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40 可疑的倖存者

空想能手 | 2020-12-30 22:48:35


  很快的,堤奧涅一行帶領部分的部隊來到了旗子佇立之處,並且在此處發現了活人,而且並不只有一個,是大概二十多人的小隊。

  隊伍中的領導看起來是那一個缺少右臂和左小腿,身上穿著斯托諾瓦家衛兵服飾的三十多歲男性,他依靠著身旁的兩位女子的攙扶而勉強行進著,也是隊伍裡唯一的成年男性。

  他一見到從遠方靠近的堤奧涅一行,立刻讓左右的女子放開自己,並艱難的用左膝蓋撐地作為跪地的支撐,硬是做出了與一般單膝跪地的行禮非常相似的姿勢。

  然後此人痛哭流涕的說到:「領主大人!在下沒能守護好這座城鎮!其他的同僚也都已經在戰鬥中身亡,而我卻還可恥的苟活到現在,真的是罪該萬死!請您允許我自裁吧!」

  那聲音聽起來真切且痛苦,讓堤奧涅都不禁感覺到鼻子酸酸的。

  堤奧涅看了一下他身後的隊伍成員—

  隊伍中除了有兩個不足九歲的小男孩外,其他的人全部都是女性,這些女性看起來都至少二十歲以上,而且不是普通的村婦打扮,就是商會或是各種協會的裝扮。

  他們手上都握著一根在前端綁著菜刀的長棍,似乎是把它當作簡易的長矛來使用,看起來這群女人就是這位重殘衛兵勉強湊出的戰力。

  而從他們身上帶著些許野狼的雜毛和散發血腥味的袋子,堤奧涅等人也明白了這些人是負責出門狩獵的團體。

  大部分的人都在這位重殘衛兵跪下時跟著一起跪下,但是也有少數不願意跪下的人,就連跪下的人之中,也有不少人是帶著不滿的表情的,像是在嫌棄『怎麼現在才來?』一樣。

  「...現在還不是你應該死的時候,你現在最該做的就是把我帶到你們的藏身處。」堤奧涅下了馬,親自攙扶起重殘衛兵,並接著說到:「而且你們都已經盡力了,真要論錯處的話也絕對是因為我的失職所導致的,絕對不是你們的過錯。」

  「不,領主大人,是我們太過無力...。」重殘衛兵連忙想說些什麼,不過馬上被堤奧涅抬手的手勢制止。

  「別說了,不管出於什麼原因,領主都是沒有理由讓領民受到傷害的,所以,這是我的錯。」堤奧涅轉過頭,看向同樣眼眶泛紅的奧茲柏特說到:「里諾男爵閣下,雖然這個要求很突然,但是我希望能借閣下的治癒術師來恢復這名勇士的身體。」

  「當然沒有問題。」奧茲柏特爽快的答應到。

  「感謝閣下的協助。」堤奧涅重新把視線移到重殘衛兵的身上並說到:「你就安心地接受治療吧。」

  重殘衛兵則馬上搖頭說到:「不!領主大人!請您三思!在下現在並沒有生命危險,而且治療殘缺會需要大量的魔力,我們現在的居住地還有很多人受了更重的傷!有些人的傷口還在不斷的滲出血液!請您先去拯救那些領民吧!他們比我更加需要。」

  堤奧涅雖然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不過總覺得重殘士兵所說的話感覺起來特別的做作,感覺就是裝出忠誠的模樣,並且還把堤奧涅的立場拉到極為尷尬的位置,在現在的氛圍下,自己明明是領主,卻不得不聽從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衛兵的話,讓堤奧涅感覺到一絲不快。

  何況自己手上還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完全沒有必要按照對方的劇本來走。

  堤奧涅臉上雖然還保持著那副感傷的樣子,不過其實心裡已經開始懷疑起面前的衛兵,於是他用信誓旦旦的語氣說到:「我們身上有治療藥水,數量絕對足夠,你如果少了一條腿,反倒會拖慢我們見到領民的時間,這應該不是你所期望的吧?」

