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52.電盾

月雨海魅 | 2021-11-19 20:27:02 | 巴幣 6 | 人氣 42


52.電盾
  林庚呈,一名年近中年,長相端正、身材高挑,因善於言論與幽默口才,行為作風自信,外加處事獨斷、精準、迅速,令其人格特質格具魅力。即使熟識他的人多少會為對方自我為中心的態度所詬病;另外,與同公司不少女性有藕斷絲連的交集,使得早就有妻女的這名年輕的公司負責人內部風評不佳。
  雪上加霜的是,數月前其妻女失蹤,以及在那之後某夜偕同女秘書出遊後,該秘書被發現身體被扯成四分五裂散落於垃圾掩埋場被警方找上門,使他再次因被懷疑為《折骨案》做案嫌疑人這件事重挫形象。
  如今這名似乎是所有事件核心,扮演女魔生成「歧異點」,更有著和部分人物、警界高層有所關聯,卻事不干己好好活到現在的男人,已抵達候機大廳,再次上演之前高宇文警官找尋他行蹤的戲碼。
  只是這一次他不是在下榻旅館,而是抵達了國境。目的依舊沒有改變,準備飛往他所合作的電商平台業者公司所在處。
  凌晨的候機大廳只有三三兩兩幾名旅客,林庚呈的皮鞋踩在華美明亮的地磚平面上發出響亮聲響。
  他拖著行李箱,在看了一眼手錶後,於所搭乘班機公司的櫃台附近找了椅子落坐。
  距離他要搭乘的班機還有幾個小時。這幾個小時老實說他認為是可能令自己身陷風險的空檔。當然,他倒也不必這麼早就到,只不過「時間不多了」,他得先來機場等待才行。
  同時,這也是他所設想到的「應對那幫條子」的奇策。
  林庚呈再次確認周遭狀況沒有異常後,決定先閉目養神。只不過他才剛閉上眼睛就耳聞一陣動靜。
  他再次睜開眼睛,身體與脖子沒有動作,保持著雙手環胸交足坐在椅子上的姿態,斜眼查看聲音來源,而方才的動靜正是他的行李箱滑動所發出。
  只見這男人就像在與行李箱怒目相視般,就這樣看著滑離自己所在位置約莫一公尺遠的無機物三分鐘之久,最後才嫌麻煩似的起身將其給拉回。
  期間他不自覺的屏住呼吸。
  在將行李箱歸位固定,並拉開拉鍊確認內外都沒問題後,他粗魯的踢了它一腳,表情厭惡的發出嚷嚷。
  「少給我耍多餘的花樣。」
  林庚呈就這樣像警告著自家小孩般,然後下一秒表情更加不耐煩的接起收到來電的手機。
  是之前擺了高宇文等人一道的那支公司公務機。
  「喂?李董你好,好久不見!嗯、嗯,不久後就會碰面了,確實令人期待,竟然還要勞煩你先來一趟。嗯?說的也是,這也是沒辦法嘛!畢竟『電池』壽命快到了,沒理由不換吧?呵呵,那就期待等一下的碰面囉。」
  林庚呈掛斷電話後少見的嘆了口氣,緊接著又下意識的看了行李箱一眼,頓時想要小歇片刻的念頭也沒有了,於是決定前往機場附設的便利商店先買個填胃的食物及提神咖啡。
  但起身後他卻又翻了一次白眼。
  「唉,好遠。」
  凌晨一點半,一輛黑色轎車於航廈大樓前停下,一名女性及三名男性黑衣人下車後便快步走入其中。與此同時,他們注意到幾輛要價不斐的轎車剛駛離,這個插曲令領頭的女性停下腳步。
  這名紮起馬尾,雙眼炯炯有神,看似精明幹練的女性見此已於腦中推想出可能結果。即使她認為該結果會為接下來的情況帶來變數,但現在也只能先前進了,畢竟這是他們被交付的任務。不對,她是擅自利用職權接下的任務,從自己所重視的「親人」手上。
  而那名「親人」轉交給她的那本日記,此時也正被帶在她身上。
  「走吧!那個人還沒飛上天呢。」
  語畢,她領著其他三人快步走入航廈,不久便來到候機大廳。果然如她所料,目標人物正舒適的坐在四周無人的大廳座位上。
  「林庚呈先生嗎?我們是調查局的人,請您取消這次的班機,在這裡等候相關人員到場。屆時請您配合接下來的安排。」
