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26 真相

艾爾斯凱 | 2021-03-16 00:40:52 | 巴幣 90 | 人氣 202


一個結果讓我非常失望
市長沒有死,其他人則是死光了
這是『神』的意思,那我也遵從神的意思
普通的百姓,生命完全不值錢
對吧?
我陷入瘋狂之中
大開殺戒




  人妻正在看著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照片,三人一同居住的家,如今只剩下一人,女兒失蹤多日,沒有訊息,電話也打不通,不敢外出求人相助,如今也沒有人願意幫助。

  社會上的連續殺人案件,死者一件一件的出現,夜店失火,商圈死百人,心急如焚的媽媽,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看著照片,不斷的祈禱

  祈禱著。

  每天、每分鐘都不斷往窗外看


  突然整個家變的好空虛,好冷漠,以前的溫暖不復存,毫無食慾、毫無快樂,每天感覺都活在憂鬱的日子,一天又一天,漫長的時間,煎熬著內心。

  每當門口的電鈴聲響起,馬上衝出去,多希望是女兒回來,但都是一些陌生人或者是鄰居探望,為了家庭的煎熬,還要應付這些人,原本好鄰居,在內心都覺得這些人很麻煩,儘管知道他們是好意,但此時此刻,非常不希望這些人出現打擾自己的思緒。

