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恐怖-《窺》70.妖與魔的對陣

月雨海魅 | 2022-05-13 13:25:07 | 巴幣 2 | 人氣 75


70.妖與魔的對陣
 
  雷光閃過灰濛天際,醞釀大雨將至的轟鳴緊隨在後,挾帶溼氣的風勢略帶寒意,捲起落塵與枯枝吹過住宅區的巷道,一群浩浩蕩蕩的人群,在風的呼嘯聲起同時停下腳步,停駐在一棟二樓建築前。
  此棟二樓建築外頭環繞案件現場封鎖線,死寂氛圍以其為中心,涵蓋四周與附近住家,顯然此地已成人們口中生人勿近的禁地,如今確實也僅有警方相關人士才能前來造訪。
  因為原住戶一家三口慘遭滅門殺害,才造就如今情況。
 
  此處為江偉辰一家三口的住處,張晨高與徐敏翰警官首次踏入的有關《折骨案》的命案現場。
  同時也是至今一連串事件的「重要載體」。
  
  前來的人馬是以警官施茗學為首,不久前還由老高領軍與靈學顧問所組成,主要負責「證物回收」的小組。
  此刻老高已因機場事件前往張晨高警官所在的醫院。
  小組在老高離開後則由施警官作為小組最高領導人,繼續領眾進行證物回收,至早上九點,他們就只差最後一項證物還沒到手,但估計也不可能找得到了,這在於該證物的性質最為特殊,不太可能還留存至今。
  若真要找回該證物,估計也得等到如其它他們所找到的「那些物品」一樣,引發什麼意外人禍的時候了。
  雖然這小隊的靈學顧問確實認識一些可以透過能力,找尋物品的能力者,但那無疑也只是大海撈針。除了將耗費的人力、物力巨大外,重點還是趕不上最後破案記者會和驅魔大會的時間,基本上只能視同放棄了。
  這些看法,是該小隊的靈學顧問所提出的見解,只不過,為了確認找回的證物真的與此刻他們眼前這棟屋子有著關聯,這位靈學顧問不顧眾人的害怕跟阻止,還是執意前來這裡。
 
  其實根本已不算是由施警官所帶領了,在回收證物過程不斷歷經靈異體驗,以及高警官中途離隊,之後幾乎是聽從這位靈學顧問的「建議」來行動。
  應該說是依照對方的心情和專業直覺來決定小隊行動。
  尹靜蕙,道茅融合其一支派的修行者,身材嬌小,有一張容易被誤認年齡的稚嫩臉蛋,其如尋常可見的年輕人穿著,加上身上攜帶一個褐色帆布包,實在很難想像其是一名已獨當一面能夠帶領警方團隊的專業顧問。
  確實也在她的有效作為下,全員才能至今平安。
  只不過,心理層面就不是如此了,除了一夜未眠的疲累,此小隊成員還累積了面對一連串不可解的超自然現象,以及差點遭遇靈體傷害的不安與恐懼。
  其中症狀最為嚴重的,莫過於就是被迫臨危受命加入調查團隊後,又在原小隊隊長離席之下,成為「新隊長」的施茗學警官。
  基本上,現在尹靜蕙已經徹底變成他眼中頭痛又害怕的人物,且不亞於那些鬼魅。
  在得知對方下一站要前往的竟然是眼前幾乎可以被視為鬼屋的江宅,小隊所有人聽聞剎那,幾乎一致的倒抽一口氣。
 
