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三十三章 守護的理由

希無冀 | 2021-05-21 17:00:04 | 巴幣 238 | 人氣 215



前情提要:知道了似鳥的奧義帶來的代價後,莉塔尋找著氣餒的似鳥。



       莉塔在港都裡尋找跑走的似鳥,她思索著一個人的時候會想去哪裡獨處,她覺得不是高處就是海邊吧,一個人的時候會想到眺望遠方,因為這樣會有某種特殊的寧靜感。於是她在沿著海邊的沿岸走,最後在某個海堤邊找到似鳥,她一個人坐在那裡看海。

       莉塔不吭一聲就走到她旁邊。

       「啊,被發現啦。」

       似鳥露出無防備的傻笑,拍拍她屁股旁邊的石塊海堤。

       「坐吧,看個海。」

       莉塔坐下。不一會就感受到微微海風的吹拂。今天的風不算大,濕氣也沒有到很重,算是蠻好的天氣。

       莉塔和似鳥就這樣什麼也不說,這樣的氣氛維持了一陣子。

       接著似鳥開口了:

       「我啊⋯⋯有個大哥。」

       「大哥⋯⋯?」

       「是親生的哥哥。」似鳥搔了搔臉頰,「我都叫他大哥。」

       似鳥的哥哥大她一歲,兩人從小就一起受村子裡的教育,也一起練習劍術和魔法。不過似鳥說話時時常抓不著重點,話題往往會飄到其他地方去。所以莉塔連她哥哥喜歡吃硬的拉麵、他們練劍時的趣事、似鳥家遺傳下來的魔法是感官干擾⋯⋯等等的雜事都知道了。

       所幸莉塔善於傾聽。這也是她在第一時間獨自來找似鳥的緣故。

       「大哥雖然與我一起修練,但是他比我大一歲,也比我強太多了,十五歲時,他提早我一年離開村子。」

       似鳥的村子會要求滿十五歲的少年少女出去旅行,用他們修行的武士技巧去成為聖執士或是傭兵。而在大哥十五歲這年,一直以來陪伴似鳥成長的對象,轉變成了她獨自追趕的對象。

        「大哥他現在⋯⋯大概也在某處旅行、或是斬殺魔物吧。我究竟是因為村子的要求成為傭兵,還是為了追逐大哥呢⋯⋯我想我應該是後者吧。」

       大哥在的時候,似鳥總是受他的保護。那次也是。

       兩人在離村子有些距離的森林裡修行,卻遭受了強大的巨熊魔物攻擊。為了保護似鳥,大哥使出了會使自身折損壽命的「奧義」。

       戰鬥結束後,似鳥哭得唏哩嘩啦,看著不斷用手臂擦拭眼淚的妹妹,只見大哥摸著似鳥的頭說:

       「千影是我重要的妹妹,所以我會保護妳的。」

       似鳥張開汪汪的大眼,大哥的手依然摸著似鳥的頭,他露出笑容說:

       「答應我⋯⋯妳將來也要用這個力量,守護妳重要的人。」

       那句話直到現在都仍盤據在似鳥的心頭。

       她從大哥身上得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變強的理由,以及之所以強大的理由。

       肯定是因為有想要守護的東西吧。

       「我想和大哥一樣⋯⋯變強、變強,然後用這份強大,去守護他人。」

       聽了似鳥的話,莉塔也露出微笑,心想自己初遇似鳥的時候,她常常到處找酒館裡的大叔單挑。而後來她遇到了和自己實力相當的隼,於是時常找隼單挑和特訓,這一年多的時間兩人不但練出了新能力,還有了極大的進步。

       「妳想守護誰呢?」

       似鳥難得地臉紅,扭扭捏捏地說:

       「⋯⋯蓮漪姐姐。」

       「我想也是。」

       莉塔稍微嘆了一口氣,想保護喜歡的人,這大概是天經地義的事吧。

       「但是,蓮漪比我強。強太多、太多了⋯⋯即使如此⋯⋯我還是想和她平起平坐,不,我必須比她更強,才能保護她⋯⋯」

       剛剛聊到大哥時,似鳥明顯變得精神許多,而現在她又把頭低下去了,視線離開海平面,落在被浪潮拍打的消波塊上。似鳥在十五歲時失去了哥哥的陪伴,而在那之後,她就一味地追逐著某人,也許是她哥哥,也許也是蓮漪⋯⋯

       莉塔思索著應該說些什麼,大腦快速地運轉,整理著自己的思緒和用詞。她想告訴似鳥就算一生都在追逐,也是一種很好的生存方式呀!但結果她還是默默地看著似鳥,什麼也說不出口。

