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原創、百合> 四季之風(重製版)《章四十九.終日的狂歡》 End of season 1

五仁月 | 2024-04-14 19:31:46 | 巴幣 0 | 人氣 281


《章四十九.終日的狂歡》

  從阿克西斯家回去雷格爾城的路,非常漫長。長在於繞路,繞路在於趣味。她們是有租馬車的,但顯然走走停停、玩玩吃吃的速度連馬都感到無奈。每到一個村子或是城鎮,可露可總要探索一番才滿足。她們當中最認真的貴族小姐,當然抱怨不停。但怨著怨著,卻被傳染出樂來,漸漸也就不催趕。路上遇到魔族,就當是練習。(幸好沒出意外。)
  於是乎,她們回到雷格爾學院,已經是開學前兩天的傍晚。時間掌握得剛剛好,可露可都要佩服自己了。睡個好覺,便是她們身為一年生的最後一日。
  最後一日,日子也是這麼過。一年生們大部份都已回來,老師們則在預備明天的入學試,去年大家都經歷過的。除了澪凜說好要一起訓練,似乎就無特別的事要作了。
  彩攸是這麼想的。平平淡淡結束這一年,不失為一件好事。不是凡事都要張張揚揚大肆慶祝……正當她完成了澪凜的早餐,打掃好房間,提著竹籃出門採購,春香卻在門口等她。
  「有事找我?」
  「我、我跟你一起出去!」
  以她們的情誼,一起逛街購物是閒事,沒有好尷尬的。但早早就等她,還以不自然的口吻說話,還是有點不尋常。彩攸從她複雜而充滿感情的眼神,已讀懂一二。
  「嗯,走吧。可露可呢?沒跟你一起嗎?」彩攸沒再追問,換了一個話題。
  「她說想自己散步。」
  「喔──再外向的人也需要獨處的空間。」
  天陰陰,灰茫茫,涼風颯颯,樹影沙沙。那時在阿克西斯家感受到的酷熱,已一點一點散去。秋天快來了,和去年差不多的時份。
  春香緊貼彩攸的腳步,距離比平常還要近,近得彩攸都感覺到不自然了。翠綠的眼睛一直望著她,彷彿她是天上的雲,一個不留神就會飄走。但是,不論多高的樹,都是抓不住雲的。
  彩攸假裝沒發現,本來是打算這樣做的,內心卻過意不去,走了兩步就停下來,朝春香伸出手。
  「想牽著嗎?」彩攸說完就後悔了,這是什麼害羞的話。對著春香,似乎就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彩攸!我……」春香雙手握住她的手,這已經不是牽,是捉住了。她的激動藉雙手傳遞給她,話音忽大忽小的,最後鼻子一酸,淚水軟化了聲線,「我會想念你的……」
  果然如此。
  眼前的妹妹哭了,作為大姐姐,彩攸一滴眼淚都不會冒出。她輕撫她的頭,柔聲說:「我也會的。春香,你心地善良,總是為了別人付出,但也要懂得照顧自己,愛惜自己。你身邊有很多愛你的人,你受傷,他們會心痛的。」
  「嗯、嗯……」
  這番話完全沒有安撫到春香,她愈聽愈多淚水,接著放開手,轉為抱緊這位瘦弱的大姐姐。春香雖然有四位嫂嫂,但畢竟身份有別,對她而言都不是「姐姐」,反而沒有親戚關係的彩攸更像姐姐。
  「傻女……」
  彩攸說不出話,只好任她抱住,繼續撫摸她的頭、後腦和背。好不容易平靜下來,擦乾淚水了,春香一把牽起彩攸的手,就像撒嬌的妹妹。這可換作彩攸不平靜了,她不習慣如此走路。
  上一次跟女生牽手逛街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我成為了受人信賴的大人了嗎,彩攸想。我們的結連好深,太纏綿了,糾纏得一但斷開就會感受痛苦。
  身體和腦袋偶爾會分頭行事,她想是這麼想,手卻牽緊春香。
  她們徑直的往街市走去。不論她們多早來到,街市的攤販總是比她們早開始營業。彩攸看見魚販的魚滿新鮮的,馬上就高興的買一條肥美大魚,春香一定會吃得很高興的。
  「今日食魚吧。春香你還有什麼想食?」
  「煮彩攸你喜歡的就好。」
  「我喜歡的都食不落肚。我們還有從阿克西斯家帶來的好酒,趁明天不用上課,能宿醉,今日就飲完它。說到酒,就是要有牛扒吧……嗯……也準備一點下酒菜,看看有沒有肉乾或是果乾。」
  「大魚大肉?太、太奢侈了!」
  「沒關係沒關係,我不是花阿克西斯小姐的錢,我請你們,今天就放開肚食吧!」
  「這、這怎好意思……」春香連忙掏出錢包,卻被她按住手。
  「不要看我常常對錢斤斤計較,我可不是孤寒人。錢儲了不少,請大家食大餐沒問題的。」彩攸笑說,她希望自己的笑容看起來是爽朗的。
  「那……那預備那麼多食物,彩攸你不就要忙整天了嗎?我來幫手好了!」春香改為伸手抄起菜籃。
  「忙……也有忙的好啊。」彩攸小聲的說,敵不過春香的力氣,只好把菜籃讓給她。
  她們繼續買菜之路。不見多日的菜販跟以往一樣,給她們安心感。在阿克西斯家不用親自買菜,許久沒有寒暄。
