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長篇】控制關係-34 贏家

馥閒庭 | 2020-12-13 14:09:04


  很快的,五天就過去了。
  
  歡樂的假期要結束了,而比賽的結果跟股東大會也一併在郵輪舉行。
  
  葉凡霜跟林雁荷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吵架,兩人總是分開的,絲毫沒有前幾天的甜蜜。
  
  人群中的葉秀芬跟吳秋蓉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她們站在人群中,等著股東大會的重頭戲,到底誰是葉氏的總裁?
  
  葉秀芬看著手機裡的照片,那可是她花大價錢從國外買回來的,昨晚傳給了葉凡霜,一旦葉凡霜當上總裁,就逼她讓位給自己。
  
  果然,一連串的報告業績之後,終於討論到了總裁的職位,葉展鵬當眾公布了下一任總裁的人選。
  
  「葉凡霜。」
  
  葉凡霜站起來走上前接替葉展鵬的位置,她對著眾人微笑「各位好,希望大家合作愉快。」
  
  葉秀芬卻在台下咳嗽一聲,葉凡霜像是想到什麼而微笑「對了,前幾天我收了有趣的影片。」
  
  她把投影幕接到了自己的手機,一部地點在夜店的影片,當中有個女舞者舞動著,接著影片變成一個編輯影片的軟體,然後滑鼠游標點動幾下,女舞者的臉就變成了林雁荷的臉。
  
  「有人打算用這部影片威脅我讓出總裁的位置,但我想既然破解了影片是後製而成,我應該可以不接受這份威脅。」她微笑的看著台下。
  
  「另外,葉氏空出的經理位置,我打算請我的姑姑葉秀芬過來擔任。」她敲了敲桌子「姑姑?」
  
  葉秀芬正要發作「我怎麼…!」
  
  在葉凡霜的示意下,許秘書遞出了一份文件,翻開後遞給她。
  
  葉秀芬看著眼前的文件,又抬頭看著葉凡霜,但她的臉色像是她才是被威脅的那個人。
  
  「看來姑姑要再想一下,那之後再談吧!」葉凡霜說完後改由其他人繼續報告。
  
  而葉秀芬卻滿臉慘白。
  
  會議結束後,葉秀芬跟著人群走出來,顳定均靠過來「媽?」
  
  葉秀芬看著顳定均跟顳靖喬,腳步卻有些漂浮的過來,顳靖喬上前扶著她「媽,妳還好嗎?」
  
  她接過葉秀芬的手,發現她的手上拿著一包東西「這是什麼?」她要拿起來,卻被葉秀芬搶先藏起來。
  
  「沒事…」葉秀芬把那個東西藏起來。
  
  葉凡霜在門口叫住葉秀芬「姑姑,請您回來當經理,就不算針對您了吧?」
  
  葉秀芬戒備的瞪著她「你知道了什麼!」她看著眼前的葉凡霜,卻感到非常可怕,她知道這件事多久了?
  
  葉凡霜卻看著她「你覺得呢?」
  
  顳定均擋住葉凡霜的路「喂!你搞什麼手段!你怎麼能這樣對她!」
  
  「好笑,就準你們威脅人,就不準姐姐保護自己,別人欠你的嗎?」林雁荷冷聲的嗆。
  
  「你這個…喔!」顳定均剛要發作卻被人掐了一把,掐他的人是葉秀芬,她明顯恐懼的看著葉凡霜手上的東西。
  
  葉凡霜手上,是一個小小的夾鏈袋,袋子裝著白色的粉末,她牽著林雁荷「希望姑姑不要讓我難做事,不然…」她搖晃著手上的東西警告著。
  
  顳定均搶了她手上的小袋子,但葉凡霜只是牽著林雁荷離開。
  
  顳定均原本以為,那粉末是什麼毒品之類的,他正好可以舉報葉凡霜藏毒,但他大呼小叫的讓保安確認時,保安只是說。
  
  「這只是一般的鹽吧?」保安看著那個夾鏈袋,那是買牛排之類的外送餐盒,上面附的鹽巴。
  
  「什麼!」顳定均也拿過來,用手指沾了一點放在舌尖,確實只有一陣鹹味,然後什麼也沒有,沒有特別興奮感或者想睡,更不是什麼毒品。
  
  他不懂,小小一包鹽他媽媽有什麼好怕的。
  
  但葉秀芬卻罕見的一言不發回到房間。
  
  ※
  
  她怎麼可能知道!
  