  她很清楚自己的心情,而這份心情,也是曾經死去的人身上,發生過的。

  儘管整天哭泣,日子卻越來越差,本以為時間會帶走哀傷,但如今卻是煎熬,頭髮一根一根的漸白,一個月彷彿過了好幾年的時間。

  到底過了多久的時間了?自己都沒有注意日子,電視打開來都是驚動駭人的新聞,不願意面對自己唯一的女兒遭受到死亡。

  此時

  家中的玄關,門、自己旋轉,開啟了聲響,沒有電鈴聲,是用鑰匙開啟的,這名人妻急忙站起身,快速往玄關衝去。

  「媽媽,我回來了。」

  「啊啊……啊啊……」

  林瑤曦平安回到家,看見一臉憔悴、身材瘦下許多,不由自主也擔心,然而母親看見林瑤曦的腳,被繃帶緊緊纏繞,行走有點不順暢。

  上前緊緊抱住了瑤曦,真實的觸感,是唯一女兒平安無事的證明。

  「歡迎回家、瑤曦。」

  「媽媽,妳怎麼瘦好多……」

  「媽媽沒事,只要妳平安,甚麼都好,甚麼都好。」林瑤曦的母親,抱著女兒不斷流淚。

  「媽媽……」

  爸爸的死後,瑤曦日積月累的憎恨與母親產生了代溝,甚至很長時間都沒有說過一句話。

  如今好好正視自己的母親,才發現……自己印象中的母親與現在,差異非常大。

  「對不起……對不起。」瑤曦此時,依靠在母親的胸口。

  「太好了,太好了,沒事,沒事的,瑤曦回來就好,不要讓我擔心,好嗎?」

  「……其實……我帶一位客人,媽媽願意……讓他進來嗎?」

  「客人?」

  「恩,一直保護我的人,因為有他,我才能平安回家。」

  「一定歡迎的啊,瑤曦一定遇到很多危險吧?有人願意保護妳,媽媽自然歡迎。」母親豁然開朗,馬上逝去眼淚,重新調適心情,原來有人保護著自己女兒。

  「痾……」瑤曦猶豫了一下。

  「讓媽媽接待客人吧,畢竟是救命恩人,要好好的答謝他。」

  林瑤曦沉默幾秒鐘後,緩緩再次打開玄關大門。

  母親看見『薛深谷』的面容後,彷彿全身石化般的,僵住在原地。

  「……伯母,妳好。」

  這句話後,三個人,至少幾分鐘的無言以對,瞬間陷入沉默。




  兩家彼此都是仇人,如今卻坐在一張餐桌上,瑤曦的母親心情錯綜複雜,薛深谷穩穩坐在餐桌上不動,閉上雙眼,等待林瑤曦與母親的解釋。

  至少過了二十幾分鐘,林瑤曦坐在薛深谷旁邊,母親則是端出泡好的茶,陣陣的香味,讓薛深谷緩緩張開了眼,看向瑤曦母親。

  薛深谷對眼前的茶杯,感謝著:「謝謝。」

  「……謝謝,保護瑤曦。」好不容易重整心態,母親用釋懷的方式,與薛深谷對話。

  「恩,因為我與林浩瀚約定好,保護瑤曦……是我的責任。」

  「跟丈夫的約定……原來是這樣啊……」

  聽到薛深谷的話,母親宛如放下心中大石,不再緊張,緩緩地與薛深谷、林瑤曦對話,與女兒跟朋友聊天的時光,究竟多久沒有過了?

  此時,三個人感覺很不可思議。


  彼此聊了很久,母親終於知道,自己女兒遇到那些事情,也很慶幸……薛深谷願意保護唯一的女兒。

  既然是救命恩人,薛深谷與林瑤曦的『疑問』,母親願意,說出一切的真相。

  「媽媽,爸爸當年……」

  「妳願意說嗎?我想知道……『我們』都到底為何變成這樣的。」

  母親痛苦表情,嘆氣一聲後,下定決心回應兩人:「一切都是權力的『威脅』,我丈夫當年在女兒面前假裝堅強,實際上每一天晚上都睡不著,甚至做惡夢,神經質,讓我也很難過。」

  「媽媽,爸爸他果然受到『當年市長』的權力威脅不得不……」

  「以我的角度而言,罪魁禍首,就是當年的市長、墨衛戍的行動方針,導致如今的結果。」

  但對每個人而言,罪魁禍首的定義不一樣,薛深谷不責怪瑤曦母親,繼續靜靜地聽著。

  瑤曦母親對著薛深谷,鼓起勇氣,說出了真相。

  「真相往往令人失望,我丈夫跟你的父親事件,是一場判斷錯誤的『誤殺』導致的悲劇。」

  真相的震撼力,讓薛深谷與林瑤曦兩人顫抖的手指,打翻了茶杯,滾落到地面,產生了碎裂聲音。

   喀啦!
 
  母親趕緊處理碎裂的茶杯跟桌上的液體,三個人急忙了一會後,才重新繼續原本的話題。

  「我丈夫跟當年的市長『墨衛戍』的獨裁權力執政一直感到反對,身為警察不應該去威脅人民,更何況身為社會最高權力的象徵,更不能用權力滿足自己的需求跟理想強壓在人民身上,在當年反對聲音事件中,無論是哪一黨派,都受到市長的權力威脅,不得不閉嘴,或許敢勇敢反抗的,就是警察局長,也就是我丈夫。」
 
  但局長的行動力也會受到市長的規範而限制,很多私底下的黑暗,警察也無能為力,但社會中有一位英雄,時常阻擾市長的暗中計畫與統治,那人就是薛深谷的父親、薛深淵。

  「我丈夫某一天巡邏,街道上很多人驚慌狂奔,還有人在喊殺人狂出現了這一類的說詞,我丈夫為了社會居民安全,趕緊前往現場,偏偏那個時刻……你的父親、薛深淵持著兩把短刀,打倒至高殺手,本應如此,我丈夫卻當下判斷錯誤,將手槍的槍口,對準薛深淵,連開三槍。」

