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長篇】控制關係-26 遊戲

馥閒庭 | 2020-12-09 21:35:15 | 巴幣 22 | 人氣 361


  上了郵輪的那刻,大部分的職員內心是驚嘆的。
  
  豪華的泳池加上氣派的活動中心,乾淨的中央廚房、酒吧、音樂廳、SPA設備,可以說是應有盡有,而豪華的旅程自然也有相關的活動行程。
  
  不管是想要睡懶覺放鬆,還是享受海上郵輪的生活,或者其他高級舒適的設施,都是應有盡有。
  
  但設施再怎麼高級,也不及上司的八卦有趣。
  
  畢竟那張華麗的邀請函,還有充滿戲劇性的繼承人比賽,都讓人興奮又期待。
  
  但那些參賽者就不這麼快樂了。
  
  「董事長是腦子抽了還是被門夾到?居然還辦比賽?這是在學日劇的《詐欺遊戲》嗎?」
  
  有比較知道內情的人開口,大家都好奇的湊過去「這什麼意思?」
  
  「你們都有聽到公司的特別廣播吧?」
  
  「有,那比賽真得會選出繼承人?」
  
  「會!而且…」那員工得意說:「輪到我們看戲了!」他看向那群帶著金色手環的人。
  
  擁有金手環的人,是葉氏的親戚或特別有能力的主管,平時在公司最頂尖上層的人物。
  
  但這次上下關係徹底反過來,原本在公司被壓榨的員工們,可以看著那些有繼承資格的上司或主管去競賽,他們只要悠閒的在旁邊喊加油就好。
  
  所有乘客都登上了郵輪啟程後,中午馬上廣播集合所有人。
  
  白色手環的員工被當成觀眾,通通規劃到活動中心的看台上,而戴著金色手環的繼承人們,則排成兩列站在台下等著葉展鵬出現。
  
  活動中心的空間很大,四周還有大投影幕,頗有那種選秀節目的味道,讓看台不斷傳來鼓譟的討論聲,那些平時高高在上的人此時卻在台下,每個人都有幾分不自在。
  
  集合時間一到,葉展鵬則走到講台清了清喉嚨說:「各位,我是董事長葉展鵬…」按例普通的開場介紹跟歡迎,但更讓眾人期待的是這次的比賽內容。
  
  葉展鵬也不賣關子直接的說:「今天開始,我們會在船上舉辦比賽,比賽過程會列入繼承人的考核內…有問題嗎?」
  
  此時台下有人舉手,打斷了葉展鵬的話。
  
  這麼大膽打斷董事長的人是顳定均,他是葉展鵬的外孫,葉秀芬的兒子,之前媽媽上船被為難,他一臉不爽的看著葉凡霜,直到被點到才轉頭。
  
  顳定均玩世不恭的問:「外公,為什麼要辦這種比賽,難道選出繼承人很難嗎?」
  
  葉展鵬卻沒有掩飾,他冷漠的直言「確實很難。」
  
  顳定均想先從血緣拉近關係說:「外公,這是我們自己家的事情,何必…」
  
  一旁的律師遞上一疊文件,透過投影幕的放送,可以看到那都是報案的單據,厚厚一疊似乎今年並不太平。
  
  葉展鵬指著那疊單據「一年內我至少經歷了十幾場意外、事故,既然這麼希望我這個糟老頭死,好繼承葉氏,我乾脆就辦個比賽選出繼承人,你們就沒有意見了吧?我會請律師全程錄影,務必選出最優秀的繼承人。」
  
  「錄影?」有幾個人都表示不舒服的皺眉。
  
  「葉家的繼承人不是躲在幕後簽文件而已,萬一出事要有膽量在鏡頭前認錯,在屬下面前領導他們,就必須自己也了解被注目的責任,連這點都無法承受,那有什麼資格談繼承?」葉展鵬看著台下的人。
  
  而看台上的員工們都鼓譟起來,原本事不關己的態度也轉為熱烈關心,因為這也是選出他們未來老闆的比賽不是嗎?
  
