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律血深淵 19 兩者

艾爾斯凱 | 2021-02-24 00:31:57


沉浸在回憶美好的夢
爸爸、媽媽都還在陪伴的幸福
一個討厭清醒黑暗的畫面
只剩下我一人了
如果時間能夠倒回
我想回去
回去屬於我的『家』




  Dream night club 狂歡的夜店裡,女孩、男孩、大人們夜生活的天堂,而在狹小陰暗的逃生用樓梯間,穿著V領洋服成熟的女人,正在被十幾名興奮的男人包圍。

  雙腿的服飾被撕裂開,大腿光滑的肌膚裸露,上半身的衣服也被強行扯開,粉色的內衣顯現出女人的豐滿。

  議員、吳筱涵,雙手雙腳被四名男人各自壓制住,就算使勁力氣掙脫,也無法擺脫強壯男人的束縛,身體任由其他男人撫摸,他們彷彿等不及,帶到樓梯口就開始受到非禮對待。

  討厭的觸覺,一陣又一陣刺激著大腦,就算是已婚的女性,遭受到自己最討厭、陌生人的撫摸,劇烈的排斥感,讓內心產生極度恐懼而全身發冷的顫抖。

  * 這些人瘋了,完全失去理智一般……好可怕……誰……誰來救我……拜……託……

  「這女人身材不錯啊!我要先上她!」
  「快點,我也想上她。」
  「乾脆一次三人比較快,她敢亂來就砍她一刀。」
  「好啊,反正有市長在,不用怕!」

  看到男人們開始脫衣服那一刻,吳筱涵只能流淚水,此刻的激烈反抗,說不定只會刺激男人,更使他們興奮無法停下。

  就在男人們一同將雙手放在褲子,脫下到大腿的那時刻,一個人影,抓住這個時機,快速上前,俐落的掃腿攻擊,直接絆倒兩個男人,由於褲子卡住雙腳的移動,導致重心不穩,兩個男人絆倒後,直接滾下樓梯,暈眩過去。

  褲子卡在大腿與膝蓋之間,加上受到『藥物』亢奮影響下,反應能力大幅低落,人影憤怒的拳頭直接轟向男人們的臉部,同時掃腿技術把人踢下樓。

  七個大男人一瞬間就通通被絆倒撞到頭,有的人還滾下樓,整張臉與地板親密的接觸摩擦,沒滾下樓的人,強烈的踢擊命中男人的命根子,痛的哀號之下,也滾下樓梯,暈眩昏迷。

  「靠!你誰啊!?」
  「竟然打擾我們開心時光!」
  「打死他!」
  「把他抓起來!」

  抓住吳筱涵四肢男人放開,馬上拳頭往『人影』揮過去。

  心知一打四是沒勝算,人影主動退到『階梯上』,男人雙腳一前一後的站穩階梯上,準備揮拳之際,人影直接拿出『防狼噴霧』直接朝男人的臉上噴過去。

  「痾阿阿阿阿啊!!」

  眼睛激烈的痛覺下,失去的視覺,加上已經揮拳的姿態,觸摸不到牆壁或是扶梯,於是垂直的從樓梯上摔下樓,碰一聲,人就不醒了。

  連續四次的噴霧,成功摔了兩個男人,剩下兩位則是快速繞到背後,用腳直接用力踹下樓,絲毫不留情,憤怒的表情,彷彿希望這群人不准活在世界上的憤怒。

  人影看到蹲在地面上發抖的吳筱涵,身上的衣服破損嚴重,穿著便服的人影馬上脫下外套,直接讓女性穿上,並且拉起拉鍊,遮住內衣裸露的上半身。

  「不要怕,我在身邊,趕快跟我從後門離開。」

  「雷……雷銘……司?」

  「走了。」雷銘司牽起吳筱涵的手掌,扶著站起身子,並讓她意識到隨他離開。

  「等、等下,林瑤曦還在裡面,也被人帶走了。」

  「有比我更強的人過去救她了,現在我只在乎妳。」

  「你知道,你剛剛……做……」這刻,溫暖的大手掌,撫摸著女性的臉頰,手指輕挑著頭髮。

  「我說過,我只在乎妳,走。」

  雷銘司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把吳筱涵直接帶走,兩人從夜店的後門離開,一路上的守衛都是呈現昏迷的不良少年,路過的吳筱涵也發現到,數量很驚人,這不是雷銘司一個人辦的到。

  而身為警察局長的雷銘司,身上沒有攜帶警用的槍枝,而且還是一身便服。

  兩人走出後門時候,雷銘司緊緊抱住吳筱涵身體,靠在牆壁上,躲在陰暗處,偷偷觀察後門出入口是否有危險,吳筱涵整個人陷入雷銘司的胸膛,那溫熱的汗水氣息跟激烈的心跳聲,讓女性感受到男性的是多麼擔心冒風險來搭救。

