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42 對於男人的疑問

空想能手 | 2021-01-03 10:07:30


  以背後治療時傷患所發出的哀鳴聲和治療後虛弱的感謝聲為背景音,馬吉諾克把自己身邊的居民們都給支開,向堤奧涅他們開始講述掠奪團襲擊的經過。

  只是對方攻進城鎮裡的行動明顯比在庫沙塔魯城輕鬆許多,畢竟『休蘭格森林北鎮』這座城鎮不過只是一個偏大的小型城鎮,本質上就只是多了一座圍牆的大村莊。

  斯托諾瓦家也沒有特別著重此處的發展,甚至還讓當地持續著有些古老的部落形式,每屆鎮長除了出生同一家族外,這個家族還與斯托諾瓦家沒有血緣,也沒有向其他領官一樣向斯托諾瓦家宣誓效忠,這樣的情況即使是在其他國家也是非常少見的。

  不過雖然他們沒有承認斯托諾瓦家族有此處的管轄權,但是斯托諾瓦家族給予他們的命令他們卻也會給予尊重,並擁有相當的執行力,再加上後來有許多迪薩郡領民的遷入,並且還有斯托諾瓦家的衛兵駐紮於此,所以就算他們沒有承認,但是因為他們也沒有反對,因此也被認為他們默認自己是斯托諾瓦家族的從屬。

  正因為這層特殊的關係,城鎮的發展速度比其他城鎮還慢上許多,而發展規模太小,也意味著當地的防衛力度較低,不像是更大的城鎮會有專屬的魔法師或結界師持續的加固城牆,他們只能定時向魔法協會請求加固城牆,也因此城牆的防禦力十分的有限,並且一旦被破壞就有數天都無法重新加固。

  這種脆弱的城牆當然是無法擋住作為A級戰士的那個野牛族半獸人的攻勢,他只用一記使用了少許鬥氣的衝撞就把城牆直接撞出了一個缺口,掠奪團成員也從那個缺口大舉湧進,開始了他們的屠殺。

  而鎮長為了讓居民能夠逃跑,馬上下達了開啟城門,並讓衛兵們帶領居民逃跑的命令,之後眾人散去,這也是鎮長最後活著的身影,下一次看見鎮長時,他和他的家人都已經倒臥在自己家的瓦礫堆裡,失去了呼吸—

  「鎮長下達命令之後,我和一些同僚帶著一部份的領民逃出了城鎮,並且很幸運的沒有被追擊,我們也因此決定向其他座城鎮出發,請對方暫時收留我們,並向領主大人您請求支援,並為了預防對方循著我們的蹤跡追上來,所以我們會從『聖路』之外的道路離開。」馬吉諾克露出沉痛的表情說到:「但是那時候的我們都忘記了…血腥味是會招來不幸的。」

  「…是魔獸吧。」堤奧涅擺著沉重的臉色說到:「萬人以上的血腥味不可能不把那些魔獸招來,這點來看你們的確是做了不算好的舉動,但是你們的判斷也沒有錯,如果你們選擇走聖路,一定已經被掠奪團給追上了。」

  「…但是顯然我們選的也不太好,我和同僚們為了保護領民而不斷沖到最前方戰鬥,最後在死傷大半的同僚,我自己也重傷後,大家決定回到有驅散魔物結界的城鎮裡。」馬吉諾克接著說到:「回到這裡已經是城鎮遇襲的四天後了,我的同僚們都在魔物的猛攻下死去,而在歷經這些辛苦之後,大家看到卻是被踏平的城鎮,這讓大家都很絕望和痛苦,就在這時的我想到了噴水池底下的密道,於是就把大家都帶來這裡了。」

  「聽起來似乎沒什麼問題,不過我還是有一個問題想問你—。」完全沒有確認馬吉諾克的意願,堤奧涅直接問到:「為什麼這裡的人不是女性就是老人、小孩?青壯年的男性都到哪裡去了?」

