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35 法庭

艾爾斯凱 | 2021-04-20 01:03:22 | 巴幣 154 | 人氣 122


親手殺了哥哥,無法理解最後的遺言
我已經沒有親人了,我的決定真的正確嗎?
這條路我看不見答案,愚笨的我,很希望有人指引著我
到頭來,我還是孤獨的
爸爸、媽媽、哥哥,接下來等著我的日子
究竟是什麼?






  現任市長『王慕祿』的發言,引起社會的動亂,先不管是真是假,在黨派勢力胡言亂語的加持下,有些民眾相信,有些則是不相信,而相信的人,便會開始帶風向,讓無知的人們偏向黨派的思考模式。

  儘管大家心裡都很清楚,然而在立場上,不得不去加油添醋去攻擊對方,一切只為了『掌權』這兩字。

  前任市長,進派代表人『墨衛戍』自然也反擊,面對殺人魔殘殺的受害民眾、家屬的憤怒之下,腳邊的皮球,自然必須踢回去。

  「首先,我必須澄清自己的清白,現任市長、王慕祿的發言,一切皆是無稽之談,他才是一系列社會死亡案件的禍源,殺人魔名為『薛深潭』,此人是王慕祿市長口中保護對象薛深谷的親身兄弟,兩人皆有殺人的前科犯罪者,前任局長『林浩瀚』正是薛深谷親手所殺,我擁有證據可以證明,同時身為他的兄弟薛深潭同樣也是,這對兄弟,就是造成社會大量人口死亡的殺人魔兄弟,為王慕祿親自培養的暗中勢力。」

  墨衛戍面對一群記者的鏡頭,絲毫沒有恐懼與退縮,更進一步的追擊,拿出當年『林浩瀚死亡案件』的紀錄,同時薛深谷滿身鮮血的站在林浩瀚屍體前面,這個血淋淋存在的畫面公布在所有媒體前。

  「殺人魔殺害的議員,不只有民派而已,就連我忠誠的進派議員也遭受死亡,並且死亡人數高於民派,而民派死亡的人,皆屬於反對王慕祿貪汙的正直議員,我相當慚愧無法為這群死亡的議員們討回公道,如今這是個機會,也被我把握住,今天我就在此,揭開王慕祿這個陰謀家。」

  墨衛戍開始轉移話題,盡可能不去扯到夜店大火,而是直接從王慕祿躲避,遲遲不肯出面向大家解釋,直到殺人魔死亡才肯開記者會與大家會面,這個動機以及時間點去引誘民眾的思考。

  「我雖為前任市長,但我已卸去的掌權,根本無法調動國家的軍隊與警察職權在,因此王慕祿可說是自導自演,紙包不住火,最後也只是想要推卸責任,像這樣暗中操控國家、培養殺人魔的市長,才是這個社會最悲傷、最不應該的存在,而我將會替死去的人們討回公道,將一切禍害,逃避責任、無能的市長,用最公正的法律!直接讓他入獄服刑!」

  墨衛戍表現極度憤怒,向著所有鏡頭,拍了桌子,大聲斥喝
 
  「這個社會不應該再培養出第二位恐怖殺人魔來禍害,為了百姓、為了社會安寧,我將永遠抗爭到底,因此我要針對現任市長、『王慕祿』以及殺人魔的親兄弟『薛深谷』兩人,用威嚴正確的法律,提告!由社會秩序的法律,制裁凶殺的禍源!我將用我的勝利,宣告社會和平來臨!」

  墨衛戍決議提出訴訟,針對王慕祿以及薛深谷兩人,這個記者會結束之後,引發兩派的口水戰爭,同時市長王慕祿要推卸責任已是清白的話,這場法律戰就必須接下。

  進派的秘書立刻申請訴訟,民事訴訟以及刑事訴訟兩種都有,同時開始蒐集貪汙、薛深谷的殺人罪過等等證據。

  加上墨衛戍擁有人脈之下,警察也全力搜索薛深谷,自然逃不過魔掌,

  很快

  薛深谷就被逮捕入獄,等待法律戰開始那一刻,薛深谷只能默默等待屬於自己結局到來,以及不斷思念哥哥最後的遺言。

  這個消息傳到王慕祿耳中,只會越來越緊張。

  由於貪汙過多,對市長不滿的中階主管其實都不願意幫忙,更多人不想被扯進這個事件中,很多合作的律師們不見身影,少數的議員們沒有任何證據可以反擊,只能不斷造假,然而一些造假的過程被進派給抓到,變成有力的罪證。

