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31 正反

艾爾斯凱 | 2021-04-03 23:54:25 | 巴幣 240 | 人氣 154


只剩下一天了,也只剩下一步了
這最後的時間,我不斷回憶著過去每一天
開心的事情、悲傷的事情、討厭的人事物
宛如走馬燈般的,在我的腦海裡回想著
我知道、我的作法失去理智的瘋狂
不曉得、死後,還能見到家人嗎?




  一場血腥腥的戰場,本以為是上百人對付一位殺人魔,就算黑幫分子加入戰場,警方的勢力本該屬於優勢的那一方,裝備齊全,動用的人員都擁有鎮壓經驗,雖不構熟練,對付一般市民仍足以應付。

  往往抱持勝券在握的那一方,都是屬於敗者,是天意?還是大意?

  連續殺人魔、薛深潭,是一名擅長『火攻』,不惜破壞住家的瓦斯管路,任何能夠引爆的手段全部都使用上,甚至攔截要救火的消防人員,隨著火勢無法撲滅情況下,火勢擴大的燃燒城市,傷亡人數劇烈增加。

  本次的領導者、雷銘司拋棄前線的作戰人員,獨自回到『警局』,並且招集剩餘的警察人員。

  「這裡的所有人聽令,這座警局已經不安全了,我推測二十分鐘內,『連續殺人魔』為了殺掉我,會來這棟警局,沒有人是殺人魔的對手,我用自己當誘餌拖延時間,務必完成接下來的命令,這個燃燒社會撲熄的責任,就靠各位了。」

  雷銘司毫不猶豫將『敗北』慘況告知剩下的警員們,要求所有人帶著貴重物品馬上撤離警察大廈,當殺人魔殺進來的時候,雷銘司會釋放出訊號。

  訊號一出,開啟空襲警報,開始疏散民眾,動用消防人員,開始針對燃燒的城市進行滅火行動,雷銘司打算在警察大廈與連續殺人魔決勝負,這一點其他警員都抱持懷疑心態,完全懷疑上司的能力。

  就算懷疑,每個人對殺人魔印象也是極為恐懼,目前超過五百人已經喪命在殺人魔的手中,這不是小規模,而是無差別規模亂殺。

  因此短短二十分鐘後,殘餘的警察們,立刻快速離開警局,一瞬間,社會最大、充滿上千人的警察大廈只剩下孤零零的雷銘司一人。

  

