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3-219 宣告毀滅的齒輪

空想能手 | 2022-06-18 21:30:26 | 巴幣 34 | 人氣 102


  迪薩郡的庫沙塔魯城中的某處客滿的酒館,亞伯瑞斯的手中拿著啤酒杯,就這麼靠在牆邊緩緩酌飲著,不過比起品味廉價的苦澀啤酒的味道,亞伯瑞斯的注意力其實是放在聆聽他人的談話上。
 
  在嘈雜的酒館中,亞伯瑞斯總是能精準地篩選出自己想聽到的重點。
 
  「嘿,你聽說了嗎?首領又殺了好多個該死的宰相走狗了呢。」刺著銀蜥蜴的平頭男子暫時放下手中的酒杯,看似相當高興的向另一位刺著同樣刺青的男子交談。
 
  「是啊,雖然同個時間點我們也受到對方攻擊,死了幾十個同伴呢,首領雖然很強大,但是謀劃的能力果然還是比不上二把手啊…。」另一人猛灌完一整杯的酒,嘆了口氣接著說到:「而且這樣的爭鬥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我們的人一直死,交易路線也根本沒辦法維持,雖然現在靠威脅一些商家和老百姓勉強有一些生活費,可是遲早會有榨乾的一天,到時候該怎麼辦呢?」
 
  「哼,那也是那些人的報應,誰叫他們要排斥我們這些低賤的貧民,讓我們根本不能找到一份工作離開貧民區呢,我們只能選擇成為幫派分子,這是他們自己的罪過,所以本來就得由他們來承受才是。」平頭男子聳聳肩,也給自己灌了一整杯的啤酒。
 
  「…是啊,你說的對,我們本來就只有這種活法了。」另一人嘆了口氣。
 
  從剛才的對話中分析完銀蜥幫現狀的亞伯瑞斯,把注意力放到另一個桌子那裡,坐在那裡的是斯托諾瓦家的衛兵們。
 
  看起來滿臉通紅、明顯已經喝醉的壯碩衛兵把酒杯用力砸到桌上罵到:「哈?你說『特別調動』?明明因為之前的襲擊,城裡的衛兵數量都已經這麼危險了,真虧那些貴族能想得出這種鬼方法啊。」
 
  「這也沒辦法吧,畢竟上次的襲擊就是那些掠奪團的獸人搞出來的,為了避免再被攻擊,領主大人他們會想要一勞永逸的解決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啦。」另一名較為瘦弱、身上穿著遠行用的外衣和靴子的少年衛兵乾笑著說到,雖然嘴上沒說什麼反對領主的話,但是從語氣中也感覺不出來絲毫的贊同。
 
  「道理我是明白的,如果是能成為英雄的話,我們可能還會高興的迎上去,但是衛兵這種職業就是誘餌,就是砲灰,我們的存在就只是為了不管是死是活都能讓上位者他們的敵人暴露出行蹤的一種『警報器』而已,我們就只有這麼點用處。」另一名同樣穿著遠行用服裝的青年衛兵夾起自己的拇指與食指,用這一個簡單的小動作確切的表達一點的意思。
 
  「是啊,活著的話我們就能直接報告,死掉的話也能從屍體所在位置及現場殘留的魔力來判斷對方的動向,而這一切只要每年付我們幾枚金幣就能解決,買個有同樣功用的魔法道具肯定都沒有我們這麼便宜,也難怪貴族他們都那麼爽的用著我們,說到底也只是為了錢啊,哈哈哈。」同樣穿著遠行服裝,皮膚黝黑的健壯中年衛兵大笑著,也朝自己嘴裡灌了一整杯酒。
 
  「…你還笑得出來啊,接下來你們就要被安排到掠奪團藏匿地點附近擔任這種『警報器』了,那些殘暴的獸人一瞬間就會把你們撕成不規則的肉塊的,你們會死的!」看起來已經喝醉的壯碩衛兵再次用力地把酒杯砸到桌面上,垂下頭,十分消沉的接著說到:「…為什麼是你們啊?我明明是B級,應該比你們每個人都還要強才對,再怎麼樣都不應該派你們去才對啊。」
 
  「不正是因為你還有成長的空間,所以還有活著的價值嗎?」青年衛兵聳聳肩,接著說到:「大叔已經五十歲了,實力卻還只有B-,已經毫無成長的空間,而我們兩個則是敬陪末座的C-,只比一般稍加訓練的民兵強了一點,作為應該死去的誘餌,我們才是最為合適的。」
 
