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3-216 『惡』之所向

空想能手 | 2022-06-03 21:15:09 | 巴幣 1020 | 人氣 121


  「卑劣的魔物們,別想活著離開。」
 
  『他』面前的男子散發著殺氣這麼說到。
 
  侯爵的長子,目前呼聲最高的繼承人候補『傑里邁亞』嗎?如果把他也當作目標的話,侯爵直系的勢力將會大幅削弱,讓旁系得以出來維護局勢,反而會讓局勢變得更加穩定,只擊潰第二候選人的『希嘉麗』讓兩方的勢力持平,才能達成更混亂的局勢,所以…目前不宜與侯爵長子交手—『他』微微晃動著觸手,平靜的思考著,就好像『他』早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樣。
 
  事實上,『他』,赤囊族的大邪巫『多沙莫滿杜』,也的確早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大邪巫把自己魔力感知的注意力短暫的放到了希嘉麗的身上,釋放出些微的魔力簡單的分析著希嘉麗的狀況。
 
  遵從『惡之意志』,我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在此戀戰是毫無意義的,不能讓族人毫無意義的付出自己的生命,在人類完成包圍網前的現在,正是我們撤退的最佳時機—大邪巫把自己所思所想透過念話,傳進了所有赤囊族族人的念話接收器官之中。
 
  得到命令的赤囊族們沒有多做懷疑,負責殿後的那些赤囊族壓上前,用更強的力度向『平原鐵壁騎士團』發起猛攻,以此來讓本來被騎士纏住的同族們得以脫身。
 
  而作為赤囊族最強者的大邪巫,為了確保更多的族人能夠逃離,當然是把自己也劃入殿軍的一員。
 
  那麼,就先展現力量,讓他們因為忌憚我而被束縛住手腳吧—大邪巫用觸手蹬地,高速彈向傑里邁亞與『平原鐵壁騎士團』上方的位置。
 
  「『枯萎』。」具體的詞語在大邪巫的思緒中迴盪著,大邪巫圓渾的身體微微一動,身體內的魔核發出了不祥的黑光,扇形的攻擊範圍與地面形成了一個六十度的夾角,黑色的光芒掃過了『平原鐵壁騎士團』的盾牌與鎧甲。
 
  首當其衝的前方幾人的盔甲和盾牌立刻就像是有什麼外力蠢動著一樣,像是被人揍了一拳又一拳一樣,許多處地方迅速、逐一的往內凹陷,讓十多個『平原鐵壁騎士團』的成員被強力擠壓的身體部分像是擠番茄一般的噴出鮮紅的液體。
 
  只不過也就是這樣了,與對付歐岡之洪的時候不同,專精防禦的『平原鐵壁騎士團』並沒有任何一人因此而死亡,而且都是被變形的盔甲所傷害,身體則是幾乎沒有受到詛咒的影響。
 
  這就是以防禦力著稱的『平原鐵壁騎士團』啊,『惡之意志』也提示過,他們對我族的詛咒能力來說是剋星,雖然只有防禦力的他們幾乎無法傷害我族族人,但是如果與其他部隊配合的話,他們就會是極具威脅的對手—大邪巫思考著,身體則在幾隻觸手向地面猛然施力後,快速的從其中一名盾牌嚴重變形的敵方騎士的胯下竄過。
 
  而大邪巫的其中幾隻纏繞黑色與紫色電光的觸手也趁隙突刺了那名騎士的胸、腹部,在自己進行移動的轉瞬之間,在對方身上留下了十多個有腐蝕和漆黑詛咒的痕跡,奪下了第一條騎士的性命。
 
  目標是侯爵的長子,雖然不能殺了他,但是只要攻擊他,讓他的騎士都只能圍在他身邊防衛就很足夠了—大邪巫思考著,同時把除了移動需要的其他所有的觸手都比向了傑里邁亞。
 
  也因為剛才大邪巫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力量,所以成功的吸引了所有騎士的注意,所有的騎士都幾乎立刻就放棄了手邊的戰鬥,盡全力的趕到傑里邁亞身邊阻擋。
 
  那麼,一半應該就差不多了—大邪巫這麼判斷到,思緒中呼喚出另一個詞語。
 
  「『凋零』。」大邪巫身體一顫,身體中的魔核發出了強烈的黑光。
 
  與此同時,大邪巫伸展到自己身前的所有觸手有一半立刻被染黑並崩解,下一秒,無形卻致命的力量就像一陣微風一般吹拂過『平原鐵壁騎士團』所組成的人牆—。
 
  一開始還沒能看出有什麼影響,但是不久之後,在大邪巫的那些觸手前端所指的直線區域裡的大部分騎士們,突然就像是被強風吹過的沙雕一樣,連身上的裝備一起變成了隨風飄散的黑色粉末。
 
  少部分及時匯聚大量鬥氣的人也不好過,有的人失去了手,有的人則失去了腳,更有整個下半身都徹底崩壞而只能趴在地面上的人,大邪巫這次的攻擊直接奪走了一百多名騎士的性命,同時傷害了三倍於死亡人數的騎士。
 