  葉秀芬看著手上揉亂的夾鏈袋夾鏈袋,重點不是裡面的鹽,而是這個袋子。
  
  夾鏈袋的樣子有些特殊,上面的紅線有個細微的花紋,但一般人不仔細看不會發現。
  
  她在許秘書翻開的資料夾上,看到這個夾鏈袋,貼在一張白紙上,上面只有一句話。
  
  我知道。
  
  她的手抖起來,拿出了自己包包裡的菸盒,然後倒了藥一把塞進嘴裡,吞了一口水嚥下藥片,然後點菸猛吸一口。
  
  手不抖了,她強迫自己抽菸冷靜,但那份恐懼卻跟到她的夢裡。
  
  夢中她回到一年前,那時哥哥葉偉成還活著的時候。
  
  她去找哥哥借錢,葉偉成一臉不耐煩地看著她「你好好管著你兒子不行嗎?」
  
  葉秀芬已經借了太多次錢,金額一次比一次高!
  
  這一切的原因就是歸功於葉秀芬的寶貝兒子,顳定均。
  
  「我就這麼一個兒子!哥,你是家裡的獨子,應該懂我不能失去定均呀!」葉秀芬抹著眼淚哀傷的說。
  
  以往這樣說,總能說服葉偉成,但這一次卻沒有。
  
  「那為什麼不約束那小子!讓他整天在外面胡鬧瞎搞!」葉偉成這次不高興的說。
  
  「他只是調皮一點!哥你是他舅舅,你一定要幫他這次,他一定可以起來的!」葉秀芬說著自己也不相信的謊話。
  
  「他不是12歲是32歲了,是成年人了!妹妹,你為什麼要這麼縱容他?」葉偉成不懂的問,這次葉秀芬要借的錢太多,他根本無法同意。
  
  「因為他是我的兒子!以前爸爸只看見哥,我什麼都沒有,可是現在我有兒子了!他可以!哥!你再幫他一次吧!他真的…」葉秀芬跪在他面前。
  
  這時候門口站了一個少女,葉凡霜看到姑姑跪在地上,她尷尬地轉身退了出去「我先上樓。」
  
  「去吧!」葉偉成頭痛的揮手,他重新拿起那份借據,上面的金額還是太多了。
  
  「哥!」葉秀芬拉著葉偉成的褲腳哀求。
  
  葉凡霜只是把門掩住,她走上樓差點踢到蹲在樓梯角的顳靖喬「表姊?」
  
  顳靖喬並沒有去表妹的房間滑手機,她蹲在樓梯的角落,聽著門內自己媽媽的祈求聲,說著哥哥很委屈都不能補習了,不能買最愛的東西了,但她呢?
  
  她的失去為什麼沒被看見呢?
  
  她前幾年甚至因為哥哥,沒有辦法去公訓,只能跟同學看影片回憶。
  
  「我覺得…很累。」顳靖喬看著前面的牆壁苦笑,家裡面融資了很多錢但還是不夠哥哥闖一次禍的額度。
  
  凡霜看著她,走過去跟她一起蹲著,沉默不語的陪伴著。
  
  顳靖喬看著她「對了,怎麼沒有抱著你家妹妹?」那軟萌的小女生不是表妹的小跟班嗎?
  
  「雁荷去國外了。」葉凡霜寂寞的說。
  
  「恩。」顳靖喬看著葉凡霜難得的落寞,兩人都安靜了下來,一會顳靖喬才開口。
  
  「我覺得好奇怪,媽媽其實很忌妒大舅你知道嗎?但現在輪到她自己,怎麼也一樣重男輕女呢?」她揭了自家老媽的底,但她知道凡霜不會說出去的,因為不關林雁荷的事她都只是聽過就算了。
  
  顳靖喬仰頭靠在門柱上,她拿手蓋著自己的眼睛,但眼淚還是滑了出來,她自己只能跟這個冷面的表妹說,這也太可笑了吧?
  
