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46 幫助夥伴的強烈意志

空想能手 | 2021-01-10 16:34:37


  在雲層之上,拉緹娜.斯托諾瓦只是關注著下方的情況,而沒有直接出手攻擊。

  一方面是因為沒有需要自己這種實力的人出手的地方,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這次請來庫雷格斯侯爵家幫忙也是需要回報他們的,而最簡單的報答方式就是把軍功和名聲讓給他們,因此拉緹娜是不能隨意出手的。

  而就在她發現有騎士團在某處的掃蕩行動花費的時間似乎較長,打算先靠近來確認情況時,一名年輕的女性飛龍騎士就來到了她的身邊。

  年輕的女性飛龍騎士使用像是拉緹娜一樣的方法,讓飛龍不斷搧動兩側翅膀保持制空狀態,並用尊敬的口吻說到:「拉緹娜大人,這裡有本隊的第三大隊傳來的消息,可否勞煩您花費些許時間來聆聽呢。」

  拉緹娜回過頭和她四目相對,並伸出左手指著自己剛才在意的地方說到:「那裡似乎就是第三大隊負責的區域吧?是遇上了有別名的對手了嗎?」

  「是的,掠奪團隊伍中有一個懸賞單上的人物,該人物為別稱『潛影追獵者』的A級暗殺者『阿朗索』。」年輕的女性飛龍騎士接著問到:「請問您認為我們是否該去支援呢?」

  拉緹娜並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先客觀的敘述著騎士團本身的軍力:「嗯…沒記錯的話第三大隊的隊長應該也是A級吧,再加上第三大隊本身還有三十個左右的A-級,其實這樣的人數對付『潛影追獵者』就足夠了,只是一不小心的確會增加戰損呢—。」

  然後拉緹娜就露出笑容接著說到:「那我就先說說看我個人的意見吧—首先我是不會參與進戰鬥裡的,但是你們是可以去協助戰鬥的,這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年輕的女性飛龍騎士點頭同意到:「是的,您說的並沒有絲毫的問題。」

  拉緹娜也就接著說了下去:「並且這場討伐戰也算是為了增加奎多大人武勇方面的聲望,所以最理想的狀態應該是奎多大人親手解決全部的掠奪團幹部,這應該也沒有說錯吧?」

  雖然按照拉緹娜的領主夫人的身分和A+級的實力,其實是不需要稱呼一個不是領主的貴族為大人的,不過拉緹娜想到奎多.庫雷格斯畢竟現在是部隊的總指揮,名義上是自己的頂頭上司,作為邊疆守將的女兒拉緹娜也就很自然的把尊重上司當成了習慣。

  年輕的女性飛龍騎士再次點頭同意到:「是的,誠如您所言。」

  拉緹娜把這些都說完後,才回答了年輕的女性飛龍騎士一開始所問的問題:「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應該先傳達給奎多大人,等奎多大人有了決斷之後,我們在執行下一步的計畫。」

  「…好的,通訊魔法師應該同樣的把訊息傳給奎多大人了,請您稍等片刻。」年輕的女性飛龍騎士的語氣聽起來有些失落,並用眼角餘光看向剛才拉緹娜所指的方向,隱隱顯露出她擔心的情緒。

  似乎是因為也能體會她擔心同伴的心情,所以雖然懂得規矩,但是在大部分的場合都仍舊大喇喇的拉緹娜也很快地就恢復了往常的那一套。

  「不過嘛~。」拉緹娜先是吸引回她的注意,之後故意用這種陰陽怪氣的語調說到:「雖然我們在得到許可之前不能出手,但是~似乎沒有規定我們要待在哪個位置呢~這樣的話,就算我們靠近一點點也沒什麼問題吧~看到同伴遇上生命危險的時候稍微~出手幫一下大概也是可以被原諒的吧~。」

  最後拉緹娜露出笑容,恢復往常的語氣問到:「那麼,妳會想要去嗎?」

  似乎是因為太過突然,年輕的女性飛龍騎士沒能藏住自己高興的表情,嘴角微微上揚著說到:「我要去!請您帶我去!」



  「吭!」一聲,拿著盾牌的騎士微微抬高盾牌,擋下了阿朗索瞄準他喉嚨的致命一擊,這也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阿朗索的攻擊被擋下了。

  本來阿朗索還期待著自己的攻擊和快速移動,加上自己的『潛影』技能能給對方造成些許混亂,並趁著這些空隙直接殺死對方;或者至少先逃出包圍圈,殺死幾個治癒術師或魔法師都好。

