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45 對於『我們』的定義

空想能手 | 2021-01-08 22:51:01


  呆愣之後,莉奧娜看著副團長『帕寧達』,氣極反笑地露出淺淺的笑容,接著說到:「你們之前想了那麼久的計畫,怎麼可能會出現這樣的事呢~啊~該不會是你們故意的吧~。」

  帕寧達對莉奧娜這樣的問題,依舊平靜的解答:「對方的行動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嘿~少騙人了~。」莉奧娜保持著那張難分喜怒的笑顏,然後把自己那根拐杖型魔法杖的前端指向帕寧達的脖子,並接著說到:「我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要跟庫雷格斯侯爵家交戰了,他有多少騎兵、飛龍、空艇,你們心裡還沒有數嗎?還刻意讓阿朗索在離我們比較遠的區域呢~那時候或許還沒意識到,但是我現在應該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了」

  「那妳想聽真話嗎?我可以告訴妳。」帕寧達接著說到:「這件事確實是我決定的,不過並不是因為厭惡阿朗索,而是為了交易,與某人的交易,連亞黎的雇主都不知道的,我們的底牌。」

  「這些事情我之前可都沒聽你們說過呢,為什麼要瞞著我?」莉奧娜的嘴角更加下垂,嘴角上彎的弧度已經幾乎變成一條平穩的直線。

  帕寧達回答到:「因為妳絕對不會讓這件事發生,所以才沒告訴妳。」

  「好吧,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說過不能殺害同伴的似乎也是你們吧—。」莉奧娜的魔法杖發出了黑色的光芒,隨著這種光芒的出現,帕寧達的雙手也不受控制的掐住了他自己的脖子。

  莉奧娜接著說到:「你們這樣把阿朗索拋下的作法跟殺了他有什麼區別?我倒是想聽你們的解釋呢?」

  「莉奧娜,快住手吧,這是我和帕寧達的決定,不是帕寧達一個人的錯。」團長一邊靠近莉奧娜一邊說到。

  「我才不管是誰的錯,我要的是解釋,聽完你們那個需要犧牲同伴的愚蠢計畫後,我才有辦法更好的把阿朗索救出來。」莉奧娜的表情徹底冷了下來,並接著說到:「既然你們到現在都還故意拖著不說,那我也不想聽了,我直接過去把阿朗索救出來就完事了。」

  這麼說完的同時,莉奧娜揮動了手上的柺杖,呼喚自己的坐騎黑色怪鳥出現,而黑色怪鳥也的確花不到三秒鐘就降落到莉奧娜的身邊。

  團長也立刻勸說到:「莉奧娜!妳不能這麼做!這樣太危險了!妳的法術根本不適合和魔法抗性高的部隊交戰啊!」

  莉奧娜冷笑著翻身跳上了黑色怪鳥,並說到:「那我倒想看看他們有多高的抗性,如果十人份的魔力不夠操控他們,那就二十份;二十份不夠就四十份,我就不信我連一個人都控制不了。」

  似乎是因為莉奧娜隨時都準備離開的架勢,讓團長更加的感到焦急,於是他所說的話就更加沒經過大腦的直接說出口了:「已經沒有比阿朗索更好的人選了啊!就算他一直都很聽我和帕寧達的話,但是他終究只是個『外人』啊!犧牲一個人就能讓我們避免與庫雷格斯侯爵家的正面衝突,我們根本別無選擇。」

  「沒有別無選擇這種事,我現在不就在向哥哥你展現另一個選項嗎?」莉奧娜首先反駁了別無選擇的說法,並接著說到:「阿朗索在相當早的時候就加入掠奪團了,如果連這樣都還算是外人的話,那真正的同伴到底有幾個?是一開始就一起離開的鎮子的大家?還是只有你我?『我們』到底指的是誰?」

  而在團長再開口前,莉奧娜就接著說到:「這些答案我現在都不想聽,我只知道阿朗索現在越來越危險,我沒空再聽你們廢話了。」

  莉奧娜這麼說著的同時伸出手準備拍拍黑色怪鳥的頭,示意牠起飛,不過一個聲音卻打斷了她的動作—

  「等等。」美型的貓族獸人從團長的身旁走了出來,不過他說出口的卻不是反對之詞,他這樣說到:「我也跟妳一起去吧,我至少能幫妳爭取一些施術時間。」

  「伊里泰思!你—。」「怎樣?我本來就對犧牲同伴這種事情相當不爽,看在我們的情分上,一次兩次還沒什麼關係,現在都已經幾次了?」美型的貓族獸人『伊里泰思』打斷了團長的話,語氣也不再如同平常一樣的優雅、恭敬。

