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28 血戰

艾爾斯凱 | 2021-03-22 23:02:18 | 巴幣 1050 | 人氣 172


家,是每個人最後的堡壘
最後連家都失去的人,成為流浪街頭的罪犯
導致這種地步的,不是別人,而是政府
一直以來,我是這麼想的
如今我回到了家,象徵著與那群自稱政府的人類
決戰的鐘響



 
  百姓的哀嚎與民怨日積月累,從夜店火災、熱鬧商圈大量人數死亡,至少上百個家庭對此憤怒而痛批,極端的人不斷向網路散發對政府的憤怒,這讓現任市長、王慕祿感受到人民的威脅。

  一直以來貪汙,賄賂等等金錢財富等等管道,打算就任期間把政府的錢都收進口袋,如今自己躲藏在醫院內,不願意出院面對,新聞卻是一篇皆一篇的大幅度報導,甚至有些是『進派』的激進份子,雇用了記者,胡說八道。

  用簡單的說法,就是王慕祿的民調只剩下百分之五,對於下一任的市長選舉,

  墨衛戍出現在各大螢幕前面,批評、打擊民派所有議員跟候選人。

  『請各位百姓不要相信民派任何人說的話,我有證據可以證明,進派飼養殺人魔,意圖殘殺社會百姓,把所有相關金錢利益,都歸納自己的戶頭之中,不信的人,可以去查查現任市長的存款戶頭,看清楚這個人多麼腐敗,連我兒子都敢下殺手!』

  各個媒體都在播報墨衛戍的演講,畫面公佈的『照片證據』,是Dream night club 夜店,店內的隱密逃生門,有許多保全人員,在門之後有更多的不良份子,甚至是黑道集團。

  地下室有一間豪華的健身房間,裡面只有一個人,就是『連續殺人魔』

  甚至還有一張照片是,現任市長、王慕祿與『連續殺人魔』兩個人在Dream night club 夜店互相聊天的最佳證明,這一點也由警察局長、雷銘司認同照片是『事實』。

  這個新聞瞬間轟動整個社會,甚至新聞台連續一週都在重複撥放,要讓社會每一個人都看清楚殺人魔就是王慕祿培養出來的,許多民派、進派兩黨的議員也受到殺人魔而亡。

  頓時引起民怨、民憤,每一天醫院內外、病房外,都擠滿了人潮,要現任市長還給社會一個公道,這也是王慕祿一直躲在病房不敢出門的原因。

  受害的家屬們,彷彿將所有的怨,都往市長針對而去,有些民眾還持帶兇殘的武器,打算將心中的恨意,發洩在市長身上,有些醫護人員,不敢阻攔惡些持有兇器的人進入醫院。

  儘管要求警察必須做好全面的防衛,也無法制止民眾的怒火,醫院頓時成為了戰場。

  『這是民派不合理的指控,我們政府團隊早就請警察加快處理連續殺人案的事件,是『民派』一直阻擾著我們搜查進度,甚至雷銘司局長,以前也是為進派做事情,如今責任不該由市長來承擔,而是雷銘司局長的不作為導致這一系列的悲慘發生。』

  王慕祿政府團隊回應,將一系列的問題全部踢給了警方的不作為,理所當然承擔此責任的人物,就是雷銘司局長,他在警局開始翻閱人力資源的檔案,開始調配全警方的人力,自然也會受到抗拒命令的夥伴跟推卸責任的人們。

  「現在開始,不聽命令的人,我會直接與政府機關合作,直接開除,你們通通給我想清楚再來跟我爭論要不要或是非問題。」

  雷銘司已經帶著辭職的信念,對這一次的事件,成為他人生最後的辦案,因此對底下的人,也毫不客氣的吼著。

  除了醫院對市長的保護,也加強巡邏人力,更清點部分人士,有對抗歹徒功績的警察,加入鎮壓殺人魔『薛深潭』的行動。

  不管這群人願不願意。

  透過情報表示,薛深潭失去Dream night club 夜店的躲避場所,加上街道上加派警察數量,其中混有反恐怖份子的便衣警察,就算薛深潭要全部擊殺,也能馬上曝露位子,用人海戰術,將兇嫌擊斃。

