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25 失控

艾爾斯凱 | 2021-03-14 23:27:17 | 巴幣 160 | 人氣 171


弟弟有一位摯友,以前常常來我們家作客
那位朋友的夢想是改變腐爛社會
弟弟很喜歡那位朋友
而他的眼神
我非常討厭





  夜晚些許涼意的道路上,律師與殺手並肩走著,吹過臉頰的微風,兩人之間的氣氛卻是異常冰冷,默默無言的行走,直到離住處有短距離。

  律師率先打破了沉默。

  「殺手,你向薛深谷透漏多少當年的訊息?」

  「主人沒叫我說,我沒有說。」

  「那換個問題,未來需要辯護薛深谷的那一天,排除主人的命令,你願意為薛深谷出面當證人嗎?」

  這個問題,殺手停下腳步。
  這個問題,殺手不知道如何回應。

  「這是很重要的事情,你一直都是聽令辦事,而薛深谷我希望你自己做出決定,因為你是『當年唯一的見證者』,儘管你的決定會害到很多人,但薛深谷是否能夠獲得自由之身,你是關鍵。」

  「這…………。」

  殺手向前走了幾步,帶著疑惑、困惑的眼神,看向律師,嚴肅的表情,毫無開玩笑的言談,當下的沉默,是自己從未想過的事情。

  一直以來聽令辦事的人,一直以來受到『殺手』該有的訓練,完成任務,如今自己要下一個決定,頭一次感受到,這是多麼困難的事情。

  儘管冷血無情,殺手第一件事情是想到主人的安危與否,他從未懷疑主人會有危險,但不願意未告知主人擅自行動的行為。

  殺人毫不猶豫,此時卻一個問題而猶豫不決。

  「你的主人在最關鍵曾經救了你,你為了報恩,信任他為『主人』留在身邊,然而主人並非能夠永遠保護你,或許你早有成為棄子的覺悟,我仍希望你用自己意志,替你死去的那個人,做出決定。」

  「從那刻之後,我早已下決定。」

  「但你依舊被『命令』給綁住了,若是主人沒有下命令,你會眼睜睜的看著薛家最後的兄弟死亡嗎?」

  律師這句話,刺痛了殺手內心,他握緊拳頭

  想要說些什麼

  顫抖的嘴,最後呈現沉默。

  兩人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一台轎車停下腳步。
  
  「時間不多,我希望就這件事情,你能下決心,貫徹到最後,我想跟你說的,就這些,回到主人之前,路上小心。」

  「…………。」

  律師說完之後,轉頭離開,殺手看著律師的背影,隨著離開光明的路燈,逐漸朝向黑暗走去,僅僅一分鐘的時間,已不見律師的背影。

  「主人,我該怎麼做才好?」

  殺手嘆氣之後,遙控器按下,坐上自己專屬的轎車後,駛離『新城』。




  整條街充滿了鮮血,無數的屍體倒在路面上,藍紅的光芒大量的閃爍,無數的家庭無止盡的淚水落低落地面,洗滌著鐵鏽味的地面。
 
  這一條街屬於城市中相當熱鬧的商圈,最熱鬧的時段,甚至可以禁止車輛通行,擠滿的人潮在商圈,內走動著,愉快的約會、電影預告的大螢幕、朋友聚會聚餐場所。

  本該如此,又有誰會知道

  大白天的,人群中混入

  連續殺人案的殺人魔。

  擁擠的場所,沒有任何的警衛、警察巡邏的時間點,刀光閃爍,噴灑的鮮血,當人們警覺的時候,人擠人根本無法逃離殺人魔雙手刀光的範圍。

  宛如失控的死神,奪命開殺,來不及逃離的人們,喪命刀下。

  灰與白交錯的磁磚路,頓時成了血紅色的黑暗,屍體一具一具的倒在路邊,就連經驗豐富的驗屍官跟檢察官,都忍不住路面嘔吐起來。

  上百具的屍體,全部都是脖子動脈的一擊斃殺,大範圍的封鎖街道,封鎖線外圍,無數的記者毫無人情一般的瘋狂拍攝案發現場內的屍體與狀況。

  為了點播率?
  還是為了自己工作本份?

  當下根本沒有人知道記者們的心情。

  其中一名女性自由記者,手機重摔在地上,跪在狹小的角落,對著水溝不斷的嘔吐,揮之不去的鮮血畫面,堆積如山的屍體,根本無法承受。

  根本無法想像,幾百年來,除了戰爭外,從未出現民間大量死亡的情況,殺人魔已經不是人類,這是女性記者的真實想法,她也難以想像,圍觀的一群記者們,到底是抱持怎樣的心情,去拍攝正在處理屍體的警察們與案發殘酷現場。