  「…我不能認同!」壯碩衛兵把頭砸在了桌面上,保持頭靠在桌上的姿勢接著小聲地說到:「…至少…也該讓我跟你們一起去啊,該死的。」
 
  「哈哈哈,活著就是一件好事,年輕人,可不要急著送死了,何況還不確定我們會不會死呢,哈哈哈。」皮膚黝黑的健壯中年衛兵大笑著拍了拍壯碩衛兵的肩膀,接著說到:「好了好了,現在可是在為我們送行,哭哭啼啼的怎麼行?來,喝喝喝,哈哈哈。」
 
  在歡笑與哭泣聲中,觥籌交錯,只不過此時的亞伯瑞斯已經走出了酒館。
 
  果然已經到了這個時間啦,為了提供庫雷格斯侯爵家的『北方守護騎士團』更好的追蹤敵人的能力,所以打算從各城中派出總計五千名的衛兵來擔任『警戒工作』,以確保確實的殲滅敵人,雖然是好用的老方法了,只可惜…—亞伯瑞斯看了眼星空後,戴上了兜帽,並順勢低下了頭。
 
  你們搞錯了方向,你們接下來要面對的並不是剿滅殘敵,而且…你們已經太晚才行動了—亞伯瑞斯在自己的心裡做出像是預言一樣的宣告。
 
  分析出接下來該發生的都會發生後,亞伯瑞斯緊繃的肩膀終於放鬆了些許。
 
  就算接下來發生的其實並不是什麼好事,不過為了導引到正確的未來,有些事情是不能去改變的,所以不管發聲的是好事還是壞事,只要是和亞伯瑞斯的記憶有重複的事情,都只會讓他更加地放鬆和安心。
 
  這就是亞伯瑞斯對接下來…或者該說現在已經發生的這件事,所表達出的極度輕微的情緒波動—
 
 
 
  消息透過魔法通訊傳到了各地,斯托諾瓦子爵家和庫雷格斯侯爵家兩家收到了最多的訊息—
 
  是個噩耗,非常嚴重、殘酷的噩耗,尤其是對斯托諾瓦子爵家來說,幾乎等同於宣告死刑一般。
 
  圍剿掠奪團的行動失敗了,更嚴重的是,不但北方守護騎士團受到了嚴重的死傷,就連作為司令的『奎多·庫雷格斯』,也在當晚的戰鬥中身亡,能夠繼續在迪薩郡境內與掠奪團、曝屍人對抗的武裝部隊已經不復存在,意味著接下來的迪薩郡將在幾乎毫無防備的狀況下遭到這兩者的蹂躪。
 
  這樣的消息首先傳到了庫雷格斯侯爵的耳中。
 
  「…失敗了?看來老夫是被人算計了呢,否則是不會落敗的呢,也罷—讓十一做好準備,該讓部隊撤離迪薩郡了。」庫雷格斯侯爵眉頭微皺說到:「畢竟老夫可不是會為了填補坑洞,反而讓自己損失更加擴大的賭徒。」
 
  戴著黑色細框眼鏡的三十多歲男子平靜地問到:「那麼父親是要放棄斯托諾瓦家了嗎?」
 
  「怎麼會算是放棄,只是讓他們自己去發揮領主所該發揮的職能而已,『使節團』本就是被『碰巧』捲入紛爭的而已,本來就沒有義務參與過深,何況老夫這邊都已經蒙受這麼多損失,沒向他們要求賠償已經是給足了面子。」庫雷格斯侯爵淡然的說著:「弗洛利雷城魔物的問題也還沒解決,想要老夫再次派遣『使節團』是不可能的,真的很缺乏武裝力量的話,也只能讓他們自己透過正規管道,來請求老夫派出些軍事顧問及教官了,更多的老夫也只能酌情幫助他們了。」
 
  「明白了,父親,我會向其他人傳達父親的方針,以免其他人擅自行動的。」戴著黑色細框眼鏡的三十多歲男子低下頭恭敬的說到。
 
  「嗯。」庫雷格斯侯爵輕輕點了頭,接著說到:「接著來說說吧,老三是怎麼死的?」
 
  「好的,父親,根據倖存者的報告—。」
 
 
 
