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21 毀滅

艾爾斯凱 | 2021-03-03 00:55:49


我們家人沒有對不起這個社會
但這個社會卻不容許我們一家人生存的自由

這世界有神明的話
那一定是嗜血的惡魔
既然不祝福人類
人類又何必要供奉神明?




  薛深谷腹部中彈倒下,全神注意力都在薛深潭身上,完全沒有反應門口『反恐部隊』的襲擊,保衛社會的強大軍武力,如今只變成某個人的使用權,人命已經不值錢。

  那麼,那群人也不值錢!

  薛深潭直接衝向六個人的反恐小隊,右手直接拔出利刃,一名反恐菁英槍口對準薛深潭,準備扣下板機的前一秒,薛深潭踏地腳施加兩倍力道,一瞬間就靠近反恐小隊。

  菁英們似乎學到教訓,面對殺人魔、薛深潭的攻勢,進身戰絕對不利,人員全部往房間內散開,來不及躲開的那一位,捨棄步槍,舉起手槍。

  裝備在齊全,最薄弱的地方,就是頭部與身體連結的脖子,儘管有著防護,反恐小隊看見薛深潭握的『刀子』時,才剛反應過來那是一把全世界公認最高危險等級的一把短刀。

  三菱刺刀

  刀子全力入脖子抽出,直接死亡,沒有例外,更何況薛深潭的蠻力已經超越常人,再好的防護服,完全擋不住精準銳利的致死刺擊。

  刺死一位,撿起地面上的步槍,用屍體當掩蔽物,對準反恐小隊開槍,頓時陷入激烈的槍火聲音。

  身心都被嚇怕的林瑤曦,看見薛深谷的倒下,以及有一名反恐菁英的槍口對準倒地的薛深谷,他奮力往牆邊的方桌移動,看見這畫面,動彈不得的身體,鼓起了勇氣。

  林瑤曦往薛深谷的方向全力奔馳過去。

  就在反恐菁英猶豫要不要開槍之際,林瑤曦跑到薛深谷身邊,雙手用力把桌子橫倒在薛深谷的身體前,薛深谷趕緊用殘餘的力量,把桌子調整位子,成為掩蔽物。

  這時刻,子彈才致命射擊過來,林瑤曦用自己的背部蓋住倒在地面上的薛深谷,子彈穿越木製的桌子,從林瑤曦的頭頂上飛過去,削斷林瑤曦的頭髮。

  「咳!妳……」

  薛深谷驚訝之餘,傷口被林瑤曦雙手壓制住,不斷流出的鮮血,林瑤曦正在拼命地想辦法。

  「不要說話,拜託,你不要死,嗚啊啊啊!啊!啊啊!」

  子彈貫穿桌子,擊中林瑤曦的小腿,劇烈的疼痛,這是人生中第一次被子彈射中,傷口有著燙傷的熱度,全身漸漸無力,呼吸也開始喘急,卻也替薛深谷擋住要害。

  「瑤!」

  「嗚……哈……哈……」

  就在林瑤曦痛苦倒在薛深谷的身體上時,雙眼的視線,看見了……

  那陷入昏迷,最無辜的小女孩

  無辜的小女孩

  身上好幾個彈孔,沒有睜眼,流出滿身的鮮血,死在角落邊了。

  這畫面震驚林瑤曦,她開始顫抖,開始害怕,更不敢置信。

  *

  這群人為什麼?
  連個無辜小孩都沒辦法判斷出來?
  直接射殺?
  就因為一句命令?
  到底是保衛社會?還是聽從命令的殺人機器!?
  持有軍武力的人,連良心都沒了嗎!?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直以來信任的正義,蕩然無存,林瑤曦只能哀嚎,腦袋一片空白,甚至漸漸崩潰。

  薛深谷將林瑤曦抱在懷裡,兩人側臥躲在桌子邊,子彈越來越少。

  至極憤怒的薛深潭,只殺掉兩個人,其他的反恐菁英分開太散,彼此用子彈數量掩護與牽制,一時之間無法攻下。

  無論如何都要保護自己的弟弟,這成為薛深潭的第一個想法,支撐屍體的移動,相對反恐菁英也會移動,房間過於空曠,沒有很好的掩蔽,成為反恐菁英的主場。

  而他們目的,就是消滅這個房間的所有人,不惜一切代價。

  「一群社會人渣!」

  薛深潭注意到門口,馬上取出腰身的刀子,向前面的反恐菁英丟出去,飛刀襲擊,第三名反恐菁英不慌不忙,沒有任何舉動,甚至用手指作為暗號,用身體的防護服硬接飛刀的刺擊,由於身體的防護力是最好的,這把飛刀幾乎沒有造成傷害,反而讓反恐菁英把槍死命對準。

