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恐怖-《共生毒》七、不被祝福的魔女

月雨海魅 | 2022-01-11 22:17:15 | 巴幣 18 | 人氣 205


七、不被祝福的魔女
 
  「正宮爭奪戰」的隔天晚上,爸媽在客廳裡爭執著,那同時也是我對於自己所認知的世界所有一切,開始滋生出懷疑與憎恨的幼苗的起始。
 
  「小郡她……絕對不可以讓她知道!她的年紀還小,現在還不是時候!」
  「妳是指為了避免她們接觸,不惜也要做到這種地步嗎?這也是懷疑對方可能知道那件事打下的預防針?」
  「但我們確實也握有昨天晚上看到的『埋屍籌碼』,不是嗎?說不定往後可以派上用場。」
  「確實是這樣呢。如果有什麼意外的話……妳和我其中一人也絕對得活下去!小郡是我們好不容易得到的寶貝;若受到他們威脅,我們就反過來威脅要把他們殺人埋屍的秘密告知警察!」
  「但我們的威脅對他們真的有用嗎?我……」
  「老婆,小郡是我們的最後一道防線!」
  「所以你果然已經查到了嗎?」
  「對,所有人都還不知道她是那間私人醫療機構的千金。要不是那群三姑六婆繪聲繪影的談論,對這名古怪的鄰居我還真不想管太多;只是我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因果巧合……」
  年輕姊姊消失後的隔天晚上,碰巧起床如廁的我,得知了這戲劇般的事實。而那間醫療機構,正是之後我從母親口中聽來的恐怖炸彈事件經歷中,那間她過去曾服務的醫院。
  「多年前妳離開的那間醫院,竟然是隔壁那個性古怪女人的父親開的,而且他們最後也早就發現了,在那次事件中,失去的不光只有資產及人們傷亡這麼簡單,還有郭雅筠寄在那間醫院裡的親生女兒,也就是隔壁這家姓賴的小孩!」
  只是,這段在年幼的我腦中留下印象的記憶,直到國中畢業前夕,我才知道母親離開的那間醫院是當時已擴大規模的該私人醫療機構的前身。
  我也因此醒悟,原來賴阿姨在我與父親釣魚回家,也就是警方首次因為學長姊姊的失蹤拜訪我們家的那天傍晚,自二樓投射而來的眼神並不是針對我,而是身旁的父親
  她肯定知道埋屍之夜,究竟被爸媽目擊到了,而我對她來講根本不構成威脅,反而還能成為她的助力之一。
  沒錯,我反而被當成賴阿姨,也就是郭雅筠掐住爸媽脖子的籌碼,也是爸媽那晚所談論到,他們的最後防線,關於我的「秘密」。
  那道眼神,肯定也夾雜她知道一切的訊息。
 
  這也是我國中時,叔叔那天烤肉對父親所提出的「交易」。
 
  只不過,其實雙方的籌碼並不對等,因為賴叔叔,也就是賴田成這男人,還握有另外一個只有他個人才知道,關於母親的祕密
  然而那名握有我們家兩大祕密的男人,竟然就在今年四月後徹底失蹤了。若要想到這中間的關聯,那確實會使人聯想到那極其顫慄的「可能」。
  所以我將賴叔叔的失蹤,連結到父親身上
  我相信叔叔的消失跟他絕對脫不了關係,那絕對也是多年來身處地獄的解脫。
  當然,與賴家有關,過去到現在的一男一女幾年內相繼失蹤,就連街坊鄰居都開始做出臆測了,怎麼可能警察會不明白其中玄機呢?果不其然,當警方五月再走訪賴家時,找出了兩具女性屍體,可惜的是,賴田成依舊下落不明。
 
  只是,郭雅筠現在竟然也已經不在那裡了
 
 
 
 
  警方在賴家庭院中找到一具骸骨、一具屍體,頓時寧靜的社區掀起極大波瀾。
  事後諸葛的三姑六婆們也紛紛扮起偵探,顧不得已到了晚餐時間,仍在賴家門前高談闊論。
  而賴家多年來不為人知的家務事與夫妻失和內幕,也隨著兩具屍體被發現,迅速不脛而走,大致的內容是這樣的:
  賴家的女主人曾是國內某間大型私立醫療機構總裁的千金,但個性陰沉且固執,長期下來終於讓丈夫再也無法忍受,帶了外遇對象回家。女主人雖然可憐,但似乎也有令人可恨之處。
  賴家的男主人常往返國內外,也是名愛拈花惹草的男人,且還私下經營販賣大麻的非法生意。
  兩人曾經有過孩子,但孩子失蹤了。因為此事,就此讓賴家夫婦的關係跌到谷底。
  而當初就因自己女兒的執迷不悟、情迷意亂下懷上無賴的孩子,身為企業經營者又喜好面子的郭雅筠父親,終於在失去孫子女兒仍不願離開那名無賴情況下,讓他對女兒的稍稍釋然轉為震怒,決定就此斷絕對方金援,也同時與斷絕父女關係,賴家就此徹底分崩離析。
  打從一開始,千金的父親就不贊同這場婚事,認為男方的個性輕佻、放蕩,做事不循正派,常常以偏門手段牟取利益;但這些說法卻被自己女兒全盤否定,指出對方給了她丟失許久的溫暖,擺脫被冷落的孤獨。
  而千金的決定,也明確說明了其對「原生家庭」的否定。不過追根究底讓她墮入地獄的原因,仍然是情人過於盲目的愛。
 
