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二十五章 營救

希無冀 | 2021-03-19 17:00:02 | 巴幣 1026 | 人氣 188



       「瑟西莉亞大人⋯⋯生日快樂。」

       瑪琳遞出手中精緻的紅色盒子。瑟西莉亞驚訝地一手接過。

       「這是跟我的嗎?」

       「是的。請把它打開吧。」

       瑟西莉亞慎重地打開禮盒的上緣,一顆精緻的玻璃圓狀物躺在鵝毛絨之中。那個圓狀物外層是透剔的玻璃,能清晰見到裡面刻畫的齒輪、機關以及魔導物質。圓狀物的一邊還掛著燙金的環形發條結構。

       「這是⋯⋯音樂盒!」

       瑟西莉亞小心翼翼地取出音樂盒,音樂盒的尺寸不大,少女的手掌剛好可以握在手裡。發亮的眼神打量著音樂盒的每個細節,時不時發出小聲的驚嘆。

       「⋯⋯話說,瑟西莉亞大人,您不聽聽看它的聲音嗎?」

       看著瑟西莉亞忘我地把玩音樂盒的外觀,瑪琳有些傻眼地說。

       「對吼!畢竟它是音樂盒嘛!」

       瑟西莉亞邊說邊轉動發條。瑟西莉亞把手放開後,音樂盒便經由發條轉動齒輪以及各種結構,開始發出聲音,聲音很快地便組成曲子。

       「這首歌是⋯⋯」

       雖然瑟西莉亞想要唸出這首曲子的歌名,但是有個讓她更在意的事情。那就是在這間房間裡,還有另一個方向和音樂盒演奏了同樣的曲目。

       就在瑟西莉亞感到疑惑時,瑪琳笑著從口袋中掏出某樣東西。

       是一個和瑟西莉亞同款的音樂盒,只不過發條的設計位置正好是對稱的。只見那個音樂盒也藉由發條轉動起來,演奏出曲子,但剛才瑪琳並沒有動那個音樂盒才對。簡直就像兩個音樂盒在互相共鳴一般。

      「⋯⋯公主的薰衣草。」

       瑪琳唸出這首曲子的名字。

       瑪琳開始解釋。

       這兩個音樂盒是成對的魔導器。當其中一邊轉動樂曲的時候,另一邊能無條件地同時開始演奏。這是因為這個音樂盒裝備了能夠引發共時的特殊魔導金屬。

       這種金屬只要切成一半,就能永久地達到共鳴的效果。與需要藉由聲速傳遞的微靈不同,不管分隔多遠,只要其中一邊演奏了這首曲子,肯定能立刻傳達給另外一邊。

       「瑟西莉亞大人⋯⋯我能請妳做一件事嗎?」

       「是什麼呢?」

       瑟西莉亞溫柔地等待瑪琳開口。

       「不論身在何處、不論什麼樣的時間場合⋯⋯能請妳帶著這個音樂盒,不要讓它離開身邊嗎?」

       「連洗澡上廁所也要嗎?」

       瑟西莉亞冷不丁地開了個玩笑,這讓瑪琳猝不及防地笑了出來,但她又馬上恢復成正經的口氣。

       「不用的,只是,我也許以後會因為工作的關係離開您的身邊⋯⋯只要您帶著這個,也許就⋯⋯」瑪琳思索著措辭,她滿臉通紅,不知道該怎麼說明這種事情⋯⋯

       「就有一種『妳一直都陪在我身邊』的感覺嗎?」

       「啊⋯⋯是的。差不多就像那樣。相對的,我也會一直帶著這個音樂盒的!」

       「唔⋯⋯這樣啊,我知道了,我會寶貝這個音樂盒的。」

       瑟西莉亞也搔搔發燙的臉頰。

       說好了喔。

       這是我們的約定。

//

       隼等人穿過宴會廳。

       「就在這裡分開吧。莉塔,妳帶瑟西莉亞去躲起來。剩下的人和我去救出瑪琳。」

       「等等——」

       瑟西莉亞才剛說話,隼就馬上打斷她。

       「大小姐就別再任性啦。我們總不能讓妳和地下傭兵戰鬥吧?去好好躲著,瑪琳會由我們救出來的。」

       「嗯⋯⋯」

       瑟西莉亞乖乖點頭,但仍然有些不安。

       話雖如此,扣除掉莉塔的話,戰力就只剩三人。三人要怎麼和把瑪琳擄走的地下傭兵們戰鬥?莉塔不安地問隼:

