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恐怖-《窺》72.破體重塑與三魂一體

月雨海魅 | 2022-06-16 23:06:31 | 巴幣 8 | 人氣 119


72.破體重塑與三魂一體
 
  經過漫長的鋪陳,如今案件時間軸總算回到了現在,只不過,周孟欣首先提及的案件卻非如今鬧得沸沸揚揚的《折骨案》,反而是一樁在場與會的大人物們意想不到的……失蹤案?
  不過該失蹤案牽涉到重要關係人林庚呈,那確實可以理解其作為整體事件歧異點的理由,也因為周孟欣已在前面做出了事件與人物之間關連的提要與鋪陳,以至於所有人很快都能接受。
  「簡單來講,就是林庚呈的妻子和女兒並非失蹤,而是慘遭毒手,所以才會有後續林庚呈害怕遭受怨靈報復的考量,進而找上了妳的母親?可是好死不死,林庚呈在處理自己妻女屍體時,讓祂們的靈魂意外地與詹亭瀅這個被害人冤魂遇上,最終誕生了女魔?」
  這次行政首長率先發言,快速整理出所有前提片段連結起的起承轉合。
  看來這隻老狐狸剛才並非都在裝瘋賣傻或是觀察部屬之間的互動與自己的利害關係,多少還是真的有把心思放在案件上。
  「對。」周孟欣簡單回應。「請各位先把目光回到手上的資料,裡頭也納入了這起失蹤案的內容了,同時也需要請各位長官一同對照附件中高宇文警官的日記。
  從高警官的日記中可以知道,最初留意到這樁失蹤案不單純的正是他本人,那也是《折骨案》第一起顏梓依屍體在廢棄物回收場被發現後,他和林庚呈的第一次見面。
  日記裡5月26日兩人對談中,林庚呈提及沒有人能夠為自己於晚上十二點送顏梓依回家後的不在場證明作證,這也是他首次提到妻女已經失蹤一個多禮拜了。
  然而,在5月28日,林庚呈被從機場帶回署中,高宇文等人對其質問出差情事,那天早上也是他與我身旁這位何潔沁老師私下約見面,以及之後其與署長恰巧撞見,反應令高宇文警官啟疑竇的日子;這一天與高警官對質過程中,林庚呈憤怒指道:有時間將我設定為嫌疑犯,不如趕快找到我老婆跟女兒比較重要。都幾個月了,這件事傳出去大眾會如何看待你們這群稅金小偷,我倒是不介意你們失業後到我公司掃地。」,這一次他不知為何,指出自己的妻女已經失蹤了好幾個月了,顯然與兩天前的說法有所出入,這自然引起了高警官的懷疑。
  當然,高警官不光憑這些就認為林家兩人的失蹤與林庚呈本人有關,其實在日記裡的27日內容有提到,高警官下午至林庚呈所居住的透天厝,想要趁此找出與顏梓依被害的有關線索,到這裡為止,高警官的搜查方針都是指向《折骨案》的,然而,這一天隨行同仁卻見到本該空無一人的二樓浴室,出現一名模糊的女性身影。
  值得一提的是,高警官於29日下午二度前往林宅時,也在同樣的地方看見一名女性影像,這裡也正式讓他確定了《折骨案》與超自然現象之間的關聯。
  至此,他不禁懷疑起林庚呈妻女的失蹤確實存有疑點。
  會有這樣的猜測,不外乎先是從同仁口中聽來所見的鬼影現象,另一方面也是那時調查《折骨案》第一位受害者顏梓依時,不管是其單人住所,還是作為嫌疑人住家的林宅,都沒有找到跟林庚呈犯案有關的證據的關係,因而不得不讓高警官設想那名女性身影,就是林庚呈妻女的冤魂。」
  「也就是說,這是女魔首次出現的時間點?」鏡頭中的某位官員如此問道。
  「是,也不是。」周孟欣給出了模稜兩可的答案,接著道出如此說的原因。「應該說,那是高警官他們首次見到女魔的現身,但是對林庚呈而言卻不是。」
  周孟欣再次指引眾人留意手中的會議資料。
  「這裡可以再看到,高警官在5月29日這天上午,先去找了當初負責林家失蹤案的負責員警,沒錯,那位負責員警正是分局屠殺事件中死亡,同時也是四年前《女學生隨機擄人失蹤案》的犯嫌之一──李景皓。」
  「竟然在這裡串連起來了!」調查局陳局長吃驚道。
  「沒錯,只是高警官自然是不知道四年前這樁案件背後複雜的人物關係,一切就宛如魔鬼設下的精心巧合,倒不如說,其中也是因為高警官敏銳的直覺,才帶出這般連結。
  我們認為,李景皓等人、李董、分局長、署長雖然因為擄人案的罪刑被林庚呈掐住脖子,但實際上李景皓他們恐怕也隱約知道林庚呈妻女的失蹤不單純,不,這一點應該是確定的。
  畢竟也只有林庚呈謀害了自己妻女,才會使其不得不找上我母親,也就是周雪琳去處理女魔的問題,李景皓等人也是在林庚呈找上我母親的那時候,同時知曉了女魔遲早會危害到自己的性命,因此李景皓在分局屠殺中發現女魔殺到眼前時,才會懷疑林庚呈根本沒有兌現承諾。」
  一旁的張晨高回想起會議前周孟欣所提到昨晚重回分局現場,於廁所鏡子中見到李景皓生前驚慌失措的幻象。
  「簡單來講,最先撞見女魔身姿的,恐怕就是林庚呈本人。而且我可以很篤定地確定那個時間點是在《折骨案》第一名被害人顏梓依遇害之前。」