  領頭女性一邊出示自己的證件,一邊說明來意,面無表情的看著連頭也不抬,始終盯著手機的傲慢男子,彷彿對方才是等待調查局人員前來的那方。
  不過很快的,林庚呈接下來的舉動也說明了他為何會如此的氣定神閒。
  「高雅臻專員嗎?真是有勞你們還跑一趟來找我了。喂喂喂!所以現在是怎樣?我只不過是一名經營會計公司的老闆,是惹上什麼事非得調查局也出馬了?最近我還真是跟公務人員有緣啊!」
  「我們不便說明內容,反正請您先在這裡等候。」高雅臻專員收起證件,一個眼神示意隨行三人分散在林庚呈四周。
  期間林庚呈仍不時搖頭晃腦,這一幕看在高雅臻眼裡還真不是滋味。
  果然如兄長所說,是個令人討厭的男人呢──她內心思忖著。
  「高專員。」林庚呈再度開口,這次他已收起笑容,眼神也銳利了起來。「不知道你跟高宇文警官,還有他的父親高景翔警官有什麼關係呢?該不會是親屬吧?」
  高雅臻因這突如其來的質問稍稍感到訝異,但依舊沒有表現出情緒,卻也同時佩服這男人敏銳的嗅覺。
  「請不要做沒有必要的揣測;但我可以透露給林先生您知道,我們這次的確是配合地方警署前來的。」
  「沒想到調查局會變成地方警署的狗?」林庚呈的這番暴言一時惹來其他三名調查局人員的不快,高雅臻立刻以眼神示意他們不要動作。
  「希望你能謹言慎行,林先生。不實指控或是毀謗的部分,我們會視情況控訴你。」雖然高專員依舊扳著一張臉,但也不再以敬稱呼之。
  「那我知道了,高專員,也就是說,你們這次的凌晨加班並非正規任務,而是協助地方警署某人的個人行動吧?也就是說,你們只能來監視我,其實也不能拿我怎麼樣,從妳剛才說是配合警署就聽出來這點了。另外,妳不想要我揣測也正說明妳跟警署內的某人其實真的有什麼私下關係呢。我猜就是高景翔警官吧?
  我真沒想到現在他們會為了我一介平民做到這種地步。不過,如果是為了保護我能安全上機,我確實會有點感動。」
  高雅臻的眉梢因情緒稍微出現抽動,但依然表現出專業態度對應眼前討人厭的男子。而林庚呈不斷提到的高景翔警官,正是老高。
  「林先生……」
  「好啦、好啦!」豈料不待高專員再次發言,林庚呈搶先打斷對方的話。
  只見這男人揮了揮手後又聳聳肩。
  「反正你們就是來拖延時間的,來阻止我坐上飛機不是嗎?我猜,妳們若不是暗中追蹤我,就是事先等在這裡了。就算你們沒有先到,事後地勤人員也會拖住我,直到高警官等人來帶回我吧?這不就跟之前我被高宇文帶回去的情形一模一樣嗎!」
  四名調查局人員沒料到前一秒還一臉嗤之以鼻的男人,此時突然說翻臉就翻臉的發出怒吼,就連高專員也嚇了一跳。
  「不外乎就是因為那至今死了一大堆人,兩天後還要大作法的《折骨案》不是嗎?我真他媽的受夠了!要是我今天他媽的上不了飛機,我就讓你們這些人吃不完兜著走!」
  「林先生請冷靜,你已經驚擾到其他旅客了。假如你不想把事情鬧大,跟你自己的醜態被上傳網路的話,請稍安勿躁。」面對暴怒之人,高雅臻顯然不吃這一套,她略提高音量勸告對方自制。
  「鬧大?簡直是笑話!就是警察無能才會鬧到這步田地,甚至還透過關係要調查局出面?真是太滑稽了!從頭到尾就是警方無能,才會把一切都怪到怪力亂神上啊!現在竟然還要來個大法會?還要限制我這名無辜人士的人身自由,我看你們真的病得不輕啊!況且,跟《折骨案》有關的人不是都死了嗎?
  日前不是也發生什麼分局大屠殺事件,死了分局長跟他們孩子?我說這已經是挑戰國家公權力的恐怖做案了吧?要是我也是關係人,現在就不會還好端端地在這裡跟你們四位大人說話!」
  果然人在受情緒左右時容易使說出的話露出破綻,高雅臻已在林庚呈這番話中找到可以反擊的點了;這下這名氣焰囂張的男人也只能乖乖閉嘴了吧?
