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50.凡人+短言

月雨海魅 | 2021-11-03 16:55:55 | 巴幣 14 | 人氣 81


50.凡人
  宛如時間停止般,周孟欣瞪大雙眼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一幕。
  即使在進入分局前,身體就因感受到那股如同受到呼喚般的燥熱,觸發詹亭瀅靈魂恐將擺脫或佔據她肉身的不祥預感。
  但在莊名實遇襲,並在發現眾人仍身處交錯空間後,預感更像嘲諷似的訴說身為凡人的她的無力。
  以至於,周孟欣下了孤注一擲的決定。
  褪下束縛的令旗,這也象徵卸下對自己與囚困在身軀內詹亭瀅的束縛。
  --若不是全軍覆滅,那就是迎來絕地重生的轉機。
  周孟欣當然預先設想到釋放詹亭瀅無論是「縱虎歸山」,還是再次被女魔同化都是最壞的結果,這無非也是辜負姊姊犧牲自己的用意。
  然而,她也不禁猜想詹亭瀅於她體內躁動的意圖或許不單只會帶來悲劇,也可能是一絲轉機。
  相信沒有共同利益及立下承諾的對象,甚至是過去的敵人,絕對是愚蠢至極的行為,但現在她又有什麼選擇呢?
  任務即使達成,但無人生還又有何意義?
  面對「可以設下陷阱」,令時空脫離現實法則的敵人,對身在明處之人任何作為都是一項賭注。既然束手無策,那就交給有能力的他人吧!
  --假如,詹亭瀅真的選擇「寬恕」的話,那翻騰在我體內的躁動,或許也包含她尚未抹滅的人性面。
  「妳!」
  小女孩原本猙獰的臉在見到出乎預料的情況後更加扭曲了。那顯然已不是原本人類孩童的模樣,而是由灰白的人類面容皮質拼湊出來的類人五官。
  至於另一隻灰白纖細的女性手臂,周孟欣知道其主人身份。她收起吃驚,並喊出對方的名字。
  「詹亭瀅小姐,是妳對吧?我知道是妳!」
  周孟欣沒有收到任何回應,但可以看到那隻自她身旁伸出的手如同緊捆的枷鎖般,令「小女孩」極為不適。對方當下只想趕快掙脫,卻力有未逮。
  周孟欣此時望向身旁這名身穿沾染泥土髒汙且破損學生制服的女高中生亡靈,卻發現對方身影就像訊號不佳的電視畫面正不停閃爍,與一分鐘前剛現身時的半透明卻安定的模樣有所不同。
  周孟欣判斷這應該是與女魔接觸的關係。雙方魂體因為同質性而吸引,卻又各自意志的排斥正進行拉扯,也就是說,她所擔心的最壞狀況並沒有發生。
  詹亭瀅並沒打算回歸主體,也不想被同化。
  只不過,新的疑問也同時於周孟欣腦中浮現。
  「學妹,現在是怎麼回事?」
  「這裡的樣貌……一直在改變!」
  混亂再次到來,但這裡所指的混亂也包括眾人所在的空間。
  只見原本廁所的虛幻空間正迅速支離破碎。
  最初是現實中的分局廁間,然後是夕陽餘暉照入廁所的場景,緊接著顯現的是在餘暉壟罩下的民宅內部浴廁及長廊,被鋪上塑膠套佈滿血跡的浴廁排水孔;夜晚的公園、夜間從山中眺望的城市夜景,在山林中伸出的蒼白雙手,背景是被雨淋濕土坑的畫面,然後又回到最初的分局廁間,夕陽餘暉照入廁所的場景……就這樣不斷循環著。
  光影與景象就像幻燈片般跳動切換,速度快到令人目不暇及,暈眩與錯亂感也開始使在場眾人感到不適,猶如身在暴風圈的中心點。
  不過,周孟欣卻透過這些片段發現了一件事,就是除了部分場景同樣出現在傍晚,這些片段也以傍晚到夜晚的時序排列顯現;它也正敘述著一則事件的因果與同質性。
  她可以確定蒼白雙手與土坑出現的最後那一幕正是女魔「誕生」的初始。那是三女的「共同視覺」畫面。
  如果以這樣思考的話,說明前面幾幕是三人各自遇害的場合。此時正因雙方魂體再次接觸的關係,使得這些記憶片段一同湧出。
  而周孟欣也相信所謂的同質性並非只有如此,其中也包含最初她加入張晨高搜查小隊時所作出的那個推理。
  --三女痛恨著男性。
  確實,綜觀從最初到現在的相關死者,幾乎是清一色的男性;即使是分局屠殺案也是,這一點意外的是成為女魔的主體仍遵守的準則。但卻在一個地方開始出現分歧了,出現將無關之人也捲入的契機。
  也就是在她和姊姊介入之後。並且她能感覺到,女魔憎恨著她們周家,甚至是失蹤已久的母親。
  這倒是連結上姊姊所指三女同化與離開被封印屍身掩埋的棺木的關鍵,與周家傳承下來以茅山術中借屍還魂為基礎,後人進行改良的那個『秘術』有關。
  「果然女魔的誕生是和爸媽有關嗎?但是又是誰知道了那個不可外流的秘術?不對,或許答案早就板上釘釘了,只是還沒有機會去證實罷了!唔……該不會,就是那個吧?」
  周孟欣的思緒隨著混亂片段和一直以來的線索拼圖,拼湊出真正的外框輪廓,最終與她在此之前和兩名學長的最後一次醫院談話中交換的資訊結合,終於將案件圖像給完成。即使最後關於某個人物的樣貌拼圖,上頭仍壟罩著朦朧雲霧。
  那是等待證明,讓真相撥雲見日的最後雲霧。
  周孟欣思考同時,也注意到身處現況的變化。