  「我們之間,算是有愛情存在嗎?」
 
  記得學長在與我交往後曾問過這句話,當時我只是笑而不語,既沒否定也沒肯定。
  僅是高中生的我們又懂多少愛呢?就連現代社會中的成熟男女,依然無法在愛情中找到解答吧?
  假如愛情真是這麼美好又好懂的話,世界或許早就和平了。但這虛無飄渺的感覺,也只是多巴胺的催化反應。
  所謂的「美好」是由多少傷痕與欺騙建構而起的假象,自身感受到的真切情感又真的能夠長長久久嗎?
  如同當年學長的雙親所說的一樣,他們與常人之間沒有什麼兩樣,只是現實的絕望讓他們終於發現所有攪和在一起的虛像,之後赤裸裸的真實招致瘋狂的到來
  沒有任何事物是絕對美好的,誰也不能去無視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中不存有任何的目的性。
  假如「互利共生」是人與人之間的主要聯繫,那麼諸多美好的形容也僅是人類基於多巴胺的催化下,自欺欺人的說法吧?。
  所以那時我只是輕輕回答學長,這位曾經在我心中的完美男人。
  「如果可以證實愛情是真的存在,那學長肯定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吧?」
  如同謠言一樣,直到被證實的那一瞬間,才可以說它是真的。

  賴叔叔是為了錢接近賴家的千金嗎?依目前所知道的,這個假設其實早已證實,只是賴阿姨心中對愛情憧憬的美夢,直到她的丈夫帶了外遇對象回家的那一刻才真正徹底粉碎,只是所謂的粉碎並不代表絕望,所以這些年來她依舊沒有放棄吧?
  畢竟,她也沒有退路了。
  話又說回來,假如愛情真存有目的,那阿姨又是為了什麼才放棄一切的呢?
  如果是想要擁有家庭溫暖,那她所追求的應該就是親情與愛情吧?
  只是十幾年前失蹤至今的孩子仍未找到,這對夫妻心中到底又會是什麼想法呢?會不會有那麼瞬間想起他,想要靠自己找到那個孩子呢?
  阿姨因為失去愛情、親情與孩子,所以精神徹底瓦解,才多年來把自己關在屋內的嗎?
  只是在知道賴家的真正內幕前,這些年來,我就已經暗自從那晚爸媽的對話中整理出一種假設,那就是──
  郭雅筠由於天生體弱多病,根本就是難以受孕的體質,十幾年前的孩子是她和賴田成好不容易得到的結晶,結果卻還是失去了。
  以至於想再求得一子卻不斷失敗的賴叔叔最終感到厭煩,開始往外尋求慰藉。
  然而,自始自終,賴田成根本就沒打算和郭雅筠走到最後,甚至誕下小孩。那個小孩的出現,不過是這位賴姓男子激情過後的意外產物,該小孩的失蹤,反而換來他的解套。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找回自己的孩子根本也已經沒有意義,只會為郭雅筠往後的人生帶來痛苦罷了。
 
  這個孩子對她來說,是不被祝福的魔女般的存在,此刻更像是一種詛咒。
 
  只是,有一件事,卻也是在這幾年間我發現的,也因為這個發現,驗證了我的的確確不是邱家的親生女兒
  那一刻,我似乎也從某種束縛中解脫一樣,從自那一晚後,一直沉積在心中的懷疑與自我欺騙中獲得解脫。
  然後,那顆夾雜懷疑與憎恨的幼苗,也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壯大到出乎我意料的程度。
  那些茂密的樹枝,猶如在我內心盤根錯節的蛛網,同時也是完美女孩──邱品郡誕生的「孵化場」。
  而那件事正是與當初我所假設的其中一個可能性重疊,卻有部分地方改變了。
 
  因為不會受孕的,是母親。
  如今,她卻是從賴家中被發現的第二具屍體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