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47 無法戰勝的白斧頭

空想能手 | 2021-01-13 23:23:02


  阿朗索掙扎想從地上爬來,於是把雙手伸向地面—

  不過阿朗索卻發現自己的右手並沒有出現在自己的視野中,當他吃力的轉過頭確認時,才發現整隻右手臂連同肩膀都一同消失了蹤跡,而肩膀與身體的連接處也大量地湧出血液。

  阿朗索確認完這些後也沒有特別驚慌,而是冷靜地從自己的空間袋裡拿出強效的治療藥水,並同時確認獅子獸人的情況。

  理所當然的,獅子獸人已經斷氣了,至於為什麼阿朗索能如此肯定呢?是因為獅子獸人的那具身體已經被分割成上半身與下半身兩個部分,就算獸人的身體再怎麼強韌,這也絕對是會一擊斃命的程度。

  而在他們剛才預定攻擊的那個A-級騎士的腳邊,還留著那把攻擊他們的武器—一把斧頭,斧頭之上甚至還殘留著一絲絲純白的鬥氣。

  這時天空中卻突然有什麼東西降了下來,那是一隻飛龍與一個戰士裝扮的銀髮女子,這樣的特徵讓阿朗索皺起了眉頭,因為他清晰地記得這應該是白鳥掠奪團認定的某個難纏對手的特徵。

  銀髮女子一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說到:「呼,一時沒控制好力道,還好你沒有死呢,不然跟侯爵大人就不好交代了—。」

  銀髮女子看向阿朗索不斷出血的右半身,露出有些擔憂的表情說到:「你難道沒有藥水嗎?你再這樣下去會死喔,需要我給你一瓶嗎?」

  「…不必了,『流星戰斧』,我有自己的藥水。」阿朗索一邊警戒的看著銀髮女子,一邊把手中握著的藥水一飲而盡—

  之後骨頭和血管便從阿朗索的原本右肩的位置延伸而出,肌肉也後來居上,最後在右手臂的所有部位都差不多恢復完成後,新的皮膚包覆住了這個無皮的手臂,到這裡整隻手臂終於恢復完成,既然沒有斷面了,自然也不會再滲血。

  「就算是獸人,不過畢竟也是暗殺者嘛,情報方面是不會馬虎的呢。」銀髮女子不帶褒貶意圖地說到。

  阿朗索一邊盡可能地尋找銀髮女子的破綻,一邊說到:「妳的情報並沒有多難知道,菲洛利斯王國北部地區的人民都知道A+級戰士『流星戰斧』距離S級只欠缺一個契機,但是實力卻已經可以匹敵S級。」

  「我?S級?呵呵呵。」銀髮女子看起來有些驚訝地把食指指向自己,隨後便笑了起來,像是聽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

  銀髮女子接著說到:「是啊,如果只是要擠進S級最後幾名的話,我或許是有機會的,但是這樣真的能算是S級嗎?按照冒險者業界的標準來看,這些人似乎會被私下稱作『S-級』喔。」

  銀髮女子原本什麼都沒拿的右手上出現了一把外型普通的鐵斧,看起來是從空間袋裡召喚出來的,她用專注的目光給阿朗索製造壓迫感,並接著說到:「雖然不管哪一種都會在一兩招內打敗你吧,不過你放心,直到你們有A+級的成員出現,或者你即將殺死騎士團成員之前,我是絕對不會出手的。」

  接著銀髮女子伸出手指指著天空說到:「與此相對的,天空上盤旋著的所有的飛龍騎士也都會加入戰局,期待你可以活到你的同伴到來,然後—」

  銀髮女子露出憤怒的表情,說到:「然後我就會把我們領民所遭受到的痛苦,一一歸還給你們!雖然我不會特別用殘忍的方式來殺害你們,但是你們至少要給我做好死的覺悟!」

  語畢,數位飛龍騎士就騎著自己的飛龍,衝破了遮擋身形使用的雲層,向著阿朗索俯衝而來。

  「…做這種工作的如果都還要在意對方會不會報復自己,那就什麼都不用做了。」阿朗索冷淡地說著,並從空間袋裡拿出一把全新的匕首。

  然後阿朗索壓低身體做出類似伏立挺身的姿勢,右手拿著匕首伸至背後,左手則撐在地面穩住身體的重心,並接著說到:「種什麼因得什麼果,老子會承受一切並且活下來。」

  雖然阿朗索嘴上很強硬的說著,但是他心裡也明白自己已經在劫難逃,憑他一人絕對無法勝過眼前這位銀髮女子,除非莉奧娜和副團長一起來支援自己,否則應該都只會落得失敗的下場。

