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長篇】控制關係-33 原生

馥閒庭 | 2020-12-13 14:07:39


  母愛是什麼?
  
  像廣告中的那樣甜蜜又溫暖?
  
  或許有吧!只是那絕對不是林雁荷得到過的情感。
  
  早上她跟凡霜帶著甜蜜的痠痛去餐廳吃早餐。
  
  「老婆,幫我拿胡椒。」
  
  葉凡霜一挑眉「你喊我什麼?」
  
  「老婆啊!…」林雁荷看著葉凡霜有些緊張的問:「不行嗎?」
  
  林雁荷想換掉兩人的身分,不只是姐妹而已,而是更深刻的伴侶。
  
  葉凡霜起身把胡椒拿到她手邊,然後親了她的臉一下「當然,你是我的妻子麻!」
  
  林雁荷耳朵都紅了,只是一個暱稱而已,卻讓她心跳不止「你趕快坐好吃飯啦!」聲音甜軟的嬌嗔透露出她的羞澀。
  
  「遵命,老婆大人。」葉凡霜壞笑的親了親她的耳朵,才回到座位。
  
  林雁荷臉都快紅透了,但很快有人上前打斷兩人的甜蜜氛圍,她看到老婆放下餐刀用歉疚的眼神看自己,林雁荷露出理解的表情讓葉凡霜放心去處理。
  
  她吃飽後在船上亂逛,現在比賽也沒有她的事情了,等到下船後,兩人也定了時間要去拍婚紗照,未來一切應該很美好的,她卻有種不安感。
  
  那份不安讓她遇到比高海駿更不想遇到的人。
  
  「媽?」林雁荷有點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人。
  
  她是聽過葉爺爺說媽媽在船上,但她卻有些刻意的遺忘,畢竟沒有想好怎麼面對媽媽,但當她真的站在眼前時,林雁荷感覺驚慌失措跟心亂如麻。
  
  她們是關係最親的母女,卻也是感情最疏離的母女。
  
  吳秋蓉挺著圓潤的肚子,看著她露出笑容,卻如同蜘蛛捕抓網上的獵物,怡然自得的勝券在握的樣子。
  
  「雁荷,你沒想到我會在船上嗎?」
  
  吳秋蓉優雅溫柔的聲音,卻讓林雁荷內心不停震盪。
  
  「你…怎麼過來,還有你的肚子…」
  
  「這是葉家的骨肉啊!葉凡霜沒有跟你說嗎?對喔!她好像不知道,不過你爺爺是知道的。」她摸著自己圓滾的肚子,肚子上的手環散著金色的反光,如同針尖刺傷了林雁荷。
  
  媽媽也有繼承者資格,那就是老婆的敵人嗎?
  
  當吳秋蓉走過來,林雁荷看著她說:「是你…收走了我的生活費…」害她必須去打能賺快錢的工,還差點被打工地點的客人傷害。
  
  她甚至休學念了別的學校,但媽媽卻騙她會想辦法,但把她的生活費拿走。
  
  吳秋蓉的步伐停了,聽到這話臉色微變,但很快就回復親熱的樣子走過來「你這孩子真是貪心,你葉姐姐都這麼疼妳了,還跟我計較錢的事情,算了,都過去了。」
  
  她拉著林雁荷「我們去房間聊,這是你親弟弟,你要好好照顧她。」
  
  林雁荷以為媽媽看到自己,會抱歉、會有個理由,但是沒有…什麼都沒有,她的委屈媽媽沒有看到。
  
  過去了?
  
  她的委屈跟害怕都過去了?
  
  可是她的內心沒有過去阿!
  
  她想甩開吳秋蓉的手,但看到她的肚子,林雁荷發現自己開不了口。
  
  就在兩人拉扯時,一個服務生撞上了吳秋蓉。
  
  「啊!」吳秋蓉瞪著那個服務生「你這個…」
  
  「媽!媽妳有沒有怎麼樣?」雁荷馬上靠近扶著她,然後轉頭對附近的人說:「麻煩幫我找醫…嗚!」
  
  吳秋蓉摀著她的嘴「沒事!我…我回房間吃藥就好…」
  
  林雁荷看吳秋蓉這麼堅持,只好護著她回到房間。
  
  在要離開現場時,她似乎聽到葉凡霜在喊她。
  
  「雁荷?」葉凡霜的聲音在背後響起,她想轉身回應卻被吳秋蓉扣住手。
  
  「你是我女兒,應該聽我的。」吳秋蓉冷冷的說。
  
  這句話讓雁荷僵硬起來,在葉凡霜要看她的前一刻,她跟吳秋蓉離開了。
  
  進了房間後林雁荷才突然回過神,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她看著媽媽變回記憶中怯弱的小女孩,但這次沒有葉爸爸跟姐姐來救她了。
  