       「連他們有多少人、在哪裡都不知道欸,隼⋯⋯你確定有勝算嗎?」

       「怎麼換妳在擔心啦?」

       「沒問題的!」似鳥勾住隼的脖子,對莉塔比出耶的手勢,笑嘻嘻地說:「我和隼在多人混戰裡可是絕對不會輸的呦?這可是我們兩個最拿手的!」

       先不提魔物戰,敵人若是人類的話,使用分身術及痛覺幻術的似鳥、以及隼能夠發揮最大程度的戰力。

       「唔⋯⋯」

       這話好像勉強說服了莉塔,只見她乖乖地彈著瑟西莉亞離開。

       「話說回來,你們還是不知道瑪琳被藏在哪裡呀?」

       莉塔突然回頭問。

       「就說我已經知道啦。」

       「咦?」

       隼沒有理會莉塔,直接與她分道揚鑣。

//

       瑪琳的意識恢復正常的時候,她首先注意到自己的雙手已經被扣在背後,而且手碗處被綁得死死的。再來她注意到自己現在是跪坐在地上,雙腳也綁了起來。她睜開眼睛,視線內是三個未曾謀面的男人。他們打扮粗俗、脖子上還掛著某種黑色面罩。

       瑪琳想發出聲音,但她的嘴唇張不開,被類似厚膠帶的東西封住了,她只能嗚嗚嗚地叫著。呼吸很困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空氣很差的緣故,而且頭還隱隱作痛。

       「哼,這傢伙醒啦。」

      頭髮凌亂,半張臉上刻著刺青的輕浮男說道。

       瑪琳環視四周,才發覺狹窄的房間開闊式空間裡面有好幾個男人。放眼望去起碼有十個以上,他們一個個坐在地上,或是把玩著武器。

       「喔。」

       其中有個坐在椅子上,眼神陰沉的男人應了一聲。

       「真是的,為啥齊邁斯先生要叫我們在地下室等他啊⋯⋯搞什麼東西。而且不論是齊邁斯、還是那個『斷頭台』都不在這裡,他們該不會是去搜刮這座宅邸了吧?」

       沒有半個人吭聲。輕浮男又繼續囉嗦地唸東唸西,他一邊唸,一邊走到其他強盜的身邊。

       「我看啊⋯⋯我們就直接把這個小姑娘帶走就好啦?你們說是不是?那些地下傭兵,說什麼七三分,只分我們這麼多人三成欸!?憑什麼他們兩個人分那麼多啊?」

       輕浮男誇張地叫囂,然而現場沒有一個人理會他。

       「怎麼樣,有沒有人要跟?我們這些盜賊本來就是專門盜取別人的事業的⋯⋯不要理那個什麼超強超惡傭兵,我們把這女的拷問一遍,獨吞『特瑞亞家的遺產』不就好了!?」

       說到這裡,瑪琳瞪大雙眼。

       原來如此,這就是地下傭兵的目的嗎?

       特瑞亞家的家主,也就是瑟西莉亞的祖父在上週死亡了。瑪琳自己也不清楚,但關於遺產的分配方式是一個很複雜的過程。而地下傭兵不是要取瑟西莉亞大人的性命,而是要利用瑟西莉亞大人,奪取那些遺產嗎?

