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長篇】控制關係-31 繩缚

馥閒庭 | 2020-12-09 21:54:54 | 巴幣 24 | 人氣 646


  郭聿琦是以葉凡霜朋友的名額上船的,但讓葉凡霜邀請她的原因是她的職業。
  
  郭聿琦,她是一個繩缚師。
  
  這份稀有的職業要跟相識的過程,要追溯到兩人剛認識時。
  
  她們第一次見面就是在葉氏的停車場。
  
  那時候葉凡霜剛跟許秘書互道再見,當她轉身往停車場去,卻遇見一個女人對她笑。
  
  「請問是葉偉成先生的女兒嗎?」對方客氣的詢問。
  
  女人長的不錯,一雙眼睛描出眼尾,頗有些氣勢,穿著剪裁合宜的衣服擋住葉凡霜的去路。
  
  「我是,有事嗎?」葉凡霜問。
  
  女人認真的點頭說:「有的,請你撥點時間。」
  
  對葉凡霜而言,父喪的事宜已經處理到尾聲,卻聽到有人提到自己爸爸,因此她邀請這名特殊背景的女性到咖啡詳談。
  
  到了咖啡廳落座後,兩人大概交換了一下背景,也大概了解眼前名叫郭聿琦的女子跟自己爸爸的雇傭身分,只是她有點奇怪。
  
  「繩缚那是什麼?」葉凡霜少有的露出疑惑的問。
  
  「算是一種私人服務,類似到府SPA或是美甲。」當然也非常昂貴。
  
  郭聿琦平淡的繼續說:「總之,葉先生之前跟我簽下協定,但是他…嗯,算是無法達成協定了,所以我方需要他或親屬支付違約金。」
  
  郭聿琦拿出一份文件,上面是兩人的協議內容,確實是她爸爸的簽名。
  
  葉凡霜直接看到金額那欄,她愣住後看著郭聿琦問:「我爸跟妳做什麼服務?」
  
  郭聿琦打開手機,在交給葉凡霜前還交代「請不要透露出去,這是客戶的隱私。」在葉凡霜同意後,她才將手機交出去。
  
  手機上面展示了幾張圖片。
  
  葉凡霜看完後,整個人都皺起眉。
  
  眼前的郭小姐大概三十上下,但是一直有著良好的氣度跟禮貌,但是她看著手機上的圖片,只有種荒謬的感覺。
  
  如果對方是來要錢的小三或者有什麼私生子,葉凡霜倒是絲毫沒有驚訝感,但眼前的郭小姐給她看的,卻是一個男人被綁住的樣子。
  
  像是粽子一樣,面朝下綁住,而且有些裸露的畫面,那一點也不煽情,很像行為藝術或者某種展示,只是被綁的人是個活人,而且是自己的爸爸。
  
  那有種詭異的違和感,但又讓她非常好奇。
  
  「所以你是來勒索我買照片?」葉凡霜問,她歛起眼眸想著怎麼樣能買回這些照片。
  
  郭聿琦馬上擺手「不,我只是按照合約提供服務,但既然葉先生提前終止,這中間的空檔我只想按照合約拿到解約費。」
  
  她抽回手機「況且這是我美麗的作品,我不會賣的!」那些照片跟作品是她的辛苦成果,拿來勒索根本是種污辱!
  
  看到她這樣,葉凡霜有一瞬間的頭痛,不過多年的商場經驗讓她迅速武裝起自己。
  
  「錢我會付的,但為什麼我爸要找妳?」葉凡霜發現自己越來越不認識自己爸爸「他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郭聿琦臉上沒有訕笑,甚至幾乎說是認真而且神聖的神情看著葉凡霜「我的角度看,這是一種舒緩的方式,葉先生說他有感受到放鬆跟舒坦,這是他親口說的。」
  
  「被綁成這樣不痛嗎?」葉凡霜不懂的問:「這難道不是那種性虐的SM…」
  
  「不是喔!雖然有些人會混合使用,但我按照協定服務的,而且是無性的。」郭聿琦認真的說,似乎這樣的詢問她已經很熟練了。
  
  不過難得她並沒有被轟出去,因此她看著葉凡霜好奇的問:「葉小姐…妳想試試看嘛?」
  
  試試看?
  
  葉凡霜感覺瘋了的人才會去試這個吧?
  
  但是她看著合約,她爸爸居然做這種事情長達兩年?
  
  是什麼吸引他做了這樣的事?
  
  她內心產生了掙扎,最後在郭聿琦的面前,她聽到自己的聲音說:「好。」
  
  當下她覺得自己一定會後悔,但又在郭聿琦保證不會傷到性命的前提下嘗試了。
  
  過程如何葉凡霜只覺得難以描述,但是當成一種按摩服務的角度來說,確實挺舒服的,對方的碰觸也沒有讓她覺得被騷擾或冒犯。
  
  整體來說,像是透過繩子刺激感官,可能因為協定是沒有性的,所以她的身體最少還有一件貼身的棉衣跟短褲,而且對方一直避免碰觸她的私密部位,有任何觸摸也會告訴她,因此她並不討厭這樣的互動。
  
  她看著郭聿琦問:「那個協定能轉到我這邊嗎?」
  
  郭聿琦看著葉凡霜有趣的問:「葉小姐妳有興趣?是不是很棒,感覺整個人都放鬆了?」
  
  「確實。」葉凡霜點頭「妳能教我嗎?我會另外付錢給妳。」
  
  郭聿琦聽到有生意上門,她眼神一亮!
  