  媽媽完全沒有剛才虛弱的模樣,內心感到不尋常。
  
  「媽,你什麼時候懷孕的?現在上船醫生同意嗎?」林雁荷看著吳秋蓉的肚子問。
  
  吳秋蓉卻從衣服下襬掏出一個枕頭丟在床上「什麼懷孕?如果不是你,我需要做這種事情?」
  
  林雁荷看著床上的枕頭跟吳秋蓉消瘦的身形「妳欺騙葉爺爺?」她是假孕?
  
  「這不是欺騙,是拿回我應得的東西。」吳秋蓉理所當然地說。
  
  偉成的遺產她也應該有份的,這是她青春的損失費。
  
  「你要什麼?」林雁荷瞪著她「這麼多年在葉家花的不夠嗎?你連我的生活費都扣下…」
  
  「當然不夠!這是葉偉成欠我的!也是林家欠我的!」吳秋蓉瞪著她。
  
  「我都沒有計較你這個同性戀害我丟臉,從小妳就跟葉凡霜一起欺負我!」
  
  「媽!」
  
  林雁荷瞪著她,她怎麼能這樣講?
  
  是誰把她推給高夏嵐的?
  
  但終究是自己媽媽,她沒有把那份怨懟說出來,林雁荷走到門口把防盜鏈拉開。
  
  「你要幹什麼!」
  
  「…回房間。」林雁荷壓下自己的怒氣冷靜的說。
  
  「你給我留下!」
  
  但回應她的是開門聲,她怒吼的喊「你敢踏出去,我就告訴葉凡霜你在脫衣酒吧打工!」
  
  這句話直接讓林雁荷停下動作。
  
  吳秋蓉看著她繼續說:「你最好聽我的…」
  
  「你知道?」林雁荷轉頭瞪著自己媽媽,她的表情裝滿不可思議。
  
  「當然,所以你要聽我的不然…」
  
  「你知道為什麼不救我?」林雁荷瞪著她,又一次被媽媽背叛「我後來打給你都沒有通過,我以為你是有事情沒空接我電話,但你…」
  
  「我為什麼要救你!那是你活該!是你要去打那種工…」
  
  「如果不是你斷了我生活費,我為什麼要打那種工!」林雁荷瞪著她吼。
  
  上飛機前的手機就是被媽媽收走的,她只記得姐姐跟媽媽的手機打回去。
  
  葉姐姐不知道就算了,媽媽明明握有她的生活費卻不給她,還裝作無辜的說會去找葉家,害她恨錯姐姐,後面被同學陷害讓她在學校待不下去,最後她只能去脫衣舞孃的酒吧打工。
  
  這一切是誰害的?
  
  「我、我…那時候缺錢啊!」吳秋蓉看著林雁荷有些心虛,她那時候確實把錢挪去買了一些奢侈品。
  
  「買名牌比我重要嗎?」林雁荷瞪著她身上的名牌一眼,然後開門走出去。
  
  吳秋蓉馬上將她拉回房間,她知道現在不能命令自己女兒,只能用哀傷的語氣「雁荷!你聽媽媽說…我也是不得已的,況且你有葉家當後盾,我什麼都沒有!」
  
  她看著林雁荷有些動搖馬上再開口「你也為我想一下,我一個女人家沒了你爸爸,偉成也不愛我,我嫁到葉家也是為了你…」
  
  林雁荷看著她「媽,我沒有瞎!」她是為了錢,想要嫁給有錢人的目標。
  
  為了我?
  
