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恐怖-《窺》71.鬼合人破

月雨海魅 | 2022-05-29 21:25:58 | 巴幣 10 | 人氣 126


71.鬼合人破
 
  會議於十五分鐘後繼續展開,並未讓現場諸位政務官員和周孟欣等人有太多的喘息時間。
  期間遭遇「鬼襲」的新聞局長被抬出房間,有人則因現場待命的修行者們未能及時阻止悲劇而憤怒指責。
  他們將矛頭指向出手阻止黃師傅的張天師,一干人等就使分裂成兩派對立陣營,猶如上演精采的黑道火拚場面。
  不過,更多是遲遲未能從驚駭中振作過來的與會成員,當會議再開時,已走調了幾乎一半的人,例如被指摘涉入《軍方竊密案》的國防部長,以及不久前與新聞局長面對女魔一事表現出譏笑舉措的那些人物。
  倒是同為《軍方竊密案》被指為掩蓋李董涉案證據的陳局長選擇繼續留下,雖然某位行政首長對此似乎不太滿意。
 
  醫院方,張晨高警官這裡在決定讓詹亭瀅魂魄回置周孟欣警官身上後,經由玄虛法師主導、何潔沁協助下,總算是讓「兩位女性」皆暫時安定了下來。
  取而代之,周警官接下來勢必受到兩位的關注,以避免任何突發狀況,時間至此也已來到會議即將再開的時候。
  之所以如此緊迫,除了如一開始所說得需把握這群大人物都能聚集到此的機會,另外亦是考量到他們都說自己很忙的關係。
  不過,最主要的重點還是任誰也不曉得女魔接下來打算採取什麼意想不到的行動,雖然促成剛才新聞局長自殘局面是玄虛法師的刻意為之。
 
  「結果還是無法避免分裂的局面嗎?我們錯估了這些人看待自己生命的態度。即使我也該負起一部份的責任。」
  會議再度開始之前,玄虛法師見會議現場留下的與會人數,沉下臉來喃喃自語。
  「到剛才為止能留住他們也算很不容易了。你是想說,在面對鬼都直接出現在眼前傷害活人的場面,他們怎麼反而選擇離開我們的視線嗎?」
  何潔沁同樣看著視訊畫面,不過語氣卻是嗤之以鼻。「法師,說不定他們比我們想像的還不怕死呢。」
  「不怕死和逞強不過是一線之隔罷了,只有當下表現出害怕才能評斷一個人對自身性命的態度。」
  「好啦好啦!我知道。」
  顯然何潔沁受不了青年法師講道的那套,趕緊揮揮手:「但他們離開會議廳也不代表沒人保護啊,只是抵禦女魔的戰力會就此分散罷了,說不定這正是對方的策略也說不定。」
  「何小姐莫非是指──女魔連我放任詹小姐操控新聞局長自殘這點都算進去了嗎?的確,自始自終都在窺看著我們。」
  「我倒是認為對方沒有到如此神通廣大的地步。」何潔沁眉頭緊蹙。「就算她真能學習人類思維進行預判,但跳入鬼神陷阱的依舊是人性本身。簡單來講,祂建立在有一半的人都將脫離我們的掌控這樣的前提,得在那些狗官真的不知死活,執意要離開這點。」
  玄虛法師聞言後露出微笑:「的確,現在只要有越多的死者,祂就能越強大,可是整棟飯店都已經算是在我們的『防護網』中了,張天師所帶領的這些修行者建立的結界也能即時感知出女魔動向;也就是說,互相支援還是能因應女魔的各個擊破策略的,只要那些離席者不出飯店即可。
  因此,我認為對方的策略依舊不會改變,祂還是會想從保護網外那些『重要人物』下手,至少從我這邊還沒察覺祂有其他異狀。」
  話說到此,青年法師沉吟了長達一分鐘,一隻手按住額頭,果不其然,緊接道出的話,令房內所有人感到吃驚。與此同時,周孟欣也已從靈魂安置後的昏迷中,自椅子上醒來。
  「以我們現有的人馬下,勢必無法顧及女魔想要四處星火燎原的作為,我們接下來得找出女魔的『主體』加以抗制才行,也就是說,這段期間,我們必須對市內所出現,可能由女魔引起的『不正常死亡』視而不見。」
 