  「就是這裡嗎?果然令人窒息呢。」
  靈學顧問尹靜蕙站在隊首,環視江宅周遭,皺起鼻子,右手放置鼻前,銳利目光最後停留在江宅,接著施警官猶如皇帝旁的臣子,畏首畏尾並雙手戳揉,露出想要討好對方的神情。
  「是的,師傅,由於最後一項證物應該是回收不回來,另外大家也都累了,如今您也看到這棟發生滅門案的房子了,我們也和妳一樣感覺到很不舒服,看來是該到此為止回署進行報告了吧?」
  尹師傅聞言,抬起頭來直接與警官對視,只是臉上卻充滿納悶。
  「不是,窒息是指這種爛天氣,如果是有鬼怪存在的地方,頂多只會感到身心壓抑導致呼吸加快,這才使人產生喘不過氣的錯覺,但其實那是為了平息受影響的身心而有的反應。窒息感多為文學或影視作品才會有的形容,但我倒是不否認這個地方確實讓人感覺不舒服,就算是非修行者也感覺得出來。」
  「欸……不是,師傅,我剛才就說了感覺很不舒服──」
  然而,尹師傅沒有給對方回話的機會。
  「無庸置疑,這裡的血腥味特別重。」尹靜蕙一邊說著,一邊從帆布包裡拿出兩個長形物品,將其中一個交至施茗學手上。
  「把它給隊伍最後的成員,現在我們人群集中成一個圓。」
  「師傅,我們小隊不過也才四個人,有需要用到兩把嗎?」施警官將手上物品傳給下一個人,滿是困惑的問道。
  「這裡可是『重頭戲』啊!有別於從晚上到剛才到過的幾個地方,簡單來講,留在這間房子裡面的不是什麼情感或靈魂的殘塊,而是魔物本身。」
  「魔物本身?」施警官語調拉高了八度,隨即發出顫音:「不、不會吧?師師師傅,我們準備進到裡面?不、不對吧?這裡也不是所謂《折骨案》或其他案件的主要現場啊!怎麼會說是魔物所在的地方?如果是魔物本身所在,又是重頭戲,那──」
  「嘖!囉嗦,想要活命就照我的話去做。我當然不會貿然就帶你們闖進去,只是如果能進到裡面當然是最好的。我會先讓我的『幫手』去探探狀況,嗯?不願意嗎?那祢就準備露宿街頭囉!」
  再次打斷施警官的話後,尹靜蕙接著便自言自語了起來,就好像其身旁真的站著某位看不見身形的「幫手」般。
  「師傅,我認為江宅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我是那一天張警官和徐警官現場勘驗時,同樣也有來這裡的警察,那時除了可怖至極的江家三口屍體,並沒有遇上什麼靈異現象。」
  就在這時候,其中一名小隊成員表示自己的意見,一時間,剩下的警察毫無保留的出聲歡呼,好像這瞬間解了他們昨晚的宿醉,尹靜蕙也因為對方這番話停止了動作。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啊……我知道了。」
  尹師傅先是背對所有人,結束與「幫手」的對話,接著才回應該員警,可是並沒有轉過身來。
  「那是那一天的『現實片段』正好為這棟房子所連結的有交錯時空的其中一部份,也是女魔創造出來的空間中銜接『現實』與『現在』的某一片段,那一天,所有的殺人布局已然完成
  簡單來講,就是至今所有和案件有關的『演出者』,不管是活的還是死的,在你口中的張警官踏入這棟房子瞬間,皆已確定了他們的命運,所以要說沒有出現靈異現象嗎?不對吧?有一位徐警官不就死了?就像既定因果的詛咒一樣,他被不幸套中,換取了某人離開這間屋子回到現世。那位張警官不也是這樣,所以如今才會躺進醫院。
  但現在已經不能說這棟房子還是安全的了,死的人早已超乎想像。這樣的情況給了魔物脫離原本三名女性亡靈的掌控,死者也早脫離了關係者的範疇,越來越多無辜者受到牽連。
  好吧!不得不承認我們現在踏進去裡面也會受蹂躪而慘死,化成魔物的養分,不過,那也是它為了保全自己的防禦機制。該怎麼說呢……就是我們會深陷那使人無法走出的幻境吧?如此一來,誰也找不到真正的『祂』是在哪裡,我有說錯嗎?我就是在講!」
  尹靜薰才剛語落,立即從擲出暗紅色長鞭,可是長鞭卻不是由隊首的尹靜蕙手中擲出
  結束話語的是沒有轉過身來的隊伍前方的尹靜薰,而擲法器的是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隊尾的……另一個尹靜薰!
  也就是說,此時正有兩位靈學顧問出現在小隊之中。
 