  耗損的體力必須找安靜的地方休養,那麼這個地方只會是『家』,被法拍封鎖的『那個家』,確定之後,雷銘司親自率大部隊,著裝反恐的精良裝備,前往目的地。







  那是一場『戰爭』,已經不是一般追捕兇嫌的小打小鬧。

  薛深潭也用同樣的生命威脅,家的四周鄰居,已經全部被殺死替換成流氓、黑道的居住所,薛深潭用實力逼他們就範,與警察在小村內進行一場血海的『死鬥』。

  警察只是在民事糾紛上處理經驗以及用盾牌對抗暴徒比較有經驗之外,真正的戰場上,是遠遠不如『軍隊』的靈機應變。

  警察部隊走進一條無人在路上的街道,左右兩側的舊式公寓住家,突然從二樓、三樓的窗戶邊,大量的手腕舉著手槍,由上朝下對準警察部隊,開始亂數射擊。

  由於沒有空開死者名單,甚至很多都是暗中被幹掉,根本沒有預料到兇嫌的鄰居早已死光,瞬間的偷襲,還有警察尚未進入狀況,呆呆站在原地,被一群黑幫份子給射殺而亡。

  雷銘司是第一個人拔出槍枝對準窗戶後的人影開槍,鮮紅的血液飛灑在半空中。

  「發什麼呆!你們裝備配假的嗎?全部人給我拔槍,將這條街的所有恐怖份子,一律擊殺!死人的責任由我承擔!開火!」

  隨著雷銘司的率領,警察部隊所有人彷彿獲得『允許射擊』這個指示後,馬上回擊,頓時一條街道成為了『戰場』,子彈不長眼的四處飛行。

  槍聲的響亮,宛如空襲警報傳遞市區的每一個角落。

  屋內的黑道們,把住家屬於『桶裝瓦斯』,將瓦斯以洩氣的方式,往警察部隊用踢的滾過去,瓦斯桶一邊滾一邊漏氣,並且不是一罐,而是數十罐以上的數量。

  薛深潭甚至把一家『鋼瓶瓦斯行』強劫下來,把店內所有的瓦斯鋼瓶桶,用漏氣方式,全部朝警察滾過去。

  當然滾動的鋼瓶罐無法傷害警察部隊,然而大量的漏氣瓦斯罐,就成為極大的威脅,一旦達到氣體的爆炸極限濃度,子彈射擊到鋼瓶,甚至射穿,就有可能產生大爆炸,加上有的住家有著天然瓦斯管路,這些通常是『明線』方式佈放到用戶家。

  一旦炸開,就會連環爆,一半的警察已經注意到這個危險性,開始掉頭就跑。

  黑道份子看見大量的瓦斯鋼瓶,也趕緊躲到沒有瓦斯管路地方,因為有一個人,已經不管人命的死活了。

  也不會在乎,那一方是會提共幫助的。

  薛深潭向前丟出了打火機,遠遠的投擲,剛好在警察部隊正前方數米,手槍的子彈,從遠方精準的打穿打火機,轟然一聲,子彈帶著燃燒的液化丁烷,進入高濃度的煤氣內。

!轟咖!

  不分敵我連環爆,甚至持續燃燒之下波擊到路邊的車子,引燃更強烈的火勢,數十名的反恐警察已經躺地被火焰吞食。

  大量的警察已經陷入恐慌與慌亂,帶隊的雷銘司局長,已經丟下所有裝備,

  急速的

  逃、跑

  看到這情況的警察,多半是憤怒,剩下才是恐懼。

  火勢延伸到房屋內部,帶房屋內的黑道也無法逃脫,葬送在火焰之中,另外的黑道份子,也開始落荒而逃,是誰都想要留下性命,可惜死神不允許。

  戰場上,根本不會有救護車跟消防車,這團火焰只會越燒越旺。

  黑煙將青藍的天空染成死亡的黑暗色彩,飄盪的灰燼,宛如慢性毒氣,被無辜的人是給吸入體內,造成傷害。

  市區濃煙與火勢,開始透過樹木、花草開始擴張損害範圍。

  雷銘司赫然想起偵探給的建議是千真萬確的,不管人數有多少,重點都是……

  無法阻止薛深潭。

  「救、救我啊!」
   「嗚啊啊啊啊!!」
    「怪怪怪怪物,不要過來!」

  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

  亂序的槍聲,毫無精準度,完全射擊不到有著殘像的人,快、動作快到沒有停頓時間,三菱刺刀一擊又一擊從濃濃火焰濃煙中衝出來刺殺逃跑的每一位警察。

  憎恨的雙眼,染滿全身的鮮血,閃亮的刀光,每殺一個人,就能獲得槍械武器。

  薛深潭,從後面追殺每一位逃跑的警察,一個都不放過。

  裝備的重量差距,薛深潭很快的就能追上他們的腳步,就算有人放棄腳步,轉身正面對抗,刺刀入脖子精準,對殺人已經麻痺,毫無感情冰冷的手,下一秒自己遺體就成為擋子彈的最好肉盾。

  不管身體上的裝備都精良,都會有最薄弱的防護部分,成為子彈的最愛,例如,臉部。

  一發子彈不行,一匣子彈全部打在臉上,裝備再好,是人都會感受到死亡恐懼。

  明明是反恐部隊,卻反過來被獵殺,這不可置信的狀況,發生在眼前時,已經沒有後悔這個選項了。

  死神夾帶的濃厚黑煙襲殺而來,隨著風勢讓城市陷入火海之中,電線爆炸走火,高壓電線的斷裂而倒在路面上,使得大量的人們感電,有的死,有的活,電力公司為確保安全也斷電,整座城市陷入沉靜。

  打不贏,這是看見多數同事倒下,每一個警察內心產生的想法。

  膽怯之下,更讓戰力失去,明明是反過來輾壓民眾的,卻反而被一名殺人魔完全玩耍著。

  雷銘司完全沒有回頭,他只能向前奔跑,一邊跑,一邊將身上裝備給丟棄,減輕自己身上的重量,不斷向前跑,不停下的跑。

  帶領的反恐部隊,一個一個倒下,一個一個死亡,這些人痛恨雷銘司,也痛恨自己為什麼會被選到這次的作戰內。

  假如知道會喪命,還不如辭職還比較開心啊!

  「雷銘司!你這個混帳啊啊啊啊!」說完這句話的警察,碰一聲,大腦直接被一槍暴斃。

  「要恨,就恨這個沒正義的世界。」看著屍體倒下的連續殺人魔,冷漠的說著。

  無法拯救燃燒的街道,慢慢的開始延燒到下一條街,消防車好不容易趕到,卻被死神攔住了性命。

  無能為力的改變,讓這小小火焰,成為末日一般的火紅色彩,象徵這個社會的未來模樣。


為什麼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因為,總是有人

是絕對

惹不起的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