  聽到堤奧涅這樣的回答,重殘衛兵立刻露出高興的神情回答到:「真是太感謝您了!您竟然願意為了領民們花費價格昂貴的藥水!領民們都會感謝您的!」

  或許是因為這個消息太過讓人高興,原本臉上多少有些不滿的平民女性們的表情也都緩和了許多。

  不過『這些平民是在重殘衛兵發出感謝後才露出高興的表情』,卻反而讓堤奧涅、奧茲柏特和威爾斯感覺到了一絲不協調,明明對方只是一名衛兵,為什麼卻像是一個領袖一樣在與領主們用接近平等的方式對談呢?為什麼可以這麼得領民的心呢?他又為什麼要這樣擺出忠誠的姿態並且不斷的試圖獲得更好的名譽呢?

  這也讓他們開始警戒起這名重殘的衛兵。

  於是在治癒術師上前治療讓眾人分心之時,堤奧涅便趁此時先對幾個自己的親信下達了『到達居住地後,調查那名衛兵』的命令。



  治療很快就結束了,堤奧涅他們於是便跟在已經痊癒的重殘衛兵後面,來到了一處明顯有整理過的廣場,而廣場上也有著手持簡易長矛的十多名成年女性,似乎是在擔當著守衛的樣子。

  她們本來還對大部隊抱持著警戒,不過在看到對方是由那名衛兵帶來的,並且衛兵的傷也已經痊癒時,她們臉上都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並不斷說著『太好了,馬吉諾克先生』、『這樣大家就有救了!謝謝你!馬吉諾克先生』、『相信你果然是正確的!馬吉諾克先生』。

  不過在這陣歡聲笑語中,堤奧涅等人雖然也保持著微笑,但是他們的眼神卻變得越發犀利。

  這樣的談話直到那名被稱作『馬吉諾克先生』的衛兵說出『先救命要緊,先讓治癒術師去救人』後,她們才散去。

  而馬吉諾克則繼續帶著堤奧涅等人前行,並來到了廣場正中央。

  只見原本應該在廣場正中央的噴水池向北方挪動了數公尺,並露出了藏在它下方的通往地下的寬敞密道,樓梯的大小就算讓四五個人同時並行也沒有絲毫的問題,甚至還能看到兩側牆壁每隔五公尺就放置著能持續發亮的光明石。

  這座密道十分的精緻,甚至能媲美斯托諾瓦家自己所建造的密道,幾乎找不出任何的地方來挑剔這條密道。

  而真要說這條密道有什麼問題的話,那就是—

  身為領主的堤奧涅完全不知道這條密道的存在,直到這條密道在自己眼前出現。

  堤奧涅壓抑著自己的驚訝與憤怒,裝出平靜的樣子向馬吉諾克問到:「這還真是厲害,這裡什麼時候有這一條密道了?我可從來都沒聽說過呢。」

  對此馬吉諾克搖了搖頭,並說到:「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建成的,不過密道的存在,卻是鎮長親口告訴幾個他能信任的人來以防萬一的。」

  「喔,這麼看來我就是那個不被信任的人呢。」堤奧涅用旁人看不出喜怒的表情乾笑了幾聲後,接著說到:「鎮長在哪?之後我想見見他,叫他過來找我。」

  「很遺憾的,領主大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馬吉諾克搖了搖頭,平靜的說到:「鎮長一家都已經被掠奪團所殺害,如果您只是要找屍體我們還有留存,但是您要問話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喔?是這樣啊。」堤奧涅用銳利的眼神看著馬吉諾克問到:「那麼是誰帶領大家來這裡避難的?不可能是死去的鎮長吧?」

  對這個尖銳的問題,馬吉諾克則是擺出坦然的表情回答到:「是我帶領大家來到這裡的,我也是村長信任的其中一人。」

  頓時場面變得非常安靜,一時之間沒有任何再開口說話,氣氛變得寂靜且凝重。

54 巴幣: 2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