  「可能是什麼補償心理吧?」葉凡霜一知半解的說,她聽說了姑姑家的狀況,但她是到公訓沒看到表姐,才知道這件事這麼嚴重。
  
  這時的她只知道姑姑很偏心,那份偏心卻是源自身為女生的自卑,嫁出去後,她似乎想用彌補表哥的方式,來滿足自己不被重視的委屈。
  
  「恩。」顳靖喬無聲的流淚。
  
  她知道,但就是知道才更痛苦,她永遠也沒有被媽媽看到,或許這也是她無法喜歡男性的原因。
  
  「好!你要放我兒子死,那我也一起死算了!」
  
  葉秀芬氣的摔門而去,顳靖喬狼狽的起身,看了葉凡霜一眼就追出去。
  
  或許表妹很幸運,因為她是大舅的獨生女,不會有這個問題,但也受到更大的課業壓力。
  
  等姑姑走後,葉凡霜拿著成績單走進書房,看到被姑姑撞翻的桌子,桌內有幾小包夾鏈袋露出來,混在文具跟雜物中,她沒有在意。
  
  葉秀芬跑出葉宅後拉著兒子,背後跟著女兒氣呼呼的上車了,一路快車回家,她氣的一進門就踢了櫃子一腳。
  
  櫃子上的小包裹被她踹下來,卻引的定均大叫「媽!你輕點!那是我的貨。」
  
  「什麼貨?你又買了什麼?」葉秀芬不高興的看過去。
  
  「幫別人買的啦!收了一點傭金。」顳定均說,卻神秘寶貝的把東西收著。
  
  葉秀芬記下這個東西,然後翻出來發現是保養品,她習慣性的按了按噴頭,卻覺得重量跟容量不對,她打開了保養品的蓋子,才發現下面是一袋袋的白粉。
  
  「這是毒品!」
  
  她驚訝的想去報警,在拿起電話時,她腦海閃過葉偉成的書桌,拿時候被她一撞,抽屜打開裡面也有幾包類似的東西。
  
  她查了資料後偷拿了幾包又返回葉宅,在葉宅外面埋伏到深夜,看到自己哥哥開車離開,她才假裝回來拿東西,讓管家開門讓她去書房。
  
  找理由把管家支開後,她看著哥哥抽屜裡的夾鏈袋,她抖著手把粉末混裝進去。
  
  做完這些事情她回到家,坐在車子裡面發呆。
  
  她剛剛做了什麼?
  
  但是隨後看著兒子回家,她又暗暗咬牙,這是她的兒子,她要保護自己的兒子。
  
  抱歉了,哥,這都是你的錯!
  
  從夢中醒來,葉秀芬想到那個夢境,最清晰的就是夾鏈袋的樣式,她那天回到家沒幾天,就聽到了哥哥的噩耗。
  
  那時她還鬆了一口氣,按照葉家的習慣,她應該能夠分到一些錢了吧?
  
  但她沒想到哥哥居然前幾年就改了遺囑,除了凡霜,其他的財產竟然給了另一個外姓人?
  
  她才想出一連串的計畫,目的就是要把那些錢搞到手!
  
  但是該死的,葉凡霜這個姪女卡著,她咬牙心一狠拿起房內的熱線電話。
  
  「喂?」
  
  「我要你幫我個忙。」她看著手機裡的網頁上,葉凡霜站在圖片裡,她用手一滑,是個禮物爆炸的圖片。
  
  既然她已經動手除掉一個,只要有人繼續擋路就通通除掉好了。
  
  她把計畫跟電話裡的人說了,對方也確認好之後,她才掛了電話。
  
  為了兒子,她不在乎犧牲別人。
  
338 巴幣: 2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