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20 深淵

艾爾斯凱 | 2021-02-26 00:55:03 | 巴幣 1064 | 人氣 236


我與弟弟再會
截然不同的思想
讓本該相聚而開心
變而失望的憤怒

為何?
為何會這樣?
我無法理解






  一對兄弟,身高差不多,臉貌只有些許的差異,年紀差不到兩歲之間,同樣的四把刀裝備在身上,體格有著明顯的差距,薛深谷喊了一聲「哥哥」,一旁跪在地面的林瑤曦,保護身邊昏迷的少女,恍然大悟。

  薛深谷不是連續殺人犯,而是他的哥哥、『薛深潭』

  「古,回答我,為什麼幫助那個女人?他的父親殺了我們的爸爸,我們拼命的打法律訴訟,最後得到什麼?你忘記媽媽為什麼自殺的嗎!?我們眼睜睜看著媽媽的遺體啊!這股憤怒,你忘記了嗎?」

  「…………我沒忘,真的沒忘。」

  「這個社會,有幫助過我們什麼嗎!?證據、人證、證詞,三項都齊全的訴訟案,為什麼大法官的一句話,那個殺人警察就完全沒事?天理何在?結果我們敗訴,賠錢,甚至媽媽在那之後的狀態!給我回想!給我去回想!媽媽到底是誰害死的!?為什麼一堆人都還要說我媽媽不樂觀,自尋死路?還要被謠言迫害!死人就沒有人權嘛!?明明就是被害死的啊!給我去回想!!」

  無法壓抑的怒火。

  薛深潭吼著每一句話,都在刺激著薛深谷內心一直拒絕去回想的景想

  然而忘也忘不了

  畫面依舊在腦海裡清晰的映照出來。

  真的……忘也忘不了

  法律敗訴後,媽媽陷入憂鬱,整天都是坐在椅子上,看著最心愛,丈夫的照片,時常哭泣著,時常……

  媽媽不吃不喝,我們兄弟一起去買食物,想要讓媽媽打起精神,媽媽無法壓制住內心的憤怒,打翻桌子上,我們弄好的一桌食物。

  半夜媽媽幾乎每天做惡夢,痛苦的聲吟讓我們兄弟也睡不著,媽媽很常失眠,一直不願意看精神科,我們兄弟也知道,精神科的醫生不會實質性幫助什麼,為了賺錢,多半都是開藥物治療,而不是真正的想幫助我們。

  媽媽身體越來越瘦了,家裡的財富也越來越窮了,我們願意打工,但要支撐家庭,導致媽媽常常一個人,孤獨的

  孤獨的在家。

  每當回想,我的眼淚

  總是輕輕地掉下,為什麼我們的家,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啊?為什麼………

  最後,我們兄弟打工回到家,媽媽上吊自殺了,我們開門

  媽媽就在客廳

  死了

  我的心,好痛

  無法忘記

  永遠,無法忘記。

  「我……知道……所以,我才會去殺了林浩瀚。」

  「復仇,這是屬於我們的復仇!是我們應該得到的權力!可是那群自以為是正義人士!他們懂什麼?沒有人替我們說話,完全沒付出行動不斷嘴砲我們,你最後卻是『無期徒刑』?哈,酒駕撞死人都沒這般待遇,頂多判個幾年時間,出獄後繼續喝酒鬧事,虐待兒童致死的父母,也只判五、六年徒刑就被放出來殘害下一位兒童,甚至卡車壓死路人,也判的很輕,甚至不用關,他們繼續開卡車,到底為什麼『你』會判無期徒刑?警察很偉大嗎?這個社會告訴我,最無能最敗類的,就是為國家效力,連正確都無法判斷的人士!」

  「…………。」薛深谷痛苦的閉上眼睛,搖搖頭。

  「當我最後的親人也被無情社會給帶捕入獄,我無法原諒這個社會的一切,現在要我住手,根本不可能,古。」

  薛深潭失去唯一的親人、薛深谷,陷入極度的瘋狂,每天回到家,只剩下

  一個人

  才發現自己的家

  空間好大。

  鄰居之間的竊竊私語,沒有一個鄰居都抱持著善意,爸爸被人害死,被冠上罪名,媽媽自殺引起鄰居的躲避,弟弟的殺人讓鄰居認為我們一家都是怪人、都是壞人。

  那些鄰居怎麼不去想?

  他們最困難的時候,是誰出面熱心的幫助他們度過難關的?

  他們有需要的時候,是誰願意出面幫助他們的?

  爸爸的熱心、技術、熱誠,絕對是世界上唯一最棒的父親,帶著我們出去玩,帶著我們一同練習武術,與媽媽之間的互動與愛情,我們好喜歡。

  就是因為,一名警察

  把我們全部、全部給破壞了!!