  「喂──彩攸、春香你們回來啦!之前去了哪啊!」賣菜的阿姨叫道,臉上有著爽朗的笑容。
  「我們去了西區,阿克西斯小姐家。」彩攸跟她打招呼,答道。
  「真好,可以到貴族家,我長這麼大還沒去過呢!」阿姨邊笑邊搭上她的肩,「今天要煮什麼?要一點芹菜配魚嗎?上一次你教我的番茄炒蛋,老公和阿仔都好喜歡!」
  「番茄甜甜酸酸的,是很好用的食材。可惜北區的番茄不太流通,不易買到。啊,這裡薯仔不少,可以試著切成條狀,泡一會水,快炒,灑點鹽就可以炒出爽口美味的薯條了。」
  雷格爾城是大城,食材已是非常豐富,但也不是時時能買到想要的,外來地區的食材又貴,彩攸偶爾會感到頭痛。這裡的居民亦不是每個人都敢嘗試其他地區的食材。
  「薯仔不是直接水煮就好嗎?」
  「薯仔本來就有點甜味,水煮是可以,不過炒就別有風味。也可以放黑胡椒、辣椒等等的調味料,薯條配什麼都好味。」
  「呵呵,好,我回家試試看。來來來,這棵蔥送你!」阿姨往菜籃塞了一把蔥,「春香也是,不要客氣,我兒子現在可以跑跑跳跳也是多虧你。」
  古代人真是熱情,彩攸每次都不好意思地收下。為了回報這份熱情,菜販們有難題,她也會盡力幫忙,用頭腦。說起來,今天的街市好像有點不同,彩攸左望右望。
  「不用客氣!這是應份的,治療魔法就是為此而生。」
  春香也是,到城裡走走的時候,遇到有人受傷,總是挺身而出的治療。彩攸是赫茲老師的徒弟,春香是治療師,二人早已被城中的人記住,打好關係了。
  神奇的緣份,每每與市民熟絡的寒暄,彩攸總會如此想著。現實世界中,她很少跟店家聊天,到這裡卻如此自然。她被城市塑造的冷漠,是不是一點一點的被率性的「古代人」感染了?她明明記得,自己不是個愛講話的人。
  真不像自己啊。但不像自己不也挺好嗎?在這裡觸碰到、感覺到的一切,不會隔著任何螢幕,是如此真實而溫暖,滲入內心。
  「你們馬上就要成為二年生了,想到你們還有一年就要離開雷格爾城,真是不捨得。」
  「我也不想畢業……」春香嘆氣。
  「學生每年都會畢業,那你不就每年都要不捨一次了嗎?」彩攸笑說。離別這回事,他們都習慣了吧。
  「呵呵,也不是。不是每年都能熟識一些學生嘛,又不是每個人都像你們那麼好人。」
  彩攸回想起其他同學,除了要求僕人煮食的貴族,一般平民同學的宿舍亦有爐灶,不過空間不多,每天都要搶爐煮飯。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飲食習慣又許多不同。因此也有乾脆不煮飯,到外面餐廳解決的人(花費當然比煮飯高)。所以春香和可露可才那麼喜歡來蹭飯吃。這樣的話,會來街市買菜的學生的確不算多。
  「啊哈哈……我覺得我沒有你說得那麼好……啊,我想要兩斤紅蘿蔔,今天炒蘿蔔絲。」
  「你說過阿克西斯小姐愛食對吧?沒問題,給你最好的!」
  「今天好多陌生的年青人在附近走來走去,是有慶典嗎?」春香察覺到異樣了。
  「他們?他們是你們的師弟妹啦!明天不是有入學試嗎?很多人都提早到雷格爾城住宿了!這幾天旅店和餐廳的生意可好了,每年的這幾天都是這麼熱鬧的。」
  想起入學試那一日,彩攸真的是剛好到達而已,有夠驚險。不知不覺,已經到了這個時份。這個路旁樹上的白花吹落的時份。
  「原來如此,謝謝你,我們到那邊買菜。」
  她們向阿姨點頭,便拿著有點重量的菜籃往肉販那頭走去。一顆粉色的頭髮遠遠的浮現在街尾,遙遠的一點,獨自的蹲在地攤前。
  「是可可!」春香叫了一聲,「好像在買什麼東西。」
  「她想獨處就不要打擾她了,反正等下也會見到。」彩攸拉住她的手,搖搖頭。
  買完菜,可露可早就走了。她們到她剛才停留的地攤看,地攤是賣飾物和小擺設的,大多都是木或石製品,是攤主的手工品,看起來是可露可會喜歡的小玩意。沒特別的,春香正要離去,她以為彩攸也一樣,她卻是逗留在攤位前,用心的挑選著。她平常不是講求實用性嗎?怎麼對這些「無用」的東西感興趣了?
  「春香,你喜歡哪個?」彩攸叫住了她。
  「誒?我不需要……」漂亮的東西人人都喜歡,但春香覺得這不是她能承受的。
  「還是想要香包、錢包那類?那我們去那邊。」
  「不是不是!我沒有想要的!你不要破費!」
  「那就由我決定囉。」她不顧春香的反對,牽著她買禮物。
  連在公司離職都會請同事吃「散水餅」,春香是如此重要的朋友,怎能不送送別禮呢。即便春香一面不情願、不好意思,都要送出去,這可是她的禮儀。
  好友執意送禮,春香只得困擾地挑選。彩攸在她身邊,手牽手的,將她專注的模樣盡收眼底,像感情要好的姊妹,又像情侶。她的心情稍微好轉了。
  花了好些時間擇禮,日頭已高掛於頭頂,正是她們約好練習的時間。


