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39 家族成員的背叛?

空想能手 | 2020-12-29 23:09:25


  此時比預定時間晚上兩天,不過堤奧涅和奧茲柏特組成的聯軍也終於來到『休蘭格森林北鎮』。

  之所以發生這樣的延誤,是因為他們在『安格勒生沃坎城』多待了兩日,就是為了等待堤奧涅的堂弟帶領部隊加入,不料在等待兩日之後還是被對方拒絕。

  畢竟也還是有著相同血脈的親戚,堤奧涅也不想做絕,於是在當地補給完物資就重新出發了。  而在他們抵達『休蘭格森林北鎮』時,進入他們視線的卻是與他們前往亞黎那時所見到的風景截然不同。

  眼前的地方已經看不出來是一座城鎮,原本圍住城鎮四面的城牆多出了一個巨大的口子,而從那處缺口看進去城鎮裡只剩下大片被燃燒成灰燼的木頭和碎石塊,已經完全沒有任何的建物。

  而無數具焦黑的屍體也就這樣被胡亂的棄置在這片殘破之地,城鎮中甚至還出現了許多群的野狼和野狗,不過因為『肉源充足』,他們就算彼此見面也只會稍微警告對方,並不會開打。

  不過城鎮中還是沒有任何魔物的存在,這是因為城牆雖然被毀,但是驅趕魔物的結界卻依然存在,也正因為如此,這裡成為了那些並非魔物的犬科生物們的樂園。

  「果然已經來晚了嘛...。」堤奧涅用遺憾的語氣說著,雖然語氣中帶著些許的愧疚,不過他並沒有覺得特別的意外。

  畢竟自己這邊本來就已經繞遠路了,這樣的時間已經足夠那個野牛族半獸人帶領部下把這裡洗劫好幾遍了。

  再加上城鎮裡的灰燼看起來也放置了許久,已經沒有任何黑煙再竄起,以及屍體被啃咬的狀態來看,此處恐怕在襲擊完堤奧涅他們之後的一兩天內就被野牛族半獸人的部隊所攻陷,就算堤奧涅當時馬上就下令追擊,恐怕也還是來不及的。

  奧茲柏特雖然覺得堤奧涅並不是很需要安慰,不過還是按著自己的習慣說出:「真是悽慘呢,請節哀。」

  堤奧涅沉聲說到:「是啊,都是因為我作為領主的失職才會連累到他們。」

  「哼,那些獸人做的可真是徹底呢,結果『那個看起來就很軟弱的廢物』明知道那些獸人的手段,還真敢選擇不介入啊,『他』是白癡嗎?」尤爾根露出不屑的表情嫌棄到。

  而那個『他』所指的正是堤奧涅的堂弟、『安格勒生沃坎城』的城主。

  雖然心裡知道大概說了也沒用,不過奧茲柏特還是出言訓話到:「尤爾根,不要亂說話。」

  「哼,這叫作闡述事實。」尤爾根不以為然的接著說到:「你不能強迫我去尊敬一個作風軟弱的廢物。」

  「唉...尤爾根你...。」奧茲柏特無奈地嘆了口氣,並用充滿歉意的眼神看向堤奧涅。

  「沒事,雖然尤爾根的說法嚴厲了些,不過『庫洛奇』那小子這次的確是有些超過了,雖然我能理解他的做法,但是並不妨礙我對他有了些憤怒情緒。」堤奧涅聳了聳肩。

  「唉...那小子之前雖然就很弱,但還是有些骨氣的...現在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奧茲柏特露出遺憾的說著,並搖了搖頭。

  堤奧涅似乎是為了向尤爾根解釋,所以特意詳細的說到:「大概是因為我的叔父逝世之後,強勢的叔母讓他更抬不起頭來吧,雖然他繼任為城主,各種事情卻都會有叔母的插手,就像是我剛繼任家主那時,他因為叔母的要求,而不得不帶著難堪的表情來找我說『那件事』。」

  「...是『那件事』啊,那時候真的鬧很大呢,是二哥你當時直接拔劍把他頭砍下來,都勉強能被其他貴族接受的事情呢。」威爾斯平靜的回答到:「一個從屬的家臣對一家之主說出這樣的話實在是太過放肆。」