  ──在我們保護這些官員同時,必須和女魔殘殺無辜之人賽跑。不然驅魔法會一定會失敗,淪為大型的修行者與鬼怪對抗的表演。更有可能使參與法會的修行者們性命遭遇威脅。
 
  「以您的意思,不就說明驅魔法會的舉行,反而是給女魔送上吃到飽全餐?」
  一直默默聽著的老高總算忍不住發言了,此時他才注意到張天師出現在視訊畫面前。
  「或許我該加入你們的談話。放心,我已經先設定成只有我能聽到你們說話了。」
  「抱歉,張天師,關於女魔存在的主體,這些不過是我個人的推想;忽略結界外的無辜者,也是不得不取捨的決定。至於法會我更是認為不可能喊停了。」
  「可不是嗎?這場法會從一開始就是政府安撫人心的演出,只是他們現在才發現故事都是真的。」
  張天師認同青年法師的說法,一邊感嘆道:「至於女魔『主體』這件事,法師您的直覺倒是挺準的。事實上,昨晚在各小隊行動前,我們幾位就有討論到『周家祕法』這件事。依據我的了解,該祕法應該與茅山流派中靈魂交換、道家的屍解有關,不過周警官對此並不是很了解,這就變成我得利用這段時間回到周家廟壇,找尋是否有相關文獻或資料,才能制定出對應女魔主體的方法,而且得趕在法會舉辦之前。」 
  周孟欣才剛回復意識聽到這番話,對於自己未能如姊姊了解自家祕法一事感到懊惱,玄虛法師也在此提出自己的看法。
  「這個祕法似乎很接近《藥師經》中,關於咒起屍鬼的部分,那也是過往湘西趕屍的其中手法。
  「先等一下!所以我想了解一下,簡單來說,就是我們現在還得分出人力去找出女魔的『主體』,是嗎?所謂的『主體』到底又是什麼?」老高趕緊阻止兩位修行者對於術法的探究,將重點拉回到事件上。
  「主體當然是從空棺中不翼而飛的屍體啊!」張天師在鏡頭那頭大聲回應,引來現場部分人的注意。
  「張天師,會議可以開始了嗎?我們雖然答應這兩天會待在飯店,但不代表不用處理政務啊!如果有什麼想法,都歡迎在會議上提出,大家一起討論也比較有方向性。」
  面對最大隻的老狐狸──行政院首長在背後大聲囔囔,眼下也只能先將現實案件釐清再來進一步擬定除魔計畫了。不過,對於剛才的討論,作為欲繼續擔任會議主持人的周孟欣已在腦中擬定好接下來的案件解說。
  「張天師,等一下可能需要您的協助。」
  「喔、喔,好的。」
  張天師離開鏡頭前,周孟欣警官留下另有盤算的事先預告,而後便是調查局陳局長對其的身體狀況關心。
  不同於方才聽聞「關鍵字」身體就會出現異樣,這次詹亭瀅似乎沒出現情緒波動,周孟欣思考是否因兩位修行者施加了什麼約制,然而才剛閃過猜想,就有一道思緒遁入腦中。
  倒是病房內的兩位修行者與此同時交換了眼神,玄虛法師目光隨後落到正專注在會議上的老高。
  「高警官,不好意思,是否能借一步說話?我這位半路才加入你們團隊的修行者有些事想了解一下;另外,也請何小姐加入我們的談話。」
  不待老高反應過來,他本人就被何潔沁和青年法師一人抓住一邊胳膊,往病房門口走去。
  「先等一下!會議要開始了!」
  「高警官,此事事關重要,時間緊迫,我們先到外面再說吧。」
  「現在也沒有你出場的戲份吧?高警官。」
  「何師傅,妳、妳這話也太失禮了!」
  張晨高目送三個吵吵鬧鬧的成員離開,眼下房內就只剩他和周孟欣,而他也知道為什麼玄虛法師特地找兩人到外頭對談的原因。
  因為剛才玄虛法師有提到,此時詹亭瀅身上還留有女魔的一部份。考慮到對方能藉此知道他們的策略,所以才不得不採取分開談話的對策吧?
  縱使詹亭瀅的遭遇使人同情,然而,若無法拔除的女魔連結,加上周孟欣不願放下詹亭瀅,我方也只能自主應對。
 
  ──或許玄虛法師已經想到什麼辦法了,只是他得先了解有關道茅教派的作法,還有警方對於「空棺」等證物的處理情形,這其中更少不了須從張天師那裡了解周家祕法,因此,三人離開病房的行動,肯定將左右與女魔鬥法的成敗。
 
