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36 審判

艾爾斯凱 | 2021-04-23 00:36:23 | 巴幣 156 | 人氣 106


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
如果哥哥相信他
那我也相信
所以,我靜靜等待著
屬於我的結局





  與眾不同的證人,策畫,在發言席上滔滔不絕說著『薛深谷』是無罪的相關訊息以及提共的書面資料與證據。

  這些都讓兩派代表者,都極為憤怒與恐懼,旁聽席位的人們,則是目瞪口呆。

  「法官大人,受害者薛深谷,是無罪的,我可以向天發誓,接下來我說的話,皆屬於事實。」

  策畫說出一切的真相。

  過去,有位民間英雄,是社會唯一的正義,行事作風,幫助政治迫害的人們,解決殘暴的政治手段救了很多無辜的人民,這位英雄,便是薛深谷的親身父親、薛深淵。

  當年的市長為『墨衛戍』,為了自己權力,動用國家機關的力量,打壓、殘暴、解決等等非法事情一件一件的殺害,讓當年社會蒙上一層黑暗陰影,有許多人被殺害不見屍骨。

  策畫拿出資料與第一顆USB隨身碟,交給法官前的書記,進行播放,徹徹底底將當年被暗中處決,成為現代的失蹤人士,數年來一共四十四名為民服務的正直議員們,遭受到鬼影般的死亡。

  這讓一旁的墨衛戍激動的握緊拳頭,其他人則是錯愕不已,當年相信的市長,竟然是這樣一位獨裁者。

  「這些資料,全部由一位努力不懈,暗中不斷努力調查的生命結晶,這人便是前任的局長、林浩瀚先生。」

  策畫拿出第二份資料與第二顆隨身碟,裡面記載著,關於『林浩瀚』與『薛家』慘無人道的死亡事件過程。

  為了謀殺不斷阻擾墨衛戍獨裁密謀,安排了一位至高殺手去殺害薛深淵,這過程中被正在巡邏的林浩瀚局長給發現,當時誤判情勢,林浩瀚開槍射殺了薛深淵,讓至高殺手得以喘息的離開。

  奪權之際,民派代表者、王慕祿用局長射殺路人,誤導民眾百姓,可說是犯下了『偽證罪』,被迷惑的百姓,林浩瀚局長想要自首,卻被墨衛戍以家人性命作為威脅,逼迫林浩瀚就範,聽取他的話。

  薛深谷與母親兩人,合力地尋找各種證據、雇用律師等等團體,只為薛深淵的死亡討回一個公道。

  同時墨衛戍用金錢買通了當年審判長 (法官) ,使得本該得到『正義的答覆』變成無情無義的敗訴,導致薛深谷的母親憂鬱自殺,未成年的薛深谷則是尋找林浩瀚報仇。

  「可悲的是,薛深谷確實殺意動機滿滿找上了林浩瀚,然而林浩瀚卻已經死亡了,被一群同屬於警察以及反恐菁英子彈給射死,薛深谷只是剛好路過林浩瀚屍體,瞬間遭受逮捕,我有相關錄影畫面。」

  眾人驚訝,策畫給出的『監視器畫面』,林浩瀚局長急忙奔走中時,遭受到同屬警察的開槍射殺畫面,這關鍵性的短時間畫面,讓墨衛戍訝異無比。

  因為這本該全部銷毀掉了,怎麼可能還有殘存?

  在這件事情後,薛深谷被判刑了無期徒刑,最後被某個人以假釋名義從監獄中放出,也剛好這個時期,社會的連續殺人魔,就出現了。

  「這名被稱為『薛深潭』的殺人魔,正是兩位市長共同飼養出來的怪物,正因為兩邊市長有養過,因此兩派人馬都有死人,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為殺人魔最主要目的是掩蓋兩名市長的黑箱作業,等到殺人魔被正義人士給伏誅之後,兩位市長……便將這個『罪』嫁禍到薛深谷身上。」

  王慕祿聽到,很明白這是『謊言』的證言,但沒有任何證據可以反駁,加上有跟策畫、殺手、殺人魔等人合作過,就算要反駁,等同於自己也是罪無可赦,正因為任何選項都是對自己產生最大的不利。

