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16 狩獵

艾爾斯凱 | 2021-02-04 23:56:42 | 巴幣 72 | 人氣 226


正確的資訊能誘導聰明人
錯誤的資訊可以混淆視聽

不管社會上,還是戰場上
要生存其實很簡單
把所有人都殺死就對了

說起來
今天是十三號的星期五
很適合今天




  社會之中,有一個機構專門培養反恐部隊,擅長都市區域的鎮壓行動,這次派遣一共七人,各自穿著防彈衣,持著突擊步槍跟最優秀的裝備,『准許射殺』的命令下達,反恐菁英開始與『連續殺人犯、薛深潭』在一棟未完成的建案交戰。

  裡面還存有建材,白天的光線十足,反恐菁英們小心翼翼,互相掩護的前進。他們七個人走在一起,眼神不斷看著四周圍,大白天的光線,足以讓視線更廣。

  只要一個微小的動作,馬上能打成蜂窩的自信,只要成功解決連續殺人犯,便能邀功得到獎賞,進派議員,也對明年市長選舉優勢感到開心。

  這份自信,顯現反恐菁英的強大。
  看似把殺人魔逼到退無可退的死路,實際上卻是被引誘到死路。

  七人互相掩護,繞過一根梁柱,天花板掉下類似水泥包裝物,七個人馬上聚集在一起,發現所有的梁柱上,有一條很細的線,在梁柱正上方,綁著厚重的物體,線頭最尾端,閃亮的刀光切斷。

  大量的包裝物體,從天而降,瞬間都揚起大量的灰塵跟白煙,濃度幾乎遮住視線,由於穿戴反彈的全罩頭盔,視線上更是一片白茫茫。

  「人員撤出這裡,塵霾的濃度在上升,小心塵爆發生。」
  「是!」

  反恐隊長猜想殺人犯打算用『塵爆』的方式襲擊。

  七人小心翼翼的退後,最後一個人眼睛朝前方慢慢後退,退到某個地點,堅韌的絲線直接絆倒這最後一名菁英。

  「嗚!」倒地瞬間,一把刀子已經精準刺穿脖子,來不及的叫聲,當場死亡,其他人知道有人脫隊,然而白煙則是掩蓋了視線無法識別。

  「七號!回答!發生什麼事情!眾人提高警覺!」

  下一秒,子彈從白霧之中掃射過來,彷彿亂數掃射,子彈搭搭搭的連發,視線中無法尋找到遮蔽物,有兩名菁英防彈衣被打中,疼痛的倒地哀嚎。

  「全員臥地!朝前方一同射擊!」

  從子彈的精準度,隊長判斷殺人魔在正前方,且是一位射擊的外行人,兩名傷員去掉,剩下的四人配合之下,以多廣的角度向前射擊。

  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

  槍聲互相猛烈對轟之下,敵人安靜下來,隊長判斷應該有射傷,更希望是射殺成功。

  『七個人』同時起身,白煙的濃度也開始退去。

  一同往前看,反恐菁英看見的,是一把突擊步槍,被綁在一根柱子上,板機被卡了一塊木頭,而一名反恐菁英死在地面上。

  赫然發現被白煙製造的陷阱給欺騙,七個人同事起身,反應比較快的菁英,馬上轉頭。

  反恐隊長,脖子被一把刀貫穿而亡,隱藏的第七人,拿著隊長的步槍,站在所有精英正後方,近距離瞄準所有人員的頭部。
 
  「快跑!殺人魔在我們後方!」

  唯一發現的菁英吶喊,下一秒『薛深潭』扣下板機,子彈精準的打穿防護頭盔眼睛部位,子彈打破防護鏡,擊殺兩名反恐菁英。

  子彈速度完全勝過於人體大腦反應,轉身需要零點五秒,狀況反應至少也要一秒,擺出動作跟反擊也要零點五秒,步槍內的三十發子彈射擊完畢,綽綽有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人生經歷許多戰場,卻敗給一名普通的小市民,這是他們認知上,慘遭顛覆,無法接受的現實。

