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24 回憶

艾爾斯凱 | 2021-03-10 01:01:03 | 巴幣 1052 | 人氣 208


無期徒刑,住家法拍,被奪走一切的我,憎恨從此開始
我針對黑道下殺手,黑吃黑,那幫警察也不會介入
奪取他們的財務,奪去他們的一切
直到一位叫『頭兒』拿著衝鋒槍想幹掉我
一個聲東擊西的策略就殺掉他了,我變成功取代頭兒
活在地下世界。




  雷銘司。

  過去只是一名警員幹部,服從當年的上司、局長『林浩瀚』。

  他的妻子則是『上官的下屬』,薛深谷的母親上吊自殺後,上官在當年,想除掉所有『薛家』的人,隱瞞了林浩瀚,上官直接透過雷銘司,計畫一場誘殺,用林浩瀚當誘餌。

  「我沒有拒絕的餘地,一旦拒絕,妳會有危險,女兒甚至連升學都有困難,當年的市長『上官』擁有這樣的權力,妻子生命跟女兒未來的威脅,對我而言過於有效,因此我遵從上官的計畫,埋伏殺掉薛家兄弟,也就是薛深谷跟薛深潭兩個人。」

  雷銘司在自己住家中,從冰箱取出一瓶啤酒,這個舉動被議員『吳筱涵』這名女性,怒氣的直接搶走。

  「你從不喝酒的,難道跟我離婚就產生酒癮了嗎?」

  「……算是吧,畢竟我沒有訴苦的對象,今晚,妳願意陪我嗎?」

  雷銘司單手摸著吳筱涵的肩膀,另一隻手抵住牆壁,

  碰!一聲,

  靠在牆邊的吳筱涵,手中的啤酒鬆脫而掉落地面上,兩人近距離的臉孔,感覺到彼此呼吸,懷念彼此單獨相處,產生的劇烈心跳。

  手掌放在女人的臉頰,吳筱涵也輕輕觸摸,卻感到不是溫暖,而是相當冰冷的手掌,冰的彷彿……顯現雷銘司的寂寞,心動轉為了擔心,兩人的手,緊密的握在一起。

  「司,為什麼要跟我離婚?」

  「為了保護妳跟我們的女兒。」

  「保護?我們?什麼意思?」

  雷銘司緩緩地拉開距離,繼續說道:「林浩瀚局長跟上官在當年,理念完全相反,意見不合,因此上官有意除掉林浩瀚,將我升上局長的地位,而我很清楚,只要被上官控制住,他有我的把柄在,加上妳是上官為同一黨派,上官無時無刻就拿妳來當籌碼對我用,長時間下去,就算我乖乖聽話,另外一派一定也會拿妳跟女兒來做文章,到時候……我們一家,一定也逼迫拆散。」

  雷銘司下了決定,如果未來會是這樣的情況,不如讓妻子跟女兒儘可能減少不必要的紛爭,別讓擁有的幸福變成不幸,早一點結束關係,也能擺脫上官對雷銘司,用『妻女威脅』這個選項失去效用。

  關注點將會是雷銘司一個人身上,這是從妻子受到上觀眾用那一刻開始,就決定好的命運。

  「怎麼會……我一直以為,你真心的討厭我跟女兒,自從你突然變得兇暴那刻,一直跟我爭執,司……你是故意的……」

  「……對不起,為了讓上官認為我沒有用處,必須讓他真正理解我會離婚是跟家人不和產生,我很對不起妳跟女兒,但這是我唯一能做的,從林浩瀚局長的死亡開始,我必須這麼做。」

  「我一直跟上官相處,我得知的全都是……」

  「全都是表面,私底下的『上官』,是一名獨裁者,他實在過於想要權力,林浩瀚局長卻阻擋他的腳步,導致薛深谷殺了林浩瀚,達到上官目的。」

  獨裁者,誰敢違抗『上官』心中所想,將被權力給抹除在社會上,這一點雷銘司心知肚明。

  「局長死後,上官把我升格為新任局長,但我不想再為他做事,因為私底下,全都是染滿鮮血的髒事,比起獨裁者,現任市長『王慕祿』只是下賤手段的貪污金錢,不管如何,現在社會的兩大黨代表人物,都不是什麼好角色,當上官無法命令我時候,就把他的兒子塞進到我所屬的單位。」

  「我記得是,墨晴守對吧?我聽同事提起,他似乎獨自調查連續殺人案,陷入隨時可能植物人的狀況。」

  「恩,墨晴守跟他的父親截然不同,儘管想要操控墨晴守,可惜,墨晴守個性太像林浩瀚局長,勾起上官的不滿吧。」

  「……司,為什麼上官想要除掉薛家所有人?再說『薛家』完全跟黨爭無關才對,為何……?」

  「因為有一名熱血助人的英雄,常常對上官的暗中行動搞破壞,使得很多本來被計畫殺死的人,都存活下來阻礙上官那理想的『獨裁者統治』計畫。」

  「難道……那個人就是……薛深谷的父親?」

  「恩,上官當年,派了一名最強的『至高殺手』,去殺薛深谷的父親,『薛深淵』,然而……卻醞釀了一場誤會的悲劇,導致一連串事件的走到至今。」

  「誤會悲劇?」

  「……當年,與我最要好的同事,已經被暗中處決掉了,他死前剛好……最後告訴我這件事情的起始,最後提到,至高殺手與薛深淵的對決中,有一名路過的『巡警』前來幫忙。」

  「該不會那名巡警是……」

  「恩,就是『他』。」






  「林浩瀚……當年願意承諾要幫助我們,我跟哥哥半信半疑,既然林浩瀚願意約我們見面,如果他給予幫助不是實實在在的性質,就殺掉他報仇,我們當天,是真的這麼想的,不管林浩瀚給不給我們幫助,我們都不會原諒他的,而他會不會死則是看我們的心情……我們…………。」

