靈魂
這集打戲讚 很有王道感
2021-04-30 22:57:00
希無冀
謝> <
2021-05-01 08:46:0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