  王慕祿選擇閉嘴,只能發抖坐在位子上,不斷流著冷汗。

  清楚知道,自己的未來,徹徹底底被堵死了。

  同樣知道一切真相墨衛戍,他正在冷靜的思考,怎麼反擊,因為目前檯面上的人,有將近半數的人,包括法官跟陪審員都是自己的人。

  墨衛戍假裝沒事,仔細聽策畫的每一句話,抓其中的盲點以及內容不足部分,準備一口氣反擊咬死對方,神情自然看著策畫。

  「綜合以上的結論,薛深谷是無罪的。」

  審判長:「鄭道律師為被告薛深谷進行辯護。」

  鄭道:「我們辯護的重點有幾項,
    第一:被害人薛深谷是遭受人利用頂罪,加上父母皆受到前任市長『墨衛戍』陰謀而雙亡,難免時候會衝動行事,即便如此薛深谷自身的理智壓抑住殺人念頭,實屬可貴,因此林浩瀚死亡事件,不該歸類於薛深谷的責任上,而是原告方、墨衛戍必須負起責任
    第二:薛深谷與連續殺人犯薛深潭只是同性不同名,兩人並無血緣關係,不能將這次的連續殺人犯歸類於薛深谷的身上,他們不是親人,薛深谷自然不必負責這次的連續殺人事件。
    第三:還給薛家一個清白,林浩瀚局長死亡,在當年判了薛深谷無期徒刑,請重新審判下結論。」

  聽取完畢後

  審判長問檢察官:「檢察官,你還有沒有其他證據要提出來?」

  「審判長,我請求發言與提問。」

  此刻,身為檢察官的雷銘司尚未發言時,墨衛戍冷漠無情的眼神,舉起了手。

  審判長:「允許發言。」法官則是同意。

  「我認為證人說的一言一語皆是謊言,在法庭上說謊,也是偽證罪。」冷靜的憤怒語調,憎恨的眼神看項策畫說著。

  「恕我請教,請問我的證言,哪裡是謊言了?」策畫不恐不懼,直接面對墨衛戍

  「四十四名議員,從不存在是你捏造的虛假事實。」

  「哎呀、哎呀,那大概可惜了,你還有三個家庭的『家屬』沒有成功解決掉,因為某個家庭的『女婿』就是反恐菁英的一份子,林浩瀚局長可是生命保下了證據跟隱密藏起這群家屬,別瞪我嘛,我放給你看比較好。」

  策畫拿出第三塊隨身碟,播放的影片,正是一名已故的反恐菁英,他對上頭的命令要殺死自己所有家人感受到極度憤怒,錄下了遺言跟畫面以及處決對象的秘密名單。

  「當年,能夠動用與指揮反恐菁英的指揮官等級,整個社會只有一人辦的到,就是你啊,當年的市長先生。」

  「因為這群人都是賣國賊,背叛我們社會的不義人士,為了保護國家,將他們處決調是應該的。」

  「有正當理由叛國就交給『法院』處理就好啦~~何必勞師動眾動用人力祕密將人殺掉,還要處理屍體,不嫌麻煩嗎?你還真閒耶、市長先生。」

  「你!!」

  被駁到沒話說的墨衛戍,馬上尋找第二個盲點進行辯論。

  「哼!你們想要嫁禍給我就算了,關於林浩瀚死亡案件,我沒有派出你口中所謂的『至高殺手』去暗殺薛深淵,是薛深淵秘密犯罪的時候,被林浩瀚局長發現,他開槍射殺是正當理由,沒有任何的不正確,民眾會誤會都是王慕祿故意偽造文書,才會讓林浩瀚局長莫名受百姓的撻伐,而林浩瀚局長的死亡,明明就是薛深谷想要報仇而殺死,當年證據充足,所以薛深谷才會被判無期徒刑!你們保護的是一名至極殺人犯,怎麼對社會百姓交代!?

  「再說了,薛深谷為什麼能夠假釋出獄,明明殺死林浩瀚局長,被判無期徒刑,這樣前科滿滿的人,又是誰放走這位殺人魔的兄弟、薛深谷呢?必然是現任市長、王慕祿!」

  「阿~~我頭好痛,你還真不會看情況說話啊,偉大的市長先生,以前跟薛家作對時到現在,一點沒進步呢,摳憐。」

  「法庭上竟敢嘻笑!?把這裡當什麼!?法警,還不趕快把他給拖離法庭上!」

  法警:「這……你根本沒決定權阿,你也把這裡當什麼?市長。」

 「蛤!!??」

  策畫此時完全不理會墨衛戍,馬上舉手對審判長詢問。
 
  「審判長,請求請出我帶來的兩位證人,並且由檢察官、雷銘司先生進行核對與質問可以嗎?」

  「審判長,請不用讓這兩位被錢收買做假證的證人出面,對方全部都是胡言亂語,請立刻宣布退庭吧。」

  審判長:「允許證人,請出來吧。」

  這個瞬間,墨衛戍不斷觀察『審判長』,此刻的他,已經發現不對勁了,明明審判長就是墨衛戍的人,同樣法官也很清楚,違背墨衛戍會是怎樣的下場。

  家破人亡、工作盡失,明知到這個風險,卻違背墨衛戍請求。

  墨衛戍下定決心,法庭結束後,直接派精銳把審判長全部家人一口氣射殺,不留活口,這個暗藏的決心,讓他握緊拳頭,勢在必行的神態。

  同樣,墨衛戍思考在這樣威脅下,為什麼審判長會背叛?

