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29 織情

艾爾斯凱 | 2021-03-27 01:04:20 | 巴幣 168 | 人氣 196


以前,總有人會開玩笑提起說
『如果生命只剩下三天,最後您會做些什麼事情?』
如今的我生命只剩下三天
真是諷刺
而我的最後,想為弟弟留下些什麼。




  網路的視頻中,多少會有人去關注自己喜歡的直播主,就算直播主遇害,短時間都沒有開直播節目,依然也會有人時常去點擊喜歡直播主的網站去關心一下。

  當突然某一天直播主突然直播自己專屬節目時,藉由網路的發達與分享社群軟體內,很快,原本的粉絲也會一一點擊,儘管如數少,但內容依舊是最真實的。

  「呦吼~~大家安安,我是『萱萱』,與大家有段時間不見了吧,如大家所看見的,我目前平安,感謝留言的觀眾們給予的關心以及支持,非常謝謝大家,我目前很平安。」

  夏若萱透過身邊的『宋殞』的協助之下,宋殞房間內雖然設施沒有很頂級,但努力多日的準備,至少能夠開個小直播。

  「由於我原本的居住地被警方封鎖,也成為危險地帶,我原本的朋友也離開那裡,因此我換個地方重新準備,如果音質不好,還請觀眾多多見諒,那麼,我來為大家播報,獨、家、新、聞、喔!」

  一開始的報導,夏若萱宛如將報導的主題,重複了三次。

  『殺人魔確實是現任市長、王慕祿所培養的殺人魔,證據稍後給各位看,有六名反恐菁英全副武裝進入Dream night club 夜店的地下室一瞬間爆發激戰,最後反恐精英卻被反殺全部陣亡,與其跟大家解說,不如給大家看實際的圖片、影片更能讓大家明白。』

  接下來撥放一段『錄像』,不過聲音相當模糊,這是其中一名『反恐菁英』所錄下的視頻。

*

  從駐點的位子要進行任務時候錄下的,因為自己同事死於『殺人魔』手中,並且死亡的同伴受到政府勢力的影響,無法公開透明,因此第一批與殺人魔對決的反恐菁英小隊,如同白白犧牲。

  死的不明不白,社會也沒有公開,我們是為國家守護而存在的,然而死亡一點價值都沒有,這或許就是成為『士兵』的代價,其實我對朋友的死亡感受非常不滿。

  如今『前任市長』的命令再度下達,說是發現殺人魔躲藏地點,就是現任市長經營的瘋狂夜店。

  負責的指揮官沒有拒絕的意思,馬上編制第二組人,要前往Dream night club 夜店的地下室,射殺殺人魔杜絕社會的後患,而我也被安排其中一位。

  就算有經驗的我也很害怕,我們從後門直接突入,發現地面上都是已經暈眩的不良少年,甚至還有奄奄一息倒在樓梯口的人們,我認為這是殺人魔幹的。

  慢慢進入到地下室,隊長直接從門縫直接開槍,我們就衝了進去。

  #^*@(*^$_)#!-*/%-*/@$#)!@*^&&(&%@#-!/-/%-*/-^/-/-!/#-/!#!$*%$*#/^&*&**+)(_

*

  一瞬間的死亡,讓畫面瞬間中斷沒有錄像。

  『各位看見也聽見了嗎?我們國家培養的菁英,就這麼輕易被殺人魔殺死了,根據我的調查,與反恐菁英對決的人,手持的兇器與先前死者身上的傷口其實是一致的,因此可以斷定,我們現任市長、王慕祿是真的在養殺人魔殘害社會。』

  『然而這還沒結束喔,我們將畫面停止一下,視頻中,我們可以看見,Dream night club 夜店地下室最深處的豪華房間內,其實還存在兩位,一位女孩子,一位幼小女童,這兩人很明顯受傷,應該是殺人魔玩弄的對象,本該屬於『人質』反恐菁英卻喊出一句『將這個房間人全部殺光,不留活口。』這一句話,實在太令人震驚了。』

  夏若萱馬上仔細分解視頻的畫面與對話,加強放大給予觀眾看,從畫面中可以證明新聞的真實性。

  『我調查過這名女孩子跟這名女童的身分,女童可說是毫無關聯,純粹就是被殺人魔綁架玩弄生死,而這名女孩子,則是前任警察局長『林浩瀚死亡案件』死者的親女兒,她的雙手很明顯完全被灼傷,皮膚都裂開,女童身上多處傷痕,昏迷在室內,反恐菁英卻是準備屠殺,而擁有控制權的前任市長『墨衛戍』為什麼要這麼趕盡殺絕?積極的處理殺人魔呢?是真心為社會好?還是這後面有著陰謀呢?別忘記夜店的大火,沒有任何的證據是怎麼產生的,就連消防人員也透漏是從地下室,也就是殺人魔與反恐菁英隊站地點開始起火的,如果是有意要殘殺大量百姓,更可能是想要某種目的也說不定。』

  『做為記者的我,將會用生命,為社會每一個人,報導最真實的『真相』。』

  『以下是我透過個人採訪的資訊,希望對各位罹難者家屬有所幫助,從Dream night club 夜店以及商圈大屠殺兩起案件,我公佈我所知道的死者身分,雖然殘酷,我不曉得警方到底再隱瞞什麼,但我希望每一個人有權利知道,那些人無辜的死亡。