  僥倖活著的菁英,馬上舉槍反擊,殺人魔用屍體當作盾牌,從死掉的菁英取走武器,沒有時間換子彈,撿槍射擊比較快速,看見夥伴遺體被當作盾牌,武器變成敵人凶器。

  戰鬥,猶豫就會敗北。

 殺人魔能夠毫不留情的開殺,反恐菁英卻在夥伴死亡產生猶豫,僅僅一秒,對,僅僅一秒的腦袋打結。

  子彈癱瘓了精英的雙手跟雙腳,拉近的身影,是步槍攻擊不到的範圍,裝備在好,刀子依舊從縫隙精準入身,煙霧整個散去,眨眼之間只剩下一個人,死了六人。

  他捨棄夥伴的逃跑,這是他第一次想要求生果斷的捨棄夥伴,第一次體驗到一民普通市民,把精銳的士兵瞬間殺死恐懼,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打不贏就會死』的生命機會。

  躲在梁柱後面,全身發抖,抖到手指快要按不下板機,無聲無息的腳步,無從判斷是左、還是右。

  二分之一的機會,一個轉身直接射擊,將所有集中力、注意力全部放在接下來靠近的腳步聲。

  沒有腳步聲,這讓精英產生迷茫,他有耐心的等,卻等不到腳步聲,是敵人陷阱?還是也等待露出破綻?

  隨後,左右兩邊,石頭從遠方飛過來掉在地面上,錯愕之下,菁英知道毫無退路,他用槍先往右側隨意射擊幾發子彈,然後馬上向左快速轉身!

  他沒看到人,自己的脖子疼痛一下,無法呼吸,他悔恨閉上眼睛,倒地而亡。

  殺人魔,薛深潭冷漠的雙眼,蹲在地面上,告訴這名即將死去的士兵一個事實。

  「我跟你靠在同一根梁柱,你以為兩邊攻擊有用,實際上你無法看見我所在的死角位子,因此我很輕鬆躲過並且繞到你背後,腐敗政府的走狗,只有死亡適合你。」

  語畢,抽出血紅的刀子,反恐菁英們,閉上雙眼,身體漸漸呈現冰冷的遺體。





  夜晚的生活中,自然存在著『夜店』。

  知名的夜店『Dream night club』為市長個人營運的店面,一樓各種DJ、搖滾,酒吧的調飲滿足客人所需,二樓賭博場也能讓客人廝殺個勁,三樓到五樓則是住宿的房間,玩到累的人可以上樓申請房間直接睡到隔天。