  「爸爸他……射殺錯人?」

  「難到……是因為我爸爸拿著刀,至高殺手則是全身傷口流血狀況嗎?」

  瑤曦母親無奈的點點頭:「是的,我丈夫也對此很自責,當時,至高殺手渾身是血的倒在地面上,一把步槍倒在一旁,而你父親的強大,雙手持刀狀況,身上沒有任何傷口,瞬間的誤判,加上緊張之餘,以為『薛深淵才是殺手』,是市長派出來的殺手,因此以保護市民為首要,將其射殺,但是結果薛深淵一時錯愕,來不及防範,三槍直接命中要害,大量出血,結果至高殺手攻擊我丈夫,並且把步槍撿走那一瞬間,我丈夫才發覺,殺錯人。」

  「怎麼會……這樣……」

  薛深谷拼命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請問,在那之後呢?」

  「局長當街殺害英雄,這過失責任重大,其實當年我丈夫也做好了覺悟,然而……然而……」

  「用瑤曦……作為威脅是嗎?」

  薛深谷的一句,林瑤曦驚訝愣住,母親則是點點頭。

  「不只是瑤曦,連我也都受到威脅,電話恐嚇、性命安危,甚至不時有武裝集團站在我家門外,讓鄰居對我們家懷疑,那時候瑤曦還是大學生,不管是性命還是未來,我丈夫根本無法拒絕,權勢之下,我跟丈夫都無能為力,日子一天比一天還要難過,市長要求我們不准說任何一句話,否則市長要我當場死在丈夫眼前,然後瑤曦大學會強迫退學,社會毫無生存地位。」

  「獨裁手段……」薛深谷握緊拳頭,擁有權力的人,是這麼揮灑的嗎?

  「我……都不知道……」

  母親繼續述說著。

  「那時候剛好面臨市長選舉,我後來得知,為了選舉,墨衛戍打算殺掉全部『民派』的所有黨員,只是薛深淵的阻擾,讓對手陣營抓住把柄進而攻擊『進派』,民調在當年打成平手。」

  僵局中,出現了『誤殺』,競爭對手『王慕祿』想到更極端的手段。

  瑤曦此時也說:「我有調查到,當年『王慕祿』利用爸爸的誤殺,散布謠言說『警察局長』隨意開槍殺人,讓進派一時之間掉入陷阱。

  母親點點頭:「謠言擴大的太厲害了,甚至網路上都有雙方人馬雇用『名嘴』互相辯論,但讓狀況越加混沌,是『王慕祿』想要的,那個人相當聰明狡猾,我丈夫想要自首,卻被『墨衛戍』權威擋下了。」

  「……我不明白是,林浩瀚自首的話,墨衛戍至少民調不會輸,畢竟……我知道怎麼回事了。」

  薛深谷話到一半,才想通怎麼回事。

  母親閉上眼,不忍說著:「對,用至高殺手不斷打擊『民派』就是墨衛戍,如果我丈夫自首的話,等於承認市長、墨衛戍飼養了一批殺手集團,這個把柄要是被抓到,當年要選舉獲勝的機率,大幅下降,墨衛戍是絕對不會承認,不管用什麼方式,都要壓制住『自己派出殺手』這一個事實。」

  母親用顫抖的手,喝了一口茶,大大吸了一口氣,繼續說著。

  「我們很對不起薛深谷的母親,你們蒐集證據是確確實實的存在,然而我們受到威脅一個字都不能說,甚至當年主審的大法官『呂誆衡』,也受到墨衛戍關說與賄絡,直接強行判薛深谷母親敗訴,結果你母親得到重度憂鬱症,花了薛深淵僅剩的財產,一家三人只為了換得一個正義審判,沒想到這個審判也受到市長的介入,變成不公不義的結果……」

  無法相信這個社會,心中最驕傲的英雄丈夫成為人民唾棄的存在,薛深谷的母親長期時間下來無法承受這股壓力與不甘心,最後選擇了自殺。

  遺體,眼睜睜被兩兄弟

  看著……

  說到此,瑤曦母親,直接向桌子用力的磕頭,碰的聲響,讓茶杯震動的打翻,一磕再磕,這個舉動讓林瑤曦非常慌張,想要阻止母親。

  薛深谷也趕緊扶住瑤曦母親,但她依舊不斷向薛深谷道歉。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們很自私,你也可以恨我,也可以殺掉我,但不要恨瑤曦,我的女兒是無辜的,我跟丈夫都是為了瑤曦,對不起,對不起!」