  一名男性,用粗壯的手腕,直接勾起全身無力的女性。

  「咳!嗚!」

  「夏若萱,先離開,這裡血味太濃了。」

  「恩……好。」

  一句答應後,男性撿起手機,直接把夏若萱強制移動,遠離案發現場後,遞出了一瓶水給虛脫狀態的夏若萱,急忙地把嘴中噁心味道給清洗後,夏若萱不斷大口大口的喘氣調適自己。

  「宋殞,謝謝。」

  「不客氣,畢竟太過駭人,妳會這樣難免。」

  「……你也看到現場,沒有任何感覺嗎?」

  「我只是忍住而已,我也不願意多看一秒。」

  名為宋殞的男人,身高、體重都與一般男性標準值差不多,黑髮微微遮住了雙眼,手臂的肌肉相當結實,表示鍛鍊過身體證明,個性沉默寡言,有時夏若萱無法與宋殞聊天。

  個性完全相反的兩人,有著同一目標,了解連續殺人案的因果。

  「醫院前面的記者也大排長龍,市長也不願意會面,表示要安靜休養,對於被救也只說:『火災當時我在洗澡,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這樣的藉口,當然沒看到沒證據也無法保證市長說謊就是。」

  夏若萱嘆氣著,根據調查的結果,殺人魔一定潛伏在『Dream night club 夜店』,市長經營有殺人魔,對比之前殺人案件,有幾位死者是極度反對甚至是調查市長貪汙的黨派人士。

  可以聯想到為了自己利益,又有實力不怕警察,市長絕對飼養殺人魔,夜店火災過後,很多線索都被燒成灰燼,根據最初記者的報導,死者還有幾位武裝份子的菁英,不過這個說法不到半天的時間,台詞跟字幕就被更改了。

  能夠威脅記者動手腳,肯定是大人物。

  「我很肯定,市長一定是幕後黑手,只是證據完全找不到,就連警方連『Dream night club 夜店 火災案件』的死者名單都沒有公佈,明明店門口就死了兩個警察,真不曉得是保密協議,還是不想公開。」

  「市長的權力無法動搖的。」

  「說不定『前市長』也有關聯呢,火災太不自然了,這也是我想不通地方,市長真要暗中殺掉飼養的殺人魔,又何必放火玩自己?偷偷用假情報騙人出去,在外地設埋伏殺掉不就好了?何必在地下室狹小空間與殺人魔對決?」

  「前市長……妳懷疑連續殺人案跟『墨衛戍』有關聯嗎?」

  「是阿,就算推論,沒有任何線索也難報導。」

  「直接說出妳的推論,由網民去想像不就好了。」

  「不行,這樣根本不是記者,斷章取義的記者,只是個亂編故事的殘害兇手罷了,我不想成為那樣的記者,說實在現在社會的記者,我極度的討厭。」

  夏若萱緩緩站起身子,將喝完的水瓶,尋找回收桶丟棄,宋殞則是跟在她的身邊,繼續聽她的話。

  「所謂的記者,是不能相信任何人,只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以及訪問查證事實,為不知情的民眾,給予正確的事件發生因果關係,同時教導民眾,當犯下同樣這種事情時,會有同樣的下場,才叫做記者。」

  記者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代替廣大的閱聽眾前往事情發生的現場,或是接觸新聞事件的當事人,並將事情的真相及其代表的意義,透過報導呈現於大眾媒體之上,協助媒體達成守望、教育、討論、娛樂等功能。

  如今社會的腐敗風氣,外來因素的過多介入,嚴重影響媒體報導的公正性,在媒體環境尚未完全透明的地方,許多記者也會收取某些人士給予的紅包來寫文章報導,誘導人民往錯誤的方向走。

  夏若萱非常討厭現在媒體的公司,因此轉為自己獨立視頻,成為自由記者。

  「儘管有危險性?妳深入調查的話,連命都會賠進去的。」

  「我知道,真相伴隨的危險性,我已經體驗過了,那一天要不是宋殞來救我,我早就死在殺人魔的手中了吧。」

  「我只是剛好路過而已,畢竟慘叫聲太大了,只是盡我所能的幫忙,也體驗到殺人魔實力多強悍。」

  「恩……其實我很感謝你幫助我,又提供你的住處跟資源給我用,說實在很難想像一名陌生人願意幫我至今。」

  「想瞭解為甚麼這個社會,會出現『連續殺人魔』這樣的極端份子,我沒有很聰明,而妳擁有我需要的能力,保護妳只是條件交換,僅此而已。」

  「宋殞的身手也很厲害呢,打得贏殺人魔嗎?」

  「光是那一次我就體驗到,我毫無勝算,所以那一天帶妳逃走最為優先。」

  「這樣啊……。」夏若萱用懷疑眼光看著宋殞。

  宋殞冷淡用別的話題帶開:「妳辛苦架設網站,統計如何?時間快到下一位採訪了吧?」

  「算順利吧,多虧有你的建議,直接在我的視頻網站貼連結,重新架設一個『調查網頁』,當天夜店的受害人是,願意提供訊息,死者我正在一一列舉,同時採訪受害者,訪問當天的狀況,看樣子又要重新架設一個網站,覺得這一次的百人死亡,警察又不公開名單了吧。」

  既然不公開,那就自己想辦法弄出死者名單吧。

  真相,就是記者該做的事情!

  「…………。」

  「幹嘛一直看著我啦?」

  「沒,覺得妳很厲害。」

  「我喜歡被人誇喔,哼哼,好啦,下一位夜店受害者採訪時間快到了,宋殞要陪我嗎?」

  「要。」




題外話:

  總算進入後段篇章了,加油啊我~~希望能寫完><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創作回應

喵君
[e12]
2021-03-15 07:05:55
艾爾斯凱
[e12]
2021-03-22 23:05:5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