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18 夜店 

艾爾斯凱 | 2021-02-18 21:12:36 | 巴幣 56 | 人氣 248


爸爸身中三槍死亡了
殺死爸爸的警察在法庭上完全沉默

為何開槍射殺爸爸沒有任何理由跟原因
並且 大法官、呂誆衡 就這樣判警察無罪

為什麼?因為這就是社會正義?
要殺就殺?死人閉嘴?
那麼我也開殺吧。
社會法律早就染滿無辜人的鮮血




  「這……不是真的……」

  「這是事實,你的父親、林浩瀚不知為何,對準一位平民,也就是薛深谷的父親,連開三槍,導致直接死亡,後來薛深谷的母親痛恨林浩瀚,幾乎將家庭的剩餘財產,全部用在搜索、搜尋證據、證人,雇用律師,與進派議員合作,那場法律戰,我有參與旁聽,十足的證據毫無理由開槍射殺一名百姓,但很意外的,你的父親什麼都沒說,法官直接判決無罪,並且判薛家敗訴,以誣告的名義,要求薛家賠賞林家費用,後來你的父親沒有討這筆債務。」

  「我……什麼都不知道……。」

  「還是學生的妳,或許被徹底的隱瞞,那時候的薛家因為主要經濟的丈夫死亡,財產又一個毫無正義可言的敗訴,導致薛深谷的母親得到重度憂鬱症,後來在家中自殺身亡,薛深谷親眼目睹雙親死去,產生極大的殺意,一連串的隨意殺人,報復社會。」


  看著電腦資料的林瑤曦,所有資料都是網路上沒有的,並且照片、法院的證詞錄音以及錄像,同時還存在證人的個人資料,都十足顯示,

這件事確確實實的存在

  然而社會上完全被抹去。

  心中疑惑不斷的擴大,自己最尊敬的父親、引以為傲的父親,竟然隨意的開槍射殺百姓,還判無罪。

  瑤曦心目中警察的正義,慢慢的坍塌。

  根據日期,是幾年前,直到爸爸被殺害日子之前,一家人都和樂融融的生活,彷彿自己父親當作這件事沒發生過般地過著日子。

  開始懷疑自己母親,到底知道多少?


*  媽媽自從爸爸死去之後,完全沒有復仇心態,甚至要我放棄追查殺死爸爸的薛深谷,媽媽到底知道多少?又為什麼不跟我說?


  「接下來就是我自己的推論,我們進派曾對這件事情有調查,但是查不出任何可疑痕跡,當年過太久了,痕跡都被抹除,我認為是現任市長,也就是『民派』指使妳父親去殺薛深谷的父親,引發警界的醜聞。」

  「議員為什麼這麼推測?」

  「妳爸爸殺人那時候,剛好是『市長選舉』前一個月多,那時候兩派的代表人士,有過激烈的競爭,而最具關鍵,讓我們進派『當年的市長』敗給了現任市長、王慕祿。」

  「……妳想說,王慕祿市長為了贏取當年選舉,必須給進派製造醜聞,警察隨意開槍殺人,讓進派名聲降低,進而讓民派的王慕祿獲得選舉優勢?」

  「沒錯,林浩瀚的殺人引起社會的動盪,並且還判無罪這一點,確實在當年,導致『進派』代表議員失利,敗選的最關鍵事件,後來『王慕祿市長』當選後,林浩瀚的過失殺人就無聲無息了。」


  結果引發社會性的連續殺人案,雖然死亡人數突破二十人,不足以引發社會的恐慌,但也死了將近二十幾個人,其中還有政治人物。

  一想到自己的父親參與這種行動,最後受到報復被殺死,心中那份尊敬,漸漸的崩潰散去,只是內心堅持住自己心靈,沒有表現出來。


  「接著薛深谷殺死你的父親,後來被釋放出來,說是假釋出獄,警方也沒有通緝這名殺人犯,很奇怪吧?我認為是市長為了明年的市長選舉再做準備,薛深谷出獄後,沒有任何的消息,甚至連住處都被法拍,無路可去的他,身為刑期未滿的犯罪者,沒有任何公司或是工讀生會僱用這樣的人,因此最明顯,有人飼養著這名殺人犯,這位飼養員,可能就是現任市長、王慕祿。」

