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17 循線

艾爾斯凱 | 2021-02-08 00:36:18 | 巴幣 254 | 人氣 249


我回來了
『 歡迎回家 』
家人簡單言語
溫暖最喜歡唯一依靠的家

我回來了
死寂的安靜
我從最幸福的人
變成最不幸的魔





  「林瑤曦小姐不好意思,你尋找的法官『呂誆衡』先生已經很久之前就請辭。」

  「欸?離職了?」

  「是的,請問還需要什麼服務嗎?」

  「……請問呂誆衡法官是什麼時候離職的?」

  「已經好幾年了,而且搜尋不到『林浩瀚死亡事件』相關資訊,請問小姐是不是記錯了?可能是別的案件或者是相似的名稱,要不要妳在確認一下妳想尋找的訴訟案?」

  「不用了,謝謝妳。」

  社會『最高法院』或是『地方法院』,林瑤曦得到的回應都是一樣,就是父親死亡案件,被薛深谷殺死的『林浩瀚死亡一案』,不是結案就是法院內部無相關的訊息,照理說保存案件,且無時效性,是法院內必須做的。

  如今當年的案件似乎完全被消除,且當年審理此案的最高法官『呂誆衡』,就在剛剛得到訊息,這個人請辭的時間點,剛好是判決缺深谷無期徒刑的兩個月之後,簡單說『林浩瀚死亡案件』是這名最高法官最後的審理案。

  過多的巧合,就不是巧合,而是必然現象,有人對這起案件動了手腳,甚至想要全面性的隱藏。

  林瑤曦向櫃檯小姐鞠躬後,坐在法院內的沙發椅上,看著手機的紀錄,不斷思索各種疑點,刪除院內審案紀錄,這個權限不可能是一般員工,而是高階官員,那麼能刪除最高可能性,就是法官本人,且審理完案件,請辭之前把相關的檔案紀錄刪除不無可能,因為呂誆衡本身就是最高法官。

  呂誆衡年紀也尚未六十,不到退休年紀,不是提早退休,而是請辭離開,這背後因素一定很大。

  有位自然捲的黑色長髮,儀容端正且穿著辦公室制服搭配黑色的絲襪,美麗的容貌看不出年過四十之後的中年女性,提著一個公事包,走到瑤曦的身邊。

  「這位小姐,可以打擾妳一點時間嗎?」

  「阿……恩,請問妳是?」

  「妳好,我叫『吳筱涵』,目前擔任進派的議員,正在對『連續殺人案』進行調查,我們派系為了安撫社會的不安氣氛,正著手調查由於都沒有線索,剛好我聽到小姐妳詢問『『林浩瀚死亡事件』』讓我想到當年有這麼一位殺人犯殺死了警察局長,一時震驚社會媒體的大案件。」

  「議員………」

  聽到議員兩字,林瑤曦對眼前這名女性警戒心更加防備,從自己父親常常抱怨社會議員,心目中早已認為議員除了嘴砲之外,幾乎沒有為社會貢獻出力量的貪腐職位。

  就在林瑤曦不想理會,起身準備離開,女議員、吳筱涵說出令瑤曦最在意的一句話。

  「妳知道當年身為警察局長的林浩瀚局長,殺過人嗎?」

  「!」

  林瑤曦聽到完全聽過的話,一時之間,無法原諒對方汙衊心目中最偉大的父親。

  「我不想聽妳說話,沒證據就不要隨意的汙穢清白的人。」

  「我有證據,我在調查連續殺人案中,最值得注意的真凶就是林浩瀚死亡事件的犯罪者『薛深谷』,而且現在關於這個人的檔案跟資訊都嚴重的錯誤跟消除過的痕跡,必然跟政治人物扯不上關係,如果說牽扯到政治各種方面因素,我調查薛深谷以前的那案件,我們『進派的資料』中,得知殺死薛深谷的父親,就是當年的局長、林浩瀚。」

  議員當面說出真實的情報,林瑤曦那心中堅持產生了碎裂,她不信,完全不信。

  「不可能!這不可能!我爸爸不可能殺人!妳一定是被設計往錯誤的方向尋找!不然就是有人設計汙穢我父親!」

  「父親?妳是林浩瀚的女兒嗎?別激動,這裡不要大聲喧嘩,我們到外面談吧。」

  吳筱涵試著安撫陷入瘋狂的林瑤曦。

  兩人到外面一處安靜公園對談,林瑤曦依舊對自己深信不已的父親,不斷質疑進派的資訊有錯誤,相信自己父親不會殺人,林浩瀚是一名最整正直,負責任的好父親,絕對不會去殺人的。

