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32 殺招

艾爾斯凱 | 2021-04-06 01:24:12 | 巴幣 166 | 人氣 203


受傷是常有的事情
痛覺也早就習慣
我不能停下,直到死亡都不會停的
擋在我眼前
不管是神、是惡魔
一律、殺!




  警察局內部,陷入水深火熱,兩個人影,陰暗的走廊,踩踏出水花。

  宋殞將狙擊槍放置走廊最深處,右手持刀,左手持手槍,與殺人魔、薛深潭的雙手刀進行一場死鬥。

  刀子零距離地閃爍,當刀尖滑過殺手的眼睛前方,零點幾秒的猶豫,便會失明,一秒不專注,便會死亡,同樣,殺人魔也是同樣。

  槍口抵觸殺人魔身體,開出的子彈卻落空,很難想像一名負傷者,宛如沒有痛覺似的,依舊快速的移位,雙刀的力量也越來越強。

  殺手對付殺人魔最佳的方式,就是不要讓槍口讓殺人魔看見,他能夠從槍口預判出子彈射擊的軌道,進而閃避以及彈開,要用特殊的方式擊發子彈,才能準確傷害到殺人魔。

  快步後退,殺手用兩發子彈拉開距離,呯呯兩聲,殺人魔輕而易舉地躲過,子彈射穿玻璃,碎裂聲響,碎片從高處落下。

  利用這些聲音干擾,殺手看準兩人的距離有十步以上,左手一個大幅度的橫向揮動,帶動手中的手槍,並且高速揮動扣下板機。

  射擊技術最高境界,甩槍,讓子彈呈現橫向的拋物線,讓殺人魔的預判失準。

  以為是直線,卻萬萬想不到子彈會有轉彎的現象,一個失利,讓右手臂被射穿一小塊,頓時鮮血低落水面地板,染紅了整個走廊。

  然而殺人魔不以為意,受傷也大步踏上前,驚訝一秒,殺手來不及回抽手槍,刀子已經近在眼前。

  「咕!」

  殺手只能用右手的短刀擋下凶狠的第一擊,來不及用手槍來檔第二刀的刺擊,只能在即將觸碰之際,後退一步,減緩腹部刺擊的深度。

  被刺傷之後,殺手馬上將左手曲弓扣下板機,殺人魔一個迴旋閃躲,將第一把刀丟上天空,轉一圈的身體,順手抽出腰身的第四把刀。

  驚覺之下,馬上用子彈打飛半空中的刀,右手持刀正面擋下迴旋斬,殺人魔本來打算接住半空中的刀,直接揮出第二刀,在刀被打飛的聲音,果斷用另外一隻手,握住刺進殺手的那把刀。

  這是好機會,殺手是這麼認為,反而配合殺人魔的步伐後退半步,並且將左手的手槍立刻拉回身前,殺人魔打算抽出身體上的刀子,作為武器來斬擊。

  反方向,殺手只要拉開一小段距離,利用腹部的肌肉把刀子壓緊,延遲殺人魔抽刀的時間,兩人右手的刀正在力量較勁,因此當左手不如預期的順利,只要延遲零點五秒,殺手便能正面將剩餘的六發子彈射擊傷害殺人魔。