  太可笑了。
  
  她甩門走出去幾步,而吳秋蓉原本想開門追,卻想到自己的肚子現在『消風』了,她一臉焦急地看著雁荷咬牙「你回來!」
  
  林雁荷卻直接轉身就走。
  
  就像吳秋蓉在她世界的存在一樣。
  
  ※
  
  在船上還是有通訊設備的,而葉凡霜儘管在船上,但有公司的交易還是要談,公司的經理沒有休假。
  
  她用視訊的方式跟其他人開會敲定通路,之後結束會議各自收拾。
  
  「凡霜,我們談一談吧?」葉秀芬喊了她。
  
  葉凡霜自顧自地收了東西。
  
  「你一定要這樣針對我嗎?」葉秀芬說完,會議室有一瞬間停住,所有人都盯在葉凡霜身上。
  
  葉凡霜看著葉秀芬不解「姑姑怎麼這樣說,我只不過是把事情做好而已。」
  
  葉秀芬要用跳舞的方式羞辱雁荷,她只是不讓自己的老婆受辱而已,她若技不如人自然也會淪為被嘲笑的對象。
  
  「你不是針對我,那為什麼要搶我的位置?」葉秀芬不高興的說:「在場的大家都知道,你是個同性戀,而我才是葉經理!」
  
  葉凡霜看著葉秀芬,她的臉上帶著熬夜的青,看起來真的沒有休息好,但要她可憐自己的對手?
  
  「我不可能讓姑姑拿公司的資金去填顳定均的賭債,那裡面還有大家的薪水。」葉凡霜說。
  
  聽到薪水二字,其他員工漸漸聚集到葉凡霜身後,眼神都有些凌厲的緊盯著葉秀芬。
  
  葉凡霜看到葉秀芬這樣緊張焦慮,她知道自己說的話讓許多人改變了態度,其實把話說的讓他人動搖,就像葉秀芬這樣在話語間甩責任,葉凡霜當然能做到。
  
  但她覺得這種方式像武器,她不喜歡輕易動用,不想拿自己的員工當槍使,也不想讓員工去捲入那種宮鬥式的角力,但葉秀芬不同,她是個喜歡講人情拚關係的人。
  
  「凡霜,你幹嘛刻意攻擊我呢?」葉秀芬看到別人如此,她也不敢硬逼了,改成軟聲的說:「我們私下談?」
  
  葉凡霜走到會議室的桌子前「姑姑想說什麼?」
  
  其他人則在許秘書的引導下先離開,等到所有人都清場了,葉秀芬才看著她「不然這樣,錢我們一人一半…」
  
  葉凡霜嘆息一聲打斷了葉秀芬「姑姑,你就不怕這個會議室有錄音設備?」
  
  「你什麼意思?又要拿錄音來威脅我?」葉秀芬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惡狠狠的盯著葉凡霜。
  
  「姑姑,您若真的想要替表哥還錢,不如好好的工作或者找融資陳小姐…」
  
  「那來不及!」葉秀芬生氣的說,她看葉凡霜「凡霜,我只有這麼一個兒子,你就不能行行好嗎?」
  
  「我爸也只有我這個女兒,爺爺也只有這間公司。」葉凡霜看著她一副油鹽不進的模樣。
  
  「葉、凡、霜!」葉秀芬瞪著她,突然想到什麼,她轉變口氣開口。
  
  「說起來,你大概不知道我是怎麼拿到這個吧?」葉秀芬舉著自己的金手環。
  
  葉凡霜看著她「那姑姑願意講嗎?」
  
  「這是吳秋蓉給我的。」葉秀芬看著葉凡霜「是林雁荷的親媽,她現在可是懷了你爸的骨肉呢!」
  
  葉凡霜愣住,她看著葉秀芬皺眉「姑姑,告訴我這個幹嘛?」
  
  「你真的覺得林雁荷能接受你?她還有很多事還瞞著你呢!那些事情吳秋蓉已經告訴我了。」葉秀芬看著葉凡雙僵硬的模樣一臉得意。
  
  感情好?
  
  那就破壞她們的感情不就好了,懷疑是最棒的裂痕,可以崩毀所有信任的關係。
  
  葉凡霜手握緊資料夾「雁荷不會騙我的。」她是自己的妻子,我們是最親密的伴侶…
  
  這一定是姑姑的計謀,她不能上當。
  
  「那你回去問問她,在國外的這五年打了什麼工?有沒有留照片?」葉秀芬惡意的說,看著葉凡霜有些遲疑的臉色,心裡一陣痛快。
  
  她從吳秋蓉那邊聽到,林雁荷打工的內容可不是端盤子而已,而是在某種色情產業當舞孃呢!
  
  誰知道還有沒有做其他交易?
  
  葉凡霜狼狽快速的離開了會議室,甚至沒有結束跟葉秀芬的對話。
  
  葉秀芬得意的說:「想贏我,你還早得很呢!」
  
  
    

337 巴幣: 2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