  「可是這到底是什麼比賽…不會死人吧?」有人提出質疑。
  
  一旁的律師在葉展鵬的示意下替他回應「比賽都是體力跟智力能達到的,葉先生辦這個比賽,只是想要考核各位有沒有資格繼承葉氏,每個人都有權利退出,不過…退賽會失去繼承權,如果沒有疑問的話,我們會宣布比賽規則。」
  
  顳定均不再言語,他看著其他人。
  
  大部分的人都是充滿鬥志的眼神,他辨認起現場的人。
  
  葉展鵬如果將所有有繼承權的人聚集起來,大概也有上百號人,不過這次葉展鵬只是將三等親內的人都請來。
  
  繼承人的身分大概有三類,有些人是跟自己一樣,跟葉展鵬是血親關係的人,還有幾個是公司裡擅長經營的佼佼者,還有就是遠一點的親戚或者姻親。
  
  他冷哼,如果比賽是比體力他肯定勝算頗大,只要他拿到葉氏,那些賭債自然就可以清了。
  
  這時他感覺到有人看他,他順著視線的方向看向人群。
  
  「阿!」顳定均嚇的叫出來。
  
  「定均,還有問題嗎?」葉展鵬挑眉用麥克風問。
  
  「…沒有。」顳定均心神不寧的模樣落入觀眾席的葉秀芬眼中,她看向旁邊雖然是戴著白色手環,但明顯不是一般人氣質的觀眾。
  
  沒想到爸爸竟把定均的債主也請來了?
  
  「那比賽就在下午開始,以下幾個規則請務必遵守。」葉展鵬說。
  
  葉展鵬身邊的管家過來宣布遊戲規則「以下是遊戲規則…」
  
  第一,本次比賽需繳交押金,五百萬。
  第二,比賽一律使用籌碼,不可用現金。
  第三,籌碼不可毀損或丟棄,賽後會依各位手上的籌碼發放金額。
  第四,不可搶奪他人籌碼,每次比賽都有紀錄,出現暴力行為視為棄權。
  第五,董事會保有最後選擇權,可視情況終止比賽。
  
  管家平靜的聲線傳來「以上就是本次比賽的規則,董事長會視比賽輸贏決定下一屆的總裁人選,但這次有個特殊條件,下一期的預算金額,也會視這次比賽結果決定,所以,請各位選手不但要贏下總裁之位,更要贏到最多錢。」
  
  所有金手環的人都愣住,林雁荷看著台上的老人,有錢人果然讓人難以理解,她記得小時候沒見過爺爺幾面,大部分時間他似乎都在工作。
  
  怎麼現在卻好像很愛玩樂的感覺?
  
  這是外星人附身了?
  
  管家身後的大螢幕出現目前所有候選人的頭像「而且這次的比賽結果,也會對白手環的各位開放,各位可以下注賭上面的候選人輸贏,比率跟下注都在本公司的APP。」
  
  活動中心的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不但可以看戲,還能火上添油…痾!是參與遊戲?
  
  「等等!這不就是把我們當賽馬嗎?」顳定均出聲抗議。
  
  管家看著他直接的回答「是的。」
  
  「太過分了吧!」其他人也附合抗議。
  
  但人群中林雁荷看著葉凡霜,她的臉既不驚訝但也沒有跟著抗議,只是漠然的看著前面,然後轉向自己。
  
  林雁荷馬上裝作認真的看著台上,但卻能感覺葉凡霜的事線停在她的身上。
  
  「喔?你們平時不也將下屬當成賽馬,要他們跑向目標嗎?」管家冷笑的聲音拉回所有人的注意。
  
  他冷靜的看著台下的所有人說:「老爺有說過,既然是葉氏的繼承人,那得到部下的擁戴是應該的吧?還是你們認為自己沒有能力領導部屬?」
  
  「…」顳定均等人都安靜下來,沒人再有意見。
  
  管家平靜的說:「那些投注的金額,就是他們對你們的信任,這場比賽將會讓所有人知道,你們是什麼樣的人,有沒有資格當葉氏的繼承人。」
  
  所有繼承人閉嘴了,就算因為個人特質個性各有不同,但他們多少都會在意他人的眼光,有些在公司任職的管理階層,更是已經繃緊神經要面對比賽。
  
  不能讓下屬看低自己!
  
