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恐怖-《共生毒》八、我的家人就死在隔壁

月雨海魅 | 2022-01-19 19:01:31 | 巴幣 28 | 人氣 143


八、我的家人就死在隔壁
 
  警方搜尋了賴家每個角落。
  食用過的晚餐,電視、家具及物品擺放等種種跡象都顯示賴阿姨……也就是「郭雅筠」是在匆忙情況下離家的,甚至連行李都沒有帶上。警方最終除了在賴家庭院的土坑中找到學長姊姊的骨骸外,還意外發現了另外一具屍體。
  他們在賴家樓棟後方廚房牆壁與庭院圍牆相隔不到半公尺的狹小縫隙中,找到了一具用黑色垃圾袋所包裹,因強力擠壓身體多處骨折早已不成人形女屍。
  警方研判間接死因為頸動脈被劃開導致的失血過多,致命傷為心窩處被刺入的三刀。
  他們進一步推出死者先是被劃開頸動脈,兇手在對方仍強烈掙扎下又朝死者胸口刺下三刀;但這些都沒有造成死者的立即死亡,從屍體扭曲的神情可以看出,死者是在絕望與痛苦至極的情況下嚥氣的。
  另外從屍體狀況來看,死者死亡時間還未超過三天。屍體已經腫脹、組織軟化,被屍斑覆蓋並發出惡臭,要不是近幾天由於連日梅雨沖淡了屍臭味,不然恐怕早就被人發現了。
  而且看得出來是在很匆忙的情況下兇手才會如此草草藏屍,這一點也變成了警方推定郭雅筠從自家失蹤的重要依據。
  重點是,那具悲慘的屍體,正是三天前離家後便沒有再回來的──我的母親。
 
  賴家庭院一時間出現兩具女屍,頓時躍上新聞頭條。
  男主人從四月開始就失去行蹤,至於女主人郭雅筠具體的失蹤時間尚不清楚,警方研判是在母親失蹤後的第二天深夜。
  不過警方也認為很快就能得出答案,畢竟即使平常就鮮少外出的落魄千金不會特別受人關注,但現在可是每個路口都有監視器的時代。
  雖然仍有人作證在屍體發現前一天曾發現郭雅筠曾出現在庭院一角,而這個證詞倒正好與郭雅筠的失蹤時間上巧妙連結。
  而給出這個目擊證詞的人是父親,他也是母親失蹤的報案人,也因此,警方才會這麼快又造訪賴家,並找出兩具屍體。
  父親是在母親失蹤的第二天下班回家的晚上才報警的,在此之前我和他已試過各種方法聯繫母親、親友,甚至是那一天我乾脆就請假在家等母親的消息,內心還期盼著她說不定就這樣一臉無事的回家。
  然而,事實卻是殘酷的,但更殘酷的是,我的家人就死在隔壁,始終沒有人發現這件事。
  毫無疑問,殺死母親的兇手就是早不見人影的郭雅筠,也就是我另外一個母親
  警方之後也表示賴家廚房疑似少了一把長菜刀,研判郭雅筠就是利用那把刀刺死母親的。
  這個真相太過駭人、過於震撼,就連無論是內外在都刻意包裝得很完美的我,也不禁全身顫抖地不停流下淚水。
  悲傷、憤怒、怨恨、後悔等諸多複雜情緒宛如要跟我算總帳一樣,它們使我幾乎快一蹶不振;在發現屍體的那天,我只能全身癱軟在父親懷中,就連哭聲都發不出。
  那是一種就像是被鉛球打中胸口般的痛處;使人喘不過氣,掉入深水般的痛苦;我好像要死了,但卻是生不如死。
  雙手想要拼命抓住什麼,卻只能抓皺緊抱著我的父親的襯衫。
  我瞪大雙眼,視線模糊,可是我知道自己的視線所及之處有哪些人,是那群用著同情眼神看著我的警方與醫護人員。
  我隱約能看到他們因為我扭曲的可怕神情不經意的退卻,極度悲傷的我反而成了生人勿近的怪物般,所以我知道根本就沒有什麼換位思考跟感同身受。  
  「同情」莫過於是最虛假的諷刺
  這群局外人彷彿透過言行正諷刺的跟我講說:他們不會變成像我一樣、不願變成跟我一樣、我是好可憐的孩子、為什麼我會遇到這樣的慘事,還有──
 
  那其實不關他們的事,但他們必須讓我知道他們是願意幫助我的大人。
  是不會冷眼旁觀的大人;是懂得我處境的大人!
 