  而經過這樣短暫的思考時間後,飛龍騎士們也已經相當接近地面,在地面上的影子變成看得見的大小前,飛龍騎士們便開始發動攻擊,向地面投出一支支纏繞著鬥氣的長矛,或是射出帶有魔力的箭矢,讓阿朗索沒有可以躲進影子裡的空隙。

  而在他們更接近地面後,飛龍的雙翅開始擺動,減緩了下落的速度,維持滯空的姿態,同時,飛龍們也加入了戰局,紛紛張開嘴巴朝阿朗索的方向吐出烈焰,帶來足以致命的熱浪,並讓此處布滿火光,使附近區域沒有影子可以利用,只有火焰的外圍還能看到火焰本身的影子。

  不過阿朗索身上穿著的裝備畢竟有著各種防禦效果,至少火焰的傷害是會被大幅減弱的,因此阿朗索最先擔心的問題反而是焚燒東西而產生的濃煙,參雜火星能使呼吸道灼傷的熱氣和逐漸變得稀薄的氧氣。

  於是阿朗索當然是先從空間袋裡拿出過濾氣體的面罩,來替自己暫時抵抗一些負面的影響,只是這種面罩雖然火焰抗性能一直存在,但是內部的氧氣生成靠的卻是一開始就儲存在內的魔力,這樣的魔力最多也只能維持三分鐘,而身為暗殺者的阿朗索卻是無法對它進行補充的。

  這也意味著,三分鐘後如果阿朗索仍沒逃出火場,那他很有可能面臨到氧氣不足,最後窒息而死的問題。

  阿朗索當然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但是明白並不代表就能做到,因為中隊長在內的五人已經在剛才阿朗索無暇關注他們時,把身上的裝備跟空間袋裡的抗火焰裝備進行了替換,並且同樣的戴上了防火面罩,再次的圍在阿朗索的身旁。

  「你們不可以殺了他,不過可以先削弱他的體力、消耗他的藥品,之後再把他交由奎多大人來處置。」銀髮女子對著包圍住阿朗索的五人喊到。

  或許是因為保持高度警戒的關係,一開始並沒有人馬上回話,最後只有中隊長代替其他四人回答到:「好的,拉緹娜大人。」

  不過就算仍然精神緊繃,他們身旁畢竟多出一位A+級強者作為自己的保護者,這讓他們變得安心不少,應對起來也更加的有餘裕,讓阿朗索也面臨更大的壓力,更難找出他們的破綻。

  危機感知的聲音時不時就在阿朗索的腦中迴響著,幾乎每四、五秒就會提醒一次,這讓阿朗索也越來越無法每次都能無傷的逃過危險,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增加,而騎士們卻毫髮無損。

  而其他獸人同伴也在他被攻擊的期間遭到了殲滅,除了騎士團的偵查兵之外的人都已經把注意力放到了阿朗索這個唯一的倖存者身上。

  此時的阿朗索便失去了保護人的目的,理應可以選擇全力逃走的,但是他現在已經被對方死死的咬住,不可能甩開對方,逃跑已經是無法做到的事情了。

  在此之上,他連面罩裡的氧氣也只剩不到一分鐘的可使用時間,這讓他明白自己很快就會被對方制伏,被對方奪走武器、藥品,並被耗盡所有的鬥氣,在這樣脆弱的狀態下與對方需要戰功的那個人決一死戰,想也知道一定是活不成的。

  看來這裡真的是老子的葬身之地了…老子的人生還真是短暫呢—阿朗索在心裡嘆息著,握緊了手裡的匕首。

  並說到:「那至少就戰到最後,迎來一個戰士一樣的死法吧。」

  然後,再次撲向眼前的那五名騎士—

33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