  此時雷銘司自己看見,有『一隻反恐小隊』從後門遠方前來,趕緊往更暗處躲起,用手遮住吳筱涵的嘴,兩人沉默幾秒鐘,反恐小隊的浩浩蕩蕩腳步聲,從雷銘司、吳筱涵兩人耳朵踏過去。

  「好險……」雷銘司留下冷汗,僥倖說著。

  「那是反恐部隊吧?裝備很齊全,甚至配戴步槍……」

  「我無法指揮那群人,快走吧,不要再扯進這件事了,我送妳回家,女兒肯定很擔心妳。」

  「我跟女兒說今晚要加班不會回家……她有約朋友舉辦睡衣派對,現在回去……」

  「這樣啊……今晚……住我的家吧,我拿衣服給妳穿,走。」

  「啊……恩。」

  雷銘司強硬的帶走吳筱涵,到隱密的停車地點,兩人上車後,雷銘司快速離開 Dream night club 夜店,同時解釋為何會出現在Dream night club 的過程。






  姐姐,救我、姐姐,救救我,嗚啊啊啊

  「嗚……聲音……」

  姐姐,救我、救我!!

  林瑤曦睜開眼,發現自己倒在大理石磚地面上,冰冷的地面,讓她頭腦漸漸清醒,用雙手撐起身體,雙眼環顧四週。

  是一間小坪數的密室房間,沒有窗戶,只有天花板的空調在運轉著。

  房間中央,有一名大約六、七歲的小女孩,被困綁在一種叫做全框深蹲架健身器材的最底部,頭頂上的槓鈴,一邊四十公斤重,兩邊合計八十公斤,只用一條粗繩支撐住重量,繩子的尾端,則有蠟燭的燃燒機關,再過幾秒,蠟燭的火焰就能燒斷繩子,槓鈴會直接砸在小女孩的頭頂上。

  「嗚啊啊啊啊…‥姐姐,救救我,嗚啊啊啊…‥…‥…‥」女孩極度恐懼的哭泣。

  房間內唯一能夠依靠的人,就只剩下林瑤曦一人。

  「嚇!別怕!別怕!」

  林瑤曦看到機關後,嚇的趕快上前,小女孩的四肢都被死死綁住了,沒有刀子也沒有工具可以輕鬆的割斷,要解開,一個緊緊死結讓林瑤曦無法用蠻力解開。

  槓鈴為八十公斤,林瑤曦全力也無法挪動半步。

  只能把火熄滅,阻止粗繩的斷裂,結果發現火焰即將燒到粗繩了,林瑤曦不放棄希望,全力衝過去用雙手直接把火給捏息,不在乎灼熱的燒傷,只求小女孩的平安無事。

  好不容易成功將火撲滅。

  然而粗繩已經被燒斷了一股,林瑤曦隱約聽見繩子發出『劈劈啪渣』漸漸斷裂的聲音,晃動的槓鈴,正在……正在……


  「姐姐、姐姐!姐姐!!!」

  「啊……啊……不要啊!!」


  林瑤曦試圖去拉住斷裂的粗繩,雙手才剛接觸那瞬間,灼傷的痛覺讓林瑤曦反射性鬆手。

  下一秒

  粗繩啪渣的斷裂,繩子直接飛走,帶動槓鈴,槓鈴直接下墜,朝著小女孩的脖子高速下去!


 「不!!」




  林瑤曦這瞬間,自己的無能為力

  彷彿在宣告,這個小女孩的死,就是她害的,在她的心靈上狠狠地刻下一刀。

  永遠無法治癒的刀傷。






 「喝!」

 
  繩子斷裂,房門也被踹破,一名男性快速的步伐,就在槓鈴砸到小女孩的脖子剎那,一隻腳的力量,硬把槓鈴往後一踢,掉落的軌跡偏移,重重摔在小女孩頭部後方。


碰!


  驚天聲響過後,小女孩被嚇暈,全身無力閉上眼睛昏去。

  跪在地面上雙腿無力的林瑤曦,全身發抖地看著來者。

  雙眼不敢置信,那是自己內心曾經最痛恨的臉。

  「薛……深谷?」

  「…………。」

  薛深谷沒有看著林瑤曦,反而他趕緊把綁住小女孩的四肢繩子死結,用刀子切斷後,雙手抱起,走到林瑤曦身邊。

  「你……。」

  「趕快帶這小女孩離開吧,路上的守衛都昏倒了。」

  這一刻

  更低沉憤怒的聲音,從門那端傳進來。

  「為什麼要幫助殺死我們父親的那個死警察女兒!?說!薛深谷!你應該也恨她!恨那個警察的女兒!」

  林瑤曦看見門端的那個人。


  * 有兩個薛深谷!?不、不對,他們長的很像,不是同一人。


  就在林瑤曦正在懷疑納悶之際,薛深谷緩緩開口,告訴了其中一個真相答案。

  「哥哥,我是來阻止你的,請……停手吧。」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68 巴幣: 58
獄鬼新賀
終於要到兄弟對決ㄌ 我要看到血流成河(X
2021-02-25 13:12: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