  長鞭強而有力的劃破空氣,直指方才說明江宅沒有問題的該名員警後腦勺,只見對方後腦竟突然睜開一對雙目,驚險閃過攻擊,剩下的三名小隊成員紛紛走避,同時也對眼前這一幕又驚又恐。
  「開傘!」
  執鞭的尹靜薰對另外一頭的「自己」吆喝道,其所指之傘正是方才她從袋中取出的兩樣長形物品。
  另一個她聞言轉過身來,開啟上頭寫滿符文與畫上太極符印的油紙傘,一道勁風在開傘剎那緊接而至,偽裝成員警的魔物一時雙臂交錯胸前,全身不斷湧現出黑色髮絲,頓時化成一具漆黑無比的非人之物,然而,油傘也在這時迸出火花而燃燒,傘後的尹靜蕙很快地被髮絲給纏繞上,眼看就要被完全吞噬掉。
  「喂!不是還有一把傘嗎?快開!」
  眾人皆因為突如其來的情況目瞪口呆,但在執鞭的尹靜蕙朝另一位取走傘的員警下達命令後,傘隨即展了開來,此次帶出了使非人之物有如被電擊槍擊中,且隱約閃現紅色電流光束的效果,令其全身不停顫抖的跪下身來。
  與此同時,原本開啟第一把油傘的尹靜蕙也出現了轉變,只見她的臉頰出現如同觸鬚,發出光芒的血紅斑紋,雙眼也變得細長,頂上秀髮出現金黃與淺棕交錯的色調,但這樣的變化僅轉瞬之間,很快的,這名尹靜蕙消失在一眾警察面前。
  「這、這這這這……到底是怎樣?」
  跌坐在地的施警官已語不成句,顫抖著抓住身旁同仁大腿睜大雙眼、語調發顫,只不過,修行者與非人之物的對峙尚未落幕。
  顯然執鞭者是真正的尹靜薰,她趁著非人之物被咒符縛身之際,再次將紅鞭打在對方身上,豈料竟再度揮空,非人之物在鞭子即將接觸之前,掙脫了油傘束縛,該傘也像前一把一樣很快就被爆出的火苗給吞沒,隨即祂以全身毛髮支撐起身體,下一秒如蜈蚣般迅速蠕動的爬上並消失於江宅圍牆上頭。
  這番騷動自然引來左鄰右舍的關切,只是看熱鬧的群眾卻僅見到一眾癱軟在牆邊的警察,以及生氣跺腳、手執紅鞭的年輕女性修行者,加上兩把幾乎燒到完全不剩的油傘丟棄在地的詭異構圖。
  「嘖!跑了?雖然我想不到對方需要跑的理由,我跟你聯手可未必鬥得過女魔本尊呢,果然是準備保留力量對付我們所有修行者嗎?還是另有盤算?」
  尹靜蕙再次兀自的自言自語了起來,見狀的小隊成員立刻重整態勢,有人收拾地上殘局,有人則阻擋圍觀民眾,施警官也趕緊來到尹靜蕙身旁。
  「大師,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你所見,人魔對戰,可是對方沒有使出全力,不然我們應該團滅了。」
  聽此言的施警官倒抽一口氣,想要繼續提出滿腹的疑問,但對方立刻打斷。
  「女魔,還是該稱祂為魔物呢?反正就是對方在我們到達這裡的時候,就悄悄混進隊伍中了。
  真是可怕,以對方目前的力量,還有帶來的磁場能量影響,讓一般人憑肉眼就能看到祂了……這可是跟當初還需透過媒體鏡頭的訊號波長,才能接收到祂的能量,進而顯現到全國人們眼中完全不同啊。也想不到,光只是來到這裡,祂就想藉由迷惑我們的感官,準備將我們一網打盡。
  我敢肯定,即使事情結束後,這個地方至少五年內生人勿近,大概那時候,住在附近的人也會本能地避開,平常需路經此地的人也會改道而行吧?」
  此時的尹靜蕙確實精準預言了在事件落幕,江宅成為遠近馳名的鬼屋的未來。
  「不、不是的,大師,我是想問怎麼會有兩個您?」見對方好像解釋了部分問題,但不是全都說了清楚,施茗學繼續追問。
  只見大師發出嗤之以鼻的笑聲後回答道:「既然對方喜歡幻術,那我也只是用同樣的方法對付祂罷了。如你所見,那是我的幫手變出來的,可是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祂,除非你有陰陽眼或是有靈感潛能。」
  施茗學再度因為尹靜蕙的話而無語,感覺對方就像在講一件很平常不過的事,沒想過方才的一切猶如影視作品中才會出現的情節。
  「那……對方是真的要殺光我們嗎?」
  「對啦!」嬌小的大師有些不耐煩地揮了揮手,並將法器收入囊中。「畢竟,祂沒想過會有人直接殺到大本營啊!就是這棟房子。我敢說這棟房子是最複雜、最血腥,也是最詭異,卻又牽涉核心關鍵者之間因果的載體。」
  尹靜蕙瞇起雙眼注視江宅,陰鬱的天空也開始降下絲絲細雨。
  「這其實已經有點超出一開始我想來這裡看看的主要目的了,果然親眼見證後才知道它是多麼恐怖,特別是那個地方。」
  纖細的手臂舉起,指向江宅二樓某處僅有三分之二成人高的窗戶,該窗位置正是江家滅門案發現雙親屍體的地點──二樓浴室
  也在這時候,所有人看見窗戶後方正站著一道五官模糊、身披長髮,體態明顯是名女性的詭異身影,樓下圍觀群眾頓時高聲驚呼。
  「雖然讓祂跑了,但也說明我的直覺是正確的,有關周家祕法,並且能夠治得了女魔,找出那消失的『屍身』的關鍵,就在這棟房子裡。那個人還以為丟掉家具就沒事嗎?可笑。」
  「那……大師,我們還要進去──」
  「蠢材!我現在只想離開這個地方,先回報我們的成果和發現吧!」
  尹靜蕙話才剛說完,厭惡與害怕情緒隨即流露臉上,快步地離開將宅前,在那道二樓詭異女影的目送之下。

 
-------------------------
沒錯,這位大師正好是本人另一部《我因為她得到了陰陽眼》中登場的其一人物要角(゚∀。)
尹大師即使多年後獨當一面了,依舊桀敖不馴,總算是輪到她露臉的時候了。這一章也先行引出「會議解謎篇」後半段要提到的關鍵重點

創作回應

小姐用了大衛魔術胸罩
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
2022-05-13 21:29:22
月雨海魅
的確,沒有什麼比家中鬧鬼還要可怕了(゚∀。)
2022-05-14 02:29:07
小姐用了大衛魔術胸罩
靠正氣驅趕
2022-05-14 02:36:32
小姐用了大衛魔術胸罩
如果壞事做多正氣不易累積
2022-05-14 02:36: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