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長篇】控制關係-29 告知

馥閒庭 | 2020-12-09 21:44:33 | 巴幣 24 | 人氣 500


  第一場的比賽結束後,林雁荷有些分神的離開活動中心。
  
  她吃完晚飯後就在酒吧發呆,腦海都是葉展鵬跟她說的話。
  
  那位年近遲暮的商業王者,卻一點架子沒有,像是一般的長輩對她開口。
  
  「我要先跟你澄清一件事,我沒有對你爸下手,偉成一輩子都在恨我這點,但其實當初只是我的氣話而已。」葉展鵬說。
  
  「我爸?」雁荷有幾分疑惑,葉爺爺對她爸林鎮宇下手?
  
  「對,林先生的死是意外。」葉展鵬說。
  
  雁荷不懂,為什麼要提到爸爸車禍的事,將剛剛的話又順了一遍,她突然覺得奇怪。
  
  葉爸爸為什麼要恨葉爺爺?
  
  難道葉爸爸…
  
  然後她腦海浮出一種不可思議的想法,這句話的意思是,葉爸爸喜歡的人是自己的生父!
  
  「您的意思是葉爸爸喜歡…」林雁荷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葉展鵬。
  
  葉展鵬有幾分尷尬的點頭「是,偉成喜歡…他。」替自己兒子承認這種事情,他也很羞愧。
  
  林雁荷愣住了,她想到剛回台灣時,去靈骨塔祭拜看到自己爸爸的骨灰在葉爸爸的附近,她以為是地緣關係的安排,但…
  
  葉爸爸喜歡的人,不是自己的媽媽吳秋蓉,而是她的爸爸林鎮宇。
  
  這個消息已經讓她有些混亂,但葉展鵬帶來另一個消息。
  
  「還有,這次你母親也來了,她說自己懷了偉成的孩子。」葉展鵬說。
  
  他看著眼前的林雁荷,收到這樣的資訊,她除了驚訝的表情,並沒有過多的表示,看來也是個經的起的小女生。
  
  想到剛剛顳定均被陷害簽約的事,如果是一般人,面對陷害自己外孫的人,大概不會有太好的臉色,但葉展鵬不同。
  
  原本葉展鵬原本還擔心凡霜的眼光,若只選個漂亮卻不帶腦的,那他要怎麼說服凡霜就很頭痛,但從剛剛的遊戲中,他已經放心了,甚至有些讚賞。
  
  能夠這麼快速在遊戲中找到漏洞,並且奪得獎金,確實是個有趣的孩子。
  
  只是她會如何面對自己的母親,大概也是凡霜感情路的一段變數吧?
  
  「我媽來了?」林雁荷有些不安,媽媽還懷了葉爸爸的孩子?
  
  「對,還有一件事,這個…」他從管家那邊拿來一份牛皮紙袋,並且遞給林雁荷「這是妳大學時期,葉家出的生活費流向,裡面有銀行的紀錄,錢匯到吳秋蓉的戶頭後,就沒有匯出的紀錄了。」
  
  林雁荷皺眉遲疑的問:「您的意思是,葉家支出我大學時期的費用?」可是她沒有收到啊!
  
  她一個人在國外,還窮到要去打工才能生活,甚至還受到同學傷害,最後轉學去別的學校就讀。
  
  等等!這不就表示…
  
  她誤會葉姐姐…
  
  想到這,林雁荷有些激動,一份真相在自己的眼前掀開,她卻看到跟自己想像完全不同的內容。
  
  葉展鵬看著她受到打擊的樣子平靜的說:「對的,葉家一直有支出,總之,凡霜已經查到這件事了,但她不打算跟你說,只好我這個老頭子來講。」
  
  「為、為什麼姐姐不說?」林雁荷聲音有點顫抖,如果姐姐早點跟她說,那…
  
  原來這幾年,她錯怪姐姐了?!
  
  她一直把自己會受那些欺負,歸咎於葉家對她狠心斷絕所有經濟來源,但原來真的斷了她經濟來源的人…是媽媽?
  
  「凡霜她捨不得讓你傷心,畢竟那是你母親。」葉展鵬看著那份牛皮紙袋,又看向林雁荷動搖的樣子。
  
  林雁荷捲入酒吧械鬥後被抓進警局,他的孫女願意拋棄一切堅持,只求他用關係把林雁荷保出來。
  
  其實葉凡霜後來查到林雁荷眉有學費的事情,但她沒有對雁荷說破的原因,就是知道這件事對林雁荷而言,會讓她變成真正被父母拋棄的孩子。
  
  葉展鵬蕭索的開口「她有說過,怕你知道了,就真的失去了母親,但雁荷…妳有沒有想過,凡霜才是失去雙親的人?」他想到自己的兒子。
  
  偉成跟他,就是什麼事情都悶在心裡,才會隔的這麼遠,他不想再失去孫女了,那就由他來說破吧!
  
  「我…我…」林雁荷有些出神,太多的資訊一口氣灌進來,她甚至都不知道要先管哪件事。
  
  「總之,我言盡於此,妳好好把握吧。」葉展鵬看著她一臉茫然,他準備離開讓雁荷自己想。
  
  這句話的意思,是鼓勵她跟葉姐姐嗎?
  
  一個有商業成就的長輩,不是應該反對、拆散她們嗎?
  