  這個瞬間判斷,決定了勝負。

  殺人魔握住殺手腹部的刀準備拔起時,看見殺手的腳步準備後退,立刻放棄原有的行動,反將刀向前大跨一步,將刀更深入地刺進殺手的腹部。

  這令殺手口吐大量的血跡,隨著腹部的痛覺讓右手力道鬆開,殺人魔毫不猶豫地往殺手的身體上再補一刀,巨大衝擊讓兩人退開距離。

  「嗚!」

  心知失算,也沒任何猶豫,眼神一蹬,直接擊發四枚子彈,往殺人魔上下左右飛過去。馬上往正中央再開兩槍。

  殺人魔從槍口便能推測出彈道,四發子彈都是擦傷,因此不閃也不躲,四發子彈如預期的擦破衣服,而最後的兩發子彈,是從正中央而來,四發子彈是為了封住逃離的路徑。

  馬上用右手擋下第一枚子彈,卻萬萬沒想到

  第二發子彈的軌跡,跟第一發一模一樣,由於左手沒有刀子,來不及檔上第二發,只能靠移動來閃躲要害,子彈打進身體右側的肋骨,造成重傷。

  「咳!混帳!」

  縱使重傷,殺人魔、薛深潭沒有停下動作,馬上撿起地板水面上的刀子,直奔殺手。

  手槍沒有子彈了,只剩下右手的刀,加上腹部的重創,殺手不打算戀戰,單手與對抗凶狠的雙刀,每一擊都能感受到殺人魔的憤怒,無法抵禦的力量,身體刀傷越來越多。

  「你比你的父親還要強。」

  「父親替你死,你就聽主人的意思來殺我嗎?至高殺手。」

  「是,並且我不能死。」

  「我必須發洩我的怒火在你身上,本該一開始就該死的人!」

  殺手無語,最後雙刀猛擊殺手的雙肩,血光染滿了水面,隨著往下流動的水,鐵鏽的血味,象徵這棟警察大廈的末日。

  最後為了脫離,殺手使用身上的煙霧彈,用最後的力氣,把走廊盡頭的狙擊槍撿起,朝向煙霧中殺人魔開一槍,宏大的聲音,只能聽見玻璃碎滿地的聲響。

  確人沒有擊中後,宋殞,立刻逃離警察大廈。

  重傷的殺人魔,也打算找地方治療傷口,也離開警察大廈,一時之間陷入的死寂沉靜。

  過了數十分鐘的時間,警察與救護車才急忙趕到現場救援昏迷的雷銘司。




  殺人魔不斷逃竄,血跡一滴一滴的落下。

  從殺戮至今,從未碰到連續與兩名社會數一數二的強者對決,也從未碰過這麼強悍的人。

  除了父親與弟弟,殺人魔對自己實力非常有自信的。

  尋找適合的藏身地點時,薛深潭,穿越小巷來到『公園內部』的小小圓形廣場,陰暗的視線中,只剩下樹林外圍那微微燈光照耀。


  踏進圓形廣場時,有一位,腰身四把刀,與殺人魔一模一樣的身影,站在圓形廣場的正中央。

  落寞的眼神,看著渾身是傷的殺人魔。

  「古……」

  「停止吧,哥哥,這次,我求你。」

  「辦不到,我沒有任何回頭路。」

  「哥哥,為何要這麼執著!?」

  「這是復仇,我要向這個毫無正義可言的社會復仇,爸爸一直拯救這個腐敗社會社會不給予絲毫正義,我為何又要為這個社會付出?我不想要這個腐爛的社會,不如毀了比較好。」

  舉起手中血跡滿滿的刀,從微微刀面亮光看著自己的雙眼。

  復仇如同弓箭,矢從弦已發,便無回頭之理。

  「寧可死,不願苟且生,我要讓這個社會每一個人體會到,尤其是那群狗屎高官的兒女,當親人被毫無意義的理由奪走生命,那之後的痛苦與悲傷、憤怒、復仇心態,那群人才會切深體會到我的痛苦。」

  走火入魔的眼神與心態,是無法挽回的堅定意志。

  讓社會陷入復仇的連鎖反應之中,斬不斷的醜陋腐敗,進而讓社會整個崩潰解體。

  這才是想要的結局。

  薛深谷,萬分無奈,雙手取出腰身的雙刀,緊緊握在手中。

  「這是,我最後的心願,因此……」

  強制壓制住流血的傷口,無視神經發出的疼痛訊息,雙眼的視線中,只有眼前唯一的親人。

  決意、認真、不回頭的眼神,要生存,就踏過自己的親人屍體。

  「古,我必須殺你。」

  薛深潭,最後的雙刀,展開人生最後的一場戰鬥。

  薛深古,不再勸阻,接下來的語言,將是用刀相會。




題外話:

  祈求台灣平平安安,不要再次發生人為的意外事件,花蓮火車事件很悲傷,也希望記者們不要一直報導,一直詢問受害者們心情,事情有時候點到為止,希望台灣那群記者收斂一點。

  未來哪一天,我相信那些加害者們的清明節,就是準備要被祭拜的對象了。

  平安就是福,祈禱台灣明天會更好。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創作回應

喵君
[e13]
2021-04-06 14:21:4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