       不管他們要用什麼方式奪取⋯⋯都絕對不能讓他們得逞。

       瑪琳的眼神變得激動,筆直地瞪著輕浮男。輕浮男見狀更加囂張了起來。

       「哼哼,你看,這個小姑娘都快嚇死嘍⋯⋯」

       「閉嘴,僱用我們的是齊邁斯·里歐。我們沒道理聽你指揮。」其他人開始嗆聲了。

       「什麼?你這個來路不明的廢物,說話也太沒禮貌了吧!」

       「你他媽說什麼⋯⋯?」

       開始爭吵起來了。這些傢伙難道不是同夥嗎?

       就在這時,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吼道。

       「柯西!你不要丟我們盜賊圖的臉!我們沒必要與地下傭兵作對⋯⋯而且,哪怕只擁有一成,特瑞亞家的遺產對我們來說也依然是天文數字般的金額啊!你不能過於貪利,有時退一步才能得到真正的利益。

       我們必須在這裡待命,在齊邁斯下任何指令之前,我們都不能碰瑟西莉亞一根汗毛。

       其他強盜們也不好意思了,我的小弟造成了各位的麻煩。」

       說到這裡,現場才逐漸安靜下來。這下瑪琳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恐怕是齊邁斯僱用了這些比地下傭兵更不如的打手來幫忙,而且參與戰鬥的地下傭兵僅有兩人。瑪琳無意間得到了這些情報。

       就在這時,又有一個男人映入了瑪琳的視線,一個身材寬胖的男子站在她面前,直盯著瑪琳,眼神中滿是下流。瑪琳有種不好的預感。

       「⋯⋯那麼,我趁齊邁斯來之前來一發應該沒問題吧⋯⋯?」

       沒有人理會肥胖男子,他自認這是眾人的默認。

       坐在椅子上的男子輕嘆了一口氣。而輕浮男則是移開視線,喃喃著:「對方只是15歲的小孩欸,齊邁斯為什麼要僱用南方來的強姦犯啊⋯⋯」

       肥胖男子輕吐一口氣,刻意慢條斯理地撫摸著瑪琳的胸部,然後將碩大胸前的鈕扣解開,雪白的肌膚一點一點地露出來⋯⋯

       「嗯?」

       瑪琳的乳溝之間夾著某樣環狀物。肥胖男子將手伸進乳溝,取出那個東西。

       他頓時臉色大變。

       「這是⋯⋯聖執士用的微靈手環!」

       這道聲音瞬間喚醒了在場的所有強盜的危機意識,每個人都把視線聚集到肥胖男子的手上。

       微靈手環微微發出綠光,顯現著單向通訊中的狀態,在這樣的狀態下,聲音會透過言靈單方面地傳給其他人的微靈手環。

       也就是說,強盜們的行蹤也許早已暴露。

       「妳⋯⋯妳這婊子!」

       肥胖男子舉起拳頭,眼看便要往瑪琳的頭砸下去。

       「——這樣好嗎?」

       瑪琳的聲音充滿著冷漠的壓迫感。

       她強忍著身體即將被玷污的屈辱感,虛張聲勢似地說道:

       「剛才那位先生就已經暴露我們身處地下室了,恐怕⋯⋯傭兵們已經前往這裡了吧。你確定要做更多傷害我的事,讓他們對你的復仇更加激烈嗎?」

       「媽的⋯⋯!」

       失去冷靜的肥胖男子禁不起挑釁,直接往瑪琳打了下去。瑪琳的身體因此偏了一邊,整個人倒在地上。

       宛如就在等待這一瞬間似的,某樣東西飛進了眾強盜的視線內。

       然後伴隨著宛如要燒毀視網膜的強光激烈爆炸。

       閃光彈在強盜之間炸開,這也讓肥胖男子直接往後倒,而視線剛好往下的瑪琳則是躲過了這波閃光襲擊。

       隼才剛抵達現場,就立刻抓到進攻的最佳時機。他將榴彈手槍收進腰間的槍袋,並對身後的茶賀與似鳥下指令。

       「直接突擊,一口氣幹掉他們。」
       
       戰鬥一觸即發。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