  「林庚呈先生,不知道你又是如何看出分局長還有其兒的死是與《折骨案》有關呢?目前警方跟媒體都還未如此定調兩者之間的關聯性。分局大屠殺事件確實被認定為與在電視上出現的女鬼有關,但可沒有說那名女鬼與《折骨案》有關。」
  林庚呈在聽到這番話後一時間面露錯愕,隨即用手摀住下巴,似在思索自己方才的話中還露出什麼破綻,以及後悔表現出失控情緒。
  的確,情緒控管是他一直以來的罩門,所以……那一天的「慘劇」才會發生。
 
  該慘劇也是女魔誕生,「歧異點」的生成點。
 
  「果然你們也在暗中調查我啊!對吧?要鬧大就鬧大,我林庚呈也不是第一次經歷大風大浪吶!高專員,不知道上頭得知妳濫用職權會給予什麼懲處呢!要拍的話不如我自己拍。」林庚呈無視高專員提出的質問,再次表現火爆態度,同時還拿起手機作勢錄影。
  當然,這樣的舉動不過是他掩飾語出破綻的反應,這點高專員一眼就看出了,所以四名調查專員依舊按兵不動。
  「所以你們要以什麼名義限制我?嫌疑人?關係人?關鍵人?知情者?」
  「我們是為了確保你的人身安全。林先生,你自己不也知道有關人士都喪命了嗎?」高雅臻語氣已開始有些不耐,只是這些話卻立刻遭到對方反駁。
  「真的快笑死我了!」林庚呈在聽完對方的話後,轉為發出狂笑,簡直就是反派魔王會出現的標準反應。
  「我剛才不就都說了嗎?我要是真的跟《折骨案》有關,早就不會在這裡跟妳多費唇舌了!所以這說明了什麼?我根本不需要別人保護。再說,如果真的像警方所說的有厲鬼存在,你們出面又能有什麼作為?」
  「那不就是林先生你能夠安全活到現在的關鍵嗎?我想,你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
  高雅臻的話再度引來林庚呈的語塞,與此同時,林庚呈腳邊的行李箱竟又在沒有外力推動的情況下出現滑動,這個插曲引來雙方人馬的注意,但很快他們的目光又被一名緊接而來的人物給拉回。
  「哈哈哈!好熱鬧啊?小林,這麼多朋友來為你送機嗎?」
  發出誇張笑聲的這名體態臃腫、矮小,頭髮半白微禿,身穿深藍色西式套裝的男性走到林庚呈身旁,像是路過的和事佬,實為從稱呼上就知道是林庚呈的熟人。
  「李董,少開玩笑了。你想想,這幾位有如參加葬禮繃著一張臉的公務員有可能是我的朋友嗎?」
  林庚呈收起手機,嗤之以鼻地說道,反而是來者一時間不知該作何反應。
  「哎呀,是怎麼了?調查局的人?」
  原本還想繼續打圓場的李董,在看到高專員再次出示證件後微微一驚,這時候一名帶著眼鏡、盤起頭髮的年輕女性推著一大一小的行李箱,從李董身後喘著大氣跑來。
  「李董,這──」
  「喔、喔,沒什麼啦!就……可能是場誤會吧?小林。各位大人,這是我的隨行秘書。」李董再次恢復微笑,並爽朗介紹自己的秘書。
  而這也是高雅臻在進入航廈前預料中的狀況。
  早已掌握情報的他們知道這名「李董」遲早會在今天現身,方才外頭剛駛離的車輛就是李董先他們到場的證明。
  而高專員也很清楚這名李董此時與他們四人正扮演同樣的角色,也就是扮演拖延時間,甚至是帶來「變數」的角色。
  沒錯,即使調查局並非要角,但也非空手而來。他們已做好了準備,就等待分署警方的到來。
  只是林庚呈猜錯了,因為等一下即將到來的人不是老高,而是張晨高警官。然後,他也將在這樣的情況下,揭穿這名狡猾男子的真面目。
  只不過,在此之前,他們得先面對會帶來變數的這位李董。
  而他也正是──
  「啊啊!抱歉、抱歉,我是小林一直以來的合作廠商,也算是多年的好友了。話說這小子獨自創業前還是我底下的員工呢!」李董笑著拍了拍林庚呈肩膀,一邊從名片夾中取出名片。
  「我是經營電商平台的業者,在廈門和福建都設有公司,這是我的名片,要叫我李董或李先生都可以,請幾位大人多多指教。今天因為剛好也要回去,就跟原本也要找我的小林約在這裡會合準備坐同一架班機啦!」李董頻頻點頭說道,接著在高專員接過名片後緩緩抬頭,原本瞇起的雙眼也睜了開來。
  「所以我可以了解一下,幾位大人為何會來幫小林送機呢?還是,你們其實是不想讓他離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