  這裡不缺女人的陪伴,也不缺男人的職位,這裡的公關男性,月薪都比公務員還要高,而隱藏式的女性員工,薪水更是加倍起跳。

  警察跟黑幫互相掩護跟收買,菸品、毒品交易也在其中,這裡是夜晚最熱鬧且最危險的夜店。

  市長穿著很正式襯衫、西裝褲,守門的警衛都向他敬禮,漂亮火辣的女孩們一個個爭先恐後。

  「哎呀,市長大人好。」
  「市長~~要不要跟我喝一杯?」
  「別走那麼快,我們好好坐下聊聊如何?」
  「市長好,今天要不要我為你服、務、一、下?」

  面對女孩們的親近,市長開心的臉都快闔不起來,同時雙眼也正在物色今晚相伴的獵物,口袋的金錢早已準備好。
  
  「好好好,我可愛的女孩們,等我辦完正事,馬上來陪你們~~」

  離開之前,不忘記揉各個女孩柔軟的身體部位,隨後不是搭上電梯往上去,而是從一扇門往地下一樓。

  有著空調的地下一樓不是停車場,而是市長專屬黑幫組織的『據點』,設備跟一樓完全不一樣,比較像是舒爽的辦公室,冷氣空調全數運轉。

  最內部有一扇房間,外頭還有兩名刺青護衛,就算是看到市長,也毫不猶豫的上前阻止進門。

   「市長,勸你不要進去,『頭兒』心情很不好,別怪我沒提醒。」

  「我有事情要問,放行,別忘記你們是怎麼生活的。」

   「這種事『頭兒』不會管,市長也不敢違抗我們吧?要死大家一起死阿。」

  「………哼。」

  市長心理不滿也無法反駁,因為互相利用,互相各有把柄,為權為利,黑幫的小嘍囉都敢嗆聲,面對無法聽令的地下組織,市長自然有『殺手』這個底牌,反克這個隨時叛變的組織。

  「好,我不問頭兒,就問你們,最近組織死了兩個人,你們知道嗎?頭兒擅自動用你們,結果死了,兄弟情誼就這麼不堪一擊?」

  這句話讓門衛的黑道震驚,沉默氣氛中,房間內低沉的聲音傳出。

  「讓他進來。」

    「喂,頭兒說話了,讓市長進入吧。」

    「是是。」

  對於頭兒的話,沒有人不聽,立刻放行讓市長進入。

  房間內根本與夜店毫無相關,卻跟『健身房』息息相關,廣大的房間內擺設各式鍛鍊肌肉與身體機能的『健身器材』,隔壁還有專屬的衛浴間。

  露出上半身,多數的傷痕展現身經百戰的威武,中等的身材有著不凡結實肌肉,腹部的六塊肌肉跟粗壯的雙手臂,彷彿一拳就要人命的力量,現在的『頭兒』,正在用兩根手指頭,舉放著二十公斤的啞鈴。

  一身汗味,可以想見夜店女孩沒人想要接近他。

  「你想說去抓女人拍AV的那兩個人事情,現在你可以離開了。」

  「那就不談那兩個人,反正沒有露出馬腳害到我,我來主要問你重要的事。」

  「殺人魔嗎?我將殺人魔『出現地點』找給你了,你也派出精銳的反恐部隊不是嗎?」

  「就是這個阿~~~這殺人魔雖然很好利用,可是我卻一點辦法都沒有,派出精銳捉捕殺人魔,更突顯出我的豐功偉業,好完全壓制那些可恨的進派議員們,搞什麼阿,相反阿,七名反恐菁英死光了啦!媒體竟然還搶先一步大肆報導,搞的我的名聲快掃地了,你說說~~這怎麼辦嘛~~」

  「……那不要管就好了,那也不是我要負責的。」

  「這可不行,如果我明年選舉敗選,你們跟這家店都會消失,別忘了我養你養很久了,至少要回報吧?」

  這句話讓『頭兒』直接丟棄手指上的啞鈴,訝異的回:「要我去對付殺人魔?一個連反恐菁英都能殺死的殺人魔?」

  「沒~錯~就當作回報我吧,不然把殺人魔引誘到進派身上也行,反正不要牽扯到我們就好,我收買媒體報導也能瞞過去。」

  「好,相對你幫我抓一個女人回來,我看上一個女人。」

  「唉喲?樓上那麼多美女沒一個你喜歡的嗎?女人嘛,很簡單,你要誰?」

  「照片拿去,把『林瑤曦』抓來,就幫你做事。」

  市長看到照片上的女孩,跟『頭兒』口中的名字,市長皺了眉頭,甚至沉思幾秒,最後愉悅的回:「喔~~是這位喔?這沒問題,這女人嘛~哈哈~輕鬆搞定,記得你的約定。」

  「我看到女人,我就照約定。」

  「OKOK,話說回來,在你身體上看到新的傷口還真是新鮮,去哪幹傻事了?」

  「幹架弄傷罷了,不用在意,小傷口幾天就好。」

  「你這傷口不淺呢,好啦,我走了。」

  市長假裝不在意,實際上對頭兒身上的『新傷』相當在意,一條一條的痕跡,很難想像有人能夠傷到頭兒,同時也盤算著,頭兒如果跟殺人魔槓上,且被殺人魔殺死的話。

  地下組織的使用權,握在市長的手中,這股能命令的勢力非同小可,頭兒也很清楚市長的盤算讓他送死,不過頭兒無所謂,打從一開始就不想理市長,基於被恩養的恩情,頭兒依舊是聽市長的話。

  頭兒拿起換洗的衣服進入衛浴室沖洗身體。

  市長則是開心回到夜店內找女人喝酒、開房間享樂。

  殺手

  站在遠處用望眼鏡觀察市長的行蹤,耳邊的手機,從來沒斷話過。

  「主人,市長與頭兒接觸了。」

   「呀~~哈~~囉~~我說阿,你會不會冷?」

  「不會。」

   「你袋子我偷偷給你放一雙手套喔。」

  殺手沒有回應,默默的戴起一雙黑色緊手套。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