  這樣下去不但連權利失去,就連自己財產也會被貪汙罪名而被國家全部收走,畢竟培養殺人魔這個罪名過於沉重,畢竟死了一千人以上。

  再多的錢,祖宗三代遺產等等,都不夠賠賞死去的家屬們。

  社會的輿論已經開始偏向墨衛戍的演說,網路上真真假假之中,王慕祿的聲望可說是跌入谷底。

  如今民派要翻身,只能在法律戰求勝,否則這個黨派將會滅亡。

  最後的手段,王慕祿找上當年為薛深谷殺害林浩瀚事件,願意出庭辯護的『鄭道』律師。






  「在我這裡尋找獲勝契機是否搞錯了什麼?市長大人。」

  鄭道家中,沙發與茶几,兩人面對面坐在沙發上,鄭道悠閒的拿起茶杯,細細品嘗茶葉的茶香味道。

  「嘿嘿嘿,別這樣、鄭道律師,你是當年為薛深谷辯護的律師,而薛深谷也能從監獄中被假釋出獄,想必跟你的關係非淺才對,說不定我跟薛深谷被告時,在法庭上也會用你當證人或是……」

  「因為薛深谷是殺人魔的兄弟,所以當年辯護的我也會有罪對嗎?」

  「既然律師能夠想到這點再好不過,不覺得我們是同踏一條船上嗎?」

  「我不認為。」

  鄭道輕輕放下了茶杯。

  「別這樣鄭道律師,你也不想遭受到無謂的麻煩吧?想想看墨衛戍那種人的人脈與手段,就算你不出面,當他掌握權力的時候,鄭道律師還會認為你自己依舊能平安無事嗎?」

  「你說的也沒錯,依照墨衛戍的獨裁手段,我跟薛深谷有關聯性,大概未來也會被找麻煩吧。」

  「對吧、對吧,何不我們現在聯手,只要能夠打贏這場法律戰,日後也不用怕墨衛戍不是?」

  「不愧是市長大人,說話的技巧還是很好呢,我答應的話,等同於接受一件燙手山芋的辯護,你無法為我提共證據與資源幫助吧?」

  「別這麼說,確實沒有確切的證據跟對方把柄,但我能提供的資金一定會提供,甚至真的能獲勝,我願意割讓我的財產一半給你,未來吃穿不用愁喔。」

  「要是能用錢解決事情,你大可自己辦。」

  面對依然冷靜分析的鄭道律師,王慕祿兩手一攤,直接認真詢問一句

  「要幫忙辯護?還是不幫?鄭道律師。」這句話帶著威脅口吻。

  鄭道依舊神情自若回應:「好啊,我願意辯護。」

  「欸?欸?真的嗎?」

  「只為薛深谷辯護,我只為這一點,請你不要搞錯了。」

  「沒關係沒關係!只有薛深谷也行,我自然也有辦法逆轉局勢,哎呀,真是太感謝了,想必鄭道律師擁有不為人知的小道消息,看你的自信就能明白。」

  「其他隨你怎麼想吧,總之我願意辯護,之後還請正確的法庭時間告訴我。」

  「當然當然。」

  「那麼我就不送了,請慢走。」

  鄭道律師自然知道這個風險,無論如何,現在的王慕祿只想拉更多人下水分擔責任,這個命運鄭道是躲不過,就算不答應,開庭之後,生活品質必然會受到妨礙,現在網路的輿論很可怕。

  抓住這一點後,加上親口聽到鄭道律師答應辯護,王慕祿兩手放空,將全部的證據搜查等等工作全部轉交給鄭道律師,自己開心將自己財產開多個戶頭,進行分散,儘量讓人追查不到。

