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長篇】控制關係-28 母親

馥閒庭 | 2020-12-09 21:42:33 | 巴幣 22 | 人氣 400

  今晚對顳家人而言,注定很不平靜。
  
  晚餐過後的顳靖喬,她靠在船邊吹風。
  
  顳定均走過來「你也看到比賽過程了吧?」
  
  顳靖喬點頭「看到了,哥。」
  
  葉秀芬也跟過來「你快點幫你哥去借錢,不要傻站在那邊!」
  
  顳靖喬皺起眉「明明是哥自己笨,為什麼我要去借錢?」
  
  葉秀芬卻端起媽媽的架子「叫你去就快去!」但是一轉頭面對顳定均,又是溫柔的輕聲「沒關係,媽會想辦法的!」
  
  顳靖喬看著自己媽媽的樣子,重男輕女四個字壓在心頭,但還是在葉秀芬的壓力下,拿了一杯香檳去旁邊跟某個女性搭話。
  
  她言不及義的說了幾句,才感覺背後葉秀芬的視線移開。
  
  「抱歉,打擾到你。」顳靖喬不好意思的對那個陪她說話的人講話,這時她才有空看清跟她說話的人是什麼樣子。
  
  一個美麗的女子,站在郵輪邊上,海上閃爍的粼光跟月色,讓她像是從海中跑出來的美人魚。
  
  成熟的媚色卻有雙調皮的眼睛,誰在乎她的年紀,人魚有年紀的問題嗎?
  
  郭聿琦看著顳靖喬微笑「沒關係的,感覺你也很困擾。」
  
  想到哥哥四處借錢的醜態,顳靖喬有些尷尬「算是吧,不過我好像沒有見過你,你是表妹的員工?」
  
  「我是她朋友,來看她考試的。」郭聿琦笑說。
  
  考試?
  
  是指繼承人的比賽吧?
  
  顳靖喬沒有多想「那你記得押雁荷贏,這樣才會賺錢。」她拿出APP跟郭聿琦說。
  
  郭聿琦知道她誤會了考試的意思,但也沒有多想,她看著顳靖喬的金色手環「為什麼?你也是繼承人吧?對自己沒有信心嗎?」
  
  顳靖喬看著她「我不可能上的,況且我表妹她…想要的東西從來沒有失敗過,尤其是…」
  
  「是總裁的位置嗎?」郭聿琦問。
  
  顳靖喬搖頭「不是的,是林雁荷。」
  
  郭聿琦有些驚訝「咦?」
  
  顳靖喬晃動著酒杯,透著月色的酒液格外清透「葉凡霜她阿!就是個死妹控。」她想起自己小時候,去葉家主宅的時候。
  
  偶爾她媽媽會去找葉偉成,通常是借錢或者其他事情,不過大人的世界跟小孩無關,她哥不跟女生玩,就會去打遊戲。
  
  她就只好去找凡霜,但通常也是各看各的手機,凡霜是個很冷的表妹,就是禮貌打完招呼就不管的人。
  
  但對顳靖喬而言,這其實是一種喘息,她討厭媽媽總是卑微討好的樣子,卻也不喜歡哥哥那種世界繞他轉的樣子。
  
  有一次她來拜訪,意外的看到一個小妹妹,軟綿可愛的模樣,看到她有些驚慌「姐姐你是誰?」
  
  「我叫顳靖喬。」她平淡的說,內心卻想偷捏那軟軟的臉頰,可惜沒有作案機會。
  
  這時,有雙手擋住她們,葉凡霜少有的把那個妹妹抱在懷裡「表姊,這是我妹。」
  
  顳靖喬看著她「知道了。」她裝作平靜的划手機,心裡卻有些震驚,葉凡霜從來都是點頭打個招呼的冷漠,從沒有看到她這樣在意過其他人。
  
  後來幾人都是同個貴族學校,她也經常看到葉凡霜牽著那個妹妹。
  
  根據她媽媽說的,那個妹妹是舅舅葉偉成的私生女,是葉凡霜的妹妹。
  
  她還聽到很多『故事』,例如舅舅會帶著葉凡霜去那個妹妹家玩,實際上是勾搭人家老婆。
  
  她曾好奇又白目的問葉凡霜「你真的喜歡你妹喔?」小三的女兒耶!
  
  葉凡霜瞪了她一眼「雁荷是我的人,你不准動。」
  
  還我的人咧….
  