  只見詹亭瀅的表情從最初的模糊慢慢地轉為清晰,然後展露出哀傷神情並流下眼淚,這期間,她都沒有放手。
  女魔的身形與模樣也不再是小女孩,變成了一團漆黑深沉,身長有兩公尺半左右的詭異團塊。
  「爸爸說……要交換--」
  破碎的低沉嗓音持續從扭動的黑色魂體張開的嘴巴中發出,那理應是小女孩提到的生死交換條件。女魔那隻蒼白的手仍被牢牢抓住,但已隨其身形拉長成蛇狀,整個畫面看起來極為詭異。
  眾人已叫不出聲,光是想要站起身子就幾乎耗盡力氣。
  周孟欣看得出來女魔正在排斥詹亭瀅,這也是不久前她湧現的新疑問。
  但如此一來,就與她最初的設想不同了。難道女魔主體不想要詹亭瀅回歸嗎?再次同化詹亭瀅,不就可以讓她的力量更加強大?到底是為什麼。
  「難道,妳是害怕受人性光明面的影響嗎?」
  周孟欣想到詹亭瀅的「寬恕」,並恍然大悟道出這個猜想;與此同時,女魔手臂斷開,大量鮮血噴濺而出。
  詹亭瀅也在見到這個突發狀況後些微表現出訝異,緊接著,女魔身上長出更多人手與毛髮,抓住了詹亭瀅。
  「沒用了……妳、沒……用了。」
  從團塊中長出的女性灰白臉孔不斷扭動,並發出這道囈語。周孟欣看到詹亭瀅被抓住的身體正被慢慢撕裂,上半身與下半身更是被扭轉到不同方向。
  即使是靈魂,周孟欣也彷彿感受得到詹亭瀅的痛處,儘管對方在面露訝異後便又恢復成最初的面無表情,但想必在同為靈魂的攻擊下,還是會感覺到痛苦吧?
  周孟欣趁此空檔起身,轉過頭找尋被遺落的莊名實隨身行囊,因為此時她已看出就算是詹亭瀅也將束手無策,那她也不該繼續存有靠他人拯救的心態了。
  就算她清楚自己不像姊姊是名修行者,恐怕拿到法器也不會有什麼效果,但她不想就這麼看著詹亭瀅為了他們就此魂飛魄散。
  相信姊姊也是這麼想的吧?所以才會想救出她的靈魂,甚至將她安置在自己身上。
  「再等我一下!」
  沒想到就在周孟欣抓到莊名實的行囊同時,她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理應被嚇攤的小隊成員擱置在地的莊名實竟然……坐起身來了!
  「不,這是不可能的!他已經被子彈擊中頭部,怎麼可能還……」
  周孟欣看著正背對自己面壁而坐的男子身影腦袋一陣混亂,隨即環視周遭眾人,發現所有人目光皆被女魔吸引,但也不至於一個傷者在他們之間坐起身還沒看見啊!
  只不過,等到周孟欣再次定睛一看才發現,莊名實並非若無其事,而是靈魂出竅了!
  他的肉身其實正躺在周孟欣腳邊,反而是她因驚人一幕未察覺這一點。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周孟欣突然有股強烈的孤立感。
  身旁沒有人看到莊名實的魂魄,挺身而出的詹亭瀅正遭受女魔的折磨;而對於莊名實的靈魂出竅她更是一頭霧水。
  她知道自己必須有所作為才能改變現況,否則在女魔消滅詹亭瀅後,下一個就是莊名實了;最後更是所有人也逃不掉,但是這股孤立感為何又是如此強烈?
  她已拿起莊名實的隨身行囊,卻還是下意識的朝青年靈魂所在處踏出幾步,直到她耳邊聽聞咒語念誦的聲音後才驚覺那股孤立感背後的真正情緒。
  那是無助之下的孤獨。
  當莊名實倒下的時候,她就知道在場同仁只能倚靠自己了。
  不過,也因為她多少還是相信詹亭瀅能夠為這場死局帶來轉機,所以她祈求最壞的結果不要發生,祈求能得到姊姊的保護。
  如今詹亭瀅被女魔所擒,所有人與自己又像身處在不同的平行世界,以至於當她在看到莊名實的靈魂後,再次渴求即使是變成這樣的他能出手相救。
  所以她才會感覺到一股孤立感。她察覺此刻身旁真的沒有人可以幫她了。
  學長們正各自執行自己的任務,張天師也不在身旁,姊姊又……
  自己根本還沒真正獨當一面。
  無論是前不久被作為臨危受命的折骨等案及驅魔法會的統籌人,還是現在身為副署長重新任命的小隊領導人。身為修行者一家的後代,雖然沒有承接衣缽,卻還是在這種情況下手足無措。
  然而,她的孤獨感卻在聽聞那道咒語念誦聲後得到解套。
  那聲音是從莊名實靈魂所在的位置傳來的。雖然聲音不大,但她確實能夠聽見。
  只不過,這次她不想再當個受助者的角色了。
  周孟欣下定決心將手伸入行囊,瞬間竟聽聞耳畔傳來莊名實的喝止,嚇得她渾身一震,卻也同時察覺口袋中的手機傳來震動。
  周小姐,接起來吧!
  聲音再度傳來,巧妙的是連續的場景空間切換也在這時候停了下來。
  之後,周孟欣猛然轉頭發現詹亭瀅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消失,取得代之是宛如永無止盡生長的的女魔身軀。
  更可怕的是,對方那雙爬滿血絲且爆凸,就像終於找到四處躲藏的獵物般的雙眼,正直盯著她自己。
  「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別……想逃!」
  「啊啊啊啊--」
  