  既然接下燙手山芋,就得全力以赴。

  鄭道律師,開始行動。

  一直到一個月後的,民派與進派兩大黨,透過權力的手段,直接開啟

  三審的最高法院。

  現代社會最高級的司法機構,通常有對訴訟的最終審判權和對法律的最終解釋權。

  進行法律戰,這一戰,兩黨派必有一黨派,即將消失。






最高法院開庭








被告席  
原告席

鄭道   
雷銘司

薛深谷  
墨衛戍

王慕祿  
吳筱涵



旁聽區

林瑤曦  林瑤曦母親  死者家屬A  死者家屬B

夏若萱  陪同記者   民派議員   進派議員

記者  記者  記者  記者  記者  記者





  法庭上,薛深谷再次與林瑤曦、母親見面,彼此只能點點頭,無法言語。

  鄭道律師坐在薛深谷身邊,隨著法警的一句:「起立。」

  在法庭人員均起立,法警向審判長行舉手禮。

  審判長回禮,然後就座。

  法警再次說道:「請坐下」

  在法庭上之人員均就座

  審判長向書記官說:「請書記官朗讀案由。」

  書記官朗讀案由:「XXX年度訴字第X號連續殺人案件,於XXX年X月XX日上午十時十分,在最高法庭開始審理。」

  審判長:「等一下,所有在法庭應訊的人,都可以坐著回答,不過,如果要站著回答,也可以。被告『薛深谷先生』請到前面來。」

  薛深谷:「是。」薛深谷離開席位,上前至發言席。

  審判長:「你是被告者『薛深谷』?」

  薛深谷:「是的。」

  接著審判長看著資料,詢問薛深谷出生年月日、住址及身分證號碼,核對身分。

  完畢之後

  審判長向檢察官說:「請檢察官陳述起訴要旨。」

  檢察官代表者、雷銘司帶著沉重的傷勢,站起身子,這讓身旁妻子、吳筱涵看見丈夫身影,不由擔心起來,雷銘司表示沒有問題。

  咳了兩聲後,開始唸起

  雷銘司:「薛深谷的罪狀。

  針對殺害林浩瀚死亡案件,以及假釋出獄之後,合同第二被告者、王慕祿配合這次連續殺人事件的『薛深潭』,由於真凶已身亡,責任必須由幫兇負起對這次千人死亡的責任。」

  基於殺害罪、傷害罪、私藏罪等等等,雷銘司列舉將近二十幾條的法律罪狀。

  審判長向被告說(告知義務之踐行):「薛深谷先生
  一.你涉嫌犯刑法第XXX條第X項之致死罪(重複雷銘司的二十幾條罪狀)
  二.在法庭上你可以保持緘默、不回答,也不必違背自己的意思來回答問題。
  三.你可以選任辯護人為你辯護。
  四.你可以請求調查有利於你的證據。」

  此時

  薛深谷閉上眼睛,回想哥哥的遺言之後

  下定決心了

  薛深谷:「法官,我知道了,我、沒有犯罪,我已經委任鄭道律師來為我辯護。」

  審判長詢問檢察官、被告薛深谷與鄭道律師說:「在準備程序所決定具有證據能力的證據、以及調查證據的順序,大家有沒有意見?」

  所有人回答:「沒有意見。」

  審判長為了確認每個人沒有問題,向被告方、原告方再次詢問。

  當得到每個人確實說出「沒有意見。」時

  被告的證人,就會登場。

  審判長:「那麼,請被告方的證人,出庭作證。」

  於是

  法庭的後門打開了。

  一道身影緩緩走出來,此人正是

  鄭道律師請來的唯一能為薛深谷作證的證人

  當證人踏進『發言席』時

  每 一 個 人 都 愣 住 了

「各位~~法官~~大家好 ( >◡❛),我出現,來作證囉。」

  帶著極度開心的微笑,手中有一堆資料,好幾個USB隨身碟。

  看到證人時,現任市長王慕祿呈現絕望的神情,甚至坐在位子上瑟瑟發抖。

  雷銘司、墨衛戍、吳筱涵則是無言以對,法庭上已經不允許說出多餘的言語,他們驚訝無比的看著。

  鄭道律師則是暗自偷笑著。

  旁觀席上的林瑤曦母女也是驚訝萬分,這個證人,每一位關鍵人物都認識。

  林瑤曦後面的記者友人『夏若萱』則是啟動隱藏的錄音以及錄影一切的發展。

  就連,薛深谷也瞪大眼睛看著眼前證人。

  因為『作證』的關鍵人物

竟是

策畫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創作回應

喵君
[e12]
2021-04-20 07:10:28
艾爾斯凱
(^^♪
2021-04-30 12:08:56
獄鬼新賀
笑死 策畫人感覺就來搞事的wwww
2021-04-23 06:18:08
艾爾斯凱
專業捅人的搞事者(゜▽゜)
2021-04-30 12:08:4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策劃有點萌w
2021-05-02 17:50:56
艾爾斯凱
欸欸?萌?Σ(O﹃O )
2021-05-06 18:54:2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