  「什!?議員認為市長將殺人犯藏起來?並且任由他犯罪,只為了明年選舉?」

  「我就是這麼認為,王慕祿市長有自己名義下的『夜店』妳知道嗎?目前最有名的那一家。」

  「……市中心附近的那一家夜店對吧?我有聽朋友提過,說是每天晚上都有警察顧門口,店內很安全,樓上是旅館可以休息,當然很多負面的謠言。」

  「就是那家,我調查過,連續殺人案,有幾個人就是曾經妨礙市長開店 或是 店內可疑現象提出檢舉人士,被殺掉了,並且顧店門口的警察,可能也不是好人,都是跟市長串通好的,我也聽說店內還有毒品的交易,市長貪汙貪的財富有著相當驚人的金額,但這些我們進派都無法取得關鍵性證據。」

  「……所以議員認為,殺人犯、薛深谷住在這家夜店內,只要揪出或是店內拍下薛深谷出現此處的證據,就能在明年市長選舉,把王慕祿拉下台?」

  「民派這幾年貪汙貪得過於誇張,百姓、市政政策都荒廢,金錢流動過於複雜,導致社會風氣一團亂,政治人物是為百姓付出,我不允許下屆市長還是王慕祿當選,他用錢財買了太多太多選票,為了社會未來,明年我們進派必須贏得先機,蒐集最關鍵的證據最後一口氣打出來。」

  「…………,議員打算讓我在夜店尋找薛深谷?是嗎?」

  「我認為這是很有價值的合作,我要證據,妳要找人,我會帶你進入夜店,市長認識我不認識妳,我可以當誘餌爭取時間,然後悄悄離開,妳潛入找人,只要拍下關鍵證據傳回給我,如何?」

  「讓我……想一下,事情沒有很簡單……。」

  「我知道不容易,妳慢慢考慮,我也不勉強妳。」

  女議員、吳筱涵走到廚房泡兩杯咖啡,靜靜等待林瑤曦的回答,議員也得知林瑤曦的經過,包含被襲擊兩次,殺人魔追蹤得到的情報,儘管很少,但足以證明『市長飼養殺人犯』這一個猜想,假設是真的,進派等於抓住民派最大的把柄,更何況有人願意協助,自己不用冒風險在夜店內徘徊。

  同樣政治人物的思維,林瑤曦就是猶豫合作之後,就會被遺棄在夜店,必須有個安全脫離的方針,『Dream night club』這家店沒有去勘查過四周。

  針對父親的死亡出現意料之外的答案,想要知道事件的起始,就必須見薛深谷一面,而人的行蹤目前議員推測是最合理的,然而內心深處,回憶住持提醒的話:「事不過三,守護者已盡力。」

  最重要的疑問,該怎麼從『Dream night club』這家夜店內部,尋找到薛深谷?上百位客人的數量,陰暗閃光的視野,更何況還有樓上的旅館房間。

  「我要幾天觀察夜店的時間才能答覆。」

  「好,我給妳聯絡電話,等妳準備好了再一同出發吧。」

  過了一週,林瑤曦對『Dream night club』有一定熟悉之後,兩人正式的進入夜店調查。





  夜晚的生活,要進入『Dream night club』夜店必須經過大門口的警察檢查是否成年才能進入,當然這種審查只是應付政府官員的檢查罷了,實際上警察也很歡迎火辣的女孩從身邊經過的感覺,不管是否成年。