  地點是迪薩郡東偏北的郊外的一座村莊,時間回到下午六點,太陽即將沒入地平線之時,一隻布滿野獸獸毛的手臂從地下穿透了村莊正中央的地面,就像要抓住天星般的高舉著。
 
  然後就在下一秒,『他』用鬥氣震開了自己上方的泥土,從坑洞中彈射了出來,把自己的身姿直接暴露在村民的眼前。
 
  有著赤紅色雙眼、身形看起來有一、兩百公斤、用兩腳站立著,甚至還一隻手拿著漆黑彎刀詭異巨大黑兔,這就是村民們眼中的『他』。
 
  而『他』,正是『白鳥掠奪團』的團長。
 
  也就在他踏上土地的瞬間,埋藏在村莊周邊的感應器也已經把訊息傳給了滯留在迪佛斯堡的奎多及北方守護騎士團。
 
  「終於因為糧食不足而開始行動了啊,或者這只是一次聲東擊西呢?無所謂,我們很有餘裕。」奎多看起來非常高興,自信滿滿的接著說到:「讓斯托諾瓦家的『流星戰斧』帶飛龍部隊先去確認情況,我們就跟在『流星戰斧』後頭就好。」
 
  「如果他們派出主力我們就直接消滅,沒有的話我們就繼續陪他們耗,反正他們的人數和魔獸數量都還有那麼多,遲早都會因為飢餓而死,只要我們從容應對,絕對可以逼死他們。」奎多嘆了口氣接著說到:「不過可以的話希望他們不要那麼無聊呢,不然的話我就沒有什麼建名立功的機會了。」
 
  「雖然加上『流星戰斧』大人,我們這方共有三名A+級,但是還請您不要太過自信了,困獸之鬥是會很兇猛的。」認真型的斯文男子嚴肅的告誡到。
 
  「困獸啊,那一定會是不錯的毛皮吧。」帶著狂傲笑容的金髮青年雙眼發亮,十分興奮地湊上前說到:「如果奎多大人允許的話,請讓我切下他們的毛皮,啊,獸人那種最好,半獸人勉強可以,沒變過的獸化人就免了,但是變身完的獸化人是大大的歡迎。」
 
  「行吧行吧,隨便你怎麼做,老子才不會管這種小事。」奎多翹起一隻腳,故作神氣地說到:「只不過你一定要確實的取得戰績,否則像上次那樣連一個幹部的腦袋都沒拿下也太丟臉了,這次你至少得拿下一個,死的活的都可以,當然,活的我可以賞你更多獎賞。」
 
  「哇~太感謝奎多大人了,居然有得切還有得賺,我真的是太幸福啦,這次拿到的毛皮我絕對會掛在房間正門口的。」金髮青年十分高興地說著。
 
  「那還用說,只要跟著老子我,包準你吃香喝辣,沒錯,只要跟著老子,就能有這種好事。」奎多重複強調了幾次後,接著說到:「怎麼樣啊,你也不想被父親調來調去吧?直接在我手下做事怎麼樣?」
 
  「嗯……。」金髮青年雙手抱胸,閉起雙眼,看起來相當慎重地思考著,然後—
 
  「可是我比較喜歡自由的生活,隨時隨地的分割毛皮是我的夢想,所以還是不了吧。」金髮青年露出了微笑,接著說到:「而且或許很快就見不到您了呢。」
 
  「哼,這倒也是,等這次事情處理完之後,父親肯定會調你去別的地方吧,不,聽說今天弗洛利雷城發生了襲擊事件,說不定還更快就調回去了呢,的確可能見不到了,真可惜。」奎多向金髮青年伸出手,並露出難得的苦笑說到:「現在我的實力和名聲都還太弱了,你不願意加入我也是應該的,不過還是很高興這次能跟你這樣有名的人物一起合作,『殘刃』。」
 
  金髮青年『殘刃』握住了奎多的手回應到:「嗯,能與您一起工作也是我的幸運和榮幸。」
 
  「等我具備實力之後,我會再來邀請你,希望到時候你可以再考慮看看,還是可以給你切魔獸毛皮切到爽的條件喔。」奎多露出平常自傲的笑容說著。
 
  「嘿~那鐵定會考慮…不,肯定會直接加入的吧!我肯定會加入的!」金髮青年『殘刃』看似興奮的說著,眼神中卻沒有任何的期待與笑意。
 
  「如果您能爬到那種位置的話……我肯定會加入您的,嗯,如果有這個機會的話。」金髮青年『殘刃』似笑非笑的說著。
 
  兩人對話結束的時候,太陽也剛好完全沒入了地平線下,失去陽光的剎那,眼前的世界便被黑暗所壟罩—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在那個世界50歲B-算不算很慘ㄚ 怕
2022-06-19 14:46:17
空想能手
以普通人來說不算差 ,但是一般只有A-級才能被視作正式的戰力,就算是比較無人可用的小貴族,最少也要B+級才能算做正式戰力,所以五十歲還在B-的話差不多就是快到退休年齡卻還在一般職員的程度吧
所以應該算是蠻慘的[e8]
2022-06-19 15:29:4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