  電力切斷,空調全部停止,悶熱的密閉空間,陰暗的視線,雷銘司躲在辦公桌後方,握緊填滿子彈的手槍,閉上眼睛,全部的注意力放在耳朵上。

  悶,悶到滴汗的程度。

  冷,冰冷的汗水侵濕身體。

  不光是耳朵,皮膚都能感覺到,空氣變了,悶熱的氣息,變冷了。

  安靜無聲的空間,一步一步的腳步聲,每踏一步,空間就冷一分,悶熱的空氣,唯獨手指寒冷的發抖。

  恐懼帶動了心跳加速,殺人魔已經踏入,整個氣氛很明顯的變化,雷銘司不斷讓自己鎮靜,不出聲不行動,一個隱藏的角落,一發子彈定勝負。

  電燈開關被試圖的開啟,斷電的線路毫無作用,殺人魔拿起緊急照明燈,用光線四處尋找有沒有人影,鼻子微微嗅到物體燃燒的臭味。

  忽然,死角的可見視線中,看見燃燒的書本,從遠方飛過眼前,辦公室的紙張,成為燃燒物,濃密的煙霧,彷彿把隱藏的人影,強迫給逼現身。

  不管躲在哪裡,只要被殺人魔感應到有人的地方,首先都是用『火』把人逼出,再不行動,隨著火勢的擴大,會受到濃霧的嗆鼻而暈眩昏倒。

  雷銘司早就料到殺人魔的火攻計,隨著一定溫度、濃度高漲,天花板的『消防灑水器』就會自動灑水,尤其是高樓層,設計會越多。

  果不其然,消防水管從天花板開始洩水撲滅火勢,頓時警察大廈隨著時間而淹水,不斷噴灑的消防水管,水從高處往樓下流動。

  雙方都被水侵濕,悶熱直接轉為寒冷的空氣。

  此時,殺人魔利用緊急照明燈,照地面的積水,反側的光面,看見躲在死角的人影,確定好位子後,殺人魔將緊急照明燈往雷銘司的方向丟過去,拔出兩把閃耀的刀子。

  沒有躲的必要,萬萬沒想到位子這麼容易曝露,如果被殺人魔靠近身,神仙也難救。

  主動出擊,雷銘司跳出躲藏的地方,同時手槍直接往殺人魔方向射出一發子彈,

  殺人魔已經躲在掩蔽物後方,子彈沒有成功擊傷。

  辦公室成為了一級戰場,殺人魔壓低身子,迅速朝雷銘司所在位子,快速潛行移動。

  「嘖!」雷銘司也壓低身子,從格子狀的辦公桌走道邊,直接開出三發子彈。

  子彈朝著人影頭部射擊,殺人魔左右擺頭,直接閃掉兩發子彈,一個側身閃開第三發,兩人距離逐漸拉近。

  雷銘司想要拉遠距離,無奈辦公室的空間就是小,刀子逼命瞬間,用槍口卡住刀子尖端的刺擊,殺人魔第二把刀的揮擊,雷銘司左手拔出腰身的第二把手槍,槍身擋下死命的一擊。

  「喔?兩把槍。」殺人魔佩服說道。

  「我以為你會說刷子呢。」

  「到地獄再開玩笑吧。」

  殺人魔馬上抽回右手的三菱刺刀,往雷銘司脖子斬過去,手槍向刀子的面直接開槍,子彈衝擊彈開殺人魔的手腕力量,彈跳的子彈向天空飛,打穿消防水管,一瞬間從噴灑變成瀑布的洩洪。

  左手也立刻回刀斬,雷銘司動作比較快速,兩把槍分別對準身體上、下兩點,直接開槍。

  殺人魔從動作意識到槍口對準的位子,用蠻力控制雙刀,用刀面強硬擋下兩發子彈,彈開子彈的後座用力,甩水向前投擲,強勁的力道,雷銘司透過閃耀的刀光,馬上再用兩發子彈打掉雙刀的飛擊。

  驚訝是,彈飛的雙刀軌跡,早就被殺人魔預料刀,上前雙手穩穩接住彈飛的刀,右手舉刀至左肩、左手舉刀至下腹部,踏出弓步,與雷銘司只有半步距離。

  兇猛的右手刀擊,劃破水與空氣音速之聲,面對開槍後作用力,來不及防禦的雷銘司,只能強行後退一步拉回雙槍,硬擋殺人魔刀威,一擊將兩把槍斬出裂痕。

  第二擊從左手由下往上揮擊,結結實實在雷銘司胸口,斬出一道深厚的血痕,衝擊之威,直接逼人大幅度的退步。

  「咳!」被震開吐血。

  「死。」殺人魔雙手往下揮擊。

  雙刀從天往下,目標是雙肩的神經,雷銘司咬緊牙關,對準一瞬間的刀光,半蹲身姿之下,雙槍的槍口朝上開槍,兩發子彈正中降落在肩膀上的雙刀。

  瞬間的火花,得到一秒的喘息時間,踏在淹水的地板上,雷銘司逃開辦公室,用跳躍與滾動的方式,來到走廊上。

  殺人魔追上去,走廊上,雷銘司對準辦公室的出入口,用一隻手槍,猛烈開出六發子彈,牽制時間,殺人魔只能躲在門口角落,掩蔽物後方等待最佳時機。

  就在停止射擊的間隔時間,殺人魔踏出辦公室的那一步,踏上水花地板產生的聲音,雷銘司的右手槍馬開出兩槍。

  預測出對方的動作,殺人魔直接飛撲出去,加大距離的移動,閃躲兩發子彈,馬上整頓的身體姿勢,槍口已經對準腦袋,一個流利的揮刀動作,火花的產生,殺人魔直接把子彈給彈飛。