  女性搖搖頭:「……沒關係,我願意聽你說完。」

  「……謝謝。」

  薛深谷痛苦的臥在床上,看著床邊的女孩、林瑤曦,慢慢說出,親手殺死林浩瀚的過程。

  本身就有被憎恨的覺悟,然而林瑤曦的反應相當冷靜,並且願意聽薛深谷,沒有任何質疑一般,這種態度不自覺讓薛深谷很放心,於是將他自己知道的部分,一一的,說給她聽。

  「那一天是一大早清晨,我跟哥哥抵達林浩瀚指定的公園,離我們家很近的公園,本來是林浩瀚要出面與我們談『和解』的事情,結果出現的是一群鎮壓恐怖份子的全武裝軍人,不是警察,而是軍隊,我跟哥哥才發現,這是埋伏。」

  根本不是和解,純粹的要殺人滅口。

  「我跟哥哥那一刻開始,彷彿心中的『信任』兩字全部崩潰,真心換來絕情,我跟哥哥徹底的怒火,運用我們一切學過的力量,選一條小巷子的直線路徑,全力突破,哥哥他很強,他能徹底擊倒士兵,拉著我衝出重圍,那時的哥哥,還沒有殺人,只用拳頭放倒擋路的士兵腳步。」

  薛深谷負責絆倒擋路的士兵,薛深潭則是取出短刀直接癱瘓士兵,並取走士兵的武器,開始進行反抗,那一天早晨公園,就爆發『一場激烈槍戰』。

  更可怕的是,公園鄰居都認識薛家的人,然而事後卻沒有人願意做證詞,全部人都視而不見一般,放縱那群士兵追殺。

  「我們從公園逃進村落的小巷,透過當地人的經驗,開始從小巷往安全地方鑽出去,後方的士兵用包抄的方式,大範圍的封鎖道路跟巷子出入口,沒有任何一位鄰居願意幫助我們躲藏,我們當時只能靠自己。」
 
  軍隊用大範圍的縮小行動,將薛深谷跟薛深潭困住於巷子的中心點,兩人利用三角跳,往屋頂上方移動。

  「我們爬上屋頂,沿著屋簷,同層高的房子不斷跳躍,為了躲開士兵的追殺,我們跳進一座小橋下的河流,沿著河流走,同時盡量尋找掩蔽物。」

  士兵發現我們,毫不留情從上方往下開槍,薛深潭拉著薛深谷拼命地奔跑,心知後方追上來的軍隊數量會更多。

  「我哥哥的大腿被一發子彈打中,我們前進的速度變慢了,在我們往密林靠近去,哥哥把我拉進雜草堆裡面,士兵一時之間失去追蹤,他們不再隨意開槍,而是想辦法接近我們,哥哥那時候大腿受傷,無法快速移動,哥哥下決定,他要斷後,要我先跑。」

  薛深潭用小刀把自己大腿割開,把子彈取出,撕破衣服來包紮,他讓薛深谷沿著樹林逃走,獨自留下來與解決來搜查的三名士兵。

  「哥哥說他有自信解決他們,追上我的身影,我相信哥哥的實力,於是我離開哥哥身邊,一個人往沒有士兵的地方逃,盡量逃。」

  薛深谷痛哭流涕的跑,不斷的跑,跑的嘴很渴,雙腿都逐漸麻痺。

  「直到我看見,林浩瀚出現在我眼前,原本快沒力的身體,利用憤怒、憎恨,一切的情緒,我拔出刀子,怒火的追殺林浩瀚,我當時,無法、絕對無法原諒那個人。」

  「你追上我爸爸,然後無法壓制的憤怒,殺了……我爸爸是嗎?」

  林瑤曦也是拼命的忍住自己情緒,雙手暗處,十指交扣緊緊握著。

  「是,我們沒有追逐很久,大概只有短短十幾秒,當林浩瀚停下腳步,轉身似乎想跟我解釋什麼事情,我當時完全沒聽進去,身體握著一把刀,直接桶進林浩瀚的心臟,我……殺了他。」

  林瑤曦閉上眼睛,卻更聽到錯愕的事實。

  「你爸爸最後,喚醒了我,因為我從林浩瀚的屍體上,看見兩發彈孔,一發左下腹,一發右中肋骨處,他的胸口早就染滿鮮血了。」
   
 「爸爸他,中彈了?怎麼會!?」

  薛深谷點點頭:「你爸爸死前最後一口氣,跟我說幾句話,我那時才知道,一切……都是……有人計畫的。」

  林瑤曦往薛深谷靠的更近。

  「爸爸最後,說了什麼?」

  我願意……死在你的手中,不…………擔心,有人……會幫助……你,相信……他們,最後……你能……保……護我的……女兒……瑤……曦嗎?

  「那時,我從憤怒回歸了冷靜,不敢置信我的雙手,我的身體,都染滿了血液臭味,我當時,下意識的,向你父親點了頭,或許我腦袋空白,身體力量也用盡,所以原地的……被逮捕了。」

  聽到薛深谷的敘述,跟林瑤曦自己知道父親死是完全兩回事,加上檔案也被抹除掉。

  這刻,林瑤曦全身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

  兩個人在沉默的空間,相處了一陣子。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創作回應

喵君
[e12]
2021-03-10 07:25:22
艾爾斯凱
(ノД`)
2021-05-06 18:48:5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真沒想到真相會是這樣子
2021-05-02 14:48:35
艾爾斯凱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柯南手~

然後都很殘酷的
2021-05-06 18:49:2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