  『--神兵火急如律令!』
  忽然,周孟欣感受到靈魂被抽離的失重感,以及期盼實現的奇蹟來臨時的不實,待她身下傳來硬質觸感後才驚覺已回到最初的分局廁間。
  方才女魔進逼的驚悚與壓迫消失了,廁所恢復平靜。深夜的寧靜使得數秒前的混亂宛如南柯一夢。
  周孟欣連忙確認小隊同仁情況,發現大家果然都還未回過神,之後才被外頭傳來的救護車聲響拉回注意力。
  「快、快將人抬上救護車。兩個人先一起上去,等一下我會過去和你們會合,其他人今天就先行解散吧!」
  就連發號施令的周孟欣也還有些茫然。
  而在眾人離開現場時,她才察覺莊名實的行囊沒有帶上,返回了不久前的虛幻場景出現地點。
  回收行囊後,周孟欣下意識的望向不久前莊名實靈魂出竅的位置,那裡已空無一物,可是那真切無比的感覺仍殘留在身上,令她微微發出顫抖。
  只不過,令她身子發顫的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而此時手機震動再次傳來。
  「妳終於接啦,小姑娘。」
  「所以剛才是師傅您打來的電話?」
  「不是我還會有誰呢?」
  電話那頭是張天師的聲音,周孟欣也在聽到對方的聲音後卸下緊繃情緒,整個人癱靠在牆壁上。
  只見原本聲音還鏗鏘有力的張天師嘆了一口氣,隨後以溫柔的口吻問道。
  「那小子情況如何?」
  「果然師傅您知道莊名實的狀況。剛才那聲喝令是師傅您喊出的,對吧?在手機來電時我就知道當下的空間已經重新和現世連結了。」
  「妳果然很機靈,而且還很有悟性。不過,我相信妳也不只聽到我的聲音呢,其中不也有妳最熟悉的家人嗎?當然,那個臭小子也一起喊了。」
  沒錯,雖然不是很清楚,但周孟欣確實聽見了姊姊的聲音。那如同回應她呼喚下產生的奇蹟;其中也包含莊名實在內。
  這次是張天師、莊名實以及周念欣三人合力擊退了女魔。
  「這次可以說是奇蹟般地共演。所以那小子如何?妳還沒回答我呢。他的肉身還有救嗎?在妳看來。」
  見周孟欣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張天師再次詢問,卻也又是一次的發出嘆息。
  「那確實是我的疏忽,我不會迴避的。只是當我發現時已經太晚了。但能救下妳們所有人就足矣。」
  「師傅,莊名實他……子彈應該是卡在頭骨中,並沒有、並沒有想像中--」
  「腦袋開花。我多少還是有點這方面的知識的。」張天師在電話那頭直接道出周孟欣不知要如何說出口的內容。「那就真的只能祈禱奇蹟出現了。假如他的腦袋沒有爛成一鍋粥的話。」
  「是啊……」周孟欣附和道,緊接著滿溢情緒也終於化成淚水劃過臉頰。
  聽聞對方的哭泣,張天師沒有多說什麼。倒不如說,她早就察覺這女孩已在情緒潰堤邊緣,此時的她需要有人陪伴、聆聽,並告訴她:「沒關係,妳已經很努力了。」
  張天師也如實的將這些話說出口了,隨即換來對方泣不成聲的回應。
  「結果……我也還是什麼都沒做到……救不到任何人,我、我又再一次被拯救了,只有我--」
  此時的周孟欣不再是任何身份,只是一個無助又無力的凡人。
  一個渺小的凡人。

----------------------------
這裡致敬了一下鋼鍊名言~
「我們不是惡魔,更不是神。連一個女孩也救不的……渺小的人類。

大哥哥……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