  周孟欣嚴肅又肯定的說法,令會議現場一片譁然。
  「因為!」周孟欣隨即又再加重語氣。「在林庚呈妻女失蹤案發生到《折骨案》開始這期間,也是我母親失去行蹤的時間點。」
  「的確,這就能說明林庚呈是在這期間遇到鬼怪的了!」現場某位官員附和道。
  「林庚呈可能借鏡李董那邊的《股東滅門案》超自然現象,才找上了我母親的吧?」周孟欣面露沉痛。「也因為事先就發現了異樣,所以林庚呈緊接著做了應變手段,也就是處理掉一些東西,家中那些可能沾染上怨念的物品。」
  這時候,老高突然打開房門,用眼神示意何潔沁借一步說話,張晨高見此幕眉頭微微蹙起。
  「但在此之前,得先提到林庚呈是如何掩蓋自己殺害妻女的犯行的。這裡就得提到之前他先與分局長組成的共犯關係。
  各位還請先回到報告中高警官的日記,裡頭的5月27日,這一天他到分局找了李景皓詢問林庚呈妻女失蹤一事,裡頭明確的提到2月18日早上是林庚呈女兒失蹤的時間點,而其妻王美鈴則是在三天後的凌晨失蹤,這裡其實可以明顯看出,他的妻女實際失去行蹤的時間點不是什麼《折骨案》發生的一週前,而是相隔了好幾個月。
  失蹤的情形,前者是於上學途中失蹤,在路途某處的草堆中遺留下手機,而王美鈴則是經由林庚呈口述,指出是在三天後的凌晨情緒失控跑出住家。
  有趣的是,這一週期間,剛好是附近監視器因為林小妹失蹤前大停電導致故障的時間點,也就這樣,失去了兩人被拍攝到的影像。」
  行政院首長對此感到嗤之以鼻,應該說,只要是正常人都看得出其中的古怪。
  「這裡就回到我剛才提到林庚呈與分局長達成的共犯關係,經過調查局高雅臻專員的協助調查後,我們成功找回了那時候的監視器影像,內容顯示當天林小妹上了某輛車的副駕駛座,巧合的是,三天後接近凌晨的時間點,林庚呈住家前停了一輛相同的車,還可以看到林庚呈那時候不知道在忙些什麼的過程。」
  周孟欣語畢,按下播放鍵,讓會議現場的大螢幕同步播放機場屠殺事件中,張晨高與高雅臻在林庚呈面前自手機展現的監視器影像。
  裡頭已不見那時於機場見到的恐怖女鬼,取而代之是林庚呈古怪舉措的證據。
  「只是在高警官前往分局找李景皓詢問這些的時候,似乎分局長嗅出其中的不對勁,對話最後被其中斷,這些證據都是我們後來透過日記與推理,順藤摸瓜找出的。」周孟欣說:「可以看出,如果林庚呈的妻女如果只是單純的失蹤,根本就不必如此大費周章的抹除掉錄影檔;另外,在他們號稱監視器故障的這一週期間,林庚呈也順便處理掉了我前面所提到,他懷疑沾染上怨念的物品,從緊接著的影像中,也就是兩天後,林庚呈更於凌晨時分找來了廢棄物回收場業者,載走了一些家具,而那座回收場,也是三個月後發現顏梓依屍體的地方。」
  「這裡……也連結上了!」陳局長再次吃驚道。
  「因此這裡可以更精準地知道,林庚呈是在妻女去世,他處理完屍體的兩天後,或是在這兩天內,撞見了靈異現象,那也是女魔誕生的最初時間點──2月21日到23日這期間,那也是他找上我母親執行周家祕法的時候。」
  「只是之後發現顏梓依死於非命,所以才直覺是跟自己的妻女鬼魂作祟有關,發現你母親的咒法失效了,使得他進而找上了……新的電池,也就是你們那邊那位何大師?」
  行政院首長再次將線索給連結上,而口中的何大師正是此刻不在房中的何潔沁。
  「是的,院長。」周孟欣目光轉移到行政首長臉上。「林庚呈很早就意識到自己可能會被怨靈所害,精明的做出了預防措施,只是他沒想到我母親的咒法會意外被破,而且還不是以人為的方式破除。」
  此時專心聽著這一切的調查局陳局長接續道:「周家祕法的破除,正是棺木被沖刷下山區道路邊坡的那一天,而空棺裡面理應存在的則是原本該是詹亭瀅、王美鈴和林庚呈的女兒屍身。
  「就是如此,陳局長。」周孟欣點點頭,神情越發嚴肅。
  「這裡也看出了林庚呈那一晚忙進忙出就是在處理自己妻子與女兒的屍體,最後他將其帶到那處鮮少人會去的邊坡地帶,將兩人的屍身埋入其中,可是……他當下卻沒發現可怕的巧合出現了。
  林庚呈縱使知道四年前女學生案的犯嫌與他們的行徑,然而,恐怕不知道他們埋藏那些死者屍體的實際地點是在哪裡,於是在今年,彷彿命中註定,他選擇了相同的地點埋入妻女屍體,進而使同為被男性迫害致死產生怨念的詹亭瀅出現了連結,三魂一體的恐怖造物就此成形。」
  「原來是這麼回事!」
  「真的有這種事?」
  「這些不過是你們的推測吧?或許以玄學的角度可以解釋,但是如今屍體卻還沒找到!」
  會議現場再度譁然,並出現無法接受的聲音,這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的,如今女魔的本體確實還沒找到,而三女的屍體無疑就是女魔的本體
  縱使周孟欣沒有像姐姐一樣繼承廟壇衣缽,然而,她還是多少知道所謂的「周家祕法」需要哪種東西。
 