  「妳想學?」
  
  「是。」葉凡霜看著她「有個人,我想將她綁在身邊。」
  
  ※
  
  看起來妳是有個特定想綁的人,這有點危險,因為你並不知道目標能不能接受被綁,但首先你綁的對象,必須先了解她的身體狀況,並且判斷她的心理狀態。
  
  而且一般的綁缚大概十五分鐘內結束,不然會造成身體的傷害。
  
  盡量不可以壓到動脈或者要害部位,不然會造成窒息甚至有生命危險,這是很需要注意的。
  
  郭聿琦還交代了許多,葉凡霜則是拿出學生時期的學霸精神,拼命吸收各種繩缚相關的知識。
  
  經過一段時間後,兩人算是有些基礎的認識後,才開始閒聊說心得。
  
  「其實這是藝術,一種透過繩子溝通的藝術。」郭聿琦認真的說。
  
  可惜太多人都驚訝在第一眼看到的印象,直接將這種綁缚打上色情、變態的標籤,連帶她這樣的綁缚師也被認定是不潔的,就算她再怎麼強調無性行為,主流大眾依然將她剔除在正常之外。
  
  不被尊重,甚至嘲笑跟傷害她。
  
  葉凡霜有些懂被歧視的心情,因此她接著郭聿琦的話說:「確實,被綁住時有點安心,像是…被捆住、包住,鬆開時又有種血液流通的舒緩感,滿治癒的感覺。」
  
  在相處幾次後了解了這樣服務,體驗過被綁者的感覺後,其實也不覺得這樣的行為很奇怪。
  
  或許每個人紓壓的方式不同,有的人喜歡看擠痘痘,有人愛看貓狗,有人花錢暴飲暴食,有的人沉迷聲色犬馬,就是選擇不同而已。
  
  「我爸追隨的就是這種感覺嗎?」葉凡霜看著自己的手,上面還有著勒痕,身體有些微軟,因為剛剛體驗過被吊在空中。
  
  但有種壓力過大後,告訴自己能放鬆的感覺。
  
  人人都想從忙碌中抽身,卻沒辦法馬上停下思緒,但藉由這樣的活動,好像真的能停下來,讓心喘一口氣。
  
  或許這種緊綁的感覺讓人很安心吧?
  
  「葉先生滿喜歡的。」郭聿琦自豪的說,她將綁缚當成一種職人的精神,因此對於自己的專業被肯定,讓她覺得很驕傲。
  
  「我想也是,他不太愛跟我聊天,自己什麼都悶著,一定很需要發洩。」葉凡霜喃喃的說。
  
  她想起父親葉偉成忙碌的身影,葉氏的壯大是三代人的努力,但也犧牲了很多,爺爺犧牲了親情,我也整日忙碌,那爸爸呢?
  
  他到底失去什麼,才會選擇這樣的服務,到底壓抑多少才會吸食過量的毒品,最後死在病床上?
  
  臨死前他不停揮舞的手,又想抓住什麼渴求的事物?
  
  葉凡霜非常好奇,對於父喪她不是不難過,可是每天一張開眼,所有事情都是撲面而來,等她再抬頭又已經是晚上。
  
  她好像沒有悲傷的時間,忙碌久了…也不知道怎麼去悲傷。
  
  「或許他也被什麼綁住,想要掙脫吧!」葉凡霜感嘆的說,因為她也有同樣想要被解放的東西,或許就是那份悲傷。
  
  眼淚自己流了出來,落淚之後才意識到自己被感動。
  
  郭聿琦看著葉凡霜眼神有些驚喜「葉小姐,妳真的很有天分,真的不考慮當我的繩模?」這麼強的感受性並不多見,她真的很希望能找到配合好的人。
  
  「不了,我並不想在大眾面前表演。」葉凡霜還是拒絕了,她的情慾只想讓那個人看到。
  
  她透過繩缚想要的,終究還是綁住那個人。
  
  藉由這樣的綁缚告訴那個人,這一次,我會拉住妳。
  
  我愛妳。
  
  
    

創作回應

依玥
www.facebook.com/groups/2739452772969776

FB小說社,看大大有沒有興趣加入,裡面的管管會不定時辦比賽,可以和很多小說家一起努力競爭(如果大大不要的話可以把我刪除喔
2020-12-10 22:18:16
緣~/銨銨
我看過漫畫罪孽與快感,裡面有很多緊縛師什麼的故事~XDDD
2020-12-17 00:52:46

更多創作