  「我現在已經不想再聽你解釋任何一個字了,也不會再繼續盲從於你。」伊里泰思這樣說完後就不再理會團長,而是轉向莉奧娜說到:「莉奧娜,我希望妳可以帶我一起過去。」

  「嗚喵!我也要一起去!我也同樣不想要阿朗索哥哥就這樣死去!」貓耳女『珮兒』跟在伊里泰思身邊一同站了出來。

  「等等,珮兒妳瞎湊什麼熱鬧!妳只有B級怎麼跟那些騎士打!」團長斥責到。

  珮兒的貓耳朵和貓尾巴直挺挺地豎起,看起來十分激動的回答到:「我可以待在大烏鴉身上在空中支援就好,一定會有我可以做到的事,反正我就是要去救阿朗索哥哥!」

  「而且我已經同意了,作為珮兒的哥哥的我都已經同意了,你沒有理由可以反對我們。」伊里泰思把手搭在珮兒的肩膀上,以此來表示自己對她的支持。

  團長仍然不放棄地說著:「你不是討厭阿朗索嘛,那為什麼還要去救他?」

  伊里泰思馬上回答到:「我的確不喜歡那個粗鄙的傢伙,但是他是同伴,同伴間就該互相幫助,至少也不能把同伴丟下,這是作為同伴最基本的原則。」

  此時一直都只是在聽著的莉奧娜終於露出了微笑,並說到:「要出發就快走吧~當他們已經把同伴當成單純的數字時,他們就已經是不可能說得通的了~不要浪費時間了~。」

  伊里泰思點點頭回答到:「妳說的對,我們走吧。」

  珮兒也用同樣的方式回答到:「嗚喵,我也準備好了。」

  幾乎就在他們說完話的瞬間,黑色怪鳥便搧動翅膀讓身體微微浮起,接著順勢就用牠的兩爪分別抓住了伊里泰思和珮兒,然後就向著天空高速飛去,很快的下方的團長和帕寧達就已經看不見他們的影子了。

  「我也不想捨棄同伴啊…就是沒有辦法了才會這麼做啊…為什麼就是不理解我呢。」團長深深地嘆了口氣。

  「別擔心,莉奧娜懂得分寸。」帕寧達無視自己脖子上的瘀痕,平靜的繼續說到:「她一定不會讓跟她過去的那兩人死亡,這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好吧,你說的對。」團長嘴上表示認同,但是還是露出擔心的眼神看著莉奧娜他們離開的方向。



  在迪薩郡的某處,『曝屍人』與她的魔物軍團仍然向著南邊前進著。

  此時一隻外觀像是蒼蠅一樣,卻有人那麼大的生物揮動的背後的翅膀來到了她的身旁,並發出尖銳的叫聲,似乎在訴說著什麼。

  「『附近發現了村莊,該不該去襲擊?』…不行喔。」『曝屍人』輕撫大蒼蠅的口器外圍並接著說到:「我們不能去攻擊毫無敵意、並且對我們保持謹慎、恐懼的對手,所以我們只能攻擊村子和城市外面活動的人—這些其實我一直都有在提醒大家,因為你是新來的所以才不清楚吧,沒關係,我不是在怪你,相反的我很感謝你為了大家冒著危險去偵查。」

  聽到『曝屍人』最後安慰的話,本來變得垂下腦袋、看起來有些垂頭喪氣的大蒼蠅立刻恢復了精神,同時又用牠尖銳的聲音說了些什麼。

  「『這樣的話在東邊一點的地方有看到很多在村莊外的人類,他們好像在那邊跟什麼東西在戰鬥,那裡應該可以。』是嗎?只是那樣的話好像會偏離原來的道路—。」本來想因為會繞遠路而拒絕的『曝屍人』,突然想到不久前自己遇到的那個奇怪的男人所說的話—

  『妳依舊是他手裡的棋子,而且妳的命運很快將會迎來終結。』

  『那個聲音最大的敗筆就是認為妳絕對不會有清醒的一天,而我讓妳暫時的清醒過來了,這樣的話,妳至少還會有一絲抵抗的機會。』

  或許自己就該去做一些自己認為不應該做的事情來脫離『那個聲音』的控制。

  這樣想到後,『曝屍人』便下了決定—

  「好,我們向東邊前進。」

37 巴幣: 4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