  顳靖喬翻個白眼「問一句又不會死。」
  
  聽到葉凡霜這麼小就有這樣的佔有欲,郭聿琦好奇的問:「所以她們姊妹從小感情就很好?」
  
  「應該說是好過頭了吧?」顳靖喬抿了口香檳,看著外面的海,郵輪輕輕的晃,像是也屏息著聽著她說話一樣。
  
  下一次去拜訪時,她聽說那個林雁荷養了小狗,她有些驚訝的看著小狗「…好可愛喔!」
  
  林雁荷笑的很甜,跟狗玩在一起。
  
  但她還想開口卻被葉凡霜撞了一下「喔!」
  
  葉凡霜把她拖到旁邊交代「你不要跟雁荷亂說話。」
  
  「表妹,你不是對狗毛過敏?」顳靖喬白目的問。
  
  葉凡霜瞪了她一點,因為她正在吃藥,將藥丸吞下後才開口「雁荷喜歡就好,你不要在她面前提!」
  
  她愣住,挖賽!
  
  葉凡霜耶!
  
  葉氏總裁的獨生女,居然也會顧忌別人?
  
  不過後來她又不怎麼驚訝了,因為她偷看到葉凡霜親林雁荷。
  
  噁心嗎?
  
  其實震驚的感覺比較多,不過她早就習慣了,家族裡的人難免都有些奢侈的嗜好,某種奇怪的角度來說,葉凡霜對這個妹妹的佔有慾,也算是很奢侈的吧?
  
  畢竟有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人,確實是一種奢侈。
  
  就像她發現哥哥有吸毒跟賭癮一樣。
  
  後來她還幫著打幾次掩護,也就慢慢跟葉凡霜熟起來。
  
  其實人都有黑暗面,只是有趣的是,葉凡霜的光明與黑暗都在林雁荷身上,這是她觀察很久的結論。
  
  為了林雁荷,葉凡霜可以投注所有的心血,同樣為了林雁荷,葉凡霜可以犧牲所有的人事物。
  
  例如那隻小狗。
  
  她看著葉凡霜放任高夏嵐把狗帶走,原本她還想安慰幾句,但卻看到葉凡霜面無表情的模樣。
  
  她以為葉凡霜只是不敢反抗她媽高夏嵐,後來她才發現,自己表妹是真的不在意。
  
  因為放學回來的雁荷難過得大哭時,她看到葉凡霜抱著林雁荷露出陰暗獨佔的笑容。
  
  高夏嵐把狗送走,這合了葉凡霜獨佔雁荷的心意,所以她才沒有阻止。
  
  意識到這件事,她才覺得可怕,一個人的底線完全是為了另一個人,這樣的人要怎麼控制?
  
  如果今天她沒有幫到葉凡霜跟雁荷,恐怕也會被無情的排除,就像那隻小狗一樣吧。
  
  「總之,你千萬不要阻止凡霜跟雁荷的事情。」顳靖喬低聲說。
  
  在商業中擋了葉凡霜,她只會輕輕把你拎到一邊,例如自己的媽媽葉秀芬,雖然丟臉但至今全鬚全尾的在子公司,但一犯到林雁荷,葉凡霜就會不計代價跟後果下手。
  
  例如之前騷擾事件的許誌峰,聽說還沒出院呢。
  
  她雖然是繼承人的備選,但這個總裁的位置她卻一點都沒有興趣,葉凡霜這麼有手段都還要受制於公司,連要護著自己的知心人都這麼累,那個位子又有什麼好的?
  
  「但你的媽媽似乎不這樣想。」郭聿琦晃著酒杯,總覺得故事很精彩,但也覺得壓力很大吧?
  
  有錢人的背後好像也有更多的煩惱,不過她樂的吃瓜看戲就是了。
  
  「總之我會想辦法,只希望我媽不要太過分。」顳靖喬嘆息,媽媽已經對當上葉氏總裁著了魔。
  
  但其實她知道不可能的,不只因為她表妹的能力出眾,而是媽媽本身就不適合當領導,葉凡霜知道,葉展鵬更是看在眼中,至於哥哥顳定均更不可能。
  
  「過分?」郭聿琦挑眉問。
  
  顳靖喬沒有解釋過分的事情只是說:「…葉家跟顳家再怎麼通家之好,那是建立在平等的狀態下,若是葉氏改姓顳,那就是葉家覆滅之時,我外公葉展鵬腦子再怎麼抽,也不可能抽到這個層面上,所以這個總裁…輪不到我哥跟我媽。」顳靖喬冷靜的分析。
  
  「你倒是很冷靜。」郭聿琦笑說。
  
  「當然要冷靜啊!因為這場比賽…只是遊戲而已。」顳靖喬看著遠處的海說。
  
  只是葉凡霜討林雁荷開心,追回她的手段而已。
  
  也只是葉展鵬讓其他人死心的藉口而已。
  
  海面上的平靜只是掩蓋海面下的暗流湧動,她也只是海中的小魚。
  
  她眼神內斂著自己的慾望,在內心說服自己。
  
  我只是隨波逐流罷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