  我早就看出這一點了,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這個世界是這樣了。
  在我沒辦法選擇自己的出生的那時候,
  在我沒辦法選擇自己的家庭的那時候,
  在我等不到親生父母來找我的那時候,
  在我知道自己的養父母是如此卑劣的那時候!
  所以我必須靠自己掌握決定權,使自己不再被那些愚蠢的世俗道理跟缺陷情感所左右,不讓自己變成那些噁心至極的大人。
  因此,我必須從最初就訓練出不為所動的情感,隱藏真正的內心,使我在他人看來是接近完美無缺的存在,這樣我也才能擁有足以左右他人的特權。
  我不能軟弱、不能讓包裝功虧一簣,即使我和學長沒什麼兩樣,內心僅有虛假空虛的溫暖,身旁是謊言築起的城牆,但我仍隨時擔心受怕,這樣如走鋼索的生活是否遲早會迎來悲劇。
  然後悲劇發生後我就會受到同情,我的真實一面會被揭露,接著我就必須循著被塑造出來的弱者形象,慢慢變成正向堅強的人。
  這不又是被他人期待、受到左右的人生嗎?
  那樣比偽裝自己還要疲累,因為那說明著我不再擁有退路,赤裸裸的生活在這個社會上,殊不知那一道道同情的目光,猶如我腳下踩踏的業火。
  所以我的親生母親才會那麼做,對吧?她殺了我的養母。
 
  最終,失去一切的她,選擇摧毀滋養我的溫巢,準備帶著我一起下地獄;不,是帶著所有人一起下地獄,就因為她後悔了,她後悔了這麼多年來的選擇。
  然後,其他人也該死要跟她一起受罪。
  甚至讓我早就對她的心死,轉為憎恨。
 
  恐怕她是這樣想的吧?
  ──既然我回到她身邊會讓她失去心愛的人,那如今她心愛的人已經消逝,我似乎也沒有資格再擁有幸福了。
  即使那是我和她一致認為的虛假幸福
 
  我的翅膀即將茁壯,卻在這個時候慘遭扼殺。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母親?任性、固執、死心眼、善妒、愚蠢。
  我……是不是其實也是那樣呢?
 
  即使我的偽裝令我自己也感到意外的崩塌,然而,父親更是悲慟不已,整個人也哭倒在地。
  現在的他已和多年前完全不同,這樣的打擊令他蒼老許多。他指出對母親的死無法做出預防感到愧疚不已。
  之後幾天他沒有去上班,自暴自棄的將自己關在家中;不時丟摔物品或是歇斯底里的發出怪叫,不然就是一人關在房內啜泣。
  同樣悲傷的我是他唯一剩下的至親,只是我的安慰顯然毫無效果,甚至……更像是使父親狀況更加惡化的毒藥
  直到母親屍體被發現後的第三天,我原本就已快一蹶不振的心,也終於隨父親說出的話就此死去,迫使我不得不像想急尋不會溺斃的汪洋浮木般,找來了學長。
  即使我在他的面前,仍無法真正卸下完美的偽裝。
  但現在,我需要他。
 
  對吧?父親,就像您對我說的那些話一樣,所謂我和您之間的親情,也在那一天到此為止了,畢竟我邱品郡本來就不是你們的親生女兒
 
  「小郡,妳自由了,我也自由了,無論是妳母親,還是妳的……生母也是。一切的詛咒,多年來纏繞在我們兩家人之間的共生之毒也就此解除了。
  對不起,當年因為我和妳媽的一念之差,帶給妳背負深沉黑幕的人生,而它如今終於也反噬到了我們身上,還有……妳真正的母親身上。是啊……所有的悲劇只會衍生出更多悲劇,根本就不是視而不見就會迎來柳暗花明的。」
  果然,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並非情感,而是「共生關係」,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然而,我最終還是徹底的心碎,甚至再一次的心死。
  最終父親也和我的生父一樣吧?當與另一半喪失了某種連結,一切關係就如同脆弱的泡沫一般,破滅之後現出原形,而泡沫之中本來就無一物。
  最終我也和我的生母一樣吧?即使知道美好背後的殘酷真實,仍想將自己置於童話般的世界中,直到最後才驚覺馬車是一顆腐爛的南瓜,腳受傷流血時才脫去那本就用不合腳的普通皮革充當的虛假玻璃鞋。
  我跟她果然是親生母女呢。
  而隱藏在兩家之間的多年秘密,之後也在我隨警察製作筆錄時一一拉上檯面。
  但是,我沒有告訴他們,關於我邱品郡並不是邱家女主人親生女兒這件事,父親也很有默契地沒有提及此事。
  因為為了「計畫」,我決定先隱瞞這個真相。
  我不能讓計畫存在任何一點可能出差錯的因子,同時,我和學長也很在意賴田成……我的生父的下落。
  我敢肯定,父親一定知道他在哪裡。
  只是現在的他需要一個人靜一靜。
  所以,我打算先讓他如我當年解決掉突發性頭疼時,使用母親藏起來的「那個東西」。
  那也是,我的生父掐住父親的另一個把柄。關於母親的秘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