  出示證件,警察大多都是看臉和身材,甚至未成年,只要身材夠好,衣服夠露,基本也能進入,畢竟裡面非法的事情也是一堆,就算出事,背後的靠山也能完全鎮壓住。

  彷彿進入人生開放的世界,喝酒、搭訕、跳舞,甚至脫衣秀等等各種花樣,對未成年而言是相當危險的觀念,裡面的少女看不出年紀,甚至有的少女願意給男人撿屍上樓開房,更有女人鎖定有錢的男人,去勾引來個仙人跳。

  光是一樓的大廳擠滿了人。

  吳筱涵穿著褐色V領洋服,身材雖沒有很好,但至少懂得場合,她選擇坐在酒吧台慢慢的飲酒觀察周圍人物,當然也有中年的男性看上議員,上前搭訕,都被政治人物擅長的說詞給打回票。

  林瑤曦為了不引人注目,穿著方面屬於夜店不歡迎的服飾,牛仔加上不露肌膚的上衣,男人會上前搭訕都是看上清純的臉貌,林瑤曦以重點搜索為主,直接捨棄那群男人。

  稍微逛了一圈,發現有幾扇門有人嚴格的把關,要混進去相當困難,就在思考該怎麼溜進去,有三名帥氣男性包圍林瑤曦。

  「呦,這位漂亮的小妹妹,要不要跟我們一起玩?」

  「不好意思,我沒有空。」

  「阿,真可惜,我也沒空,因為『頭兒』要妳啊。」

  「!?」

  意識到來者不善,準備想快步離開,三名男人藉由會場的擁擠,直接在林瑤曦的背後,直接電擊棒電昏下去。

  坐在酒吧台上的吳筱涵隱約看見有男人帶走了林瑤曦,並且從有人把守的小門離開,她馬上離開酒吧櫃台,打算直接離開並報警處理。

  拿起包包準備行動,發現一名男人,拿起了相機拍下議員匆忙的身姿。

  「真~~是~~巧遇阿,吳筱涵議員小姐~~。」

  「……萬萬沒想到你正大光明出現阿,市長。」

  「夜店是很歡迎人的,愉快夜晚才剛開始,妳說對吧?有過婚姻的妳,來夜店尋找新歡而離婚,這樣的主題,我想媒體很開心的。」

  市長那奸詐的笑容之下,吳筱涵瞬間害怕,不知不覺她的身邊沒有女孩子,全都是男人,每一位都彷彿吃過藥物,精神都不太正常,每個人似乎慾望要爆炸一般可怕。

  「你們……想做什麼?」

  「做什麼?要做什麼嘛~~~妳放心,等等妳睡醒,妳就會知道囉~~」

  市長一個彈指響聲,所有男性都上前抓住吳筱涵的四肢,同時身體部位已經不斷被亂摸,感受到自己等等的下場。

  「等等!不要碰我!來人!把外面警察叫進來!」

  「女人就是蠢,阿,你們這群不要在這裡修幹啦,要是讓大廳都模仿你們怎麼辦?再忍耐一下,樓上房間準備好了,把人帶上去就可以開始愉悅夜晚囉。」

  『喔喔喔喔喔!』

  「等!」

  十幾名男人把吳筱涵抬高高移動著,周邊的人們還以為是什麼活動,加油添醋的狂歡,市長表示這是餘興節目,請客人們不用在意。

  隨後市長留在大廳跟女孩們狂歡,吳筱涵跟林瑤曦則是被帶到完全不同的上、下地點。





題外話:

大家好,我是艾爾斯凱

新年快樂,恭喜發財

新的一年開始了,
往後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還請常常關照我的巴哈小屋喔

新年完畢,總算好不容易寫出了一篇
時間總是很少,靈感也隨著年紀而消退

期望今年,能完成一部短篇小說的作品就不錯了
那麼
再一次向大家

新年快樂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創作回應

喵君
法律很現實,只要有證人不說真話,真的很難營
2021-02-18 21:27:12
艾爾斯凱
現在法律感覺很混沌,每個人都會躲責任呢
2021-02-24 09:54:3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