  林雁荷放下對長輩的恐懼,追上去葉展鵬的身影「等等!…您不反對我跟葉姐姐嗎?」
  
  葉展鵬看著地板「我不想失去凡霜。」
  
  管家擋住了林雁荷對她微笑的說:「老爺累了,林小姐,我多嘴一句,人可以逃避所有人,但不能逃避自己。」說完,他護送葉展鵬離開會場。
  
  林雁荷則充滿混亂,坐在酒吧想著剛剛的那些話。
  
  原來我一直誤會葉姐姐嗎?
  
  難怪姐姐初見她時,並沒有任何愧疚,大概以為自己只是去國外待著,葉家有照顧她的食宿,卻沒有想到…
  
  那份她維生的生活費,被媽媽攔下了。
  
  想到媽媽,雁荷感覺非常複雜,那天她跟姐姐在親吻時被發現後,那可怕的暴怒過後,卻是將她當成透明人的冷漠。
  
  她像是從媽媽的世界消失了,或許…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吧?
  
  她看著眼前的酒杯,少數跟媽媽相處時,那些話語飄在腦海。
  
  如果不是妳,我會嫁給有錢人。
  妳為什麼這麼不省心?
  我錯看妳爸了,還以為他是有錢人。
  妳不可以得罪葉凡霜!
  妳要聽葉夫人的話!
  
  林雁荷看著杯中的酒,媽媽其實從小就不愛自己吧?
  
  當年她打電話給姐姐時,其實已經是她到國外幾個月後,那時她的戶頭沒有錢了,連生活費跟學費都不知道該去哪湊。
  
  姐姐不再接她的電話,媽媽只會跟她哀嘆著會去想辦法,但卻什麼辦法都沒有。
  
  可是今天她才知道,當時葉爸爸有交代媽媽匯錢給她的,至少學費跟生活費是有的。
  
  但媽媽卻把她的生活費留下來。
  
  葉展鵬告訴她的時候很含蓄,只說錢到吳秋蓉的戶頭就沒有匯出的紀錄,至於錢去了哪?
  
  反正沒有匯給自己。
  
  媽媽為什麼不照顧自己的孩子,她想到自己遭受到的事情,若沒有媽媽把錢收走…
  
  她是不是就不會遭遇到那些事?
  
  她也能在原本的學校就讀…
  
  其實去打工賺生活費她願意的,甚至都跟外國同學約好去餐廳打工,但是不知道是哪派的勢力。
  
  可能是高夏嵐,也可能是其他亞洲圈子的同學,有人趁著她外語還說不好,騙她簽下當脫衣舞孃的工作面試。
  
  甚至偷拍了她在更衣室的照片,搞到她在原本的學校待不下去,為了生活費跟學費,她真的咬牙去跳了。
  
  這也是她那麼討厭國外那五年的原因。
  
  但這樣想來,她誤會葉姐姐了!
  
  她一直以為是姐姐見死不救,還氣她這麼雲淡風輕,但其實姐姐並不知道她的難處,反而真正對她見死不救的人,是她的親生母親。
  
  吳秋蓉。
  
  「為什麼姐姐不說?
  
  林雁荷想到自己的疑問。
  
  葉姐姐如果查到了真相,為什麼不告訴自己?
  
  她如果早點告訴自己,自己也不會這樣鬧脾氣…
  
  「凡霜她捨不得讓你傷心,畢竟那是你母親。」
  
  想到葉展鵬的話,她就覺得有些感動,原來姐姐為她想了這麼多。
  
  她想起在公司時,葉姐姐勸那名楊小姐的話。
  
  …我很肯定,如果能有家人的支持,是非常幸運的事情…
  
  所以姐姐不說,是不想要我失去唯一的家人?
  
  「明明妳說了,我就不會怪妳的。」林雁荷對著酒杯低聲的說。
  
  「但雁荷妳有沒有想過,凡霜才是失去雙親的人?
  
  葉展鵬這句話又深深的刺痛了雁荷。
  
  是啊!葉姐姐身邊已經沒有其他人了。
  
  所以才這樣急切,她想到在公司簽的那份『協議』,她很氣葉凡霜這樣霸道,不跟她商量,擅作主張的讓兩人直接變成已婚的身分。
  
  這些行為的背後,其實是姐姐內心很不安吧?
  
  才急著將她綁到一段關係上,急著想要她回到公司甚至回到她身邊。
  
  當內心的迷霧離開,她才真正看清眼前對她好的人是誰。
  
  理解真相後又有幾分不好意思,如果早點知道生活費的真相,那些怨氣她哪會對葉凡霜發?
  
  葉姐姐明明很聰明的,為什麼這麼要在這件事情上耍笨?
  
  她想到今天郵輪上她差點落海的事情,葉凡霜咬牙抓著自己的模樣。
  
  不會再放手!
  
  姐姐一直反覆強調的一句話。
  
  那是她的承諾,葉凡霜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疼愛我。
  
  她喝下酒,酒精帶來的微醺讓她更放開自己,或許是看到真相後的心態轉變,她翻看著那些資料。
  
  其實葉展鵬的資料就算作假也看不出來的,她很清楚,真正讓她面對的,是她還愛葉凡霜的事實。
  
  葉姐姐,才是真生失去父母的那個,但她依舊以自己為先。
  
  內心深處痛了起來,卻又甜的不行,被一個人小心疼愛著,她才發現可以任性的幸福。
  
  想到自己咬葉凡霜的時候,想到在被推下欄杆時,葉姐姐對她從沒有放手意思。
  
  她內心滿意的笑了,果然,這個世界只有葉姐姐會疼我。
  
  
    

創作回應

小馬
凡霜愛得太執著太辛苦,處處為雁荷著想,換成鐵石心腸的也會感動。
2020-12-13 18:54:5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