  「遊戲就是將現實生活量化,各位既然負擔著輸贏,那是否吸引下屬支持你,自然也是繼承人考核的內容,只要您成為最後贏家,下屬自然會追隨主管,這才是職場…不是嗎?」
  
  管家看著台下的繼承人們。
  
  這場遊戲從此時開始,已經不再是遊戲,而是賭上尊嚴的對決,輸家不但損失金錢,更會連往後受人尊重的資本都賭下去。
  
  顳定均臉色變得難看,原本他只想來參加個比賽,撈點錢可以還賭債,但輸了也沒什麼,他本來就跟葉氏沒關係。
  
  但現在卻已經不是這樣想了,這場比賽攸關面子,若是沒人看好他,那會超丟臉,更何況,他想到觀眾席,外公居然連他的債主都請來了?
  
  葉展鵬看到顳定均就不想講話,他信任的家人,不但擅自作主將自己的投資的土地拿去抵押,這筆帳他還沒跟這個外孫算呢!
  
  管家確認沒有異議,他站在台上繼續說:「若是想後悔也沒關係,但放棄比賽就代表放棄繼承權,顳先生,你的決定呢?」
  
  一旁的律師也虎視眈眈,放棄繼承的文件已經準備好了。
  
  顳定均就算內心怕了,但也不能表現出來,他強迫自己硬氣「當、當然參加到底阿!」
  
  管家沒有再糾纏,他看著在場各位說出董事長要他轉述的話。
  
  「那麼最後,請各位盡興吧!」
  
  之後就是樂隊的音樂跟台上的拍手聲,氣氛徹底被炒熱,所有觀眾看著台下的幾人,已經不是事不關己的平淡,反而產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
  
  而幾十位金手環的主人,則神色各異的開始付押金。
  
  ※
  
  去付五百萬的押金時,林雁荷已經放棄掙扎了,反正葉凡霜會處理這一切。
  
  她原本以為自己只要簽名,同意將葉爸爸給她的遺產撥錢就好,但是對方卻告訴她。
  
  「大小姐已經替您付了。」管家看向葉凡霜,又看著林雁荷遞上參賽同意書,並登錄她的資料。
  
  林雁荷走過去對葉凡霜說:「你不要太有把握,說不定會輸喔!」
  
  葉凡霜看著她眨眼「我一定會贏的,為了妳。」
  
  林雁荷原本有點開心,但她卻看到人群中的郭聿琦,她臉色垮了下來。
  
  還有這位『朋友』呢!
  
  就算郭小姐她自己說只是朋友,但是不是真的也只有她知道,況且看葉凡霜跟她神神秘秘的…
  
  她哼了一聲,登記完就先離開了,葉凡霜也登記好,正在等名單公布。
  
  有幾個人在繳交押金時,就已經棄權了。
  
  葉凡霜看著看台跟周圍,其實這場比賽,雖然是爺爺的心血來潮,卻也是不得不辦的。
  
  之前的墜樓、抄襲事件,搞的葉氏人心惶惶,又有她出櫃的風波,葉氏的人力缺口需要堵上,因此這趟旅程就是對那些職員的彌補。
  
  況且轉移緊盯她性向的目光,海上之旅還有讓員工們放鬆,修護一下同事間的感情,所以這趟遊輪之旅是勢在必行。
  
  至於這次的比賽是爺爺策畫的,她只負責準備器材,其他都無從知道,也不清楚爺爺打算做到什麼程度。
  
  她看向雁荷,今天雁荷穿了牛仔褲跟淺色的衣服,看起來乾淨純真的模樣,兩人在人群中四目相對卻沒有說話。
  
  打斷她們的是名單出爐的音樂。
  
  名單顯示在大螢幕上,葉凡霜的記憶卻跳回爺爺把她叫去的那天。
  
  ※
  
  看完爺爺的計畫,她有些傻眼「這…會被接受嗎?爺爺你是不是漫畫看得有點多?」
  
  老人家的生活很無聊?
  
  錯!
  
  那絕對是刻板印象,她只知道爺爺找到了閱讀的興趣,開始在購書網站大量買書,甚至還開了地下室,為了可以讀書跟放書。
  
  她還聽爺爺加入了什麼匿名網、社團什麼的,跟裡面的網友聊得很開心甚至還說要一起去COS,那大概是什麼高級的讀書會吧?
  