  「啊啊啊,我的手。」「咕,這是何等強烈的力量,明明我等已經穿上抗魔裝備了,竟然還是如此的不堪一擊。」「衝鋒!不能讓那魔物接近傑里邁亞大人!」「誰來幫幫我!我站不起來了!喝了強效藥水也沒有用啊!救命啊!」「快帶著傑里邁亞大人撤退!不能讓下一任家主被這種攻擊擊中!」「衝鋒!!!」
 
  在面對幾乎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巨大傷亡時,以沉著著稱的『平原鐵壁騎士團』當然還是陷入了混亂,哀號聲與各種命令充斥在這個密閉空間之中,各種回音的迴響也讓整個空間更加的嘈雜、混亂。
 
  好,再來就是掩護撤退的障眼法了—大邪巫這麼想著,透過念話向一部份的同族下達了命令。
 
  接到命令的那些赤囊族立刻有了反應,各自發動了土魔法,把大大小小的石彈砸向了混亂之中的『平原鐵壁騎士團』,不過沒有造成多少傷害,只有濺起了大量的沙塵。
 
  而利用沙塵來遮擋對方的視線的確也是他們的目的之一,第二個目的當然就是準備在大致撤離之後發動火魔法引起塵爆了。
 
  不過就在赤囊族他們打算這麼做之前,一陣強風就已經先把煙塵給吹散,讓煙塵的濃度不足以引起爆炸。
 
  而提供強風能量的來源就是來自坑洞正上方,跟隨黛絲璃趕到的風魔法師們。
 
  強風吹開了煙塵,同時連沙塵一起衝向岩壁附近準備撤退的赤囊族們。
 
  「火系…輸出…魔力…只能…一瞬間…不能…燒光…空氣。」黛絲璃下達了指令。
 
  火魔法師們也立刻用魔力的輸出來回應黛絲璃,就像點燃後馬上闔上的打火機的火焰一樣,藉著風勢的火蛇只閃耀了一瞬間,把來不及反應的近百個赤囊族燒成了焦炭。
 
  「攻擊…周邊…目標…不能…波及…哥哥。」黛絲璃下達了如同『自由開火』一樣的指示後,自己卻是向前邁出了一步,自願的掉入了坑洞中。
 
  人類的增援到了,不過也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就直接撤退—大邪巫用自己的魔力感知意識到了一個強大的魔法能量靠近,於是用念話向族人們下達了命令。
 
  得到命令的赤囊族們立刻鑽入了岩壁的縫隙中,從狹小的通道中分散逃往他處。
 
  大邪巫則是反其道而行,更加逼進了傑里邁亞。
 
  「『凋零』。」
 
  除了移動用的四根觸手,大邪巫殘存的其他觸手瞬間發黑、碎裂,從更近的位置向傑里邁亞發起了像是致命卻不會致命的攻勢。
 
  理所當然的,傑里邁亞的騎士們就算明知會死,也還是再次擋在了傑里邁亞面前。
 
  只不過這次的攻擊並沒有很成功的奏效,除了前排的幾十名騎士們還是多數陣亡,後排的人就只有裝備有些變形,就幾乎沒有其他的損失了,原因是什麼大邪巫非常的清楚,那就是還在坑道中向下掉落著的黛絲璃所做的好事。
 
  黛絲璃手中的魔杖散發出黑色的光芒,向下傳遞著像是水波的波紋,抵銷了大邪巫大部分的能量,讓大邪巫的攻擊無法好好發揮。
 
  不是黑魔法師就是咒術師呢,半吊子的攻擊大概都會被抵銷吧,雖然還能再用三、四次左右的全力攻擊,不過目前沒必要再削弱侯爵本家的力量了—大邪巫的注意力短暫的再次集中在傑里邁亞身邊的希嘉麗身上。
 
  現在的成果已經足夠—大邪巫彷彿再次確認了這一點的在自己的思考中肯定到。
 
  然後就十分乾脆的往上方的一處岩壁跳去,靠著在岩壁上觸手施加的彈力,以和其他赤囊族截然不同的逃跑路線,快速的向坑道上方彈跳而上。
 
  當然,這樣的逃跑路線也不可避免的會與掉落的黛絲璃交會。
 
  不過雖然同為A+級,大邪巫卻沒有絲毫的恐懼,一方面除了兩者年齡巨大的差距所導致的經驗差異,另一方面大邪巫並不是無法近距離戰鬥的脆弱魔法師,擁有著可以流暢運用的觸手。
 
  有著這樣的敵我之間的比較,大邪巫非常肯定自己與黛絲璃交戰一定會佔上風—
 
  只不過有著這種信心的同時,大邪巫也沒有漏看從下方逼近自己的傑里邁亞。
 
  擁有幾百年豐富經驗的大邪巫單挑任何一方雖然都可以獲勝,但是都是需要時間的,一旦花費太多時間,導致這兩人變成聯合對付大邪巫的局面的話,那麼大邪巫就不是很確定自己擁有十足的勝算了。
 