  「是什麼事啊?老爸從來沒有對我說過呢。」尤爾根好奇的問到。

  「『改姓事件』,在我們家族是這麼稱呼這件事的。」堤奧涅緩緩吐出一口氣,並接著說到:「就如同字面上所說的,他們一家想『捨棄斯托諾瓦這個姓氏』,把姓氏改成叔母那邊的姓氏,並還想保留原來的城主權力。」

  「而且這件事還是在我繼任家主不到一個月的時候提出來的,叔母當時還搬出國王陛下針對斯托諾瓦家的事情,裝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要我替家族的存續仔細想一想呢,明明都不姓『斯托諾瓦』了?...呵呵,來到主宅不是為了幫忙而是為了切割可真好笑不是?」堤奧涅苦笑著說到。

  尤爾根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說到:「...如果是我的話應該會想燒了他們,您當時是怎麼做的呢?」

  「呵呵,當時可沒有再增加敵人的餘裕了,但是我又必須保有一家之主的威信,當時我告訴他們改姓跟保留城主的地位只能兩者選其一,而他們當然還是選擇了城主的地位。」堤奧涅依然苦笑著說到。

  威爾斯目光如炬的說到:「這已經可以說是一次背叛了,所以二哥您這次才特意想再測試他們一下吧?想看看他們究竟還是不是家族的一份子。」

  「是啊...雖然從庫洛奇還會親自來跟我道歉,和幾天臉上的表情來看,他應該是真的覺得很痛苦,真的感覺對不起我,至少他還是把我當作家人的,但是—也就這樣了。」堤奧涅話鋒一轉,露出沒有任何期待的表情說到:「他終究還是會聽叔母的話,所以他是怎麼想的已經不重要了。」

  威爾斯也針對這件事進行了補充:「而且他拒絕出兵的態度十分堅定,就像是預料到之後會發生什麼一樣,感覺不只是為了避免調走城裡的防衛力量那麼簡單。」

  奧茲柏特露出沉痛的表情說到:「...看起來就像是已經跟『某人』做好了協議一樣呢。」

  堤奧涅也閉起眼睛,露出為難的表情說到:「是啊,宮廷魔法師第四席似乎在回到亞黎前有經過『安格勒生沃坎城』,並在那裡滯留了一晚,就算他們當時討論過什麼也不奇怪。」

  尤爾根就算在這個大人間的恩怨算是局外人,卻也已經聽不下去了,情緒激動的說到:「這...這明顯已經是背叛了吧!為什麼您不直接下令把他們殺光?」

  「是啊,能這樣做的話就好了呢,那好,我殺光他們,那我要用什麼名義殺光他們?因為他們對菲洛利斯王國太過忠誠?還是翻出那件數年前『改名』的舊事?況且—。」堤奧涅露出感傷的表情,擠出僵硬的笑容說到:「他們也還是我的家人,是斯托諾瓦家族的一員,只要沒有親眼看到他們動手,我大概永遠都不會去考慮殺死他們的事情吧。」

  似乎是這樣『軟弱』的發言不得年輕氣甚的尤爾根的心,尤爾根雖然不至於露出不屑的表情,卻還是省略了恭敬的用詞說到:「你...這也太優柔寡斷了吧,明明對方都騎到你頭上了,卻都不懲罰對方的嗎?」

  奧茲柏特則用勸說的口吻說到:「你就換個角度想想吧,要是是你的妹妹們基於某種理由不得不與你為敵,那時候你也會毫不猶豫的直接動手嗎?是這樣嗎?尤爾根。」

  尤爾根於是也露出些許遲疑的表情,接著像是不願直接承認事實一樣,把臉撇到另一邊,並嘴硬地說到:「那當然是會猶豫一下啊,不過如果是老爸或老哥他們和那些討厭的小鬼們我就不會猶豫了,我是說真的。」

  清楚兒子個性的奧茲柏特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並說到:「好好好,只要你查證清楚,那我這條老命就算給了你也沒關係。」

  「嘖,又當我在開玩笑嗎?我說不會猶豫就是不會猶豫,老爸你最好給我小心一點。」尤爾根繼續嘴硬,講完話後再度撇開頭。

  結果這次視線一轉,尤爾根發現城鎮的一處小角落似乎飄揚著什麼眼熟的東西,於是雖然有些突兀,他還是指著那個方向說到。

  「那是什麼?...斯托諾瓦家的旗幟?」尤爾根問到,眾人於是也看向了那個方向—。

  而遠方的旗幟上的確有著金色海蛇的圖案,這也讓他們決定了前進的方向。

40 巴幣: 2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