  其中一種,正是屍體
 
  面對現場的雜音,周孟欣處變不驚,停頓了一下後平靜的再度開口。
  「各位長官,之所以我可以如此確定,在於我們家祕法必須使用到屍體,同時,也因為另外一件事,讓我出現了幾乎和身為修行者,繼承周家祕法與廟壇的我姊姊同樣的猜測。
  那就是──如果要逃脫我們周家祕法的束縛,除了須具備外在條件,那正是因為土石沖花造成的棺木滑落,因而破除了第二層封印『結界棺木』;另外,還必須用同樣數量的屍體取代,才可讓原本被封印其中的屍魂獲得脫離,那也是第一層的內部封印。」
  「這就是高宇文警官和其他兩位同仁的屍體被發現轉移到那個地方的緣故?」此時發出驚呼的是周孟欣的長官,曹副署長。
  他詫異自己下屬的屍體出現地點竟然與術法有這樣的關係。
  「是的。」周孟欣緩緩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這一瞬間憶起仍下落不明的母親面容。
  「由於那時『結界棺木』已經出土,我想,也是因為這樣,才使得高警官等人屍體出現的地方是在咒術還殘餘的穴位,而不是棺木中,那也是最外層的封印範圍;因為這樣,才能確實達到屏蔽術法的效果。」
  「可是……一般的鬼怪怎麼可能知道破除封印的方法呢?」
  其中一名官員的發問迎來透過周孟欣雙眼,來自詹亭瀅的怒視。
 
  與此同時,周孟欣交換了人格。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