  必然受到某人的保護,才敢違背墨衛戍,這個人只有一人,就是眼前的策畫最有可能。

  想破頭都想不通之時,法庭走來一名男性,第二位證人,旁觀席上的夏若萱,則是緊張一下,熟悉的人影,再次出現。

  第二位證人,與策劃交換位子,兩人交錯之後,走上了發言席上。

  宋殞:「證人宋殞,在此為薛深谷作證。」

  至高殺手、宋殞,親自站出為薛深谷作證,這一段實實在在的被記錄下來。

  審判長問:「宋殞先生,你和被告有沒有親屬關係?」

  宋殞:「沒有。」

  審判長說:「你出庭來作證,必須老實說話,如果說謊話,將受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偽證罪的處罰,請簽名具結,保證你說的是實話。」

  宋殞:「法官,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實話實說,絕對不會說謊話。」宋殞在具結上,簽屬名字。殺手的真名。

  審判長:「那麼請說出你的證言。」

  宋殞:「我確實被當年市長墨衛戍以三百萬的價格成交殺一個人,這個人正是薛深谷的父親、薛深淵先生,我願意提供我的指紋,當年現場的採集樣本,可以進行比對。」

  審判長向檢察官說:「請檢察官進行詢問。」

  雷銘司:「請證人提供指紋,我就直接在這個地方調閱紀錄直接進行比對。」

  「雷銘司!」

  雷銘司沒有理會墨衛戍,直接上前用膠帶採取指紋後,直接取出檢察官專用的筆電直接現場比對,大約過了五分鐘左右。

  雷銘司:「報告審判長,比對完成,沒有錯,薛深淵遺體上以及現場周邊的『未知指紋』確實都是證人、宋殞的指紋,可以判斷,他就是受到賄賂,進而殺害薛深淵的至高殺手。」

  吳筱涵:「我請求發言與提問。」

  審判長:「允許發言。」

  吳筱涵:「我曾經到現任市長、王慕祿的夜店觀摩與警察配合調查是否有違法途徑行為,其中我發現Dream night club 夜店有毒品交易,甚至未成年的性愛派對,當中我曾看見樓梯口有幾名吸毒的罪犯被一個人拿槍全部射殺的驚人畫面,請問那個人就是宋殞嗎?」

  宋殞:「沒錯,我願意自首,王慕祿市長委託我走私毒品賣給年輕人進而詐騙許多富豪家的子弟,當然王慕祿也喜愛未成年少女,而不願意配合或買賣毒品的人士,王慕祿市長也請我一一殺死他們。」

  吳筱涵:「詢問完畢。」

  此刻的墨衛戍才發現,自己安排的人,都開始一一背叛了,現在的墨衛戍,很想用手槍直接斃了旁邊的議員、吳筱涵。

  「沒用的女人。」

  不願意幫助自己進派的上司,只是想針對王慕祿做醜聞,吳筱涵發言直接定罪王慕祿,本人也在位子上默默無言。

  作證與紀錄完畢後。

  審判長:「允許第二名證人,請出來吧。」

  願意幫助薛深谷,策畫找來的第二名證人。

  這名證人

  穿著和尚的袈裟,一步一穩的慢步進場,這人的身影上林瑤曦與夏若萱都正經無比。

  林瑤曦&夏若萱:「住持?」




  這名和尚,走到了發言席位上。

  雖然和尚是個光頭,光是臉部容貌,讓墨衛戍瞪大了雙眼。

  台上的審判長看見眼前和尚時

  直接脫口而出

  審判長:「啊……呂法官。」

住持:
「貧僧,『呂誆衡』,願意為薛深谷,對假釋出獄一事,進行作證。」


  當年的大法官、呂誆衡赫然出現在法庭上。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創作回應

喵君
[e18]
2021-04-23 07:17:22
艾爾斯凱
(っω<`。)
2021-04-30 12:09:1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真沒想到當初的大法官居然是住持?!
2021-05-02 18:03:09
艾爾斯凱
他也是知曉真相的人阿……
2021-05-06 18:56: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