  只是無奈兩方兵力相差懸殊,讓這五個人可以毫無顧忌地專心對付阿朗索,想要一擊斃命是相當困難的。

  至於想把對方耗死就更不可能了,畢竟正規騎士團所攜帶的藥物絕對不會少,何況他們的後方還有數個治癒術師,就更不可能了,反倒是阿朗索為了能殺傷敵人經常沒有好好防禦,導致他自己受到不少的傷。

  至於他的『潛影』技能呢?同樣的也派不上用場,先不說潛進影子的過程中他會受到五人多麼強烈的圍攻,就算潛入其中一人的影子裡,那其他的人只要保持距離就能避免阿朗索轉以到其他人的影子裡了。

  就算阿朗索想偷襲被潛入影子的那人,但是只是要影子不重疊的距離還是相距的不遠,無論阿朗索從哪個位置出現,他們總會有一兩人處在可以揮武器的狀態,這樣也足夠避免阿朗索殺死被潛入影子的人了。

  光是這樣就讓阿朗索焦頭爛額了,而且此時騎士團的第八中隊也已經相當靠近這裡,大概只要在三、四分鐘就能加入戰局,這更讓阿朗索感覺焦躁,現在的他需要的是一個契機,無論那是多麼小的機會,也是他唯一的生機—

  此時,同樣傷痕累累的獅子獸人,勉強的沖出了一般騎士們的包圍圈,逕直的衝向阿朗索所在的方向,大吼到:「阿朗索老哥!我來幫你了!」

  這或許就是阿朗索一直等待的機會,但是阿朗索仍然覺得情況不樂觀,因為這個五人包圍網與一般衛兵的包圍網間其實有一段距離,而這個距離也足夠那些魔法師再施放兩、三次的魔法了。

  那些魔法師也確實是這樣做的,一陣陣的轟炸後,濃煙阻擋住了他們的視線,但是對他們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問題,因為他們知道有人就在濃霧之中,那麼就只要繼續攻擊整片濃霧的內部就可以了。

  於是又是一陣陣的魔法,捲起了第二波、第三波的沙塵,而獅子獸人卻沒有再現身或發出聲音,好像真的已經死了一樣。

  不過想到獸人生命力的強韌程度,他們不敢大意,對著煙霧裡面又來了兩波魔法攻擊才罷手,認定獅子獸人真正的死絕了。

  然而就在此時—一個身影衝出了那片煙霧,那是一個皮膚嚴重燒傷、體毛完全碳化的身影,他一隻手緊握斧頭,另一隻手摀著嘴巴,似乎是剛才在遮擋濃煙和灼熱的空氣。

  但是只有阿朗索知道—這是他們之間的暗號。

  緊接著獅子獸人把手抽離嘴巴的同時,手臂揮動的方向經過了其中一人所在的位置上,藉此來用隱晦的方式暗示阿朗索攻擊這個人。

  阿朗索也立刻的理解了他的意思,用最快的速度向那人直逼而去—

  但是並不是那樣的,阿朗索反而是向著那個人旁邊的中隊長衝去,結果揮出的匕首又被中隊長和另外的人擋下。

  此時,獅子獸人也來到了他剛才所指的那個目標前面,揮下了手中的斧頭,但是或許是傷勢過重的關係,他揮動斧頭的動作相當緩慢,以至於他的斧頭才揮到一半,對方的武器已經刺穿了他的胸口。

  兩邊的行動似乎都算是失敗了,獅子獸人受到了足以致命的傷害,幾乎無法動彈了;阿朗索也因為其他四人的攻勢而不得不後退—

  只是他的後退方向卻是獅子獸人所在的位置,而獅子獸人舉起斧頭的位置,也正好是此時的日照能將影子拉伸最長,並且最接近阿朗索位置的角度。

  此時被兩人當作目標的那人也明白了他們的意圖,於是立刻把武器抽離獅子獸人的身體,來避免阿朗索順著自己武器的影子潛入自己本體的影子裡。

  就算聯繫已斷,但是阿朗索仍對斧頭的影子發動了潛影術,而獅子獸人則再阿朗索潛入自己影子的瞬間,大口地吐出鮮血—

  當然,是往他們決定好的那個目標的方向,也就是他的正前方。

  不過血液還未碰觸到那個人的身體和影子,阿朗索就直接從血液的影子裡鑽出,匕首再次對準了對方的脖子。

  看著這五人彼此的位置和因為驚慌而有些僵硬動作,阿朗索確信自己這次確實能夠得手。

  這時—他的危機感知卻發動了。

  只是這次,他還來不及判斷是什麼樣的危險,就被震飛了出去。

57 巴幣: 2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