  但吳筱涵拼命說服林瑤曦,兩人一時之間無法達成共識,議員用巧妙的說法套出林瑤曦為何出現在法院這種對話,先行帶開林浩瀚的話題,不過很快又回到原本的爭議點。

  比起剛開始,吳筱涵也已經抓到一些重要資訊。

  議員認為連續殺人犯,就是薛深谷。

  「進派有紀錄當年的資訊,我有證據也有證人,林瑤曦小姐不信的話,可以回我家,我將我儲存的資料給妳翻閱。」

  進派紀錄,林瑤曦看得很詳細,就是不認同爭議點,就是自己的爸爸殺人,而且是殺死薛深谷的親生父親這一點。

  過去市長選舉的日子接近,警察局長『林浩瀚』在一件案情中,舉槍射殺了一名百姓,那個人就是薛深谷的父親。

  薛深谷懷恨在心,他的母親也陷入絕望以及瘋狂,不斷蒐集很多證據,其中也聯繫進派議員幫忙蒐集證據,所以進派才存有紀錄,縱使蒐集再多『林浩瀚過失殺人』的證詞與目擊者。

  法官最後判決薛深谷母親敗訴。

  薛深谷為了報仇,直接殺死了局長『林浩瀚』之後被捕,法官判他無期徒刑,關入監獄之中。

  「最重要的重點來了,有『某個人』放走這名殺人犯,並且連續殺人案的第一起,就是薛深谷出獄不久,我認為他想報復社會,展開連續殺人行動,案件開始,我透過進派的人手與情報,完全無法得知薛深谷的藏身地點。」

  「所以議員,妳認為薛深谷就是連續殺人真兇?」

  「對,假設能夠知道當年誰放走薛深谷的那個人,我們進派的紀錄就能當證據,只要加上證人,林瑤曦小姐願意幫助我們,我們必能把幕後主使,也就是『現任的市長』一切醜聞,完全放大給社會看,就能利用警察跟國家軍隊,通緝薛深谷,來結束這場連續殺人案。」

  「嗚…………。」

  林瑤曦猶豫了,如果進派訊息是真,那麼父親死亡可能出自於薛深谷的『復仇』,能夠體會失去父親又失去母親的感受,照理說,薛深谷肯定恨透林浩瀚的一家人。

  自己跟母親卻沒有遭受到殺人案而死亡犧牲者?


  * 我不懂,為什麼薛深谷願意保護我?進派的資訊是真的嗎?總之薛深谷的事情不確定因素多,不能斷言也暫時別提,一定還有問題。


  林瑤曦猶豫了許久,會不會又是陷阱?她想起之前的危機,讓她不得不猶豫。

  然而眼前的議員似乎是拼命說服,能夠在法院走動,且穿著正經服飾的上班族,只要不接受她給予的食物跟飲料,瑤曦也配戴電擊槍,從議員手臂來看也不像跟肌肉男一樣。

  並且議員手機也存放一些照片跟情報,可信度很大,縱使不相信自己父親殺人,也必須查清楚當年真相。

  她暫時接受議員的提議。

  「我要先看妳們進派的資訊,假設全部正確的話,可以,我願意出面當證人,把市長拉下台。」

  「那真是再好不過了,也不枉費向妳搭話,我先帶妳回我家,訊息我備份在家裡了。」

  「恩,好。」

  瑤曦只能相信自己判斷,跟隨這名議員女性上車,往吳筱涵住處前進。




  某處的柑仔店。

  薛深谷全身綁著繃帶,汗水淋濕了繃帶跟衣服,雙手貼在地面上,不斷上上下下伏地挺身,鍛鍊身體。

  「297……298……299……呼………300!」

  「我還在想我的店東西怎麼會散發汗臭味,是過期嗎?好像也不是,害我仔細觀察有效期限,結果在地上給我運動是鬧哪招?」

  「呼……呼……『武者』的身體,不能怠惰,必須時常鍛鍊身體跟技術,否則會遲鈍。」

  「就是『少練一天輸人三天』概念對吧?都什麼時代,沒聽說過『葦名刀法』最強嗎?兩把槍的呯呯。」

  「我聽不懂你說什麼,不過父親說過,真正武者的強,是槍械無法比較的,甚至可以超越,武者能夠活用周邊地形隱藏,戰術,攻擊範圍,靈敏度等等方面,都可以贏過持槍的士兵,就算是菁英,戰鬥中分析應對,也能取勝。」

  「你老爸強到不是人,你老哥也是,我想你大概也是,現在這時代哪找的到伏地挺身每天300下的怪物啊?我服了服了,身上的傷口還沒痊癒就在練身,還是早早出門吧,我勸不動你了。」

  「……我完全比不上哥哥,不能休息讓身體遲鈍,還有,你說出門?有消息了嗎?」
  
  「沒有薛深潭的消息,反倒是一件壞消息,你該出門了,等等去洗個澡吧,準備你的東西,林瑤曦恐怕又……」

  「我知道了,等等路上跟我說,謝了。」

  薛深谷馬上轉身離開,前往衛浴間,劉革新站在原地看著他背影消失後,落寞地看著店面內……

  「汗臭味會不會對商品產生不良影響啊?恩,先消毒吧。」

  「我好了。」

  「你馬才兩分鐘,給我好好洗!!」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創作回應

喵君
(≧ω≦)/
2021-02-08 18:41:41
艾爾斯凱
O(≧▽≦)O
2021-02-24 09:53:25
獄鬼新賀
(つ/̵͇̿̿/’̿’̿ ̿ ̿̿ ̿̿° ∀ ° )つ/̵͇̿̿/’̿’̿ ̿ ̿̿ ̿̿ ̿̿在下劍聖(掏槍
2021-02-09 17:39:14
艾爾斯凱
欸,懂這個喔✧ ( °∀° )/ ✧
2021-02-24 09:53:1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