  「母……親……。」

  「伯母別這樣……」

  「你的母親上吊自殺後,我丈夫一直陷入自責,我們受困於威脅,卻讓別人家庭支離破碎,從那之後,我丈夫幾乎每天無法沉眠,甚至為此而煩惱,到底如何向你們兄弟倆人賠罪,我每天晚上,都在聽丈夫的怨言跟自責,我漸漸也受到影響,但我們不能讓女兒擔心,一直都在瑤曦面前假裝堅強。」

  林瑤曦聽到,不敢置信鬆開母親的身體,向後退了幾步。

  是自己,是自己沒有察覺,是自己連累了……每一個人。

  「後來,市長選舉之後,墨衛戍最終輸給了王慕祿,就在市長交接之前,那個人打算消滅一切當年的證據證人,包括薛家所有人,我丈夫也強制從局長退位下來,由當年協助墨衛戍的『雷銘司警員』上位,然而我丈夫跟雷銘司關係是上下從屬,沒有很要好,從他的口中得知,設扶埋殺薛家兄弟的計畫。」

  「難道不是林浩瀚帶人追殺我跟哥哥嗎?」

  「我丈夫『可能』是被雷銘司利用了,那是我最後看見丈夫的身影,他出門說,要幫助薛家兄弟,要贖罪,然後就離開家門了,再那之後,我就得知,丈夫死了……被……」

  「我殺的,我親手……我……」

  瑤曦母親搖搖頭:「其實我丈夫早就有覺悟被你們薛家兄弟給報仇殺死,留下的財產也夠讓瑤曦大學畢業找工作,我是尊重丈夫的決定,他總是說他會死,是命運安排的,我其實也做好心理準備。」

  「所以……爸爸死亡的審判,媽媽從頭至尾都不說話,一直沒有想要報仇的心念,是早有心理準備了嗎?我還……啊……」

  「我丈夫死亡主導的主審法官,還是那一位『呂誆衡』,我想原諒都沒辦法,瑤曦會恨我,會恨我不為爸爸討公道是必然的,我很清楚,所以瑤曦憎恨薛深谷,我知道,是我,都是我太弱了,我真的……真的……」

  「媽媽,媽……!」

  了解前因後果,母女兩人緊緊擁抱著,瑤曦也一直道歉,有多少次因為爸爸死亡關係,與媽媽大小聲,甚至不斷動怒,母親一直都沒怪罪,也沒回任何一句話。

  關係產生代溝,但隔天早上,母親依舊會準備好早餐、中餐、晚餐,而瑤曦都不看一眼離開家門。

  「我知道我阻止不了瑤曦,但我很害怕,瑤曦越是深入,越會觸碰到墨衛戍,儘管他不是現任市長,但他依舊有隱藏的培養勢力,瑤曦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是我最擔心的,然而我從未想過……你願意……保護我女兒。」

  母親對薛深谷,是道歉,更是感謝。

  原本是仇恨的兩家人,如今,卻彼此的去了解著對方。

  「墨衛戍……」一切的威脅,一切的起始者,薛深谷內心無法原諒那個人,如果他沒有派出殺手,爸爸又怎麼會被誤殺呢?

  「丈夫最後離開,埋伏殺薛家兄弟計畫,這過程或許只有『雷銘司』最清楚了。」最後瑤曦母親,如此的猜測著。

  更之後的事情,瑤曦母親就一概不知了。

  然而薛深谷與林瑤曦將自己經歷與調查整合,大概推出,這一系列的流程經過。

  簡單的真相被權勢維穩鎮壓,產生各種悲劇。

  如今想要挽回

  根本挽回不了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