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22 沉澱

艾爾斯凱 | 2021-03-05 01:05:50


人的目標總是一個小契機而改變
我也不例外,所以我放棄一切
原本要殺盡每個人,成為死亡恐懼的死神
如今
我只想為自己最後的親人
做些什麼才行




  各位好,我是記者OOO,接下來為您報導最新的消息。

  我們社會的『市長、王慕祿』經營『Dream night club 夜店』,昨天晚上突然失火,而建築物偷工減料的關係,導致店內地下室、一樓至九樓都沒有安裝消防灑水器,因此發生火災的第一時間,沒有立刻撲滅,火勢燒進電力機房,導致一連串的引爆,產生濃煙大火。

  根據消防人員的統計,死亡人數為444人,重度燒傷人數為268人,輕傷人數則是298人,一共超過一千人火災傷亡人數,而市長本人則是在八樓的旅館客房中,裸身的昏迷在浴室被發現,目前緊急送往醫院治療,暫且沒有進一步的消息。

  另外地下室的殘骸中,發現六名『反恐菁英』武裝人士死於地下室,警方的調查似乎發生了激烈的槍戰,成為引燃的導火線,六具屍體幾乎呈現焦屍,只能從牙齒等部位判斷死者身分,究竟為何會有反恐部隊出現在夜店地下室呢?

  很多死者的身分都屬於幫派的不良分子,從這些線索,許多網友正在推測,似乎我們市長在飼養著不良分子,到處恐嚇收錢,引起民眾的埋怨,社會派遣反恐小隊,不幸激烈槍火交戰中,引燃喪命。

  至於責任釐清,需要等到市長清醒後,方能為各位採訪進一步的消息。






  一間露天的咖啡廳,微微的陽光穿透了樹葉,隱隱約約照耀著樹下的人影。

  悠哉的心情,端著咖啡香,輕輕地喝了一口,手機架上,放著一隻高檔貨的水果手機,流暢看著新聞影片,現在所有媒體關注的焦點,全部放在『Dream night club 夜店』火災一案。

  此時,有一名高大壯漢,從咖啡廳的後門走出來,緩緩走向露天角落的桌子,在悠閒的人影視線正前方,拉開了椅子,直接坐下來,凶狠的眼神,直視著眼前的悠閒人。

  開口第一句話,對方瞬間秒回應。

  「那兩人呢?」

  「平安無事。」

  悠閒的人影輕輕放下咖啡,不自覺嘆了一口氣,抬頭面對來者。

  「我的悠閒時光,被你這麼一直盯著,很受不了,能不能放鬆心情?我再叫個咖啡給你喝吧。」

  「不用,我討厭咖啡,昨晚的反恐菁英,是『你』派出來的嗎?回答我,『策劃』。」

  「蛤?這哪來的天大誤會啊?我是有派人啊,派『殺手』去幫你,殺人魔先生。」

  「你曾經妨礙我殺一名女記者,會懷疑你正常,就算殺手是你的人,也不能保證你是否打算全部人一次殺光。」

  「這話~~過份囉,真要一網打盡,我直接用C4直接炸掉大樓,坍塌比火災更容易增加死亡量,不要瞪我,我只是比喻,我可是很善良的,再說殺手對我而言很重要,不可能讓他送死,那個女記者還有用,所以才保留著。」

  「…………好,信你。」

  「那還真感謝不殺我之恩~~」

  「你知道我不會殺你,不要用那種口氣。」

  「啊啊,好好,要我嚴肅點喔?可以啊,我就直接說吧。」

  輕浮的口吻瞬間沉澱下來,隨著殺人魔表情跟一句話,策劃轉眼正經八百的說出第一句事實。

  「虧你做的出來,444人死亡等於象徵你的末路數字,你的結局已經被你自己定下了,你有知覺嗎?」

  「既然從你口中這麼說了,我也早有覺悟,又何必一個一個慢慢殺,而且還要挑對象。」

  「因為我想讓你活著。」

  「你真有那個打算?」

  「當~然~阿~~你的資質比殺手還優秀,這年頭社會要找到身手不凡又願意替我做事的人真的不多阿。」

  「我不會替任何人做事,你也一樣,我想殺就殺,像做什麼就做什麼,如此而已。」

  「唉、啊,我真想替市長悲哀一下,誰都不養,養一個殺人魔在身邊,明明使喚不了還要殺手去殺人,用商業角度想,簡直賠本生意阿。」

  「廢話就到此為止,我跟你這是『最後一次見面』,也是你最後一次幫我。」

  「行啊~~,你約我的時候,又看到新聞,我就感覺到,你末路只有死路一條,而死法,可以、選、對吧?」

  「幫我計畫,犧牲我也無所謂。」

  「計畫內容,主要目的是什麼?」

  「讓薛深谷無罪釋放,平安活下去的計畫。」

  聽到薛深潭真心真言,策劃反倒是驚訝無比,他露著笑容,沒有拒絕之意,反而……

  「沒問題~~服務大放送~~免費,我想,這也是我最後為你設計的量身計劃案了。」

  「今天,把所有步驟,都告訴我吧。」







  都市的夜景卻與鄉村恰恰相反,它充滿了活潑與歡樂,馬路上的燈閃閃發亮,高樓大廈燈光裝飾的五彩斑斕,把整個都市照得如同白晝。

  山上遙望山下,霓虹燈千變萬化,一會兒紅,一會兒綠,一會兒半紫半黃,五光十色。

  欣賞眼前夜景的中年律師、鄭道,回頭望向沙發上的女孩說了一句:「要一同欣賞夜晚的景色嗎?」

  女孩左腳的小腿至腳掌用了白色繃帶纏繞著,處理好的傷口正在發出疼痛訊息,不知道律師邀請是故意還是有意的態度,女孩依舊拒絕律師好意。

  「不用了,鄭道律師。」

  「恩,正確的選擇,勉強自己受傷的腳只為了討好我的心情,只會自討苦吃呢,妳比我想像還要堅強自己意志,林瑤曦小姐。」

  「……我萬萬沒想到……殺手……是你的人。」

  「猜忌是解謎最大禁忌,解謎是抱持著懷疑,推論,而不是隨意猜測。」

  「律師想說,猜忌不是一件好事嗎?殺手難道不是你的人?」

  「是,我就是這個意思,隨意猜測不但冒犯、也毫無可信,謠傳網路成為謊言,往往會讓無辜者受到痛苦,自以為是的猜忌,無形中傷害到別人,傷害久了,報應也就來了,很多『孝子』大多數都這麼無辜的喪命。」

  「…………。」林瑤曦頓時沉默。

  眼前的人口吻、語調完全沒有變過,如平靜的水,絲毫沒有波瀾。

  「抱持疑問,則是對未知的事情去更加深入探討,直到疑問解開,也就有真實的答案,也是每一個人都能接受的答案,聽我這麼說,林瑤曦小姐,你的疑問,是否有正確性呢?」

  「我的疑問以及我的推論,薛深谷的藏身地點,就是這裡嗎?」

  面對林瑤曦的口吻,鄭道微笑表示

  「是。」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144 巴幣: 150

創作回應

⚡NewYorkCunt⭐
[e19]
2021-03-05 03:14: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