  夏若萱直接公布將近『五百人的死者』名單,並且準確的發音,將每一個人的姓名以及字幕,清楚的映照在直播視頻中。

  並且將遺體存放的醫院跟葬儀社位子告訴民眾,甚至留下兩家地址與電話。

  將近一小時的直播,過多的證據以及真實性,加上社會的暴動與紛亂情況,夏若萱新聞直播彷彿一戰成名,人數劇烈增加,觀眾的留言都在抨擊社會的媒體記者都是收錢辦事,不然就是混淆視聽,對自己利益有益才去報導,不然就從網路上流言蜚語抓取片段來胡扯報導,產生的誤導,讓很多民眾非常不滿。

  很多家屬得知自己的孩子是受害者後,一方面是謝謝夏若萱讓家屬得知失蹤的孩子去向,儘管不信,也能從這個報導尋找到自己孩子下落。

  還有家屬急忙尋找孩子遺體,卻得知擅自被火化處理掉後,連骨灰都找不到時,他們的憤怒,全部指向了現任市長以及暗中操控軍事力量的前任市長兩個人身上。

  一時之間,這篇報導瘋狂的在網路上分享與轉載,打臉所有媒體記者,很多網友也開始提共他們知道的部分真實情況,然後東揍西揍,銳利的網友也因為自己失去朋友與親人,憤怒的還原事件,不斷在網路上與大量人士討論,一瞬間政府與『民派』、『進派』議員們都受到人民譴責,紙終究包不住烈火。

  無奈之下,市長位子也快保不住,王慕祿已經放棄,不管這一切,準備拿錢落跑,可惜依舊只能躲在小小病房中,醫院也被人潮包圍,院內的醫生跟護士都很緊張,他們看見報導的視頻後,也開始覺得王慕祿是該死的對象。

  同樣,無辜女童死亡,屍體不但被子彈打穿還被燒成不成人形,最後被政府機關擅自送往葬儀社處置,如今家屬找不回這位女童遺體、骨灰,不管一切找上控制軍隊勢力的前任市長、墨衛戍。

  墨衛戍則是閉門不出,他恨不得這位女記者趕快死一死,想聯繫策畫出主意,卻一直處於『語音信箱』的狀態,更讓墨衛戍,不得不強制讓警局的雷銘司儘快處理。

  結果而言,非常不理想,為求快速解決的墨衛戍,一票警察反而被反殺,甚至挑釁不該惹的人下場,就是整整好幾條街,陷入了火海。

  「現在每一個人都想要與我作對就是了,那麼……讓殺人魔剛好來幫我處理掉那群無知的人民,引誘他去殺所有人,把所有人殺光嫁禍給殺人魔,我要讓每一個人都知道,與我作對,就只有死!」

  墨衛戍手中的水果手機,碎裂四散。

  至極憤怒之下,眼神早已陷入瘋狂深淵中。





  「我要離開了,這幾天謝謝你們的照顧。」

  「薛深谷,你真的要去嗎?」

  「恩,我沒有不去的理由,因為他是我的哥哥。」

  住家的玄關,薛深谷全副武裝,受傷的傷口也復原到能大幅度活動的狀態,加上吃飽睡飽,以及心情上的變化,讓精神能夠更加專心。

  他,必須面對。

  林瑤曦看到他堅定的意志,也不多勸什麼,雖然心有愧疚,但也尊重薛深谷的選擇。

  母親與女兒有著同樣的想法,像個母親說著:「無論如何,這裡歡迎你回來,當然如果你們『兄弟』願意接受我跟瑤曦的話,這裡也能是你們的家。」

  「伯母……」
  「媽媽……」

  「或許你哥哥會想殺了我,但如果能像丈夫,用我的命換取你哥哥的理智不再陷入瘋狂,我願意,我也對得起你的父母。」

  母親也下定了決心,彼此是仇人,依舊誠心的付出,換取『和解』,一半是為了女兒,一半更是讓自己有贖罪的機會。

  「謝謝,伯母。」

  薛深谷鞠躬道謝,與林瑤曦、母親兩人正面對視,此刻彼此的眼神交錯,好過一言一語。

  隨著玄關的開啟與關上,那消失的身影,彷彿再見不到。

  就算過了數十分鐘,母女依舊站在玄關,等待彼此的發言。

  「媽媽,我下定決心了,我……。」

  「我知道,妳去吧,妳想幫助他吧?」

  「恩,我怕媽媽會……」

  「我會很擔心,這是一定的,但一想到我知道女兒心裡想要去做些什麼時候,比起我什麼都不知道,這次,我很相信,我們的女兒,會平安回家的。」

  「媽媽……」

  「媽媽很謝謝瑤曦,本來這件事不該牽扯妳進去,媽媽很沒用,而妳願意替我跟爸爸付出行動,我沒有任何怨言,只能相信,相信著,妳會平安歸來。」

  林瑤曦抱緊母親,兩人擁抱許久的時間,此刻,宛如才像一對母女,像個親人,真心坦誠心中想法。

  「謝謝媽媽,那麼,我也出門了。」

  「瑤曦,路上小心。」

  這次出門,不再是不言一語的沉默。

  回歸親人的感覺,彼此心境也產生極大的變化。

  從仇恨

  變化成

  ………………

  ……………………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