       「⋯⋯戰鬥吧。」

      似鳥喃喃道,只見她低頭望著消波塊。

      「戰鬥吧⋯⋯戰鬥吧⋯⋯」

      「咦⋯⋯妳在說什麼?」

      「只要戰鬥,就能變強了⋯⋯不去戰鬥的話、不去增強自己的實力的話⋯⋯就沒辦法變強!」

      似鳥猛然站起來,走到海堤的邊界。
       
      莉塔完全不知道似鳥在想什麼,也焦急地站起來走向她。而只見似鳥深呼吸,抬起了她平坦的胸膛,潮著海面大吼:

       「戰鬥吧!!」

       「似鳥妳在幹什麼啦!」

       這樣超丟臉的妳在幹什麼啦!莉塔急忙地抓住似鳥的手臂。

       「莉塔!我決定了!」

       「咦?決定?」

       「我要成為一級傭兵!這樣的話我就比二級的蓮漪還強,就能保護她了對吧!?」

       「呃⋯⋯是這樣沒錯啦⋯⋯?」

       不過一級傭兵只有佔所有傭兵的7%,是傭兵世界的金字塔頂點⋯⋯莉塔硬是把這句話吞回肚子。

       順帶一提,二級傭兵佔了36%,其餘55%的傭兵都屬於最弱的三級。

       「所以我只要能成為最頂端的傭兵,就能保護蓮漪姊姊啦!」

       莉塔還處於完全摸不著似鳥的狀態,明明上一秒還低落得讓莉塔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而現在似鳥卻露出躍躍欲試的亢奮笑容。不管怎麼說,她的情緒轉變也太突然了吧。

       「好~~我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明天開始就要加緊訓練啦!」

       似鳥手舞足蹈地說,結果因為這樣撕裂了舊傷,只見她喊著「痛痛痛!」就按著側腰低下身子。

       「喂喂!」

       莉塔趕緊攙扶似鳥,似鳥「欸嘿嘿」地露出傻笑。看見她的笑容,莉塔也噗哧一笑。兩個女孩就這樣依偎在一起大笑著。

       莉塔摸著似鳥那像小男生一樣的烏黑短髮,不自覺地想著。

       真厲害呀。真不愧是似鳥,這麼快就振作起來了。

       直面齊邁斯那壓倒性的戰鬥力不但祭出了耗損壽命的奧義,又害得瑪琳小姐赴死,結果最後什麼都沒辦法守護。不久前的哭泣與失控也是,那是莉塔認識似鳥以來的時光中,第一次看到她那麼氣餒。但即使如此她仍然很快就恢復精神了。

       不如說,苦惱或是猶豫不前根本不適合似鳥千影這個人。

       「好~~~接下來要更認真訓練啦!」

       似鳥站在海堤上,她潮著港都的城市光景,用盡全力大喊:

       「蓮漪姐姐⋯⋯!我一定要超越妳!妳就由我來守護⋯⋯!」

       浪潮衝撞海堤,在似鳥小小的身體後方沖開,形成一種莫名壯麗的景色。莉塔不禁在心中吐槽,這種大喊不是應該潮著海面喊嗎?

       「吵死了,笨蛋。」

       而在港都某個高台尋找某人的蓮漪,苦笑著做出了這樣的回應。

//

       當天晚上,隼和莉塔在酒館三樓外的陽台巧遇。兩人互相打了聲招呼後就並肩站在一起。

       「似鳥那傢伙怎麼樣?」隼問道。

       「她很快就振作起來了,還說要你之後要跟她繼續苦命練習。」
       
       「饒了我吧⋯⋯我們才剛結束一個大任務欸,而且她不是受了傷嗎?」

       「你也知道嘛,千影她總是活力滿滿的。」

       「唉⋯⋯」

       隼稍微嘆了一口氣,不過,他也注意到莉塔是叫似鳥「千影」而不是她的姓氏(似鳥),在日本的文化當中,只有關係比較親密的朋友才會直呼名字,雖然這時才意識到有點蠢⋯⋯不過她們也變得那麼要好了啊。

       順帶一提,隼是為了隱藏姓氏才讓所有人都呼喚他隼而不是月崎。

       「話說,妳放假打算幹嘛?」

       隼丟出的這個話題看似有點突兀。其實參加了「宅邸任務」的五名傭兵,以及加入「齊邁斯防衛網」的傭兵們都得到了長達三週的假期。

       順帶一提,因為隼和莉塔打倒了「斷頭台」,所以多放了一個禮拜的假。

       「這個嘛⋯⋯我暫時還沒想到。」

       「是嘛⋯⋯也是啦。」

       反正還有一個月的假期可以好好思考嘛,隼將手中的蜂蜜酒灌入口腔。

       而隔天早上,隼的師傅月川把隼叫了過去。

       「兩個小時內整理好行李,我們要出發了。」

       「蛤?出發去哪?」

       隼還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他恍惚地問著。

       「⋯⋯我找到『月一文字』的所在地了。」

      「⋯⋯!」

      這句話讓隼瞬間清醒。

      月一文字。是那把刀。

      「怎麼那麼突然⋯⋯那是在什麼地方?」

      聞言,月川莫名地笑了:

      「鑄造者之國。」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