  「我殺光所有鄰居,先殺他們的小孩,讓父母感受到我的悲憤,他們用人數來對付我,我用我的技術把他們人頭一個一個剁下來,再用這裡的不良分子,處理屍體,替換鄰居,我給他們新的住處,也成為我的眼睛,誰敢接近我的家,我就殺誰,誰再敢對我家人有意見,我就全部殺光,我不需要這些人,更不需要過河拆橋的人。」

  薛深潭直白的言語,讓林瑤曦沉默無言,不敢置信事實,不敢置信發生的事情,就因為自己的父親舉動

  害死了多少人了?

  「這些遠遠不夠,社會永遠虧欠我們的,我就要整個社會來償還,我要讓全社會都知道,我內心的憤怒!家人天人永隔!兄弟被迫拆散!家庭只剩一人的孤獨感!我要所有人都體會到!為此,我不可能住手,古,給我離開,我要把那女人四肢神經全部切斷,丟到外面,再讓救護車去救。」

  彷彿死神的雙眼,盯著林瑤曦,那份恐懼深深影響到內心,薛深潭不打算直接殺死林瑤曦,相反,他要毀了林瑤曦的身邊所有一切,奪走四隻行動力,坐在輪椅上,眼睜睜看著身邊珍惜事物,一一的消失而去。

  才能體會到,被剝奪一切的薛深潭,到底是什麼心情度過日子,然後才殺了林瑤曦完全復仇。

  「我不在乎哥哥殺了多少人,我……」

  「就為了這個女人,你一直跟我作對嗎?原因?她長得漂亮?你不忍心讓我殺?還是你殺了她爸爸,你就同情她?」

  「我只為了哥哥。」

  「為了我?殺了那女人,我就信你。」

  「唯獨這點我辦不到,有人跟我說,林瑤曦的平安,就能換回我們兄弟一個安寧之處的生活之地。」

  「這種謊言你也信?這連小孩都聽得出來謊言,你也信!?我們已經不可能一同生活的!已經不可能……」

  「我也想回到以前那個家啊!誰不想!我非常想啊!哥哥也是、不是嗎!?我很想……真的好想……『回家』啊。」


  薛深谷眼眶,滴落了淚水。

  他的雙手,握緊拳頭,閃爍的刀芒,反映著他的心情。

  想要回去,那穩暖又開心的『 家 』

  以前愛哭泣又假裝堅強的弟弟,在薛深潭眼中,一點都沒變。

  他哭了,林瑤曦看見那強悍的背影,聲音,淚水,都顯現薛深谷內心的傷痛。



  真的

    很痛



  「我也想對社會復仇啊!我也想跟哥哥一起殺光全世界的人啊!然而到底有什麼意義!?再多人死,爸爸、媽媽也不會回來,不會回來啊,我唯一的親人,只剩哥哥你啊……跟我說『林瑤曦平安就能安穩與親人生活的人』,就是把在監獄的我放出來的,我出獄只能相信這句話,所以我才努力至今,尋找哥哥,在這深淵社會中,我唯一想跟哥哥重新一起生活啊,管他社會,管他死多少人,管他有多少鬥爭,哥哥是我唯一重要的親人阿。」

  「古……。」

  「我有什麼辦法?我能力有限,我沒辦法阻止哥哥你啊,哥哥越這樣下去,我怎麼還有機會與哥哥生活?一但社會都知道殺人魔是哥哥,我……我真的就沒機會……跟哥哥在一起啊。」

  薛深谷的真心話,薛深潭回想以前的弟弟,總是如此,總是如此

  爸爸最喜歡薛深潭,媽媽則最喜歡薛深谷,我們兄弟一同長大,彼此玩樂。

  誤會了薛深谷的用心,一直以為他為了保護仇人的女兒,其實一直都是為了與哥哥見面,阻止哥哥,是為了換取唯一與親人生活的機會。

  「………………。」

  薛深潭,手掌慢慢的離開了刀柄。

  走向哭泣的弟弟。

  或許

  就此收手吧,與弟弟一同生活。

  「……只要有困難,一定難不到我們兄弟,對吧?古。」

  「哥……」

  薛深潭的手掌,就要落在薛深谷的肩膀。

  呯!

  無情的一發子彈,從門外直接射進薛深谷的腹部。

  飛濺的血液,被擊倒落地的身體。

  薛深潭

  林瑤曦

  兩人都十萬分的驚訝無比。

  從門外闖入一批『反恐小隊』,每個人裝備十分齊全。

  這唯一回頭路,又被社會給阻止了。

  「將這個房間人全部殺光,不留活口。」

  反恐小隊的隊長,喊出這項指令時。

  薛深潭,

  改變心中的理念。

  果然這個社會

  就是個


!狗屎世界!

血紅的雙眼,早已分不清對與錯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創作回應

喵君
[e18]
2021-02-26 07:21:16
艾爾斯凱
(^-^)V
2021-05-06 18:48:03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政治人物的貪婪,造就了這一切的悲劇,就差這麼一點就能回頭了,真的很令人不捨
2021-05-02 13:16:21
艾爾斯凱
不管哪個國家,政治腐敗都是對百姓造成傷害阿
2021-05-06 18:48: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