  兩名反恐菁英已經把槍口對準薛深潭的位子,等他放棄屍體的掩蔽,沖出來的瞬間進行全方位掃射。

  三個人,默契之間,是這麼盤算。

  最後一位反恐菁英,則是慢慢從旁邊繞過桌子的死角,對薛深谷、林瑤曦進行射殺動作。

  房間瞬間安靜下來,沒有腳步聲,沒有任何聲音,每個人全心全力的灌注在手指上。

碰!

  打破沉默的槍聲響,沒有人動,也沒有人扣下板機,這是狙擊槍的聲音,一發7.62mm口徑子彈,直接貫穿準備襲擊薛深谷的那一位反恐菁英脖子。

  直接倒下的菁英,讓其餘鎖定薛深潭的菁英一時錯愕,就在他們正在判斷怎麼回事,又一發狙擊子彈,正面貫穿人體的腦幹死亡。

  有人從門外用狙擊槍掩護射擊,這是剩下兩個人的判斷,一人將槍對準門口,一人對準薛深潭,缺深潭此時已經不在屍體正後方。

  壓到快要貼地的身體,低空飛越的跨越腳步,直接進入戴著帽子產生的視覺死角。

  兩秒的猶豫,一秒錯愕一秒回望薛深潭,人影已經出現在,站立身體的正下方,雙腳股間。

  「他X的怪物!受……」

  「給我死!」

  反恐菁英槍口對準地面上,早就藉由跳躍的力量,將三菱刺刀從地面往上貫穿脖子處,直接讓人死亡。

  下一秒撿起死人手中的步槍,對準最後一位菁英的下半身開槍。

  大腿、小腿、屁股、只要是沒有防護服保護的部位,全部都被子彈貫進體內。

  最後再一發狙擊,直接暴頭慘死。

  解決所有的反恐菁英

  『殺手』持著狙擊槍,從門外出現,此時薛深潭直接移開被射爛的桌子,發現林瑤曦的左小腿染滿鮮血,灼傷的雙手也沾著薛深谷的血液。

  痛苦的倒臥在薛深谷的胸懷裡,薛深谷狀況也不樂觀,雖然腹部中一發,若不趕快將子彈取出止血,也會失血過多。

  「嗚……」

  「哥……她……」

  「閉嘴,讓我看你的傷口。」

  此刻,殺手將狙擊槍背在背後,慢慢走來。

  「請下令。」

  「…………給我把這兩人帶走,並且給我想辦法治療他們傷勢,我弟弟要是有萬一,你也必須死。」

  「我知道了。」

  「古,給我坐好,我要取出子彈,殺手,給我工具、毛巾之類都行。」

  「是。」

  殺手先給了一條手巾給薛深潭,再取出一把『直角鉗』,用打火機烤熱消毒。

  「古,咬著。」薛深潭仔細觀察薛深谷的腹部,推測子彈的入體位子。

  「恩。」薛深谷緊緊咬住摺疊過後的手巾。

  「工具消毒完畢,繃帶也準備好了。」

  殺手俐落的動作,將工具給薛深潭,薛深潭確定弟弟的傷口後,毫不猶豫將直角鉗鑽進古的體內,並且用極細微的小動作把鉗子夾住體內的子彈,快速抽出。

  子彈順利夾出,隨手丟在地面上。

  噴灑的鮮血,殺手立刻用準備好的繃帶跟紗布,用火烤傷口,再用雙手強制壓制薛深谷的傷口,進行止血。

  「嗚!」死命忍住痛覺的薛深谷,咬的手巾都充滿唾液。

  「……你還能走嗎?」

  「可……以……。」

  殺手聽見可以兩字,毫不猶豫雙手背起流血痛苦的林瑤曦在身後,薛深谷也緩緩地站起身。

  「殺手,帶他們離開,古,走吧,我要在這裡處理最後步驟。」

  「哥哥……」

  「離開,今天看在那女人保護你的份上,我不殺她,還有,不要管我了,古,你自己好好活下去。」

  「我也……」
 
  就在薛深古再一次伸手,他想跟哥哥留下,殺手直接抓住了薛深谷,阻止他與哥哥的接觸。

  「不行,現在,必須,走。」

  殺手直接強制拉走受傷的薛深谷,三個人匆匆忙忙的離開充滿血腥的地下室。

  滿滿的屍體與鮮血空間內,薛深潭靜靜的一個人站在中央。

  用火,點燃屍體的頭髮跟衣服,從另一個房間,拿出了汽油桶,慢慢的在地下走廊移動。

  滿地昏迷的不良分子,一步一步的踏過去。

  「今晚,誰也別想離開,這世界有神明的話,讓我見識一下,祢、會讓幾個人死,又讓怎樣的人活下來。」