  張晨高如此思忖。
  只是,現在還有一個讓他苦惱的重點,那正是青年法師方才所提到的──保全飯店結界內的官員,捨棄外頭會遭到女魔誅殺的無辜者,以因應修行者成員不夠,又須保護他人的這項策略。
  因為如此一來,警方勢必會遭民間質疑怠忽職守吧?相信不管是誰都不願以命換命達成目標,可是這確實是迫不得已的情況。張晨高已經可以預見最後的社會輿論會有多慘烈了。
  不過,如果令人類社會運作體制崩壞也是女魔的目的,那祂確實成功了。
  公機關面對這樁事件的無力處理,肯定會迎來執政黨改朝換代或是官僚體系被全盤檢討的慘劇。
  「僅僅只是人類負面雜質化成的『東西』,真的能夠思考到如此深入嗎?還是說……」
  豈料,下一秒,一個大膽的想法猛然閃現,張晨高隨即把目光轉至周孟欣背影上。
  同時,會議開始了。
 
  「抱歉,各位長官,接下來也是繼續由我主持,剛才的失控插曲與個人的失態讓大家受驚擔憂了,請容我先致歉。」
  周孟欣於鏡頭前鞠躬,接著回到正題。「那麼,回到四年前女學生失蹤案的埋屍地點,還有關鍵的第三名犯嫌到底是誰的部分……」
  「先等一下!周警官,那個──」
  果然,總是有喜歡打斷會議進行的人在,其中一位政務要官舉起手,似乎打算提出問題,但他卻沒料到自己會踢到鐵板。
  只見這次周孟欣沒有停下,也沒有出言制止,僅以一個眼神便使對方閉嘴,其他人見狀更是不自主打了寒顫。
 
  因為那不是周孟欣本人的眼神,而是夾雜「殺意」,來自詹亭瀅的恐怖瞪視。
 
  如此明顯「生人勿擾」的簡單舉措,就徹底改變了會議氛圍,迫使行政首長趕緊出面緩頰。
  「沒、沒關係的,周警官,請妳繼續。」
  「謝謝院長。」周孟欣收起恐怖凝視,恢復正色繼續開口:「如前面所提到,詹亭瀅小姐最後被殺害後,同樣被埋屍到滑落空棺的山區邊坡,那片埋屍地也是空棺最初的所在位置,而空棺日前則被連日雨勢帶到了下方道路。」
  會議現場噤若寒蟬,周孟欣環視眾人後,接著說。
  「在那樣的地點出現一副棺材本就是極其不自然的事,但也正是因為其被沖刷而下,才進而破除了女魔的封印。」
  「女魔的封印?」調查局陳局長看著手中有關空棺一事的資料內容,低聲呢喃。
  「我就直接了當說了,那副棺材實際上原本裝了三具女屍,而那三具女屍正是本次事件核心的女鬼,也就是我所提到的女魔,那是祂成魔的主體。另外,該主體裡面的其中一部份,正是沒有在那個地方被找到,消失的詹亭瀅小姐的屍身。
  然後……被破除的棺木封印,就是我們周家祕法
  該祕法,也是林庚呈透過與李董有關,發生在《軍方竊密案》之後的《股東滅門案》中,意外得知可以封印力量強大的鬼怪,由我們家族改良的特殊祕法;當初就是我父親因為處理滅門案與林庚呈接觸,才使得林庚呈間接知曉了這個祕法的。
  從這裡來看,另外兩具屍體就不是那麼難猜了。所以現在我們必須把時間線拉回到今年,也就是林庚呈妻女失蹤的那時候。那正是《折骨案》的序幕四年前學生案和《折骨案》交會,女魔誕生的歧異點
 
 
 
 
 
  陰雨中,一棟豪宅大樓前停滿消防與救護車輛,現場有大批圍觀民眾、警消人員,還有媒體記者,一對修行者師徒亦在其中。
  「師傅,這……」
  「是呢,小楊,如我所說的,已經開始了。」
  黃師傅定睛在豪宅某個樓層,咬牙切齒道,背在身後的右手更是握起拳頭。
  「準備帶來人間地獄了。」
  接著,兩人身後有數名同身分者走近。這群穿著打扮個人風格強烈的特殊人物,很快便引來民眾側目。
  「張天師,妳應該想不到與我們志同道合的人也不少吧?」黃師傅嗤之以鼻。「從一開始,這場對決你們就注定失敗了;接下來,我會讓妳明白這一點。」

創作回應

二日夾
剛剛才在想什麼時候更新......就看到更新了[e12]
2022-05-29 21:39:55
月雨海魅
糟糕,被預判了XD
2022-05-29 21:41:2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