  兩把劍靠在樹幹,水袋夾在樹根中,澪凜坐在樹下乘涼。可露可悄悄的繞到她後面鬼叫,嚇得她跳起來。
  「可露可!」
  澪凜還未定驚,可露可就笑嘻嘻的撲過去,把一個硬硬的東西塞到她懷中。
  「嘻嘻!凜凜,這個送你!」
  那是一個雕刻著猛獸的小石像,約有手掌大小。這頭猛獸有一雙半圓的耳朵,銳利的牙齒,修長的身驅,兇猛的神情,似貓又不是貓,澪凜看不出是什麼。  
  「不准抱我!」她使勁的推開她,「送我禮物?你還真是奇怪,又不是有求於我,還送禮?這隻東西是什麼啊?」
  「朋友之間送禮物很平常啦!是凜凜你親口說我們是朋友的,這是我們友誼的證明!這是威猛的老虎,跟凜凜一樣帥氣又厲害!」可露可興奮得像見到大明星。
  「哼,好吧,但我可沒準備禮物給你。」被誇獎,澪凜還是有點高興。
  「你平常就對我們很好,很多禮物了!」可露可頓了頓,忽然一本正經地說:「凜凜你要記得我喔。」
  「還有誰會像你胡鬧!」
  「以後凜凜你有孩子,一定要好好關心他。」
  「哈?」十劃都未有一撇,這傢伙又說傻話了,澪凜傻眼。
  「啊──怎樣才能變漂亮?跟凜凜一樣就好了。」可露可轉個身,就轉了個話題,轉得快到澪凜都要頭暈轉向,不知不覺被她牽著鼻子走。
  「我什麼都沒做,這是天生的,可露可你做什麼都不可能跟我一樣美。」澪凜呆呆的指著自己。
  「凜凜這樣說真是太欠打了,天生麗質好可惡!」
  「哈?美又如何,還不如變強。別扯東扯西,開始練習!」
  「誒──等陣嘛──攸攸和春香都未到──啊!她們來了!」
  她們的打鬧,正在赴約路上的彩攸和春香都看到了。可露可拿出雕像的一刻,彩攸把手中的物件無聲無息地迅速塞進口袋。這時她們的菜籃已經先放回澪凜和彩攸的房間。
  「彩攸,你遲就算了,怎麼拉春香遲到!」
  彩攸張口口啞啞。心中有話,口裡無話,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今天秋風起真涼」。
  「之前玩太多就懶散了嗎,天涼還是要練習!」
  說是練習,但不知為何,彩攸覺得更似玩耍。她們沒有偷懶,跑步、格鬥、近戰比試、射箭、魔法射擊……她們全都做足,身體也切切實實的疲倦,她卻看作玩耍。她希望這是一場遊戲。一場結束後會回味的遊戲。
  日光由白變昏黃,是休息歸家的時候了。城上的攤販都收拾檔口,紛紛回家,明天再叫賣,日日如是。而她們一同吃晚飯的習慣,不知何時建立起來的,今天也會如此。
  彩攸和春香準備飯菜,澪凜和可露可就在飯枱聊天,不時傳出歌聲、樂曲與笑聲。澪凜偶爾也會看信或書。聚在這個房間是多麼的自然,成為了她們生活的一部份,澪凜甚至不太記得從前拒絕她們的時候了。趁著氣氛熱絡,彩攸從櫃子取下數瓶玻璃,裡頭都是阿克西斯家上好的龍舌蘭酒。
  「凜凜,經過了婚禮,應該飲過不少酒了吧?不怕苦了吧?來跟我比酒!」
  「拿我家的酒來比酒?簡直暴殄天物!」
  「哦?凜凜是不敢嗎?那就不戰而敗了喔。」
  「我才不會輸給你!」
  「不過現在飲就會錯過攸攸和春香煮的一手好菜了。我們食完飯再比!」
  還以為她們一頭熱就會忘了吃飯,果然飯不能不吃呢,春香加緊切菜。要是醉了我也會塞她們吃光光,不能浪費食物!彩攸下鍋炒菜。這是因為她們很期待我們煮的飯呢,春香把切好的蘿蔔倒進去。嘛,今天的菜那麼豐富,她們一定很喜歡,彩攸翻動正在煎的魚。