  殺人魔更加瘋狂,更加嗜血。

  火焰吞食整個地下室,引燃了地下的電器設備,導致電線走火,火焰竄遍整座『Dream night club 夜店』


!轟!






  狂歡的夜店,頓時失去了電力,現場一片黑暗,暗到連出口的方向都會迷失,這讓店內的所有客人都感受到疑問。

  「怎麼了?」
  「停電了嗎?」
  「吶,是不是有奇怪的味道啊?」
  「好像是煙味,有股燃燒塑膠的臭味。」

  絲毫沒有『危險意識』的工作人員們,正在釐清事情時,從安全門直接竄出火舌,並且夜店內的所有燈具也一同炸裂開,碰碰碰的小型爆炸聲,更濃的煙霧,讓大家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失火了!!』

  這句話,直接讓擁擠的大廳,產生了暴動與慌亂,尖叫聲從未停止過。

  「啊啊啊啊啊啊!!」
  「快逃!快逃啊!」
  「不要擠!不要擠我!」
  「前面不要堵住路口啊!」
  「救命呀啊啊啊啊!救命啊!!」

  火焰與白煙宛如死神,追殺落後、落單的人,有人成功逃出去,有人吸了過多的白煙,嗆暈在地面,火焰緊隨而來。

  火焰開始纏繞在客人身體上時,擁擠的環境導致一同燃燒,無法掙脫的團體燃燒。

  只有哀號的尖叫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轟,燃燒物體的速度增快,很快的,入口已經充滿強勢火焰,被困在店門口的人,呈現被火焰前後包抄的絕望。

  入口的警衛已經死了,沒有人叫消防隊,內中的人第一時間的恐慌,早就連手機在哪裡都不知道了。

  一直到白煙與火焰破窗,被外面的人發覺才叫消防隊。

  消防隊趕來需要時間,地下室、一樓、二樓已經充滿熊熊的火焰,殘存的人們,已經無法逃離,只能不斷從樓梯間,一直往上爬。

  電梯內的乘客,電梯無法動作,火焰盤著電繩燒進去,裡面的人,無一生還。

  八樓的旅館房間內,市長與一名年經女孩裸身相伴,警鈴聲大響,加上斷電,一片漆黑,市長還在躺在床上,女孩則是穿起衣服。

  發現旅館的電話無法撥打,甚至外頭聲音很吵雜,一堆腳步聲,似乎很擁擠的感覺。

  「怎麼這麼吵阿?是什麼活動嗎?妳去看看。」

  「市長還真是懶呢,就知道你會說這話,我才穿好衣服。」

  年輕美貌的女孩,走到門邊時,就聽到外頭吵雜聲音,大喊著「失火了,樓下都是火!」這種聲音,很多尖叫聲,很多人開始從安全樓梯不斷往高處爬。

  年輕女孩毫不猶豫,直接開門後,往外衝出去,朝安全門,跟著群眾往上跑。

  看見女孩的消失,加上大群人在走廊上奔馳,市長聽到失火,這兩字,看見走廊上滿滿擁擠的人,甚至白煙已經飄進了房間了。

  「啊!?怎麼會這樣!可惡可惡!」

  市長,馬上把房門關緊緊的,沒有選擇出去反而躲在房間,將廁所打開所有的水龍頭,必要直接破壞水管讓水噴出來,把浴巾整個弄濕,全部堵住門縫,不斷的沖水,就算是冷水,市長也不斷的沖刷全身。

  直到水源沒有被切斷為止,市長把整個房間弄全濕,能多濕就多濕。

  然後在冷水的浴室中,發抖身體的等待救援。

  整棟大樓完全的燃燒,消防隊花了一整個夜晚,才將火勢給壓下去。

  然而……死亡人數……絕對超乎每一個人的想像。





題外話:

寫到自己都毛骨悚然的一篇,明天要不要收驚一下了……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182 巴幣: 1054

創作回應

獄鬼新賀
那就氣氛營造很到位很成功阿www
2021-03-03 05:00:2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