  並且馬上前進,快速接近雷銘司。

  「怪物……」

  「彼此吧。」

  雷銘司下決心,左手丟出『四枚硬幣』在殺人魔周邊,右手槍口對準其中一枚硬幣,射擊子彈。

  殺人魔一瞬間認為子彈不會打中,沒有任何防備,豈料子彈射到旁邊的硬幣後,竟然轉換軌道,打中殺人魔的小腿,頓時輕傷噴血,子彈入體沒很深,但動作被強迫停止。

  「嗚!跳彈射擊嗎?」殺人魔馬上看出對方招式。

  不給對方適應、思考的時間,雷銘司再度拿出四枚硬幣丟出去,沒想到殺人魔雙手雙刀,兩次的揮擊,就把四枚硬幣直接打飛。

  雷銘司卻是直接朝前方射擊,硬幣成為了誘餌。

  一發子彈,殺人魔單手拉回其中一把刀,頭部稍微移動,用左手刀擋在眼前切下去,改變子彈飛行軌跡,達到彈開。

  緊接著,右手的三菱刺刀直接直線投擲,直接刺進雷銘司的腹部,造成極大的傷害。

  剎那之間,感受到腹部疼痛之際,殺人魔已經快步踏到雷銘司的眼前。

  左手刀再一次的斬擊,右手的槍身,蠻力的抵擋致命刀擊、鏘!

  「混帳……這樣也殺不了你!?」

  「你有這個實力令我震驚,我以為警察都是依靠武器張揚的廢物。」

  「我好歹也是,警察局長,雖然比不過前任的林浩瀚局長就是。」

  「所以前任局長有實力殺我爸爸的。」

  「薛深淵的死亡,我很遺憾。」

  「不需要你的遺憾,以死謝罪吧。」

  語畢,殺人魔放棄雙手刀,近距離情況下,抓住雷銘司手臂,踏出步伐,一個右膝蓋的踢擊,直接把插在腹部的三菱刺刀給踢的更深,這一擊讓雷銘司嘔吐鮮血,劇烈痛的倒地。
 
  這一刀足以致命,猛烈流失的鮮血,就算抽出三菱刺刀,造成的螺旋傷口會更加嚴重,唯一救法,只能去醫院開刀取出刀子。

  「咳!糟!」

  殺人魔馬上拔出第三把刀,朝雷銘司的頭頂下去。

  這刻感受到空氣突然有了變化,第六感的直覺,讓殺人魔直接移動身體。

呯!

  驚天聲響,一發巨響子彈,從遠處直接貫穿殺人魔的腰側,如果剛剛沒有動作,這一發足以致命。

  走廊的盡頭

  『殺手』用狙擊槍,鎖定黑暗中的殺人魔。
 
  殺人魔小腿與腰部都受到重傷,動作開始緩慢,殺手極度冷靜的,再度開出第二槍,此時殺人魔用雷銘司當作掩蔽物,讓殺手無法開出第三槍。

  薛深潭從後方走廊盡頭的樓梯,開始往下移動,殺手也馬上趕緊下樓,剩下躺在水面上的雷銘司,鮮血被水不斷的沖洗,體溫急速流失。

  「好……冷……說好的……救護車呢?咳……咳……阿……哈……我……還……不能……死。」

  雷銘司鼓起力量,含著大量鮮血,尋求唯一存活的希望。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創作回應

魚子壽司
這跟我認知的警察局長不一樣,也太強了吧XD
2021-04-04 06:09:56
艾爾斯凱
要跟魔王PK一定要偷偷開點外掛,不過還是要輸的啦XD
2021-04-04 17:44:50
喵君
[e12]
2021-04-04 13:12:57
艾爾斯凱
[e6]
2021-04-04 17:44:1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