  她的想像裡,是那種國際會議廳,然後大家討論財經、世界經濟之類,C.O.S.聽起來就像某種研討會的縮寫。
  
  當然,那是因為葉凡霜從品學兼優的學生,到公司的預備繼承人,一直都非常忙碌,沒有機會感染…痾!接觸到漫畫跟小說的世界,因此一直沒有跟葉展鵬接上線,只是覺得這個企劃活動有點複雜。
  
  「咳!哪有多,你買的葉黃素我都有吃,總之不要管那些漫畫,你沒意見,那就這樣決定了。」葉展鵬趁著管家去葉凡霜背後送咖啡,使眼色讓他把那套《詐欺遊戲》的漫畫收好。
  
  管家優雅的挪步,用身體擋住那套漫畫。
  
  葉凡霜看著企劃內容「大部分都可行,也可以順便推廣我們公司使用的APP,只是…這個賭博是犯法吧?」
  
  聚賭在台灣的法律是犯法吧?
  
  葉凡霜看著爺爺,總覺得這件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爺爺這個活動,也管的太多了那些職員們真的會配合嗎?
  
  葉展鵬咳了一聲,拿出旁邊的文件「賭博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找好地點了,郵輪開到海上允許賭博的地區,我已經跟律師確認可行了,還有我們是投票選出繼承人,不要賭博、賭博的說…」
  
  他才沒有要拿繼承人取樂的心態…對啦!其實有點。
  
  不過就算是年輕人們陪他這個老人玩遊戲麻!
  
  葉凡霜沒有管葉展鵬在想什麼,她在了解葉展鵬的企劃後,分析這份企畫中的點數項目有什麼功用。
  
  簡單來說,整個活動就是踩在賭博的灰色地帶,而目的就是她家爺爺煩了,想直接定下繼承人,所以辦個公開活動。
  
  「但是其他人不會抗議嗎?」爺爺想怎麼考驗她,她沒有意見,但其他人…
  
  葉展鵬講到這個就生氣「我這個老頭經營大半生的產業交給誰,還要他們同意嗎?況且不知哪個誰想搞得我們葉家,我乾脆也搞個活動,不行嗎?」
  
  葉凡霜滿同意爺爺的,因為不知道是哪個親戚,為了想要加快『繼承』的速度在葉宅水投毒,如果不是過濾系統檢測到,恐怕她跟爺爺就死在葉宅了。
  
  但是在更換管線時,水電師傅意外戳破了水管,只能挖開重埋管線,因此她就乾脆搬出葉家,而爺爺則回到老宅去住。
  
  她看著爺爺「總之我會處理的,不過爺爺,你要願賭服輸喔!」
  
  葉展鵬看著她「我說過,會把比賽列入考核的。」
  
  葉凡霜才點頭去處理租借遊輪跟其他雜物。
  
  ※
  
  就在葉凡霜回想時,電視牆上的名單也顯示出來,每個選手的姓名、照片都在電視牆上,戴白手環員工們可以開始下注。
  
  活動中心傳來熱烈的聲音,但是在遊輪外面,一條小船慢慢靠近遊輪。
  
  小船上面有個小腹微凸的女性身影,她在郵輪員工的幫助下上了船。
  
  郵輪的員工收到無線電後,他們打開遊輪的欄杆門迎接此人上船。
  
  對方登船後,幾個保安跟遊輪員工恭敬的走過來,員工拿出一條手環。
  
  「您好,董事長收到消息了,歡迎您登船,這是一定要戴著的手環。」員工遞上手環。
  
  女子伸出手接下手環,手環的顏色在陽光下閃耀著金光,無言的諭示此人的身分。
  
  她是參加比賽的繼承人之一!
  
  回到活動中心裡面,人們熱烈的登入網站跟APP,甚至還將APP分享給親友,已經有人衝著這個活動,要朋友進來公司工作,也算是葉氏的一種宣傳。
  
  葉凡霜下意識的檢視名單,確認自己跟雁荷也在名單,但是…
  
  她的眼神閃過一絲驚訝,而林雁荷也開口問出她內心的疑惑。
  
  「她怎麼又能參賽了?」
  
  兩人一起看著螢幕上的名單,那裡多了一個不該出現的人。
  
  葉秀芬。
  
  
    

創作回應

小馬
葉秀芬真是不屈不饒,臉皮子彈打不透。
2020-12-11 21:06:55
馥閒庭
後面還有得鬧了 xD
2020-12-13 14:01:30
緣~/銨銨
突然變成一個非常不習慣的版本~@_@
2020-12-17 00:13: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