  馬吉諾克搖搖頭回答到:「這個問題我沒辦法很肯定的回答,但是這樣的情況卻是在我們出城時就有的,那時候隊裡青壯年的男性只有三十多人而已。」

  「這也太過稀少了吧。」奧茲柏特皺起眉頭說到。

  「是的,所以我有一個推測不知可不可以講出來?」馬吉諾克看向堤奧涅請示著他的意見。

  堤奧涅也直接的答覆到:「說吧。」

  馬吉諾克於是便說到:「只有青壯年的男性大量死亡,而老弱婦孺卻有大量存活了下來,這難道不是因為掠奪團他們做出類似於『篩選』的舉動才會導致這種結果嗎?」

  他的答案並沒有讓在場的人感到驚訝,因為在場和他對話的人其實也早就懷疑這種可能性了。

  之前的狩獵小隊裡都是女性或許還其他可以解釋的方法,但是留在這座遺跡的三千多人裡竟然有一半是老人和完全不到可以戰鬥年齡的小孩外,剩下的只有女性。

  而除了馬吉諾克外的青壯年男性,就只有在無法動彈的極重傷患者中有兩位,這三名男性就是隊伍裡最後的男性。

  堤奧涅用毫無情緒起伏的聲音誇獎了他一聲,並追問到:「分析的不錯,那你認為對方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馬吉諾克用他那雙充滿決心的眼睛看著堤奧涅,並問到:「…在在下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可以請領主大人答應我一件事嗎?」

  堤奧涅作為領主,當然是不可能輕易的許諾對方,於是堤奧涅問到:「要我答應什麼?你先說說看你要我答應什麼,我再看看要不要答應你。」

  馬吉諾克在堤奧涅面前再次單膝跪地,並深深地低下頭來,說出了他的請求:「請您答應我一定會保護這裡的大家,守護住您在『休蘭格森林北鎮』最後的領民。」

  聽到這裡,堤奧涅也明白了馬吉諾克會如何回答自己的另一個問題,其實已經沒有再詢問的必要了,不過為了表達出自己作為領主的立場,堤奧涅還是認真的回答到:「我不會答應你的請求,因為這根本就不需要請求,我會盡我所能保護我的領民,這是我身為領主的義務。」

  「好的,那我也可以回答您的問題了。」馬吉諾克抬起頭來與堤奧涅對視,並接著說到:「我懷疑對方這麼做的理由是為了透過只能步行的領民來拖慢您的行軍速度、大量消耗您的糧食、增加您的部隊在對抗魔獸時的疲勞,並且讓您為了治療傷患而消耗大量的藥品—這樣的推論您覺得如何?」

  「嗯,你說的真是對極了。」堤奧涅沉下臉來說到:「同時也意味著現在的情況真的非常糟糕,我們得在知道這是個陷阱的情況下,依然邁開腳步來觸發陷阱。」

  「是的,您會願意直面這樣的危險呢?還是因此而捨棄會妨礙到您原本計畫的這三千七六百八十二名領民呢,這也正是我剛才那樣向您請求的原因。」馬吉諾克猛然地下頭來說到:「拜託您拯救他們吧,拜託您了,就算您要取走我的性命也沒關係,只希望您能拯救這些無助的領民們。」

  對於再次入耳的過激言論,堤奧涅用明確表達自己不滿的言論回應到:「…我又沒說不救他們,不要隨便就拿死相逼,想要道德綁架也不是這樣來的。」

  不過馬吉諾克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直接無視了堤奧涅表達不滿的語句,只把注意力放在『沒說不救他們』上,他抬起頭來,露出高興的表情抬起頭來說到:「您這是同意要保護他們了嗎?」

  「這傢伙…。」對馬吉諾克這樣的態度,堤奧涅也只能無奈的說到:「算了,反正我的確是同意的,而且並不是因為你拿出性命才同意的,不要搞得好像我是會拒絕所有提案的壞人、蠢蛋,總之以後不准再說類似的話,懂了嗎?」

  「好的,非常感謝您。」馬吉諾克回答到。

  「那麼接下來,就得好好規劃一條離開的路線啊…。」短暫的思考過後,堤奧涅說到:「其實只要走聖路就好了吧?除了能確實的避開魔獸,現在我們也有相當的兵力,就算是與那個掠奪團的衝鋒隊長及其手下部隊交戰,我們應該還是能佔上風的。」

58 巴幣: 2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