  那就隨意地來個幾招,讓至少其中一人無法繼續追擊—大邪巫快速的判斷到,身體中的魔核再次發出了黑色的光芒,魔核前方的黑色扇形區域把黛絲璃完美的包圍在施術範圍的正中間—
 
  「『枯萎』。」大邪巫的身體微微一顫,拋射出了大量的魔力,並在光芒阻礙黛絲璃視野的情況下,把兩隻移動用的觸手射向牆邊。
 
  空中的黛絲璃也立刻吟唱咒語抵銷大邪巫的詛咒攻擊,然後就在這個黛絲璃無法太分神做出其他反應的時刻,射向牆邊的觸手用力砸向牆壁提供大邪巫更大的彈力,使大邪巫一瞬間逼近到黛絲璃的面前,其他的觸手也依靠這個速度,更快速的同時攻向黛絲璃。
 
  黛絲璃立刻瞪大眼睛注視著那些觸手,把聚集著暗紫色光芒的魔杖在自己前方迅速畫了一個大圓圈,並喊到:「『虛弱詛咒』。」
 
  下一秒,大圈變成了暗紫色的魔法陣,觸手上黑色與紫色的電光都被暗紫色的魔法陣吸收,而觸手本身的生命能量也快速的被魔法陣吸乾,變成了乾癟的薄膜。
 
  對這次成功的攻擊,黛絲璃的臉上並沒有絲毫的成就感,反而是露出了不解的困惑表情,就像是懷疑這次攻擊怎麼會這麼輕易就成功一樣。
 
  「…咕嗚—。」
 
  剎那間,黛絲璃突然瞪大了眼睛,發出了難聽的聲音,因為就在剛才,大邪巫用來蹬牆壁的那兩隻移動用觸手已經繞到了黛絲璃的背後,兩隻觸手直接毫不留情的刺穿了黛絲璃的後腰,同時打斷了她的脊椎。
 
  「唔…。」黛絲璃發出無力的聲音,四肢看似無力的下垂了下來,手上的魔杖看起來就只是勉強扣在即將鬆開的手指上,看起來似乎無力再戰。
 
  「黛絲璃!」大邪巫身後的傑里邁亞發出了緊張的喊聲。
 
  大邪巫則是直接無視了這個不重要的聲音,毫無人性的把黛絲璃當作支點,藉此方便扭動觸手,把自己甩向坑道出口。
 
  然而,就在大邪巫與她交錯之時,她突然再次蹬大了眼睛,雙手握緊魔杖,全力敲向身邊的大邪巫,同時喊到:「『闇暗之箭』!」
 
  瞬間,一隻纏繞著黑色電光、有著箭矢形狀的暗系魔力聚合體,在距離大邪巫不到一公尺的距離高速射出,看起來大邪巫似乎無路可躲—
 
  不過,大邪巫並不是毫無防備的狀態。
 
  『惡之意志』早已告訴我了,『黛絲璃·庫雷格斯』是可能會運用裝死的手段,以求自己到達施術時對方無法躲避的這種狀態的戰鬥狂人,所以已經準備好了—大邪巫的觸手細微的抖動了一下。
 
  下一秒,還在黛絲璃身體內的觸手就像是膨脹的河豚一樣,原本的觸手突然脹大了四、五倍,緊接著觸手就突然緊縮,擠壓出了許多觸手的分支,而這些分支則像是真正的釘子一般,刺穿了黛絲璃腹部內的許多器官。
 
  巨大的傷害瞬間奪走了黛絲璃的意識,而大邪巫則利用觸手脹大與釋放時的力量,改變了自己在空中的位置,順利躲過了那一支漆黑的巨大箭矢。
 
  然後大邪巫才爬到了黛絲璃身上,把觸手變回原樣抽出黛絲璃的身體,然後就真的把黛絲璃當作墊腳石,用力一踹把黛絲璃往下方踢去的同時,自己也透過這次的跳躍,迅速穿過了坑道口。
 
  為了拯救妹妹黛絲璃,傑里邁亞也只能選擇在半空中接住重傷的黛絲璃,立刻給予強效治癒藥水治療後,才再次向上方追擊大邪巫。
 
  當然,這時候只能看到上方被逃跑的大邪巫順便攻擊的一些歐岡之洪成員和一些魔法師的傷患及屍體,已經看不到大邪巫的身影了。
 
  傑里邁亞也只能發出充滿憤怒卻無處發洩的不甘的吼聲。
 
  之後,赤囊族再次潛藏,無論再怎麼尋找,也只能找到零星的殘黨,弗洛利雷城市防衛戰暫時落下了帷幕。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黛絲小姐~脊椎 脊椎嘎~~~

等等這話沒有女王的後續Q^Q
2022-06-04 11:48:32
空想能手
不用擔心,希嘉麗至少還是活著的,之後還是會登場喔[e19]
2022-06-04 11:56:0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