  吃完飯才比酒似乎太難了,可露可按捺不住,吃到一半就斟起酒來,邊吃邊喝。
  「啊──味道好特別,香香的好好味啊!」可露可驚嘆著,接著倒進大家的杯中,「春香也試試看!」
  春香才喝完第一杯,還在享受美酒,可露可已經灌了三杯下肚,澪凜也不遑多讓。彩攸則滴酒不沾,把酒讓給春香,自己慢慢吃菜。偶爾澪凜的目光掃過來,紅目就會閃縮的撇開。這頓飯下來,她們一次都沒有對上眼,只有澪凜愈飲愈急。碰!又有一樽酒空了。
  「她們飲得太快了吧……春香你還可以嗎?」彩攸不清楚這酒烈不烈。
  「不用擔心,我不會醉的,治療魔法會幫我。」
  「治療魔法還有這個功能啊……」應該是對春香的特有功能吧,彩攸在心中補上這句話。
  至於眼前二人的比酒愈演愈激烈,她們已經放棄勸導了。只屬今夜的狂歡,無人該被攔阻。最終酒瓶空空,二人的臉紅得似被火燒,酒氣重得整個房間都聞得到。
  「呼哼……是、是我贏了……」澪凜迷糊的說完這句,就倒向身旁的春香,摟住了她便昏倒,活像撒嬌的大貓。
  可露可早就挨向椅背不省人事。
  「兩隻醉鬼,真是的……」彩攸嘆氣後,起來收拾餐枱,「春香,阿克西斯小姐和可露可交給你了。」
  「扶澪凜到床上吧……」春香也一面無奈。她運氣一抬,半拉半拖地將高大的戰士運回睡房。
  「對不起,交給你了。」彷彿怕她聽不見,彩攸又道。
  當春香回頭,她已著手洗碗,背向了她們。放置好澪凜,還有可露可要帶回宿舍。她揹起軟爛的醉鬼,望了一眼今天最後一面的彩攸,便沉默地低下頭離去。
  碗一個一個洗淨,放在一旁晾乾,這是她的最後一項工作。所有餐具都洗好了,她靜默了一會,才解開圍裙。然後靜靜的踏進澪凜的睡房。
  她看著澪凜的臉,彷彿如此夜幕便不會降臨。思前想後,她燃點一根蠟燭,放到書桌,抄起紙,預備墨筆,揮筆疾書,把一切說不出口的寫在信上。
  兩封書放置在她的書桌,其中一封有一個香包壓住,抬頭寫著「阿克西斯小姐」。
  她踏出房間吹晚風。風吹啊吹,搖擺的葉片有如揮著的手,她亦輕輕的揮手回應。
  永別了。


—End of season 1  第一季完—




—————————————————

終於,終於寫完S1了!!!!!
幾年,我寫了幾年才寫完!!!!由序章到章49,剛好五十章~~
一直都好想寫這一章,一直都陷在兔仔的精神狀態中
雖然這章好像寫得很輕盈,但當中的情感是非常沉重的,我只是刻意沒有探入兔仔的內心寫,也可以看出每個人面對離別的不同方式
其實這幾章一直提時間,時間在S1是非常重要的字眼,一直倒數著。為什麼會永別,為什麼要道別,我想我之前也寫得很明顯了。
兔仔到底會去了哪,還有很多很多的伏筆,下一季就會揭曉。S1真的算是「起始」而已。
在下一季之前,我想修整一下之前的章節,以便印成本子。所以S2應該一段時間後才會寫了。
本子印調還在!改為350TWD了,希望大家能支持!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tUyqNJOAu3JedubAa__joJYuRs5MtGU3UCfv7ra2-5s/edit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